自然数的自然

10月 18th, 2013 by xexz

“上帝创造了自然数,其余的是人的工作”

–克隆尼克 (L. Kronecker 1823-1891)

     今天整理博客,想起这句经典,于是翻找出来记在题头,这两年没事瞎寻思,写了点反正俺自己是不知其何用的‘费话’,基本上是些在‘水木清华’和‘博客李淼’和人打嘴仗的跟贴,这里面‘或许会’有个让上帝他老人家继续工作的歪门邪道,记在这个博客的一个分类里面,总题叫“自然数的自然” ;那些费话很罗嗦,为了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还是让俺模仿波尔前辈的口气把它弄成一句给吆喝出来吧:“在原子现象中,自然数的概念是不适用的。”   有兴趣的话您就给看看;最后吧, 俺觉得吧:“还是应该让上帝他老人家接着干活吧 :P ”再加两句。。加两句。。。还是坦白一下俺的野心算球,省得被骂装13鸟 :P   ‘电子/光子’这样的高档东东不能想当然的‘重构/重建(reconstruction)’在‘自然数’–这个上帝的老照片上鸟, 微观自然现象要求俺们拓展自然数概念;认识到现有自然数概念所适用的自然现象是有要求有范围的,比如我们用‘一个’的概念描述电子的时候我们是在正确反映自然的实在么?这即是对自然认识深化的新起点,是将来那个管用的‘新图像’的新起点,换句话说不超越现有自然数概念的所有‘图像’不会是上帝他老人家的设计,那是你自己的工作而已。

‘量子通讯’

10月 18th, 2013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9 22:58:16 2013), 站内
  
就是一边往另一边发偏振光,问个角度。中间有人把光截了,两边就对不起来了。不用往歪处想。
  
纠缠从根本上说是统计上的相关性,不是指具体哪两个‘电子、光子’超距的、鬼魅的、灵魂的协调一致,不是你把手里的电子翻个面,远处的那个就同时翻个面。是说抛两个‘电子’和抛两个‘硬币’的统计规律是不相同的,这个才是被实验验证过的。
  
你的明白了么?
  
【 在 kan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100米内可以对吼,几千公里还能对吼吗?您怎么知道吼声是bob发的,而不是eva发的?
: 此外,双方对比数据,只能对比少部分,eva可以窃听部分光子,然后放过部分光子,就可以大大降低被发现的几率。
: 如果联成网络,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知道互联网上的信息是广播的,这样能提高网速,使信息找到正确路径的概率大大提高,而一旦量子信道通过广播形式,就破坏了单光子要求,就可以被窃听了。
: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10 17:59:16 2013), 站内
  
你老老实实的告诉他,就是选个偏振方向,数达到的光子数(实际是用光电器件测光强度),让他搞明白实际的‘操作’过程不好么?
  
【 在 Hakkk 的大作中提到: 】
: 能啊,不过这又能干啥哩,C的侦听无非是两组基选一组做测量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1:03:43 2013), 站内
  
还是让本大师科普吧,你们的不行,哈哈。
  
这位童鞋,你是否听说过,所谓波包塌缩呢?
这个‘波包塌缩’概念是建立在什么样的实验现象上呢?
侬可还记得‘干涉’现象么?
  
一般教材都会有‘子弹’过双缝与‘光(电子)’过双缝不一样的讨论吧?
  
子弹和光斑就是所谓‘测量’喽,用经典的说法‘概率的弹着点’木有干涉图样,量子特征明显的‘光’‘电子’的‘概率的光斑’会像波一样干涉。
(换种量子的说法,子弹也干涉,太重了不显现);
  
用经典的说法,光也叫‘子’呀,打到屏幕上是个‘斑’呀,那他就该和子弹一样总该有个位置和轨迹喽?
  
用量子的说法,光是波粒二象,你不让它打在屏幕上,他就是个‘波’(场论则叫场),溺漫在宇宙的任何地方,打到屏幕上,你‘测量’他了,得到表示它出现在某处的‘概率’了,你就说他‘塌’了,说他‘子’了。
  
既然你采用量子的说法(量子的世界观),你已经默认了波的干涉,这个‘干涉’按波姆的解释,就是两个‘子’的‘概率干涉’,白话就是,如果我是个‘(量)子’,你也是个‘(量)子’咱两要是‘干涉’了,咱俩要‘纠缠’了,我是撸射,你也就不大会是稳拿;两个独立的‘人’就木有这种‘概率的干涉’,你作你的稳拿,俺作俺的撸射,各安天命。
  
到这里应该明白了吧?‘测量’就是‘波’变‘子’的瞬间,就是那两个说法的转换,那两个世界观的转换,是你把‘光’叫‘波(场)’还是叫‘子’的转换,是你对量子客体是非定域还是定域认识的转换。
  
回到你的问题,你把‘光’截下来了,把光‘定域’了,你知道它在哪里了,他也就不干涉、不纠缠了,其他人测得的光斑的‘概率’就不一样了,干涉图样‘神秘’的消失鸟。
  
比方,BBO晶体产生的两束方向相反的‘偏振光’,A测一个角度,C从中间偷偷测了一下,把光截走了一部分,B就不会和A测得的偏振角度相同,俩人对一下测得的角度数剧,靠,不相同,这一定是那个斯诺登干的。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1:37:15 2013), 站内
  
你不用纠结谁先后,这正是量子的神秘之处,你可以找找所谓‘延迟选择’实验,你要是把他当个‘子’,你认为你的那个‘子’,他都上路了亿万光年,你也能让他瞬间转移大法一样,回到你的探测器,前提是你把它‘定域’了,当了个‘子’,换句换说,不是它变了,是你的世界观变了,它原先是非定域的‘波’(场),不存在‘上路’的说法的。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2:25:15 2013), 站内
  
你这是经典的世界观的问法,任何光‘子’木有被测量前,你既然把它当个‘子’来看待,那么它不属于任何某个人,它非定域,你测量到他,你看到‘光斑’你可以说这个‘光斑’是A、B、C的,但是如果你说的是指‘子’本身,就像上贴说的,你‘可以认为’他到A的屏幕前的刹那,仍然会在B的屏幕上得到光斑,光斑是你的,但是,光‘子’你说算谁的?
  
另外,只要成斑(测量),他就定域了(也实在了:-)、就不存在干涉、纠缠的概念了,两个‘斑’和两个‘人’都是宏观定域并且实在的,不像量‘子’,他们在概率上木有干涉(经典说法),上已述及。
  
【 在 kan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问的很简单,如果A先测,C后测,A和B的光子是否还处于纠缠态?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2:39:09 2013), 站内
  
波粒二象性,还是打个比方好理解些,就是量子客体,它有时像‘海’,有时像‘石子’,他有两个‘像’,站在‘海里’的A、B、C,不能说这个‘海’是属于那个人的,在‘海’不知何故突然浓缩成一个‘石子’打到A的脑壳上以前都是如此。
  
补充一句,你可以认为,如果这里有两个‘海’,他就会干‘涉’,会造成突然变身‘石子’,打到A/B/C脑壳上的概率不同。
  
【 在 xexz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是经典的世界观的问法,任何光‘子’木有被测量前,你既然把它当个‘子’来看待,那么它不属于任何某个人,它非定域,你测量到他,你看到‘光斑’你可以说这个‘光斑’是A、B、C的,但是如果你说的是指‘子’本身,就像上贴说的,你‘可以认为’他到A的屏幕前的刹那,仍然会在B的屏幕上得到光斑,光斑是你的,但是,光‘子’你说算谁的?
: 另外,只要成斑(测量),他就定域了(也实在了:-)、就不存在干涉、纠缠的概念了,两个‘斑’和两个‘人’都是宏观定域并且实在的,不像量‘子’,他们在概率上木有干涉(经典说法),上已述及。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2:49:24 2013), 站内
  
有一句“你可以认为,。。。。”
  
【 在 Krank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你这是被批倒批臭的隐变量/导波啊。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3:12:25 2013), 站内
  
哈哈,谈一下,本大师的个人看法,纯粹个人看法啊。
  
这位童鞋,希望不会使你更糊涂,其实糊涂不要紧,大家都糊涂,装明白的有,真明白的不敢说有。
  
本大师,反对从波粒二象的现象里用到‘个’的概念(自然数概念),我们根本木有权利说‘两个’光子,自然数概念本就抽象自宏观现象,这个现象背后一定有一个更普适的概念,我们还木有开悟,等将来吧,现在糊涂一点都不丢人。
  
【 在 xexz 的大作中提到: 】
: 波粒二象性,还是打个比方好理解些,就是量子客体,它有时像‘海’,有时像‘石子’,他有两个‘像’,站在‘海里’的A、B、C,不能说这个‘海’是属于那个人的,在‘海’不知何故突然浓缩成一个‘石子’打到A的脑壳上以前都是如此。
: 补充一句,你可以认为,如果这里有两个‘海’,他就会干‘涉’,会造成突然变身‘石子’,打到A/B/C脑壳上的概率不同。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11 18:51:19 2013), 站内
  
其实,大家都欢迎你有一个和这将近百年来奇奇怪怪的理解和想法都不一样的理解和想法,这一百年的时间里,这世界上最牛逼的大脑,也没搞个让所有人眼前一亮,豁然开悟的理解和想法。
  
以你目前的情况,推荐看看《量子史话》http://vip.book.sina.com.cn/books/37395.html,看看别人都咋理解的,那个比我说的清楚的多,也准确的多。
  
【 在 kanle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的理解没有您那么复杂。
: 我的理解是,光子本身其实是无所不在的场(权且叫光场),当我们去测量它时,我们
: 的测量工具与光场的干涉行为,导致光场产生了一个集中的波动,如果这个波动可以被
: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量子通信进展的怎样了?研究的有二十年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2 11:49:50 2013), 站内
  
原来是楼主,楼主好,楼主是学过物理的。
  
哈哈。。。本大师根本反对将‘单’(一)这样的自然数概念用到‘光子’上,想必楼主一定是支持的。
  
【 在 ginggo 的大作中提到: 】
: 圆偏振需要俩电矢量合成吧,单光子行么,估计不行
  

一个关于SM的回帖

10月 18th, 2013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各位少侠给解释一下标准粒子模型怎么来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17 21:00:21 2013), 站内

俺试试,试的不好童鞋们多批评 :-)

大概是这样的。

历史上,爱因斯坦等人,就想用几何的观点,用质量、电荷这样的‘荷’对时空造成的影响来统一各种对‘力’(相互作用)的解释,比如广相就把引力解释成‘质量荷’造成其周围物理的四维时空的弯曲,但是这种统一一直木有成功(当时还不知道有强弱作用),老杨同志接着搞,他搞了一个方程就是Y-M方程,可以描述各种‘荷’对各种‘数学上的空间’的曲率造成的影响,老杨同志这样搞,是想从8228这样的宇宙最基本的美出发,把所有的‘力’都搞了,这个方程是经典的场论方程,就是像‘广相’‘麦克斯韦电磁’那样的。

我们知道,量子论发展后,把电磁场给量子化了,大概其的意思是场不再是连续的存在了,量子了,分个了,我给你份‘能量’(XX‘子’)影响影响你,你给我分‘能量(XX‘子’)’影响影响我,咋俩交换点能量咋俩就‘相互作用了’,咋俩中间这就是有‘力’了。这个分个的办法(量子化)是一些数学上的技巧(或者叫把戏吧:-),微扰,路径积分,费曼规则,正规化,重整化,S矩阵构造。。。总之要用数学办法算数,算出来加速器这样的实验设备的碰撞和散射的数据。据说很成功, 可以精确到小数点11位以后云云。

那么,既然这套把戏用到电磁场这么成功,就用到老杨搞的场试试呗,老杨的场就是所谓‘规范场’,所谓规范大概其可以理解为某个测量的零点可以‘不确定’,是测量上的‘相对论’,比如,重力场我们有‘海拔’的概念,电路上我们有‘地电平’的概念,这些‘地平’是可以任意设的不耽误物理,老杨说所有物理场都这样,这根植于宇宙的最深刻的对称之美(数学上叫纤维丛上的联络,不过这数学概念和老杨搞的物理几乎同时出现,可以认为老杨也是发明了自己用的数学的),毕竟老杨的‘规范场’能用到各种‘荷’,包括但不限于‘电荷’U(1)向量了,于是就把他用到了弱荷-同位旋SU(2)二乘二矩阵,强荷-味道颜色SU(3)三成三矩阵;

用呗,有不要钱,这样算过之后,和撞出来基本都能对上,甚至因为像短程力‘强弱’的传到工具‘XX子’必须有质量,但是要有质量,对称的美就木有了,咋办?数学,希格斯机制,自发对称破缺–>得有个希格斯场,硬币两面-波粒二象-‘场’就是‘子’,‘子’就是‘场’,希格斯粒子这个发明,据LHC说真的就在126Gev那里躺着呢:-)

所以综上,你要是相信老杨同志,世界的部分本质是SU(3)xSU(2)xU(1)的场。

哪位说了,还有引力呢?引力也可以有‘地平’嘛,也是‘规范’的嘛?

这个嘛。。。不如,我们还是谈谈世界和平吧。

【 在 appleto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模型这么牛逼

: 到底怎么来的呢?

: 量子力学计算推导?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3.7.181.*]

好,好,好,提前了。这个本是千年之后的毛。

03月 1st, 2013 by xexz

转帖:

寒梅:我和一位美国同事关于毛泽东的辩论

换了一个工作团队。跟几个同事“旷日持久”的争论了近两个月,关于毛泽东。其中一位最“顽固”的,渐渐的,他有些怀疑自己一直以来的认为。导致他最后转变的是毛主席的一篇文章——《纪念白求恩》。把我们几次争论整理了一下,贴在下面。

同事:毛的共产主义是灾难。共产主义失败了。没有人再相信它。

我:我不这样认为。

同事:它不能继续了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中国正在经历问题。

我:中国的问题不是共产主义的问题。

同事:但中国是共产主义国家。

我:我认为我们还不是,我们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他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同事:这是我对毛和共产主义不能接受的。

我:不能接受共产党员们有共产主义信仰?

同事:不能接受他们强迫所有中国人都相信共产主义。

我:我不认为存在强迫。

同事:但毛要建立共产主义国家。

我:这点我不反对。

同事:这就是强迫。他剥夺了上帝赋予人们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我:这种权利曾经在中国存在过吗?

同事错愕。

我:这才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不是吗?上帝赋予人的权利,在中国,对中国人来说,共产党之前也从来没有拥有过。用上帝赋予的权力去质疑中国是不公平的。

同事:没有感受过上帝的慈爱,这是中国人的不幸,我为中国人感到难过。

我: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大部分中国人不知道上帝。

同事:这不是上帝的问题。

我:那么是谁的问题?

同事:上帝始终存在,不能因为没有发现就质疑上帝。

我:我不是在质疑上帝。但事实是中国人没有被上帝指引过,被不相信上帝的共产党指引了,被毛指引了,突然发现了完全不同于上帝说的世界,假如上帝是慈爱的,慷慨的,能不能接受中国人的发现?

同事怒:你在怀疑上帝。

我:不,我期待上帝能够接受中国。

同事:中国先要信上帝。

我: 难道上帝是有选择的去保佑那些他认为好的孩子?

同事怒:这简直是疯狂!对不起,我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

同事:你和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都不同。

我:因为我不反对共产主义和毛。

同事:我想是这样。

我:我有什么理由反对呢?毛和共产党给中国带来的是进步。

同事:毛让自己成为最大的独裁者,不是吗?没有人可以反对他。

我:为什么要反对他?我并不认为毛是独裁者。

同事:没有“为什么”,他必须可以被反对。他拥有最大的权力,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如果疯狂,世界就是灾难! 中国发生的一切证明他就是疯狂的。(同事声调越提越高)

我:别激动。。。。我并不反对你说的一切。反对,容易做到。但反对能不能起到作用才是重要的,不是吗?布什总统要打仗,选民们谁能阻拦?伊拉克战争的结果,现在不是每个人都在承担着吗?

同事:布什是我们选出来的总统,我们必须相信他支持他。

我:如果这是理由,毛不是被纸的选票选出来的,而是中国人用生命的选票选出来的。

同事愣住,片刻:但这也不是他可以拥有最大权利的理由。

我:什么才可以是理由?我不否认毛拥有最大的权力。美国权力最大的是谁?是总统吗?不是,对吗?比较,应该是相同职位的比较才合理,不是吗?

同事:我不能同意你说的。

我:总统的决定,和总裁的决定,哪个对你影响大?是总裁,不是吗?在中国,我是说毛的时代,总裁和你都是为国家服务。

同事:这简直不可思议。我,根本反对中国那样的方式。

我:中国为什么会选择那样的方式?

同事:毛拥有最大的权力而不被监督是不能接受的。

我:假如中国人不反对呢?

同事:什么?

我:你可以反对上帝吗?

同事:上帝啊,你在说什么?

我:我在说毛为什么得到中国人信任。

同事:你在告诉我毛在中国是上帝?这完全是疯狂。

我:对于中国受压迫的人来说,是这样。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的时候,上帝的声音也在中国传播,但中国人选择了毛。我相信上帝是慷慨的。

同事:中国人把毛当作上帝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我:对于中国人来说毛可能比上帝更具体。

同事怒:这是罪恶。

我:你不能要求不知道上帝的也按照上帝旨意去做。

同事:没有找到上帝的指引,这是中国人灾难。

我:我们的灾难100多年前就开始了,上帝来到中国的时候。

同事:什么?!

我:100多年前,上帝的确曾经派使者到过中国,传播文明和上帝的声音,但是非常不幸,中国人还没有感受到上帝之前,首先面对了武器和抢夺。当然你们仍然把这一切归罪于中国人。中国人的苦难过去100多年就没停止过,直到毛的出现。中国人选择了毛,用追随和牺牲。

同事:但这不是上帝的选择。

我:中国人需要上帝的时候,上帝在哪儿?

同事愤怒+震惊:上帝啊!我不敢相信你提出这样的问题!

同事:我可以理解毛在中国人心里有不可取代的位置。但是,他应该把自己置于监督之下。

我:我不反对。让我问一个问题,总统,XX官,和美国所有的政治家们,可不可以是没有信仰的人?

同事:不可以。

我:只要总统坚信上帝,你就不会认为他会作出违背上帝旨意,或者道德愿望的事情?

同事:基本来说,是这样。

我:那么,宗教信仰是高于一切的,不是吗?

同事:这是毫无疑问的。

我:美国所有政治的一切,包括对总统的监督,都是处在宗教信仰之下,没有什么可以超越上帝的,不是吗?

同事:是的。

我:国家所遵从的宗教信仰是不能和选民的宗教信仰冲突的,对吗?

同事:这是必须的。

我:毛政权成立时,中国基本是个没有统一信仰的国家。

同事惊讶:什么?

我:让中国人拥有信仰,这是毛进行的艰苦的努力,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直到今天,他仍然接受着指责。毛政权刚成立的时候,大部分中国人脑子里,既没有上帝,也没有准确理解的共产主义。

同事:我的上帝!

我:你也震惊,不是吗?那就是中国的现实。请坦率告诉我,你,我想是整个西方看我们,中国人没有信仰是灾难,有了信仰不信上帝也是灾难,对吗?

同事沉默不语。

我:我不认为毛是拒绝监督的。但比监督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或者人必须是有信仰的,不是吗?

同事点头:是的。

我:我也希望毛建立政权的时候建立了美国这样的三权分立,但是,毛面对着几乎是废墟的国家,大部分人不仅不知道信仰,而且还是文盲。唯一能领导中国人做事情的只有毛领导的共产党,你觉着那种情况,三权分立怎么建立?

同事:难以想象(那种情况)。

我:是的。不知道上帝就不知道上帝赋予的权力。批评毛让中国人民信仰共产主义这不公平,毛带给中国巨大进步之一,就是他告诉中国人信仰是多么的重要?毛很伟大,当大部分中国人都象上帝一样敬仰他时,他并没有把众人的敬仰变成宗教,而是鼓励大家把共产主义作为信仰,用科学的方法去看世界。

同事惊讶。

我:当然毛并不排斥,他建立了三种互相监督,在共产主义信仰之下,以适合中国的方式。

同事:我很感兴趣。

我:他让每个城市的单位,农村的村庄都有两套一样组成的领导团队。比如一个工厂,有厂长就要有书记,农村有村长,就要有村支书,两个并行的领导不能是同一个人,这是两种相互之间的监督。还有第三种权力是监督这两个的,就是人民可以监督领导的权力。这一切的前提就是,共产主义信仰下,坚持社会主义制度。

同事:但是毛的权力?谁来监督他?

我:问得好。你觉着一个国家,可以资本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制度经常更替吗?

同事:不!那是灾难。

我:毛一直面对这个问题。他要坚持社会主义,我也认为社会主义适合中国,在这一点上,毛是独裁的,但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

同事:我不认为我会认同,但你说的也许有道理。

同事:我不反对毛也许做了对中国人民有好处的事情。但是如果仅仅从得到的好处去判断,这同样是疯狂的。

我:我可以赞同。制度的公平和合理更重要。我认为如果这样说,你应该更认同毛的做法。他在建立一个公平的社会。

同事:这是我要说的另外一个问题,毛剥夺中国人的自由。

我:自由是相对于制度下的,不是吗?

同事:不,自由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的,没有任何制度或个人可以限制人的自由。

我:是这样吗?如果是40年前,我们今天这样谈论,FBI要来找我们麻烦了—-办公室里不能摆放或谈论任何关于共产主义的东西。这条法律好象现在还没被废除?

同事错愕。

我:我们可以选择下午一点上班吗?我们可以不跟老板请假离开吗?我们可不可以抛弃团队精神?我们在办公室没有自由,不是吗?当然多长时间去喝一杯咖啡,或者多少分钟休息一下,我们只有这样的自由,制度下的自由,不是吗?

同事:我不反对。但我的中国朋友告诉我,毛的时代,中国人连这种自由都被剥夺了。必须穿一样的衣服,唱一样的歌曲,只能听毛的话,绝对的服从。我的朋友经历过毛的时代。

我:我没有这种幸运,没有经历毛的时代,的确很疯狂。我也反对这样。我不反对统一的规则秩序和纪律,我支持规则秩序和纪律之下的自由,但我反对绝对的自由。我认为毛的时代,做到了统一的规则秩序和纪律,但是忽略了这之下的放松。毛说过,既要统一意志,又要个人心情舒畅,显然没有这样做好。我反对没有做好,但我不反对毛。

同事:毛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我:是的。毛也曾经说过,小孩就要玩,释放天性,不要被束缚。

同事:不!很难相信这是毛说的。

我:毛有巨大的同情和宽容,他不愿意被压迫,也不愿意看到任何不公平的压迫,包括父母压制孩子。

同事:我很难相信毛是这样的。那么他为什么强迫全国都一样?

我:我不认为那是毛做的。要了解这些,必须了解中国文化。告诉我,如果工作中感觉被压制,会是总裁吗?不是,对吗?很多时候是直接上级。看,美国和中国并没有不同。任何政策和工作,最高的领导和属下人员之间,总是有其他的人存在,共产党叫做干部。

同事:你是说,是执行毛的政策的人,造成了那一切?

我:我认为是的。

同事:但是毛有责任。

我:当然。但我不首先指责毛。我认为中国需要改造文化,尤其官场文化。毛做了努力,他对干部很严厉,他迫使共产党员只能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无私的工作。但这也导致毛之后,首先反对毛的,不是普通人民,而是毛的干部。

同事:令人吃惊。

同事:你怎么看毛时代的贫困?

我:毛时代有什么理由富有吗?

同事笑:我怎么没想到?

我:如果毛时代是让中国由富变穷,这是毛的问题。但中国本来什么都没有,甚至是负数,是毛把中国变成的正数,我对毛没有任何怨言。

同事:毛为什么限制农民离开土地?

我:我理解是为了保障。中国工业不发达,不能提供足够的就业。中国农民最多,很少受到教育,毛一直在努力改变他们,投入很多。我相信你听到过毛时代正面的?

同事:当然,教育和医疗都是免费的。但是毛建立了一党执政。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我:我也不能接受。但我到了美国后,我理解了。

同事惊讶:抱歉,你在说什么?

我:告诉我,民主党和共和党有什么不同吗?

同事:似乎没有。

我:民主党员和共和党员宗教信仰有什么不同?

同事:确切说,也没有。

我:民主党和共和党员中有共产主义者吗?

同事: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这就是我的理解。执政的,无论几个政党,他们必须是宗教信仰没有冲突。

同事:是的。

我:或者美国政治制度本身,就限制了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从政,对吗?

同事:不,我们是宗教信仰自由的。

我: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共产主义?

同事:因为共产主义是疯狂的。

我:不管它是什么,你的确是不能接受。大部分美国人也不能接受。

同事:是事实。

我:中国的一党执政有什么难理解的呢?当然是统一信仰的人组成的团队才可以管理好国家。

同事:但美国人拥有的民主权利,中国人没有。

我:我同意。可以选择总统,可以批评总统。但可以批评总裁吗?对美国人来说,选民主还是共和有什么区别呢?毛时期的中国人可以给单位领导提意见而不用担心失去工作。我们可以给总裁提意见吗?美国政府工作人员不是有条法律,不能反对攻击上级吗?民主权利呢?

同事:但毛限制了人民选择的权利,让中国只能成为共产主义国家。

我:确切说,是社会主义。那是中国人民通过牺牲的选择。

同事:我可以理解是人民选择了毛,但不能因为人民选择了一次,毛就剥夺了他们第二次的选择。

我:毛并没有剥夺。那么你能告诉我印第安人在哪里?如果国家的制度可以多次选择,原来在美国的印第安人呢?他们选择的权利呢? 美国为什么只能成为今天这样子?为什么不能选择回到印地安土著?

同事:我们是被上帝保佑的土地,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是对的,是制度最好的国家。

我:但原来这片土地上的人呢?因为不是上帝挑选的孩子,他们现在只能生活在保护区,不是吗?可以给他们第二次选择吗?当然这不是好的比喻,我只是想说,一个国家制度的选择,往往很长时间内,只能选择一次。毛要建立的是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人的选择。

同事:简直是疯狂的比喻。不管怎么说,选举是民主的,相对于毛的共产主义。

我:我认为监督最重要。选票不是监督。

同事楞。

我:你投票选出的议员,你知道谁在他的工资支票上签字吗?你不知道。

同事: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因为你相信你们的制度是完美的。你可以投票选出总统,选出议员,你为你拥有的权力高兴,我也会的。但是,你有投票的权利,却没有参与总统或者议员决策的权利,汽油涨价了,你可以自由去游行抗议,如果被抗议者只在乎他自己的利益,会因为你的抗议改变吗?不会。我们每天生活在无数的规则中,我们只有服从才能生活工作少些麻烦,所有这些规则,哪些是选民可以参与制定的?毛的主张之一, 就是让人民有参与制定规则的权利,尽管他没有制定选举制度。

同事沉默,想了一会儿:毛的时代,中国人是自由的吗?

我:用美国的标准来衡量,不是。不仅没有自由,也没有民主。

同事:你是说,还有另外的标准?

我:是的。确切说不是标准,是感觉。自由是感觉,幸福也是感觉,不是吗?

同事:我想我不得不同意。

我:团队让我们必须服从统一规则和行动,但我们仍然觉着很自由,是吗?

同事:是的。

我:因为团队精神让我们更有效的工作,反过来保障了我们。美国人服从规则很难吗?

同事:根据情况。

我: 规则和纪律,在毛之前中国人对这些是陌生的。毛的共产主义运动让中国人知道了有组织和纪律要服从。

同事:你曾经告诉我,中国人以前就喜欢集体的诉求?

我:是的。因为个体总是脆弱的。从前的联盟会因为某个共同认知临时团结在一起,而不是被上帝或者某种精神信仰感召,直到毛的共产主义出现。毛告诉中国人,首先是信仰,然后才是自由。

同事:共产主义下的自由?

我:是的。

同事:难以置信。

我:哪里的自由不是相对的呢?自由是永远的、毫无条件的第一位吗?你可以接受藐视上帝的自由吗?

同事:不。

我:你认为纽约街头的乞讨者,他们是需要自由呢?还是更需要一块三明治?

同事:当然是三明治。

我:对流浪汉演说自由,很可笑,是吗?他们已经自由的无家可归了。

同事:当然。

我:所以你认为自由很重要的时候,别人可能并不认为这样。

同事:请解释。

我:毛政权之前,在中国农村,绝大多数人自由的象野草一样生存,自生自灭。国家什么都不能提供给他们,什么都没有。

同事:上帝!

我:共产党政权的建立,很快让这个国家有了秩序,让每个人都知道还有国家和政府可以依靠,给他们提供帮助和保障。当然,也让中国人知道了服从政策和纪律。你觉着这个阶段,是自由重要? 还是服从管理重要?

同事:我有些理解了。

我:毛试图建立一个制度,保证每个人都有饭吃,让每个人都不为明天担心。

同事:你知道我为什么反对共产主义吗?平衡,自由。

我:我理解。问你一个问题:你认为美国那些大财阀们愿意跟你平分财富吗?

同事:当然他们不会愿意。

我:那么你愿意跟美国的穷人分享财富吗?当然也不会,但你期待更富,这算不算要求向上的平等呢?我是说,很少有向下要求的平等。平衡自由是相对的。想象毛刚建国时,他面对少部分人很富,大多数很穷。

同事:他需要重新分配?

我:这正是毛做的。共产党的确拿走了少部分人的财产,但没有私吞,而是为了全体人民,可以理解吗?

同事:但我疑问的是那以后。人应该是自由的,发展也应该是自由的。

我:中国刚刚从完全自由过来,如果仅仅是从富人那里拿走财富简单分一下,一切还和从前一样,和强盗分赃有什么不同吗?毛的重新分配不是让每个人平均分享富人的财富,而是为了建立一种秩序和保障。如果不这样去理解毛和共产党,就会得出相反的结论。确实有人认为毛和共产党是强盗。

同事沉默。

我:很少一点钱,要做很多的事情,人的自由就会置于集中管理之下。每个进步都会付出代价。我认为这是毛时代有些人感觉没有自由的原因,这样的感觉很自私,不是吗?秩序建立就是限制自由。

同事思考。

我:当然,对被拿走财富的富人来说,也许是不公平的。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一无所有,连国家的制度和保障都看不到,这是更大的不公平,那些富人们难道不是问题的一部分吗?我相信,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今天的美国,美国人也会起来革命的。

同事犹豫着:。。。是的。你告诉我一些我从来没听到过的。

同事:你怎么看毛毁灭了中国文化。

我:我不这样认为。毛其实是创造了新的文化,当然也确实是消灭了一些旧的文化。比如,共产党中国之前,中国农村有的地方如果一个寡妇恋爱了,她就可以被同族的人商量一下,绑上石头,沉到水塘里淹死。

同事惊呼:上帝啊,这不是真的。

我:但这在那时候是可以被接受的。没有法律可以惩罚寡妇的族人。中国共产党之前,中国的妇女是没有地位的。

同事:什么?!

我:如果我出生在那时候,我不会有机会读书,我不能自由恋爱,我可能17岁就要嫁给我不认识的男人,嫁人前我要听父亲的,嫁人后要听丈夫的,总之,我要听男人的。我完全不知道我是谁。

同事的眼睛越睁越大:上帝啊,你说得这是真的?

我:文化,在共产党中国之前,对大多数人来说太奢侈了。旧的中国,大部分中国的农民没有土地,没有饭吃,他们是文盲。他们不懂得什么是权利,他们习惯了在最底层生活,见到当官的就害怕,觉着自己象蝼蚁一样低贱,他们遭遇苦难就只认为上辈子做了错事,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权利改变什么。他们不知道上帝,他们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令人悲伤的是他们接受这样的命运。

同事:上帝啊!

我:是的。那个时候,父母可以卖掉儿女。

同事眼睛瞪成了铃铛:你说什么?

我:我在告诉你一段历史,毛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下,唤醒了穷人的意识,他们从毛那里知道了自己也有改变命运的权力,就是斗争。毛就是有这样大批的人追随牺牲才取得了政权。毛让他们知道了他们是国家的主人,毛给整个国家找回了尊严。

同事:你告诉了我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中国。

我:中国穷人多,很多。毛解放了他们。毛确实强调文化的舞台让给普通的劳动者,就是那些被解放的穷人们,社会地位总是和文化地位联系在一起的,不是吗?

同事点头:是的。

我:这也许导致看不上劳动者文化的人,或者只喜欢传统文化的人,对毛不满。

同事:我认为我可以接受毛做的。

我:了解毛,必须要了解毛之前的中国。毛之前中国人没有多少科学知识,很多求神问卦的迷信,被毛取消了。

同事:你认为这是强迫吗?

我:也许是。但是中国需要进步,不是吗?毛给中国社会带来的进步是巨大的,他让中国人改变了。旧的中国,大多数人麻木的生存,不知道法律,规则,纪律这样现代文明的东西,毛把这些带给了中国人。

同事:但是毛让中国人都信共产主义。

我:没有人为中国人解释过自然的世界,或者“我是谁”。中国人只有用迷信,神话传说,生死轮回来解释世界。毛把中国社会带到一个新的境界,给中国人解释世界,鼓励去科学的看。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第一次。

同事沉思。

我:当然我也希望当初给中国人指引的是上帝而不是毛。但是上帝把这个机会推倒了毛面前。其实,如果忘掉了是否信上帝,毛对世界的解释和上帝没有不同。

同事:毛是怎么解释的?

我:比如对你来说,上帝是什么?是谁?在哪儿?

同事:上帝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许他只是超力量,他创造这个世界,以某种力量控制这个世界,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生存。

我:毛是这样解释的,他没有说那种超力量是上帝,他说那是未知的,但相信存在着规律,可以去探索。无论是信仰上帝,还是毛说的,我们都同意探索未知,或者上帝的力量,不是吗?因为上帝有时候会让我们遭受苦难,如果对未知的规律,或者上帝的力量了解的越多,我们越能尊重上帝,减少伤害,也更能体现上帝的怜悯,不是吗?

同事:听起来这很有道理。所以说,毛并不反对上帝。

我:请忘掉毛是不是反对上帝,毛是尊重上帝创造的这一切的,当然他是换了一个角度。

同事:我有些理解了。毛也解释世界。

我:是的。上帝让我们信他,告诉我们“我是谁”,世界为什么这样的时候,也在规定着我们在他的指引下思考,不是吗?

同事:当然。

我:上帝给我们带来智慧,让我们有“知道”的权利,不是吗?

同事:是的。

我:毛把共产主义信仰带给中国,但是并没有把这个信仰作为上帝,而是毛非常注意启发人们的智慧,让人民科学地认识世界,自然的和社会的。你如果看毛的文章,他很多在谈论这些。

同事:但毛认为只有创立了共产主义的马克思是科学的?

我:不,任何针对自然世界的科学研究,毛都认可。针对社会科学的,毛的确认为马克思更科学。

同事:这是问题。

我:是的,这是问题。也是西方和中国冲突的根本原因之一,我认为。

同事:我似乎看到了问题。但你描述的毛,也让我看到了不同以前的地方。

同事:我仍然觉着不可思议,你在美国接受了教育,但不反对中国一党执政。

我:我觉着我要感谢美国。

同事:什么?

我:让我从新的角度认识了毛。

同事:不可思议。

我:西方很多人一直认为共产党什么都不信,一群逃出笼子的恶魔。

同事有些尴尬:也许。

我:但毛是有着纯粹和坚定信仰的人。你也许想不到,毛对共产党的要求,他带给中国人民的思想,认识,和上帝对我们的期待差不多。

同事吃惊。

我:说到信仰,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贡献。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一群象清教徒一样的人,中国共产党员。

同事:我没理解错吗?共产党是宗教组织?

我:他们不是,但是毛对共产党的要求和约束,我认为近似于宗教。

同事:你这么说,我觉着我比较容易理解。

我:共产党不是宗教。它的目的不是去宣传它的教义。

同事:它的目的是什么?

我:为人民服务。中国很贫穷,要建设社会主义,毛认为只有像清教徒一样有坚定信仰无私的共产党领导人民去努力,才可能完成。

同事惊诧:什么?!这太荒谬。每个人都有个人需求。

我:你觉着上帝的使者可以把个人需求置于上帝之上吗?

同事:当然不能。

我:这是毛要求党员做到的。不能把共产党员想象成普通人。他们必须忘掉一切为了个人的东西。上帝是怎么要求他的教徒的?不能有欲望,不能在乎衣食,不能抱怨,不能有违背上帝旨意的自由,不能贪图享受,如果受到惩罚,也必须漠视肉体的痛苦。这也正是毛对党员要求的。

同事:上帝啊,如果党员能这样做到,我想我也会向他们致敬。

我:毛时代的党员就是这么去做的。

同事:但我不相信人可以完全做到无私,只有上帝的使者们。

我:毛时代的共产党员们,甚至一些普通人,如果不看他们的信仰是共产主义,他们所表现出来的奉献精神,很象上帝的使者。

同事:我很难把这些和毛联系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我:上帝的使者可以通过传播上帝的爱得到满足。毛对幸福的解释,也是这样,超越了物质,纯粹精神的满足。

同事:我不能相信这是毛。

我:我为什么是在美国重新认识了毛?来美国前,我认为美国是个自由世界。但我到了美国之后才发现美国是个宗教信仰至上的国家。美国人民坚信这片土地是被上帝挑选的,美国人民是首先被上帝挑选的宠儿。为此美国人民自傲骄傲,热爱这个国家。尤其是我看到那些徒步行走的传教者们,穿着朴素简单,吃最简单的食物,他们眼睛里是真诚朴素坚定的,他们让我想起了中国老电影里的共产党员。中国原来也有这样的一群人,忘我,无私,为了信仰可以承受一切苦难,可以献出生命。不同的是,美国的传教者们是在上帝的指引下,而中国的共产党员们是在共产主义信仰下,更具体地说,在毛的指引下。

同事:我想我有点被感动,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这不是我原来印象中的毛。

我:毛的确令人不可思议。上帝可以让我们去感觉幸福,但不能带来幸福。我们可以感谢上帝带给我们的世界,但上帝不能帮我们改变世界,一切要靠我们自己。知道吗?毛也告诉中国人类似的话。

同事:难以置信。

我:你能告诉我,在你心中,上帝,父母,谁是你绝对服从的?

同事:你知道我是虔诚、保守的天主教徒。

我:中国的传统文化血缘最重要。上帝是怎么说的?即使我们都进了天堂,不管是父母还是兄弟,谁和谁都不认识了,都是上帝的孩子,都在上帝那里喜乐着,不是吗?中国人从来没有这样的概念,我们相信轮回,这辈子和上辈子都有关系。你知道吗?是毛,让中国人知道了,还有可以超越自己身边一切去相信的东西,信仰。

同事:不可思议!

我:上帝说人不能懒惰,要勤劳。毛告诉中国人劳动光荣。中国社会从来没有到达过这样一个阶段,每个人即有信仰,也自觉服从共同遵守的规则,中国人也从来没被指引“我们的主,天上的父让我有拥有这样的权利”,但是毛让中国人意识到自己斗争的权利。毛从来不强迫人接受他,他总是在讲道理。如果我告诉你,毛讲得很多道理其实是在强调一个人应该怎么去做才有意义,才幸福高尚,如果每个人都按照毛说的去做,其实和上帝要求我们做的没有太大差别,你相信吗?

同事:我在挣扎,我不能接受毛在中国人心里可能是上帝的角色。。。但也许这更接近事实。

我:毛不是上帝。我只是说,在中国人找不到上帝指引的时候,毛传递了几乎相同的精神。毛非常懂得信仰的作用,让人不被眼前利益困扰。我想要回答你的问题,为什么我不反对毛建立的一党执政,如果这个党是坚定信仰下一群一点私心都没有的人,会产生腐败吗?

同事: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性会降低很多。但怎么保证会有这样一群人?

我:毛要求党员们必须是坚定的信仰者,有清教徒一样的朴素和献身精神。

同事:我尊敬朴素和献身的人。

我:假如信仰没有了,或者追求个人利益了,一切都会改变。如果上帝的传道者们,有一天抱怨上帝没有给他们足够的个人自由,没有让他们有丰盛的食物,没有让他们过上富足的生活,让他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你怎么认为呢?

同事:灾难。这些人有罪恶!

我:监督,可以是不在宗教信仰下的吗?

同事:我认为不可能。谢谢。你让我重新思考毛。

同事:告诉我,你怎么看毛迫害了很多他的同志?那些残酷的东西让我觉着窒息。

我:你是说文化革命?

同事:是的,文化革命,毛的运动。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怎么看中世纪宗教清洗中那些教徒?宗教的历史上,死了很多人。

同事愣了一下:那是一个阶段。

我:如果同情毛运动中那些被迫害的人,你从宗教角度去看,可能感觉完全不同。对毛的文化革命,我曾经和你一样,很厌恶。让我转变的是到美国以后,确切说,是接触了***以后。

同事:非常有趣。请继续。

我: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早期***的惩罚,如果背叛了上帝,或者他的信仰,不能逃避惩罚和罪恶,甚至肉体的消灭。宗教的惩罚,比毛的运动要血腥残酷的多。

同事:那是早期。

我:是的。当你把共产党员想象成某种信仰的教徒的时候,他们就有为了信仰必须承担一切苦难的使命,苦难是他们的选择。他们不能象普通人那样向往精神自由和肉体享受,他们必须为他们的信仰和理想作出无条件的牺牲。想想那些为了宗教献身的人们,

你会同情还是尊敬?

同事:我想是尊敬。

我:那些因为苦难而抱怨、怨恨上帝的呢?

同事:懦夫。

我:当我读了***的惩罚,再看毛,我没有不理解了,甚至觉着毛要温和的太多,你看过毛的书吗?他从来不提倡肉体消灭,而是精神改造,毛很符合现代基督的精神。

同事:你的话引起了我的兴趣。

我:我把文化革命,看作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阶段,那些信仰者为了真理的斗争。

同事:我不确定我能赞同,但你告诉了我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同事:你让我对毛的宗教很感兴趣。

我:毛没有宗教。他是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

同事:抱歉。我正是这个意思。你让我看到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毛的一面。

我:是。我也看过一些关于毛的书,政治的,权力的,心理的,他们把毛写成暴君,权力贪恋者,心理变态。

同事:是的,所以你说的毛让我感到惊讶。

我:毛是个很哲学的人。你读过毛的书吗?

同事:没有。

我:知道白求恩吗?

同事:不知道。

我:加拿大人。毛写过一篇纪念他的文章,你不妨看看。我会email给你。

第二天一早,同事一到办公室就找到我。

同事:我只想说非常感谢你。

我惊讶:怎么回事?

同事:我昨天晚上看了你传给我的那篇文章,毛的文章,《纪念白求恩》。我没有想到,毛会写出这样的文章。

接着同事拿出打印的纸,大声朗读了起来:

“Comrade Bethune’s spirit, his utter devotion to others without any thoughtof self, was shown in his great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in his work and hisgreat warm-heartedness towards all comrades and the people。. EveryCommunist must learn from him. There are not a few people who are irresponsible in their work, preferring the light and shirking the heavy,passing the burdensome tasks on to others and choosing the easy ones for themselves. At every turn they think of themselves before others. When they make some small contribution, they swell with pride and brag about it for fear that others will not know. They feel no warmth towards comrades and the people but are cold, indifferent and apathetic.” 同事继续:“Now we are all commemorating him, which shows how profoundly his spirit inspires everyone. We must all learn the spirit of absolute selflessness from him.With this spirit everyone can be very useful to the people. A man’s ability may be great or small, but if he has this spirit, he is already noble-minded and pure, a man of moral integrity and above vulgar interests, a man who is of value to the people. ”

读完后.

同事对我说:“我很震惊。如果你不告诉我这是毛写的,如果我把里面所有共产主义或意识形态字眼去掉,如果有人在我面前朗读,我会以为我在聆听上帝宣讲。毛说的这些,和我曾经在教堂听到过的几乎完全一样。”

同事伸出手来,“我真得非常感谢你。你让我看到了不一样的毛,我想我开始尊敬他了。我更感谢的,我突然心变得很开阔了,我觉着整个世界的门在朝我打开,共产主义和毛已经不再是我心里的障碍,我更了解了中国,我非常高兴,我可以拥抱这些,我想就可以拥抱一切。”

同事笑了,笑得非常灿烂。

从我认识他以来,每次总是看到他绅士的、彬彬有礼的微笑,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笑的这么彻底,像绽裂开的花。

纪念白求恩

毛泽东(一九三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白求恩同志是实践了这一条列宁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员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人民,解放世界的民族和人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和狭隘爱国主义的国际主义。

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共产党员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重担子推给人家,自己挑轻的。事情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出了一点力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同志对人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共产党员,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共产党员。从前线回来的人说到白求恩,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晋察冀边区的军民,凡亲身受过白求恩医生的治疗和亲眼看过白求恩医生的工作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共产党员,一定要学习白求恩同志的这种真正共产主义者的精神。

白求恩同志是个医生,他以医疗为职业,对技术精益求精;在整个八路军医务系统中,他的医术是很高明的。这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人,对于一班鄙薄技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和白求恩同志只见过一面。后来他给我来过许多信。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他一封信,还不知他收到没有。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民科’帮‘民科’咋理解量子现象。

10月 15th, 2012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物理:这句话如何理解,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量子可以同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Oct 14 23:42:24 2012), 站内 
  
哈哈,好可怜,这样吧,’民科‘帮’民科‘。 
  
第一步:波粒二相,知道吧? 
  
你看,‘电子‘,比如CRT显像管的‘电子枪’打到电视机屏幕上是雪花‘点’呀?,这个不错,但是把‘电子枪’前面放个‘双缝’,你会看到代表’波‘的明暗相间的‘干涉’条文的;这个’现象‘嘛,也算’直观‘,我们当’一个电子‘是个’颗粒‘(’粒相‘),把’一堆电子‘的集体行为类比‘水波’之中水分子之间有’相互作用‘搞出来的’波动‘现象(’波‘相‘),条纹’明亮‘的地方自然是’电子颗粒‘到达的’数量‘多嘛,数学一点,就是’电子‘打到那个地方的’概率‘大嘛。 
  
下一步:咋算这个’概率‘值呢? 
  
也就是研究’波‘喽,用’复‘数呗,’复‘数(比如ψ)描写’波‘多方便呀,可是’概率‘总是’实‘数呀,这个不成问题,一个复数ψ也就是(a+bi)和其自身的共轭ψ* 也就是 (a-bi)的’乘积‘总是个’实数‘嘛。这样啊,那么问题倒过来了,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概率‘我们能够用’明暗‘来真实的’测量‘出来,这回是咋找一个复数ψ,让我们能够测量出来的’实’数—>概率=ψXψ*,挺好理解呀?ψ就代表了’一堆电子‘的集体现象–’波相‘呗,你把ψ习惯上叫描述’波相‘的’态函数‘,是个会因内外部影响可变的数,你随便,咋叫都成。 
  
再下一步:倒一观,世界观。 
  
还记得’电子枪‘吧,搞得弱一点,’一次只发一个电子‘,现象上说,也就是让CRT显像管一次只亮一个’点‘,让‘电子颗粒‘,’一次一个‘过‘双缝’,这回总不能说有啥‘集体’的’相互作用‘行为了吧?那这个‘波相’也就不该有了吧?遗憾的是,上帝不这样认为,真的可以有。ψ<–丫还管用,哪TNND的ψ是说谁呢? 
  
再再下一步:解释。 
  
这个倒三观。看多了,影响生活质量。 
  
(附送,一个经常把’民科‘忽悠瘸的符号:<死猫|和|活猫>是个啥?其实就是ψ和ψ*,因为’中国人‘薛定谔的猫实验能’测量‘的结果是两个状态,不是’死‘就是’活‘,所以我们作了N遍实验之后有实验结果的数据集合是 ”<躺着死,站着死,趴着死。。。|“和”|。。。躺着活,站着活,趴着活>“两类,总括起来就写成<死|活>(也就是用’概率=ψXψ*‘)来描述’猫实验‘的所有结果状态的能够真实测量的’概率‘,嗨,’<死|活>‘也就是ψXψ*这玩意管用么?!要是管用,那么这里面就必须有个比如:’躺着死并且趴着活‘的’叠加状态‘,俗称’叠加态‘。) 
  
【 在 liuxiaof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用词错误,应是概率分布:是在这里与在那里的概率分布,比如在这里的概率50%,在那里的概率50%,对吗 
  

废话一堆

10月 9th, 2012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科幻版的一个关于哲学、科学的回帖,贴过来给大家批判。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9 15:34:15 2012), 站内原主贴在 http://www.newsmth.net/nForum/#!article/SF/290141?p=1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F
标  题: Re: 其实现在前沿的物理就是数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9 02:31:23 2012), 站内唉,科普任重道远,多写两句吧。培根写《Novum Organum ,New Method,新方法》(丫要干掉亚氏《 ?ργανον,Organon,Method,方法》),这个时间是1620,牛顿的《Principia Mathematica Philosophiae Naturalis》1687年出拉丁语版,1729年由莫特将其译成英文,我们知道牛顿是培根《新方法》的著名粉丝
。而培根的所谓《新方法》的内容即是鼓吹实验,测量,数据积累,归纳推理等等才是获得知识的正确方法,反对古希腊哲学推崇的‘先验推理’方法,也就是玄学,形而上学先验概念的推理方法,大白话,凭空想的认识方法,培根《新方法》是现代科学方法的理论源头,伽利略是最早期的实践者故也被奉为科学鼻祖。也就是说到了18世纪,我们现在所说的认识论(Epistemology)及其前身–方法论从μετ?φυσικ? (哲学,形而上学,metaphysics,意译“编在归类物理(φυσικ?,physics)文章之后的文章”)这个古老概念中分离出来,现代英语metaphysics概念只包含对自然或世界的‘实在’(,存在,being)的非经验知识或者说抽象知识的部分。说这个就是为了说明牛顿的拉丁语‘Philosophiae Naturalis’(Natural Philosophy,自然哲学)是指什么?翻译成汉语哪一个词更符合牛顿当时(1687)年用词的内涵所指?如你所言‘力’‘运动’这些个概念都在亚氏的μετ?φυσικ? 中出现过,牛顿不准备再搞个新‘力’,新‘运动’概念,他要继承这些metaphysics概念,并按照培根忽悠的方法–用数学工具来描述他、说明他,不过,加速度概念(继承自伽利略的metaphysics)是要微积分的,所以丫只好发明新数学了,木办法,亚氏哪里木有。说到这里,事情就明白了,μετ?φυσικ?是个古老概念(亚氏自己不这样叫,亚氏自己的概念里有所谓‘第一哲学’),而牛顿的时候metaphysics是个关于哲学(Philosophy)的大杂烩,二者同义。它包含本体论+方法论,牛顿既然不同意亚氏的《方法》,在牛顿看来metaphysics就是本体论(物体,力,运动等亚氏metaphysics的先验概念+伽利略metaphysics出来的加速度概念等)+培根的《新方法》论。

那么Philosophiae Naturalis是指什么呢?把Philosophiae 加让Naturalis的限定词,自然指他那个时候metaphysics(同义Philosophiae,哲学)概念的其中一部分,即指–>本体论(ontology,自然客体,客体关系–>力,客体属性–>运动等等),所以我说牛顿书名叫《自然哲学(本体论)的数学原理》,怕误解没有翻译成《形而上学的数学原理》,为啥这后一个名字也无不可?因为,如前所说现代英语里metaphysics概念基本等同于ontology(本体论),而汉语里“形而上学”,从易经“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原文看,和现代英语的metaphysics概念差不多是同一个意思,即关于世界的抽象知识的学问。

另外说点常识,汉语语境中,我们经常对哲学和科学的关系有误解,这里不存在所谓科学拒斥哲学(形而上学),是‘科学方法’(实验,实证,数学工具)拒斥‘形而上学方法’(玄学,不要实证、实验、归纳的,用先验概念推理获得知识的古老方法),从上面一大堆概念发展的历史看,哲学和科学的关系其实是这样的:从‘现象’抽象出‘概念’这一步是metaphysics(形而上学)的活,这个metaphysics创造出来的新概念木有被‘科学的方法’研究、确认有用、好用以前他还只能是“形而上学”的忽悠,科学的方法研究过了,好用,这个就叫物理知识,化学知识。。总括为科学知识,比如‘力’对牛顿是metaphysics概念,而对于你,‘力’就是物理学知识,比如‘燃素’对波义耳是metaphysics概念,对于你,你说狗屁,那是‘氧’。‘氧’是化学知识,‘燃素’是形而上学的忽悠。但是你要是小看‘燃素’概念在认识自然上的进步意义那就又大错特错了。

打个不太确切的比喻吧,哲学和科学的关系就好比是‘开荒’和‘种地’;再说句不好听的吧,不知道开荒,只会种地,好地都让别人抢了。不要一听哲学就联想你中学学的东西,听毛主席的话,看看哪怕最简单的几本西方哲学史吧。不然,你不会‘思想的方法’,你搞不出‘新概念’,你只会山寨,你看毛主席就不一样,他就能新造‘新民主主义’‘人民民主专政’,哈哈。

【 在 tO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常识别显摆好吗,Principia Mathematica Philosophiae Naturalis 《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根本不带形而上学的。而且特地把“原理”限定到数学上,就是为了宣告,这本书不讨论形而上学的部分,“力”是什么、“运动”是什么,都不予讨论,只讨论怎样用数学表示力和运动。  
: 不要看到哲学俩字就以为包含形而上学,18世纪以前自然哲学一词就等于现在的物理学,早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就已经把自然哲学跟形而上学划分得很清楚了。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科幻版的一个关于哲学、科学的回帖,贴过来给大家批判。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9 21:32:41 2012), 站内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F
标  题: Re: 其实现在前沿的物理就是数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9 21:31:47 2012), 站内

概念的演化其实挺有意思的,《 μετ?φυσικ? 》其实和《易经》极为类似,内容也差球不多,本体上,说到底一个是四元素(土、气、水、火),一个是五元素(金,木,水,火,土);方法上,不过一个讲究分析推理(这个对数学的发展有利),一个讲求辩证推理;《 μετ?φυσικ? 》似乎并未有希腊语原书流传,似是通过希腊语–>波斯语–>阿拉伯语–>拉丁语(十字军抢的阿拉伯图书翻译)的途径,最后进入近现代西方文化的,所以才让木文化的日耳曼蛮族们会有误解,把个书名当了学问;中世纪《Metaphysics 》的待遇跟四书五经也相似,文化人必修。

【 在 xexz 的大作中提到: 】
: 咱别吵了,还是让老牛童鞋自己回答吧: “Our design not respecting arts, but philosophy, and our subject not manual but natural powers, we consider chiefly those things which relate to gravity, levity, elastic force, the resistance of fluids, and the like forces, whether attractive or impulsive; and therefore we offer this work as the 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philosophy; for all the difficulty of philosophy seems to consist in this– from the phaenomena of motions to investigate the forces of nature, and then from these forces to demonstrate the other phaenomena; and to this end the general propositions in the first and second book are directed.”  
: 解释一下,这几句话是第一版前言里的。  

首先,感谢兄台认真的长文批判,赞批判态度,继承了近现代西方哲学对“形而上学”大批判的优良传统,玩笑一下,此可比‘三大批判’。

稍作一点关于physica(Φυσικ?? ?κρο?σεω?,the [writings] on nature)的更正,希腊文愿意是‘关于自然的讲义’,内涵嘛,不懂古希腊语,权且听海德格尔吧:”The Physics is a lecture in which he seeks to determine beings that arise on their own, τ? φ?σει ?ντα, with regard to their being. Aristotelian “physics” is different from what we mean today by this word, not only to the extent that it belongs to antiquity whereas the modern physical sciences belong to modernity, rather above all it is different by virtue of the fact thatAristotle’s “physics” is philosophy,whereas modern physics is a positive science that presupposes a philosophy…. This book determines the warp and woof of the whole of Western thinking, even at that place where it, as modern thinking, appears to think at odds with ancient thinking. But opposition is invariably comprised of a decisive, and often even perilous, dependence. Without Aristotle’s Physics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 Galileo.”。以上都是维基上抄的,看那个意思是说,在古代还木有‘力’‘运动’这些概念的时候,忽悠你们抽象出这些概念是很管用的,是关于抽象思维学问的,所以他说:“Aristotle’s “physics” is philosophy,”

兄台最不能忍受的是我木有按“哲学(分类:形而上学,辩证法,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逻辑学,伦理学)”的内涵使用‘哲学’或者‘形而上学’这些概念罢了,我表示理解,‘哲学’(‘形而上学’)本就是忽悠抽象概念的,故意转义使用概念也不算很过分,不存在故意忽悠谁的意思。

另:”你的概念混乱在你把力、运动、燃素称为“形而上学概念”的时候达到了顶峰。”。误会了,我大部分行文中使用“形而上学”(Metaphysics )概念的现代内涵,即从‘现象’到‘概念’思维过程的方法和学问(简称抽象思维,其实这正是个我们稍缺乏而西方文化过犹不及的好传统),我的原话是:“在牛顿看来metaphysics就是本体论(物体,力,运动等亚氏metaphysics的先验概念+伽利略metaphysics出来的加速度概念等)+培根的《新方法》论。”,你看这里,‘metaphysics的’,‘metaphysics出来的’,很明显,这俩‘…的(地)’的词儿等于‘Metaphysical(抽象的,形而上学的)’。

【 在 tO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概念混乱得都没谱了,想帮你理顺一下都很难找到线头。我看还是从起源开始讲起吧,从根上才能斩断你这团乱麻。 
: 亚里士多德《ta Meta ta Physica》这本书讨论第一哲学,亚里士多德明确地说,第一哲学与physica等学问的区别就在于,第一哲学研究最普遍意义上的存在,是把being当作一个整体来研究,而physica、数学等学问则是各自把being切一片下来研究,只是研究being的某一方面。 
: 那么physica研究哪个方面呢?physica这个词的意思就是自然,这门学问只研究自然物的本原和原因。所谓自然物就是自身内部包含运动原因的事物,区别于不运动的数学物、运动原因在自身之外的人工物等。除《Physica》这本书之外,《论天》、《论生灭》等著作也都属于physica, 四元素什么的都是在这些著作里讨论的,而不是在形而上学中。

本人采自然神论(斯宾诺莎的那个)立场,反对数学和自然的分野,自证一下立场:“‘电子/光子’这样的高档东东不能想当然的‘重构/重建(reconstruction)’在‘自然数’–这个上帝的老照片上鸟”。对佛教不持立场。

【 在 dukkha 的大作中提到: 】
: 事情是很玄妙的,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后面有更深的问题。因为科学本身,并不是那么的协调。虽然科学看起来是一个整体,但是,其背后有深刻的分裂,这也是为什么科学不那么容易萌芽的原因。 
: 最大的一个分裂时数学和物理的分裂。数学是一种唯心主义的学科,可以说是最纯粹的唯心主义。而物理则基本上是唯物的。在最开始的时候,毕达哥拉斯的理念和培根的理念有着根本的冲突。数学的理念就是“先验推理”,而培根是反对这个的,某种意义上,数学本身会阻碍科学的发展。这是克莱因说的,不是我说的。 
: 而科学本身是什么,这个世界和我们的内心的关系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规律的存在,怎样看待科学研究这件事情,都蕴含着很深的问题。这些问题,并没有搞明白。佛教会最终回答这些问题,这是我的看法。 
: ……………….

拉回来。
【 在 upp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也未必,物理学会往前走,我估计会抛弃本体论。我看很大德的开示说,量子力学已经开始颠覆这个了,向佛教靠拢了。

真的不乱,你看,波尔就选’塌缩‘(月亮啊,你还在不在?),爱因斯坦就选’定域实在‘(reality,being),我就选realty :-)

【 在 fangfang727 的大作中提到: 】
: 又凌乱了。数学和物理的哲学,和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哲学是两码事

‘力’,‘运动’,‘速度’,‘加速度’等概念有人给他准备好了,但是这些概念是累计了上千年才有的宝贵东东,从‘现象’获得这些宝贵概念的思维传统来自‘形而上学’(抽象思维的方法和学问);‘实验’,‘测量’,‘数据积累’等方法,也有人替他反对‘形而上学’(先验推理)了;从本体论到方法论的思想准备完成,科学的诞生自然是水到渠成。

我的意思就是想说,和古代的‘加速度’概念一样,象‘场’,‘弦’,‘圈’这些现代物理的本体论,都来自西方文化抽象思维(形而上学)的优良传统。我们有些人鹦鹉学舌般跟着大骂‘形而上学’的时候,其实根本就木搞明白哪儿跟哪儿,你的文化之中本就缺这根筋的。

结贴吧,呼应主贴“其实现在前沿的物理就是数学”,亮明观点,个人观点是前沿是从’双缝‘和’纠缠‘的量子现象中抽取一个如’加速度‘般好用的概念,并发明一个如’微积分‘一般好用的数学来说明这个新概念,所以楼主是对的,支持楼主。

西方近现代批判教会的官方哲学,那是因为要反对他‘先验推理’的方法,因为他对科学方法的产生有阻碍,我们跟着瞎起什么哄?你的文化基因本就缺从‘现象’到‘概念’此一思维过程的方法和学问–‘抽象思维’的好传统,这是创新之源。

今天,回看了此贴,再写两句。

【 在 upp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你对唯心的表述是有问题的。

: 数学不在乎是否和客观环境相符,不相符也无所谓。

~~~~~~~~~~~~~~~~~~~~~~^^^^^^^^^^^^^^^,数学需要和‘逻辑规律’相符么?这个如果不相符就有所谓了吧?

那么,‘逻辑规律’哪里来的呢?——>个人以为正是来自和客观环境相符的一B,你所有的‘现象’逃不过‘逻辑规律’的魔掌!换句话说,逻辑规律正是我们对客观世界里那些如‘与、或、非’这般的抽象–它们是对这个世界最精当、最普遍客观规律的最深刻揭示,正是他们保证了数学能够走多远,在哪个范围内是可以有效的、可以放心大胆的‘推理’的。当然,按我的理解,还要有‘数’本身的自然意义的正确性(例如,我提到‘自然数’在‘量子现象’上、如电子光子这样的高档东东上的‘可适用性’问题)来保证。

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论什么规律得‘有用’才行,即使它叫‘逻辑规律’,还有一层意思,逻辑规律是哪里来的?自然是从人们的’认识经验‘中‘总结’而来,例如说,你在梦境里怎么都觉得‘合理’的事情,醒了就觉得荒唐,不合逻辑;显然,梦境就不是人的‘认识经验’,这说明,‘逻辑规律’是在反映一种‘客观实在’的东东,人们根据‘梦境’总结的‘规律’不可能成为’有用‘的‘逻辑规律’;这样的话,下一层的意思就是,‘单电子过双缝和量子纠缠现象’这么‘不和逻辑(贴者注:指贝尔不等式的所谓’逻辑判定‘)’但是‘实在’的东东,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它为什么’解释‘了将近百年还在’解释‘?

看看彭罗斯老丫挺的是怎么说的::“我个人有一种看法,我们现在关于事物的认识是同量子力学的诠释和包涵在‘意识经验’中的物理体验相联系的,这种认识说到底大概欠缺了什么。”

【 在 hunterkill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数学不需要和“逻辑规律”相符合。

: 但是不符合“逻辑规律”的数学研究起来难度高,而且实用价值低,申请不到经费,所以几乎没人去研究….

【 在 kewi83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沒看懂他說的,他本來就說了那時候的physics是哲學的一部分。不知你拿海德格爾來反對他什麼觀點?

: 另外,大家都承認研究物理光靠數學是沒用的。其實形而上學這個詞語有甚麼不客氣的,猜這個字怎麼樣?很多物理理論是靠猜出來的,這不是甚麼需要重大宣告的事。

:

1.我是不为了反对谁而反对谁的观点的。我支持认真阅读、原文阅读,支持减少误解、增进理解、反对恶意曲解。

2.学会‘猜’的方法、‘猜’对了’有用’,‘猜’错了‘丢弃’,并不容易,我想说的正是:这不是某个个人的事,这是一个社会或者文明的文化价值传统的问题,所以海氏说:“This book determines the warp and woof of the whole of Western thinking”,“Aristotle’s “physics” is philosophy,”,“Without Aristotle’s Physics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 Galileo.”,要学会‘创造概念’,要学会‘抽象思维’,要学会‘形而上学’,要学会‘猜’,并使之传统,需要整个社会或者一个文明的‘文化革命’或者‘文化改良’。比如西方文明有能力把‘燃素’概念用过之后丢弃,把‘原子’概念继承使用几千年,这来自他们‘形而上学(抽象思维)’的传统,说大白话,就是如果这个’概念‘不行我就有意识的、主动的去再造个有用的’概念‘,我有制造’新概念‘的传统,从’现象‘之中’抽象‘的办法来’造新概念‘的方法是大家认同有价值的历史传统;我们木有,也正是因此,我们才只有’火药‘而没有’化学‘,我说这个你能理解么?

3.以上两点,如你不能同意,那就做个实验,比如,你‘猜’出来个哪怕如‘燃素’的概念看看,这个文化价值传统给你的反应一定是:你丫奇技淫巧,你丫是民科。

4.我们这个文明缺这个抽象思维的文化传统,这才是正而八经的‘文革’题中应有的内容之一。

说白鸟吧,’创新‘真的不是喊喊就有,需要’文化革命‘的。

试喻‘量子纠缠’

08月 25th, 2012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试喻‘量子纠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Aug 25 22:03:51 2012), 站内

首先,开宗明义,所谓’量子纠缠‘是和‘双缝实验’一样的量子现象,有所谓‘解释问题’,大致上可以理解成我们不能拿我们日常的宏观物体和现象去恰当的比喻一个量子客体或者现象。不然的话,你的比喻必定陷入逻辑不自洽,推论出荒唐的结论。

其二,我们现在所说的‘量子纠缠’是指这样的一种‘统计相关性’,这种相关性可以拿宏观物体做个粗糙比喻(非定量),比如你拿‘一个双面硬币’比喻‘一个电子’,拿‘一对硬币’比喻‘一对电子’,然后你抛硬币统计正反面,你手里拿‘一对硬币’一下抛出去,你有四种结果:AA,BB,AB,BA。你手里拿‘一对纠缠态电子’一下抛出去你只有两种结果:AB,BA。可以简单的比喻成你抛‘一对纠缠的电子’和抛‘一个硬币’的统计规律相似,不是正面就是反面。奇怪吗?’每个电子‘分别都是有‘正反两面‘的呀?不奇怪,那可是电子呀?又不是真的硬币。

其三,解释,不说了,要吵架;(非要我提供点个人见解,我说就是’一‘’二‘这样的概念本就来自’硬币‘,用到’电子‘身上不合适。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科普,量子纠缠的比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10:39:40 2012), 站内‘量子通讯’的实质,应该科普一下,免得把戏穿帮、思想混乱,殃及爱国主义。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科普,量子纠缠的比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10:50:02 2012), 站内

目前据说实用化的量子通讯的实质是在光纤通讯中附加调制一束偏振光,然后问对端:“角度对吗?”,对端答:“对!”,然后:“好就是这个角度,开始。”,中间有人插入测量了角度,准备接受的自然测不出来,所以安全,安全么?自己评价。
———————————————————–

很多可怜人,俺弄个学龄前的吧:就现象的‘神秘性’来说还是‘单’电子过‘双缝’更震撼,‘纠缠’么打比方,你把两个硬币对面‘粘’在一起抛,落地只有或正或反,要是两个‘纠缠’态的电子,每个电子也有两面就不用‘粘’,虽隔千山万水‘两’个‘空间上分离开’的‘单电子’,还是协调一致或正或反。

—————————————————————

‘纠缠’么打比方,你把两个硬币对面‘粘’在一起抛,落地只有或正或反,要是两个‘纠缠’态的电子,每个电子也有两面就不用‘粘’,虽隔千山万水‘两’个‘空间上分离开’的‘单电子’,还是协调一致或正或反。但是,事实是指大量事例‘统计’上的相关性,根本谈不上具体哪‘两个’电子的超距的协调一致。简单地说,这篇文章就是瞎忽悠。

—————————————————————

‘量子纠缠’概念误解太厉害,本大师干脆弄个学龄前的:

‘纠缠’么打比方,你把两个硬币对面‘粘’在一起抛,落地只有或正或反,要是两个‘纠缠’态的电子,每个电子也有两面就不用‘粘’,虽隔千山万水‘两’个‘空间上分离开’的‘单电子’,还是协调一致或正或反。

但是。。。。‘实验事实’是指大量事例‘统计’上的‘相关性’,这个‘相关性’突破了只要‘与、或、非’能成立、就必然成立的‘贝尔不等式’,简单地说这个‘实验现象’不合逻辑,上帝这回给了你些‘不合逻辑的现象’to see see。

但是。。。。根本谈不上‘具体’哪‘两个(一对)’电子的‘超距’的协调一致,可以操作某一个,另一个就‘一起变化’。

——————————————————————————————————————–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有那个高手能清楚的解释一下什么是量子计算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pr 10 10:09:27 2014), 站内

忍不住,说两句:

个人以为,目前最客观的物理就是,量子客体(比如,电子,光子)砸到探测器之前的状态,换句话,就是他们还是‘量子客体’,不是光斑、卡塔、脉冲信号等等‘宏观现象’前的状态。

我知道你要的是‘图像’,很遗憾,木有,有各种尝试、各种解释,但是怎么都有无法比喻的各种逻辑不通顺。

(个人提供一个,付出‘一’和‘多’不太管用的代价、能够回到‘客观实在性’的‘图像’,木人信。|~( ,这段就当没说)

【 在 beep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0和1的叠加态〞是什么东东?

———————————————————————–

量子比特:|0>,|1>和经典计算机的‘0(假)、1(真)’,不是一回事;

是指对量子的某种双态属性的测量结果,比如用偏振片过滤特定方向(如垂直、水平)偏振的‘光子’数目的比例。

态叠加原理要求:|P>=a|0>+b|1>,a^2+b^2=1 所以这个测量结果即->|0>、|1>在一个球(布洛赫球)上面扯|p>的淡(如你叫‘0和1的叠加’也成),简单地说就是我们可以通过测量知道偏振光在各个方向上是如何扯蛋的。

我扯的是|P>到底指的是什么的问题,不合适,你不必当真。

【 在 beep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又没扯图像?我请教的是,0和1怎么叠加 

——————————————————————————————-

|0>、|1>我已经解释过了,即使完全没接触过量子力学,应该大概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不再重复了; 
  
你也许是想‘搞清’所谓的‘计算过程’,这个,你看这帖子里的Krank贴的《科学美国人》就成。这样你就‘清楚了’。 
  
为方便你理解,我大致说下这里的‘计算’是个啥意思: 
  
《科学美国人》给了你一个微观物理‘图像’(文章中的‘退相干’),‘电子’是一个个小‘地球’,有‘正转’的,也有‘反转’的,但是我们不去‘看(测量)’他们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到底是正是反,它处‘在|0>、|1>意义上’的‘叠加’状态,这些小‘地球’的‘各个’中间保持了一种比较‘神秘’的联系(起码不是‘力’,不然老爱不愿意),就是所谓‘纠缠’,意思是如果我们设法把其中某一个小‘地球’转个方向,比如拿个小‘月球’撞一下其中‘一个’小‘地球’,如果真是‘地球’,则‘只影响’被装的‘那一颗’,但是鉴于小‘地球’间的神秘联系,其他没有被装的也‘协调’一致的‘动作’,打个比方‘撞击’是逻辑‘取反’,这回,就是和被撞小‘地球’所有具神秘联系的其他小‘地球’都协调一致的做了某种意义上的‘逻辑动作’(也就是‘计算’啦),这个,就是这种物理图像下的量子‘计算’过程。 
  
  
顺别说一句,‘搞清楚了’,在量子的世界里面是个中性词,说明一种状态,不带褒贬 :-) 
  
  
【 在 beepbug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的跟0和1半分钱关系也没有啊。 

科普,啥叫发现上帝粒子

07月 5th, 2012 by xexz
最简化:啥叫发现某粒子,撞了发某种发光,我说有粒子,你说没有粒子。然后假定你对,但是比你预测的发光多,所以我对,现在还留个尾巴,比说有的多两倍,问题是不管谁对都有某种光,到底有木有?不对?那就改预测值,总能符合观测,所以我还能对。

一笑:一个算命先生,在一块牌子上写了俩字–‘没有’,翻过来盖住,然后给人算命,结果问人啥,人啥都有。急了问你家有皮猴嘛?那人说‘没有’,先生赶紧翻过牌子说,你看看。。你看看。我算的啥样。‘没有’!

都能看懂了,俺很欣慰

04月 8th, 2012 by xexz
  1.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2:18:35

    靠,看不下去鸟;温那个太明白,沉默的大多数早看明白了,别费劲了。说点一般人还真木有看明白的:方舟子,丫挺的忽悠医药和粮食,阴得很,这两样要给忽悠走了,有好日子过鸟,咱百姓可得多张心眼啦。

    回复

  2.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2:59:39

    不论极左还是极右都是混蛋,在重复一下俺的观点,以前在李老师这里的一个回帖:

    “谢谢李老师科普,预祝您统计成功,俺不知深浅的瞎说一句,你也许用得着司机替你数‘数’ 另外,很遗憾见到这里有很多同学咋对马克思有这多的误解,俺想提醒同学们,俺们小时候上的那门课它叫–‘政治’–木人说它叫–‘哲学’–,俺们小时候是木有‘哲学’训练的,除非你有自觉的学习,如果真有的话那将是收益非浅的,俺说的这个训练,比方说,你中学看过康德、黑格尔,大学看过维特根斯坦、胡塞尔;这样你不会因为没有哲学训练就对哲学有深的误解,你也会对啥叫‘原创性’,啥叫‘炸药奖’有个不同的视角; 马克思还是政治学谈得多,也谈哲学,不过好像也木啥拿得出手的原创,对metaphysics即本体论上就一句‘物质是运动的’,‘物质’就不说了,奏‘运动’恐怕也并非原创,具体该算在谁头上,俺不知道,搞不清楚;对方法论上是辩证法,不过那个是俺们的原产,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通过‘鲁先生’的‘拿去主义’给出口转了内销的。 俺知道这里大多是伽利略老人家的门徒,老人家被当作鼻祖,那是因为老人家有个‘方法论’贡献,这个方法叫:叫实验验证,叫自然科学,它有一个比较简单、直觉的本体-‘实在’,其大弟子爱因斯坦氏是打死都不肯放弃的 至于‘政治’,俺个人看法,那个属于‘艺术’层面的东东,简单地说那个是‘利益分配的艺术’,所以不管啥主义啥体制都是工具,目的是分配利益,所以受俺们的自然和人文的客观条件’约束’(制约:),俺们该选中间偏左的道路,这个是最小作用原理 靠,说多了,说得不对当俺放屁。”

    回复

  3.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3:30:58

    gentoo?不会装,懒,不屑,还是装13?侬这样还是用ubuntu吧。

    回复

  4.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3:38:23

    晕@_@,侬也不要瞎猜疑了,俺就一个普通土鳖污水厂的一般职工,侬脚得有俺这样土得不能再土的土鳖,土鳖会亡么?哈哈,瞎耽误功夫 )

    回复

    • Yun 说:

      2012年4月6日13:48:37

      Indeed. Political crackpots are the bane of China.

      But as people are being enlightened, CCP will not escape its fate in historical rubbish bin, where it belongs

      回复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3:59:01

        侬拉到吧,就侬这样的,好意思说出口么?亏着心哩吧?回去换鸡辛格和不热金斯基来吧,哈哈 P

        回复

        • Yun 说:

          2012年4月6日14:03:47

          I predict the demise of CCP within 9 years.

          People will prevail.

          回复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4:25:17

            民主,平等,自由,博爱或者英特耐雄纳尔、人类社会大同都不在你我的时代,至少目前都是个人或者小集团为其利益推销自己的价值观所利用的意识形态工具(CCP,GOP…),都是些说的很对很好很木营养的屁话。
            依俺眼盘1000年以内除非有外星入侵的无厘头出现,人类还得内斗,就国际关系而言一切主义工具的背后还都是种族主义,非我族类还想参与我的内斗你就不会是啥好心眼子,谁你也忽悠不住。

          • 云 说:

            2012年4月6日15:30:43

            犬儒谵呓。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6:02:14

            基本同意。疯癫不疯癫,谁能看得穿?

            俺告诉侬,侬还别不相信,鸡辛格和不热金斯基的布袋里其实就是这种货色而已,俺很瞧不起,俺比较愿意相信西方文明的主流是促进人类进步的(不乐观,有《文明冲突》),但不是披着帝国主义外衣的种族主义这种东西,道理很简单只有在此基础之上整个西方的利益才是统一的,就是侬的那个‘西方世界(the west)’还有大言不惭的’国际社会’才有统一的利益基础。

          • susan 说:

            2012年4月6日19:26:51

            Amen. CCP 1919-2020? Let’s hope the next ruling party isn’t going to be like KMT from 1911- 1949.

          • yun 说:

            2012年4月6日19:47:48

            During which time two world wars broke out, suggesting that democracy was hardly a mainstream value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Now the story is different.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23:00:17

            真看懂1911-2012了么?

            任何裆都是狗屁,对中国来说,只有百年历史教育出来的公民意识的逐步觉醒才真正是这个时代的伟大标记,即使最糟糕的混乱情况出现,也会很快回归成熟的公民社会、法制社会,而这才是对那个‘the west’来说最可怕的梦魇。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23:19:14

            简单点说吧,这一百年的积累中国有了跨入现代社会的门票了,谁还挡得住她的发展进步么?KMT?CCP?GOP?日本帝国主义?美帝国主义?是鸡辛格还是不热金斯基?靠,俺眼盘地球人是不行了,侬还是去呼叫外星人吧,所以甭在这儿瞎耽误功夫了,住嘴了,大家都清净会儿好吧?再说侬来忽悠别人却被反忽悠了回去多不值当昵?

          • 云子 说:

            2012年4月6日23:37:23

            Susan,

            KMT 的专制腐败比GCD的望尘莫及。
            关键的一个原因:国府官员,多有信仰(特指主义之外的信仰),如基督教、伊斯兰教(e.g.,小诸葛白崇禧)、佛教、儒教。多少敬畏天地鬼神。 所以做事多少有个道德底线。

            GCD不然,窃国之后,四教全灭(释道儒耶)。除了追逐权力和金钱之外,没有信仰。 腐化堕落是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有的只是马基雅维利的算计。民众被灌输的各类文字,充斥的是这种马基雅维利的算计。屁民们对此津津乐道,沾沾自喜。

          • xexz 说:

            2012年4月7日0:22:11

            俺同意这个:People will prevail.

            意思是,谁也不要妄想把他只当个屁了,明白?

            发明这恶毒用意的家伙真是其心可诛,即使再往前很久中国历史和文化里也只有民贵君轻之说,没有那个敢把它当‘屁’的,这散发着一股子西方文化里面最见不得人那部分让人讨厌的臭气。

             


            2012年4月7日2:21:45

            YUN:“他们只认为今天的事都是合理的,他们看不到历史的纵深,没有历史的比较和思索,看不到眼前的荒谬。如同当年的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党员们,也是热血沸腾的爱国好青年,谁知道自己所忠诚的是一个反人类的政权,谁又能预测自己的所作作为,乃是为了一个邪恶的目的。今天我们提起“纳粹”会不寒而栗,当年的 “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还不是一个吸引了众多爱国青年的众望所归的母亲党?这是一回事儿啊!”
            — Well said!

            回复

            • xexz 说:

              2012年4月7日10:28:30

              所以,你再TMD瞎忽悠,搞乱了中国的发展步伐,达到了鸡辛格和不热金斯基这些资本走狗的目的,那又能怎样,告诉你,是民粹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懂么?这TMD是个核时代,懂么?!别跟着瞎忽悠了,用点自己的脑子吧。鸡辛格和不热金斯基的那一套是经不起推敲的,逼急了不就是核扩散么?你还能怎样?等TMD满世界的跑‘核骆驼’,看谁害怕?告诉你,美帝也免不了走和平合作的发展道路,他那散发霉味的收割手段在核时代就是个‘狗屁战略’,也就忽悠你这样傻子罢了。

              回复

              • 云中鹤 说:

                2012年4月7日12:56:51

                五毛党徒也太高看象我这样的草民了,草民说几句话,就能“搞乱了中国的发展步伐”?那“中国的发展步伐”也太脆弱了。

                我告诉你,谁“搞乱了中国的发展步伐”?
                党国专制统治的利益集团,不受节制地侵吞公帑;利欲熏心,盘剥人民,造成深刻的社会矛盾;垄断国家资源,压制民间的创业;毒化教育,以邪说毒害青少年,培养出一代代被洗脑、无爱心、无创造性的读书机器。 这才是“搞乱了中国的发展步伐”!

              • xexz 说:

                2012年4月7日14:08:26

                你还是留个心眼多看看吧,其实不用多长时间,我说的这个地方http://tieba.baidu.com/p/1491364062?pn=1,爬100楼即可。你难道看不出是轮子还是‘草民’么?其实鸡辛格和不热金斯基用轮子这手是个败笔么,这是太小看中国‘草’民了。

                还有,你看懂我的话了么?你一个‘草民’为啥会有权利对那些社会的不公正感到气愤么?感到不能接受么(对比帖子里的印度社会理解)?因为你觉醒了,这个庶民的觉醒才是‘The west’最应该惧怕的东东,什么裆也是混蛋,必然营私利,所以说他们用轮子是太小看中国‘草’民了,失分不少,那些妄想把手里的既得利益继承化,门阀化,贵族化的在某裆前三排里作内应的混蛋其实心理也怕,怕什么?怕你这号的,你根本不认这个帐,如你一样绝大多数‘草民’认同‘人人生而平等’了,有不平等你是有权利早饭的,早饭是有理的,懂么?虽然如你所言你还不过是个不经世的读书机器。

              • wewz 说:

                2012年4月7日14:17:31

                五毛 is much worse than 轮子.

            • xexz 说:

              2012年4月7日14:34:09

              现如今轮子帮特务是一大奇景呀,靠,宝宝大受轮子和美帝码头工人欢迎,人家本想悄无声息,沽名钓誉,名利双收,仙(先)福世代永享,现如今却臭了大街。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Yes ! People will prevail.

              回复

              • wewz 说:

                2012年4月7日15:20:19

                共惨党杀了四千万中国人。
                轮子杀了几个中国人?
                美国杀了几个中国人?

                五毛的伎俩也就只会丑化外国,转移矛盾。
                好比性工作者指责别的女人都淫荡,只有自己最贞洁。
                五毛是这位性工作者的喽罗。

              • wewz 说:

                2012年4月7日15:30:49

                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违反宪法,恶意攻击国家领导人”

                被责令停业整顿一个月,以观后效。

                建议五毛党认清形势,站在人民的一边,否则象司马南那样被国安拘留审查还是轻的。 象四人帮那样站在历史的审判台上,是早晚的事。

              • xexz 说:

                2012年4月7日15:55:30

                哈哈哈 P

                很好嘛,这样大家都懂了,俺很欣慰。

庶民的觉醒

04月 8th, 2012 by xexz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35:12

http://tieba.baidu.com/p/1491364062?pn=1
yun 童鞋,俺看到侬不遗余力的表演很烦,推荐侬把这贴从头到脚看完再布侬的道好么?记住本民科自以为到目前未止本民科说过的最有深度的话:”至少一千年以内,人类社会唯一真正的、放之四海皆准的普世的价值和其他高等哺乳动物木啥不一样,就是pussy。”,俺以为这比俺说“不能把量子现象‘重构(重建)’在自然数这张上帝的老照片上”要深刻得多。
学而不思则罔,是另一面,望三思。

回复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1:51:04

    俺是民科,狂的很,疯的很,不过俺还是以为有这句话“不能把量子现象‘重构(重建)’在自然数这张上帝的老照片上”,侬完全没有必要对西方文明的整个成就顶礼膜拜、自惭形秽。

    回复

    • xexz 说:

      2012年4月6日2:01:49

      这个帖子好就好在有耐心看完的人会心服口服的获得一个结论,印度需要陈胜吴广+毛泽东或者宗教战争+至少两次成功的文化革命。种族主义+农奴制的极品社会形态,被美国佬为首的西方社会可劲忽悠,侬不要太极品了。

      回复

美帝这两年忙着帮中华民族找内外敌人就是个瞎忙活。

01月 27th, 2012 by xexz

理由不解释,你懂得。提示一下也可以,除非中国人忘性太大,一百年前的事都记不起来鸟。除非美帝忘性大到连十几年前大使馆的测试结果也忘鸟。

本站拍卖

11月 13th, 2011 by xexz

靠,俺被改革的走头无路鸟  :( ,无底价,有意者请联系 xexz2xexz@126com 。

等到‘文化体制改革’成功了,‘民科’有钱了,哪咋办?

10月 29th, 2011 by xexz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08:13

http://www.perimeterinstitute.ca/News/In_The_Media/Breaking_New_Paths%3A_Templeton_Frontiers_Program_Established_at_Perimeter_Institute/

靠,又给弄到‘周边’去了,还是到不了‘圈外’,有‘周边’想去骗丫们钱的么?俺的idea免费,尽管拿去忽悠丫们,万一真弄到钱,请粗饭奏中。上回FQXI有个白话整数‘浮现/层展/孙猴’的得了个二等奖噢 P

回复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5:39:24

    你看看,你看看。。。这回就很明显的体现鸟俺们和西方社会真正的/内在的差距了,差在哪 儿呢?差在‘民科’,什么样的‘民科’呢,有钱糙的‘民科’–‘the 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 ,他们什么拿钱糙这B里不心疼呢?因为 “that funds inter-disciplinary research about human purpose and ultimate reality.(http://en.wikipedia.org/wiki/John_Templeton_Foundation)”;这是丫们心中 有个信仰,丫(Sir John Marks Templeton (November 29, 1912 – July 8, 2008))们为么有信仰呢,神知道?鬼知道?

    结论:木信仰是不中的,光信一神也还是不中的,比方说咱们哩一神–财神。

    推荐:唱歌,《潜伏》“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温暖若侈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唱完了?从头唱,再唱一万遍,一万遍都唱完了?你再看看你还有啥不能信仰?
    ‘文化体制大革命’转个磨到‘文化体制改革’,傻了吧。。。奏叫‘文化大革命’又咋了?

    回复

    • Yunsong Huang 说: 2011年10月29日16:00:30

      This is nice (of The 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
      ————————————–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The focus of this area is to support projects that attempt to develop new philosophical and theological insights, especially (but not only) in relation to advances in scientific understanding.[17]

      Anton Zeilinger, Professor of Physics at the University of Vienna, received a grant from Templeton to run a fellowship for young scholars interested in the nature of quantum reality and its philosophical implications.[18]

      回复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6:22:03

        Anton Zeilinger 好像奏是那个叫潘啥啥子的老师,院士,量子把戏师,好像还忽悠了一颗卫星啥子哩。靠,‘圈里’研究所的钱比‘圈外’好骗多了 P

        回复

        • Yunsong Huang 说: 2011年10月29日16:27:29

          Anton Zeilinger is the winner of
          Isaac Newton Medal (2007) and
          Wolf Prize (2010).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6:34:15

          No ,No,No,得啥也是耍把戏哩,好像跟那条河上,好像还有咱们哩GW墙上(不着是老师还是学生?)。

        • yun 说: 2011年10月29日16:40:57

          totally don’t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trying to say.

          If you’re also capable of 耍such把戏, then congratulations. If you can’t, then no points are gained from sour grape.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6:50:05

          hahaha….

          你最好都totally understand 了 ,咱再聊,谢谢,抱歉,说多了,俺封嘴了。

        • yun 说: 2011年10月29日17:09:03

          Two possibilities why I fail to understand:
          1) I’m dumb.
          2) You are not communicating in a typical scholastic way.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7:20:47

          ;)

      • yun 说: 2011年10月29日18:16:12

        In a time when physics research has remained in stagnation, it’s perhaps worthwhile to hedge on some ‘crackpots’.

        回复

        • feigei 说: 2011年10月29日19:03:48

          是你这么想,大多数家伙还认为充满了机遇,路是正确的,需要天才的工作。
          像量子引力,一直做,直至为了解决它,反而带来了更多的问题,连当初为啥这么做,以及需要这么做吗,全都忘记了考虑,连最简单的物理是一门实验的学科都忘记了。
          年轻人一不小心,沿着同一车辙前行,并且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连跳出来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好给自己打气,全世界的物理学家都说我走了正确的路,所以还要走下去。
          每一点创新,都和数年的默默无闻工作联系,伴随着很大概率的失败,都被别人当民科一样对待(和没有深厚物理基础的民科相区别)。没有喜欢探索的心,和富裕的条件,都不会选择创新的。所以当今研究基础物理的充满了名誉和利益之争,反而叫的越响越有理。
          大家还是重视凝聚态吧,这个方向才有前途。

        • yun 说: 2011年10月29日19:18:16

          Condensed matter and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are essentially the same thing.

          Why? As I have claimed before (based on Buddhist views) that all physical laws are emergent.

          This exhibits the intriguing and ubiquitous phenomenon know as hierarchical self-similarity.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9:25:34

          对不起观众了,李老师知道的,俺当 个crackpot都木够上notorious,就一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这个才是叛徒,中微子那个就是丫最早放的毒,鄙视丫 P
          http://www.science20.com/quantum_diaries_survivor/how_susy_gets_excluded_new_atlas_search-83855

        • yun 说: 2011年10月29日19:30:32

          俺, on the other hand, am a proud crackpot. )

        • xexz 说: 2011年10月29日19:32:34

          P

还是信‘春哥’吧,得永生。

06月 30th, 2011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9 23:40:30 2011), 站内

俺鼓吹这是‘一’这样的概念用到‘电子/光子’上带来的问题很久了,也是进一步深入理解‘自然数’的自然意义的机会嘛,‘电子/光子’这样的高档东东不能想当然的‘重构’在‘自然数’–这个上帝的老照片上鸟,可木人信啊,呜呜呜。。。

【 在 realssy (小飞)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每次都在电子通过双缝之后达到屏幕之前,关掉一个缝隙,会出现什么样的图像?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0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M1C1]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2

发信人: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9 23:43:01 2011), 站内

说说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鼓吹这是‘一’这样的概念用到‘电子/光子’上带来的问题很久了,也是进一步深入理解‘自然数’的自然意义的机会嘛,‘电子/光子’这样的高档东东不能想当然的‘重构’在‘自然数’–这个上帝的老照片上鸟,可木人信啊,呜呜呜。。。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92.108.6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3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9 23:50:54 2011), 站内

很罗嗦,看这里吧:

http://xexz.mysmth.net/

【 在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说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0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M1C1]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4

发信人: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9 23:52:14 2011), 站内

那抛弃的一定是决定论。

【 在 realssy (小飞) 的大作中提到: 】
: 恩,确实,现在的关键点就是到底会不会发生改变,如果改变那必然是超光速通信。
: 其实超光速也没啥的,贝尔不等式破灭,就已经意味着光速限制和决定论里至少要抛弃一
: 个了。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92.108.6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realssy]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5

发信人: realssy (小飞),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9 23:57:16 2011), 站内

要是物理学家们也都像你这么自信就好了。。。

“1997年,在马里兰大学巴尔的摩郡分校(UMBC)召开了一次关于量子力学的研讨会。有人
在与会者中间做了一次问卷调查,统计究竟他们相信哪一种关于量子论的解释。结果是这
样的:哥本哈根解释13票,多宇宙8票,玻姆的隐变量4票,退相干历史4票,自发定域理论
(如GRW)1票,还有18票都是说还没有想好,或者是相信上述之外的某种解释。到了1999
年,在剑桥牛顿研究所举行的一次量子计算会议上,又作了一次类似的调查,这次哥本哈
根4票,修订过的运动学理论(它们对薛定谔方程进行修正,比如GRW)4票,玻姆2票,而多
世界(MWI)和多历史(DH)加起来(它们都属于那种认为“没有坍缩存在”的理论)得到了令人
惊奇的30票。但更加令人惊奇的是,竟然有50票之多承认自己尚无法作出抉择。在宇宙学
家和量子引力专家中,MWI受欢迎的程度要高一些,据统计有58%的人认为多世界是正确的
理论,而只有18%明确地认为它不正确。”

【 在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抛弃的一定是决定论。


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10.14.25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M1C1]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6

发信人: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30 00:02:57 2011), 站内

确实太长了。
大致看了看,好多抒情,但推导不多唉。
能总结一下给个结论么?
我手上的自然数怎么就在微观上不行了?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罗嗦,看这里吧:
: http://xexz.mysmth.net/

※ 修改:·M1C1 于 Jun 30 00:13:51 2011 修改本文·[FROM: 192.108.69.*]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92.108.6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7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30 00:13:32 2011), 站内

推荐看看《潜伏》 ,原因是: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温暖若侈在你心里

愿用一生祝愿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无论谁能听见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在黑夜里梦想着光

心中覆盖悲伤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空守一丝温暖

我的泪水是无底深海

对你的爱已无言

相信无尽的力量

那是真爱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

澎湃着心中火焰

燃烧无尽的力量

那是忠诚永在
【 在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的大作中提到: 】
: 确实太长了。
: 大致看了看,好多抒情,但推导不多唉。
: 能总结一下给个结论么?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0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M1C1]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8

发信人: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30 00:16:23 2011), 站内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自然数在哭泣,既然被重置了,为什么还用“一”。
数好了,真的是“一”个么?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推荐看看《潜伏》 ,原因是:
: 心中覆盖悲伤
: 在悲伤里忍受孤独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92.108.6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49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教一个关于双缝的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30 00:19:16 2011), 站内

所以大家都不信俄丫,还是信‘春哥’吧,得永生。

【 在 M1C1 (清水胡萝卜丝) 的大作中提到: 】
: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
: 自然数在哭泣,既然被重置了,为什么还用“一”。
: 数好了,真的是“一”个么?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02.*]

还是有人感冒了,俺很欣慰。

06月 21st, 2011 by xexz

xexz 说:

2011年6月14日0:30:54

靠,这个二等奖。
http://fqxi.org/data/essay-contest-files/Tong_integers.pdf

起头是这句,哈哈,丫博客上可木这句 P
“God made the integers, the rest is the work of man” — Leopold Kronecker [1]
好事,有人感冒那就是好事,俺很欣慰。

回复

xexz 说:

2011年6月14日0:48:27

不好意思,李老师,先站您点地儿,把丫文章贴出来,俺哪里xexe.mysmth.net不让显示了,水木坏了好长时间了,回头还得另外搬家,再说要沾您的光,您这儿人多,大家鉴赏鉴赏 P

Physics and the Integers
David Tong
Department of Applied Mathematics and Theoretical Physic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UK
d.tong@damtp.cam.ac.uk
Abstract: I review how discrete structures, embodied in the integers, appear in
the laws of physics, from quantum mechanics to statistical mechanics to the Standard
Model. I argue that the integers are emergent. If we are looking to build the future
laws of physics, discrete mathematics is no better a starting point than the rules of
scrabble.
A History Lesson
“God made the integers, the rest is the work of man” — Leopold Kronecker [1]
I have never really understood this quote. It may be fine for mathematicians, but it doesn’t seem to gel with how I understand the laws of physics. In part, the purpose of this essay is to explain why.
I recently learned that it’s not just me who disagrees with Kronecker. At the time,
everyone disagreed with him! This quote is part of a polemic by Kronecker against developments in mathematics in the late 1800s such as irrational numbers, Cantor’s set theory and the Bolzano-Weierstrass theorem. Kronecker, an old distinguished mathematician, thought these new developments undignified. He preferred his mathematics constructive and discrete. Needless to say, it did not make Kronecker a popular man among his peers.More than a century later, no mathematician would deny the importance and utility
of the developments that Kronecker railed against. Yet, an informal survey among my colleagues suggests that many harbour some sympathy for his statement. The integers hold a special place in the heart of mathematics. Many of the most famous unsolved conjectures relate to the properties of the primes. More importantly, the integers are where we start mathematics: they are how we count.
1
At the same time that mathematicians were arguing about the building blocks of
numbers, a parallel debate was taking place among physicists concerned with the building blocks of matter. Although the ancient Greeks discussed the possibility of atoms, it wasn’t until the 1800s that they became a useful concept. The development of kinetic theory by Maxwell, Boltzmann and others showed that the laws of thermodynamics and gases could be derived from Newtonian physics combined with a healthy dose of statistics. But these arguments were not convincing to everyone. The kinetic theorists could not offer a “constructive proof” of the existence of atoms. The evidence was only
indirect [2].
While some of the objections to atoms were philosophical, most notably from Mach,
there was also strong opposition among physicists and chemists. In 1882, Planck
proclaimed “atomic theory, despite its great successes, will ultimately have to be aban-
doned in favor of the assumption of continuous matter” [3]. In part, the reluctance
of physicists to accept atoms sprung from an unwillingness to retreat to probabilis-
tic reasoning — an issue that was to reappear even more acutely some decades later.
However, there was also a second argument against atoms, stated most robustly by
Ostwald: Unification. The laws of thermodynamics refer only to continuous quantities
such as energy. Similarly, Maxwell’s theory of electromagnetism describes the motion
of continuous electric and magnetic fields. The writing on the wall in the mid-to-late
1800s was that physics was moving away from the discrete particles postulated by
Newton. The fashion was for the continuous. How wrong they were….
The Integers in Nature
It is not, a priori, obvious that the integers have any role to play in physics. Place
yourself in the shoes of the nineteenth century physicist, struggling to understand
electricity, magnetism, heat and fluid mechanics. Where is the discrete? Try counting
the ripples on a pond or the wisps of steam emitted by a kettle. Would you just
include the big ones? Or admit that these are not really objects that can be placed in
one-to-one correspondence with the integers.
Of course, not everything in Nature is ripple or wisp. There are seemingly discrete
objects. The number of people reading this article will, to good approximation, be
integer. Yet even in situations where it naively seems obvious that integers are impor-
tant, a closer examination often reveals that this is illusory. For example, I was told
at school that there are 9 planets in the solar system. Now there are 8. Or maybe
13. Or, to give the honest answer: it depends. The Kuiper belt contains objects in
2
size ranging from a few thousand kilometers to a few microns. You can happily count
the number of planets but only if you first make a fairly arbitrary distinction between
what is a planet and what is just a lump of rock. Ultimately, counting planets is not
very different from counting ripples on a pond: if you want to do it, you’ve got to just
include the big ones.
As this example highlights, the counting that is evident in mathematics is not so
easy in the real world. To find the integers in physics, we need Nature to provide us
with objects which are truly discrete.
Fortunately, such objects exist. While the definition of a planet may be arbitrary,
the definition of an atom, or an elementary particle, is not. Historically, the first place
that the integers appeared was in the periodic table of elements. The integers labelling
atoms – which, we now know, count the number of protons – are honest. Regardless of
what developments occur in physics, I will happily take bets that we will never observe

a stable element with 500 protons that sits between Titanium and Vanadium. The
integers in atomic physics are here to stay.
In fact, once we are in the atomic world, the integers are everywhere. This is what
the “quantum” of quantum mechanics means. One of the first examples we learn is
that the energy levels of hydrogen are given by E = −E0 /n2 where E0 is the ground
state energy and n is an integer.
More subtle quantum effects can coax the integers to appear in macroscopic, even
dirty, systems. The quantum Hall effect is a phenomenon that occurs when semi-
conductors are placed in a magnetic field at low temperatures. The Hall conductivity,
which describes how current flows perpendicular to an applied electric field, is given
by
e2
σ=n
h
where e is the electron charge and h is Planck’s constant and, once again, n is an integer
(or, if you do things more carefully, a rational number). These integers have been
measured to an accuracy of one part in a billion, one of the most precise experiments
in all of physics.
3
The Integers are Emergent
The examples above show that discrete objects undoubtedly appear in Nature. Yet
this discreteness does not form the building blocks for our best theories. Quantum
mechanics is not constructed from the integers. The fundamental object is a complex-
valued wavefunction ψ obeying the Schr ̈dinger equation. Nor are there integers in the
o
Schr ̈dinger equation itself. For example, the Hydrogen atom is governed by
o
2

2m
∇2 ψ(x) −
e2
ψ(x) = Eψ(x)
4πǫ0 r
The left-hand side contains nothing discrete. The integers appear on the right-hand
side only when we solve this equation. In fact, even that is not ensured. There are
classes of solutions, so called scattering states, for which E takes continuous values.
And there is a second class, the bound states, which require a normalization condition
on ψ and are labelled by integers
E=−
1
me4
2 2 ǫ2 n2
32π
0
n∈Z
At least as far as the Hydrogen atom is concerned the lesson is clear: God did not make
the integers. He made the complex numbers and the rest is the work of the Schr ̈dinger
o
equation. The integers are not inputs of the theory. They are outputs. The integers
are an example of an emergent quantity.
The fact that the integers are emergent is highlighted even more dramatically in the
example of the quantum Hall effect where they arise from the collective dynamics of a
macroscopic number of particles.
Perhaps more surprisingly, the existence of atoms – or, indeed, of any elementary
particle – is also not an input of our theories. Despite what we learn in high school, the
basic building blocks of Nature are not discrete particles such as the electron or quark.
Instead our fundamental laws of physics describe the behaviour of fields, continuous
fluid-like objects spread throughout space. The electric and magnetic fields are familiar
examples, but our best description of reality — the Standard Model — adds to these
an electron field, a quark field, and several more. The objects that we call fundamental
particles are not fundamental. Instead they are ripples of continuous fields, moulded
into apparently discrete lumps of energy by the framework of quantum mechanics
which, in this context, is called quantum field theory. In this way, the discreteness
of the particle emerges. It is conceptually no different from the energy levels of the
Hydrogen atom.
4
Wherever the integers arise in Nature, we are led to the same conclusion: the integers
are emergent. They are no more fundamental than the concepts of temperature, smell
or the rules of scrabble.
Searching for Integers in the Laws of Physics
While the quanta of quantum mechanics are emergent, we could also play a more
fundamental version of the “count-the-planets” game, this time trying to find integers
within the laws of physics themselves. Are there inputs in the fundamental equations
that are truly discrete? At first glance, it is obvious that there are; at closer inspection,
it is more murky. I should warn the reader that this small section is substantially more
technical than the rest of the paper and little of the general argument will be lost if it
is skipped.
Let me get the ball rolling by offering some well-known examples of integers in the
Standard Model. There are three generations. Each contains two leptons and two
quarks. The forces are described by the gauge group SU(3) × SU(2) × U(1). The
representations of these gauge groups are labelled by integers. And so on and so on.
Integers, integers everywhere. Or are there? All the examples above are really counting
the number of particles species in the Standard Model, whether fermions or (gauge)
bosons. But this is a famously difficult question to make mathematically precise in
an interacting quantum field theory. The problem is that particles can mutate into
each other and the boundary between them becomes blurred: a neutron can split into
a proton, an electron and a neutrino, but it’s not useful to think of the neutron as
containing these three other particles. Should we count this as one particle or three
particles or four particles?
In fact, it is still an open problem to count the number of degrees of freedom in a
general quantum field theory. But good candidate answers exist: the entropy, or, for
conformal theories, the a and c coefficients of the gravitational anomaly [4]. In each
case, the answer is not an integer1 . The counting that gives us the integers in the
Standard Model is merely an artifact of working with free fields.
Here is another example of an integer in the laws of physics: the number of observed
spatial dimensions in the Universe is three. It’s a nice round number. But is it just an
1
It is worth noting that the problem of counting degrees of freedom has been solved for quantum
field theories in d = 1 + 1 dimensions by Zamolodchikov’s “c-theorem” [5]. At the fixed points, the
degrees of freedom are counted by the central charge. Again, it is not in general integer valued.
5
approximation to something deeper that doesn’t have to be an integer? The answer
is that we don’t yet know, but it’s easy to cook-up scenarios in which this is the case.
Indeed, mathematically the Hausdorff dimension of a set need not be integer and, at
a push, can be used to count dimensions of objects in Nature: the coastline of Great
Britain supposedly has a dimension somewhere around 1.3 [6].
Yet even if the Universe is not a fractal (and there is no compelling reason why it
should be) studies of strongly interacting quantum systems reveal many examples where
the dimension of space in which a theory lives is ambiguous. Perhaps the most striking
is the AdS/CFT correspondence where quantum field theories are entirely equivalent to
quantum gravity theories in higher dimensions [7]. Another example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alabi-Yau sigma-models and Landau-Ginsberg theories [8], where the smooth
geometry of a background space can smoothly and continuously dissolve, until one is left
with an interacting theory with no hint of a geometric interpretation. The dimensions
of space are not the robust objects that they appear. At heart, the issue is exactly the
same as that described above: the dimensions of space count the number of degrees
of freedom of a particle that lives in it. And, like ripples on the pond, the number of
degrees of freedom is not so easy to count in interacting theories.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finish this section with an example where I cannot think of
a way to wriggle out: the laws of physics refer to one dimension of time. It appears to
be much more challenging to replace this particular integer with anything else.
Could the Known Laws of Physics be Fundamentally Discrete?
Above I have argued that the presence of discrete structures in Nature is either
emergent or illusory. Either way, there is no evidence for an underlying digital reality.
But 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 Is it possible, nonetheless, that
Nature is at heart discrete?
It naively appears that there is no obstacle to a discrete reality. While quantum
mechanics moulds discreteness from underlying continuity, there are many places in
physics where continuity emerges from discreteness. Fluid mechanics offers perhaps
the simplest example. The atomic constituents are almost irrelevant for the large
scale description of liquids or gases. The microscopic details affect only a handful of
phenomenological macroscopic parameters such as the virial coefficients in the equation
of state, the viscosity and related transport coefficients.
6
One can go yet further. The beautiful story of universality in statistical mechanics
tells us that, at a second order phase transition, even the sparse microscopic informa-
tion hidden in phenomenological parameters can get washed away. This is the subject
of critical phenomena. At the liquid-gas critical point, all information about the prop-
erties of the atoms is lost and one has no way of knowing if the underlying objects are
water molecules or magnetic spins. This is particularly striking in the case of mag-
netic spins (the Ising model) where the microscopic theory lives on a lattice in space,
breaking rotational invariance. Yet there is no hint of this at large distances where
we see only an emergent continuum, the rotational symmetry fully restored. Could a
mechanism of this type perhaps underlie the laws of physics?
Before we get ahead of ourselves and start looking into the unknown, it would seem
prudent to first ask whether the laws of physics that we already have to hand are
compatible with a discrete underlying structure. Such a formulation is not just of
philosophical value. The equations of physics are hard and humans are not very good
at solving hard equations. Computers are much better. To formulate the laws of
physics in a discrete manner means to write them in such a way that they could be
simulated on a computer. Can we simulate the known laws of physics on a computer?
The answer to this question is, at least to me, extremely surprising: no one knows
how to formulate a discrete version of the laws of physics.
At first sight, this seems very strange. All the laws of physics that we learn as
an undergraduate are presented in terms of differential equations and, while it may
be difficult in practice to get reliable numerical results for certain partial differential
equations, there is no problem of principle. One simply needs to replace continuous
derivatives with finite differences. So, although there are very real difficulties in simu-
lating both Einstein’s equations of General Relativity and the Navier-Stokes equations
of fluid dynamics, for the purposes of the present discussion I will say that we under-
stand how to formulate discrete versions of both these theories.
The problem with finding a discrete formulation arises when we turn to quantum
field theory. Here the weapon of choice is not the differential equation, but instead the
path integral2 . This is a functional integral, meaning that one doesn’t integrate over a
2
One could formulate quantum field theory entirely in terms of differential equations. Now the
trouble arises because the operator acts on an infinite dimensional space, the wavefunctional. Saying
that quantum field theory can be written in terms of differential equations is analogous to saying that
the Schr ̈dinger equation can be written as a matrix eigenvalue equation: formally true, as long as
o
7
domain in, say, the real numbers, but instead over a domain of functions.
Mathematicians have long struggled to make sense of the path integral in all but
simplest cases. The infinities that arise in performing functional integrations are be-
yond the limits of rigorous analysis. Of course, that hasn’t stopped physicists using the
path integral to great effect, both in particle physics and, ironically, in mathematics.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ools that has been developed to study path integrals is
a discretised version of the quantum field called lattice field theory. Here the spacetime
continuum is replaced with a discrete lattice structure. When the parameters of the
underlying field theory are tuned to a critical point, the details of the lattice wash out
and, if we only look at large distances, the theory appears once again continuous with
translation and Lorentz invariance intact. This provides the paradigmatic example of
how seemingly continuous physics can emerge from an underlying discrete structure.
However, it is not always so easy to construct a lattice version of a quantum field
theory. The trouble lies with fermions, objects which carry half-integer spin so you
have to turn around twice before you get back to where you started. There is a long
history of headaches associated with lattice fermions, many of them enshrined in the
celebrated “no-go theorem” due to Nielsen and Ninomiya [9]. Important progress in
the 1990s [10] showed how one can circumvent many, but not all, of these problems.
The current state of the art is that there is just a single class of quantum field theories
which physicists do not know how to simulate on a computer [11]. This is the class
in which fermions that spin in an anti-clockwise direction experience different (non-
Abelian) forces from those that spin in a clockwise direction. Such theories are referred
to as chiral.
Chiral theories are interesting and delicate. Subtle effects known as anomalies are
always lurking, threatening to render the theory mathematically inconsistent. For this
reason chiral quantum field theories are rather special. But perhaps the most special
among them is the Standard Model. This is a chiral theory because only fermions that
spin anti-clockwise experience the Weak force. Chirality is one of the most striking
and important features of the Standard Model. Yet, when it comes to constructing a
lattice version of the theory, it has consequence: no one knows how to write down a
discrete version of the Standard Model. Which means that no one knows how to write
down a discrete version of the current laws of physics.
you don’t care too much about taking limits, but practically useless.
8
Could the Unknown Laws of Physics be Fundamentally Discrete?
Until now, I have tried to resist speculation, preferring to mostly restrict attention
to a study of the known, confirmed laws of physics. But what does this tell us about
the underlying reality of the world? Are the true laws of physics discrete? Is spacetime
discrete? Should we all be searching for the green digital rain seen by Neo at the end
of the The Matrix?
The first piece of evidence offered in this essay is that the integers are emergent. I
find it striking that the discreteness we see in the world is not sewn into the equations
of physics, but arises only when we solve them. It didn’t have to be this way. Indeed,
the very first attempts to write down a quantum theory placed the discreteness at the
heart of the equations. This is Bohr-Sommerfeld quantization: one takes a classical
phase space and parcels it up into little pieces of area . It is often a good first
approximation to understanding a system. But, ultimately, it is not correct. Nature
found a more interesting way: discreteness in the world is simply the Fourier transform
of compactness.
If the history of physics has taught us one thing, it is that we should be careful
in extrapolating results beyond their realm of applicability. But I’m going to do it
anyway. I find it hard to believe that having found one beautiful way to implement
discreteness, Nature would shrug her shoulders at the next level and simply throw it
in by hand. She is surely more subtle than that.
It is not entirely clear what to make of the second piece of evidence presented in this
essay: our inability to simulate the Standard Model on a computer. It is difficult to
draw strong conclusions from a failure to solve a problem and the huge progress made
in this area a decade ago suggests that it is probably just a very difficult issue waiting
to be solved with fairly conventional techniques. I included it in this essay mostly as a
warning shot to those who would insist that it is obvious that Nature is digital. But it
may be worth considering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difficulty in placing chiral fermions
on the lattice is telling us something important: the laws of physics are not, at heart,
discrete. We are not living inside a computer simulation.
9
References
[1] Speech at the Berlin meeting of the Society of German Scientists and Doctors in
1886, published in Jahreshericht der Deutschen Mathematiker-Vereinigung. Trans.
obituary of Kronecker by H. E. Weber, Year Book of the German Mathematics
Association, 1893, 19.
[2] The history of kinetic theory is told through the story of one of its creators in the
entertaining biography “Boltzmann’s Atom” by David Lindley. A drier, and more
technical, account of the history can be found in “Ludwig Boltzmann: The Man
Who Trusted Atoms” by Carlo Cercignani.
[3] M. Planck, “Verdampfen, Schmelzen und Sublimiren”, Annalen der Physik und
Chemie, 3 446 (1882).
[4] J. L. Cardy, “Is There a c-Theorem in Four Dimensions?”, Phys. Lett. B 215 749
(1988).
[5] A.B Zamolodchikov, “Irreversibility of the Flux of the Renormalization Group in
a 2-D Field Theory, JETP Lett. 43 730 (1986).
[6] B. Mandelbrot, “How Long Is the Coast of Britain? Statistical Self-Similarity and
Fractional Dimension”, Science, 156 636 (1967).
[7] J. M. Maldacena, “The large N limit of superconformal field theories and super-
gravity,” Adv. Theor. Math. Phys. 2, 231 (1998) [arXiv:hep-th/9711200].
[8] E. Witten, “Phases of N = 2 theories in two dimensions,” Nucl. Phys. B 403, 159
(1993) [arXiv:hep-th/9301042].
[9] H. B. Nielsen and M. Ninomiya, “Absence Of Neutrinos On A Lattice. 1. Proof
By Homotopy Theory,” Nucl. Phys. B 185, 20 (1981) [Erratum-ibid. B 195, 541
(1982)].
[10] D. B. Kaplan, “A Method for simulating chiral fermions on the lattice,” Phys.
Lett. B 288, 342 (1992) [arXiv:hep-lat/9206013]; H. Neuberger, “Exactly massless
quarks on the lattice,” Phys. Lett. B 417, 141 (1998) [arXiv:hep-lat/9707022].
[11] Very clear introductions to the pitfalls and successes of placing chiral fermions
on the lattice can be found in the lecture notes by M. L ̈ scher, “Chiral Gauge
u
Theories Revisited, arXiv:hep-th/0102028 and by D. B. Kaplan, “Chiral Symmetry
and Lattice Fermions, arXiv:0912.2560 .
10

回复

毛的贡献

05月 17th, 2011 by xexz

虽然木能摧毁那个作为有两千年历史的文官官僚系统赖以生存的文化价值体系,更遑论建设;可谁还不好意思装父母呀?有木有?

补充:当下中国,科普才是真正急需的文化革命的内容之一。

谁马扁你你马扁谁

05月 10th, 2011 by xexz

xexz 说:

2011年5月10日11:59:29

还有木有天理了,还有木有天理了,有木有啊?
浆被子的破网站升级就骗了2000刀呀?!

http://www.fqxi.org/grants/mini/winners
Awardee Institution Value Project Description
John Baez UC Riverside $2,000 Upgrade website: This Week’s Finds in Mathematics

李老师您一点都不动心么? :P

也是,这也不奇怪嘛。传统基金会的名猪和蚩尤的钱是他马扁你,好弄,这个钱就得你马扁他,麻烦。

给力

02月 11th, 2011 by xexz

李老师原帖 熵引力新文章

xexz 说: 2011年2月11日20:08:37

李老师是比较欣赏这‘第三只苹果’的,俺说是‘第三只轮子’,这不厚道,甚至有些不怀好意,这已然不应该;今儿借着这话碴再说点狂语吧,俺脚得不论加上多少只轮子也顶不上那简单的一句:‘地球绕着太阳转呢’。

最近忙着找粮食吃,萎顿不堪,俺今儿兴致也是颇高,咱也来两句,不敢有李老师的感悟和造化,咱弄两句‘见与不见体’时髦时髦。。。^_^

《给力》

你画,或者不画,圈就在哪里,不扁不园。
你描,或者不描,弦就在哪里,不粗不细。
你撸,或者不撸,膜就在哪里,不软不硬。
你扯,或者不扯,蛋就在哪里,不舍不弃。
你来到俺的门里,或者让俺把你套进去,苹果,香蕉,茄子,轮子,反正有一:P

xexz 说: 2011年2月11日20:28:09

靠,名字忘鸟,这咸‘湿’叫《给力》o(∩∩)o…哈哈

回复

李淼 说:

2011年2月11日21:21:36

好!

xexz 说:

2011年2月11日21:44:24

谢李老师缪赞,有诗人缪赞,想必确实‘湿’得可以,嘿嘿嘿。。。

回复

phy 说:

2011年2月11日22:05:30

精屁

回复

phy 说:

2011年2月11日22:11:25

借李老师的话,再给你加一句:
你装,或者不装,酸就在哪里,不咸不甜。
楼下请继续……..

回复

有感

01月 15th, 2011 by xexz

俺追求的价值体系很美丽:美女>金钱>科学>民主;

俺获得的结果很悲剧 :民主>科学>金钱>美女

老婆很美丽,这要说实话,讲政治,奈何咱工作起点标准高丫:P

打死不学陆家羲,o(∩∩)o…哈哈,俺是撸射,俺很满意。

陆家羲

01月 15th, 2011 by xexz

发信人: ddaa (香猪:泡网要有正确的心态), 信区: Science
标  题: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2:07:14 2011), 站内

不能嘲笑民科啊……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329.html
http://tieba.baidu.com/f?kz=15118467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2b6a6701000ciy.html
http://aoshu.eduu.com/e/20090504/4b8bca045e6c1.shtml

1983年10月,陆家羲到武汉参加在那里召开的中国数学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中 ,人们对陆家羲所取得的研究成果惊叹不已。有位数学家说他的成就不在陈景润之下。

1983 年10月30日晚,他从武汉返回包头家中,兴奋地向他的妻子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这几个月来内心的感受:研究成果所受到的重视国内外学术界给他的赞誉,自己 进一步攻关的打算……。他妻子事后追忆说,她第一次见到他笑得这样爽朗,这样欢快!是的,他笑了,但是这已是积劳成疾的他的最后笑声。

谁能料到,仅仅只有两个小时,当夜凌晨,他栽倒在床上便睡着了,而且永远地睡着了,带着成功的喜悦和未竞事业的遗憾长逝了!

一个背负了四百块钱债务和满脑子数学难题的中学教师,在一片苍凉的凄苦和无人喝彩的孤寂中,因为长期的劳苦和精神煎熬,悄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们连让他享受一下短暂荣耀的机会都没有给他,我们连让他再生存一段时间以便能还清别人债务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


生命的意义在于超越自己,生活的无奈吓退了大部分人,前途的恐惧吓退了另一部分人。
每个人的对生命意义的定义或许不同,但都应该超越自己。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0.181.6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hadowma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2

发信人: shadowman (FIGHT THE FUTURE),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2:27:15 2011), 站内

我觉得民科分两种:
1。值得尊敬和鼓励的
2。应该打击和劝退的

当代多数民科属于第二种。

【 在 ddaa (香猪:泡网要有正确的心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嘲笑民科啊……
: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329.html
: http://tieba.baidu.com/f?kz=151184673
: ……………….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6.30.1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bag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3

发信人: bage (八哥),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2:37:05 2011), 站内

实际上陆不能称之为民科
他可是60年代的大学生呀,尤其是物理系的毕业生,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不能因为他工作在中学就称之为民科。
就如同不能因为爱因斯坦工作于专利局说他是民科一样
【 在 ddaa (香猪:泡网要有正确的心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嘲笑民科啊……
: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329.html
: http://tieba.baidu.com/f?kz=151184673
: ……………….

ω
δ’\︵               ,___
ˋ─╮  (  ゛ヾ    _┼       /++++
│耳│  ╰vv╯    ▕├己      タヰ
⺮        ̄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1.167.60.*]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Bhwfy]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4

发信人: Bhwfy (书虫),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2:38:58 2011), 站内

刚想说爱因斯坦呢,我觉得民科不民科主要看研究的方法是不是科学的,
而不是看人的身份之类的东西。

【 在 bage (八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实际上陆不能称之为民科
: 他可是60年代的大学生呀,尤其是物理系的毕业生,受到过良好的教育
: 不能因为他工作在中学就称之为民科。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0.28.14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wordwolf]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5

发信人: Swordwolf (暴狼),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3:49:40 2011), 站内

这人真是太nb了,服了!一边工作一边科研我是能体会到有多么艰辛,尤其是中学教师
【 在 ddaa (香猪:泡网要有正确的心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嘲笑民科啊……
: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329.html
: http://tieba.baidu.com/f?kz=151184673
: ……………….


孔子穷於陈、蔡之间,七日不尝食,藜羹不糁。宰予备矣,孔子弦歌於室,颜回择菜於外
。子路与子贡相与而言曰:“夫子逐於鲁,削迹於卫,伐树於宋,穷於陈、蔡。杀夫子者
无 罪,藉夫子者不禁,夫子弦歌鼓舞,未尝绝音。盖君子之无所丑也若此乎?”颜回无以对,入以告孔子。孔子憱然推琴,喟然而叹曰:“由与赐小人也。召,吾语 之。”子路与子贡入,子贡曰:“如此者,可谓穷矣!”孔子曰: “是何言也?君子达於道之谓达,穷於道之谓穷。今丘也拘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所也,何穷之谓?故内省而不疚於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大寒既至,霜雪既 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昔桓公得之莒,文公得之曹,越王得之会稽。陈、蔡之厄,於丘其幸乎!”孔子烈然返瑟而弦,子路抗然执干而舞。子贡曰:“吾不知天 之高也,不知地之下也。”–《吕氏春秋*慎人》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4.254.2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bittersmil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6

发信人: bittersmile (Once a Gunner Always a Gunner),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09:50 2011), 站内

这东西不好说啊,你说拉马努金这样的,是不是彻头彻尾的民科?

【 在 Bhwfy (书虫) 的大作中提到: 】
: 刚想说爱因斯坦呢,我觉得民科不民科主要看研究的方法是不是科学的,
: 而不是看人的身份之类的东西。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84.13.15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Quanm]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7

发信人: Quanm (胖子),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10:54 2011), 站内

可惜 arxiv 还是米国人发明的。

【 在 ddaa (香猪:泡网要有正确的心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嘲笑民科啊……
: http://baike.baidu.com/view/310329.html
: http://tieba.baidu.com/f?kz=151184673
: ……………….


/Kikyou/KikyoViso.jpg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1.172.22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8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24:17 2011), 站内

看起来,中国的数学界,在陆搞的这个问题上尚不具备区分你所谓的1.2.问题嘛。
引申一下,其他领域呢?

就这个论坛上蛤蟆坑一般的本课在读官方科学家们张嘴‘民这/民那’看,不乐观丫。
没有官方的科学,这是对科学的侮辱。也没有民间的科学,那是对科学的操笑。
科学有自己的方法,数学有自己的方法,俺是相信他们有个共同之处的,诚实。诚实的对待自然,诚实的对待心灵。
记不得是谁说的了,俺们中国的好些事都有一个轨迹,始于谎言,终于无耻。真的是一语中的。
文化价值体系如此,文化革命好难,民主和科学的价值观没有生长的土壤,撒下的种子去发不出好芽,甚或有种子也被‘拿来’当粮食吃鸟,所以急不得,这是上帝欠俺们一个大忽悠,能忽悠这么实用/实际的民族性格里生出对自然和心灵的理想/追求和敬畏来,难死鸟。

【 在 shadowman (FIGHT THE FUTUR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民科分两种:
: 1。值得尊敬和鼓励的
: 2。应该打击和劝退的
: ……………….

※ 修改:·xexz 于 Jan 15 14:33:06 2011 修改本文·[FROM: 123.9.245.*]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4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bangbangbear]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9

发信人: bangbangbear (我还是该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25:39 2011), 站内

还是有能力的,没能力谁给的自然科学一等奖啊?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起来,中国的数学界,在陆搞的这个问题上尚不具备区分你所谓的1.2.问题嘛。
: 引申一下,其他领域呢?
: 就这个论坛上蛤蟆坑一般的本课在读官方科学家们张嘴‘民这/民那’看,不乐观丫。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8.180.240.*]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10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30:05 2011), 站内

还有些人品要求,认真,仔细,尊重。

楼主帖子的链接要看过,不然咱们探讨这个问题,显得俄不够尊重你。

【 在 bangbangbear (我还是该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有能力的,没能力谁给的自然科学一等奖啊?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4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bangbangbear]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11

发信人: bangbangbear (我还是该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33:20 2011), 站内

啥意思,我看完了,顶多也就能抱怨抱怨文化大革命那个时代….
文革结束以后不就走上正轨了吗?于是给了他很高的荣誉。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些人品要求,认真,仔细,尊重。
: 楼主帖子的链接要看过,不然咱们探讨这个问题,显得俄不够尊重你。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8.180.240.*]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分享到 搜狐微博]

12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陆家羲(包头九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5 14:37:56 2011), 站内

看完了?很好。
【 在 bangbangbear (我还是该像个农民那样善良) 的大作中提到: 】
: 啥意思,我看完了,顶多也就能抱怨抱怨文化大革命那个时代….
: 文革结束以后不就走上正轨了吗?于是给了他很高的荣誉。

ctrl+c & ctrl+v

12月 11th, 2010 by xexz

Bater 说:

2010年11月24日10:19:35

The holographic prardigm also has implications for so-called hard sciences like biology. Keith Floyd, a psychologist at Virginia Intermont College, has pointed out that if the concreteness of reality is but a holographic illusion, it would no longer be true to say the brain produces consciousness. Rather, it is consciousness that creates the appearance of the brain — as well as the body and everything else around us we interpret as physical
Perhaps we agree on what is “there” or “not there” because what we call consensus reality is formulated and ratified at the level of the human unconscious at which all minds are infinitely interconnected.

回复

  • 李淼 说:

    2010年11月24日11:50:08

    走得够远。

    回复

  • xexz 说:

    2010年11月24日22:58:23

    俺羡慕Bater侬英语说得好,俺的reality是呢样的,请侬帮俺看看俺有木有词不 达意:Does God allow we apply ‘natural number’ to ‘electron’ ?Especially , We konw that electron isn’t ‘Apple’ or Richard Feynman’s ‘clicks’ . as he said that all the surprising wisdom of quantum mechanics is hiding in the double slit experiment. I think maybe the field of natural number’s application is restricted by nature, e.g. quantum phenomenon. If we do not reconstruct quantum phenomenon on the old picture(natural number) , that could be think as another reality?
    原想说:上帝他老人家能让俺们把自然数用到‘电子’身上么?尤其是,俺们知道‘电子’不是‘苹果’或者费曼嘴里的‘咔塔声’,就像他说的量子力学里面所有 令人惊异的智慧都藏在双缝实验里面鸟。俺脚得‘自然数’概念的适用范围是被‘自然’有所限定的,比如,量子现象,如果俺们不把量子现象重建(重构 reconstruct)在呢个老照片(自然数)上,这不就是另类实在了么?

    回复

ctrl+c & ctrl+v

12月 11th, 2010 by xexz

Bater 说:

2010年11月24日10:19:35

The holographic prardigm also has implications for so-called hard sciences like biology. Keith Floyd, a psychologist at Virginia Intermont College, has pointed out that if the concreteness of reality is but a holographic illusion, it would no longer be true to say the brain produces consciousness. Rather, it is consciousness that creates the appearance of the brain — as well as the body and everything else around us we interpret as physical
Perhaps we agree on what is “there” or “not there” because what we call consensus reality is formulated and ratified at the level of the human unconscious at which all minds are infinitely interconnected.

回复

  • 李淼 说:

    2010年11月24日11:50:08

    走得够远。

    回复

  • xexz 说:

    2010年11月24日22:58:23

    俺羡慕Bater侬英语说得好,俺的reality是呢样的,请侬帮俺看看俺有木有词不 达意:Does God allow we apply ‘natural number’ to ‘electron’ ?Especially , We konw that electron isn’t ‘Apple’ or Richard Feynman’s ‘clicks’ . as he said that all the surprising wisdom of quantum mechanics is hiding in the double slit experiment. I think maybe the field of natural number’s application is restricted by nature, e.g. quantum phenomenon. If we do not reconstruct quantum phenomenon on the old picture(natural number) , that could be think as another reality?
    原想说:上帝他老人家能让俺们把自然数用到‘电子’身上么?尤其是,俺们知道‘电子’不是‘苹果’或者费曼嘴里的‘咔塔声’,就像他说的量子力学里面所有 令人惊异的智慧都藏在双缝实验里面鸟。俺脚得‘自然数’概念的适用范围是被‘自然’有所限定的,比如,量子现象,如果俺们不把量子现象重建(重构 reconstruct)在呢个老照片(自然数)上,这不就是另类实在了么?

    回复

圈外研究所

12月 11th, 2010 by xexz

张志炎 说:

2010年11月30日23:15:25

周边研究所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圆圈研究所啊?顺便问一下普渡大学的理论物理教授的收入怎么样,不知您是否有所了解…

回复

xexz 说:

2010年12月1日23:19:33

俺脚得李老师这个“周边研究所(Perimeter Institute)”还是灰常地独到的,哈哈 P
等啥时候国产GDH们有闲钱给“圈外研究所(Outsider Institute)”施碗粥的时候,恐怕俺才有个机会喝口稀饭哩 ,何况外国GDH才走到‘周边’也还木到‘圈外’ :`(

回复

老男孩

10月 30th, 2010 by xexz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E4MDU1MDE2.html

“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

“Classical is something not fade ,but grow more precious with time pass by , so is dream.”

依俺眼盘,还是啥少啥就贵,啥贵弄啥,闻着味早的开弄得就早,比如冯小刚《非诚勿扰》张一毛就弄个《山楂树》,这《老男孩》眼开就是弄红的了。

给冯先生小刚的《非二》 补一句,侬把《诚》给弄‘死’的法子确确实实是比较二一点的,这一屁股是王朔丫的主意,你把《诚》给他弄,亏你想得出来?!他木那本事,丫一定是搞SM。

哈哈,画个圈圈诅咒你 :P

09月 8th, 2010 by xexz

photor 说:
2010年9月7日22:55:32

不懂实验,也没有仔细读过文章,不过我强烈感觉所谓“直接去测量常数的变化”不会那么干净,因为现代物理学的观测,特别是天文和宇宙学观测本身都是依赖于理论模型的

李淼 说:
2010年9月7日23:45:21

我觉得和宇宙学模型关系不大,但数据本身的误差对结果会有影响。

xexz 说:
2010年9月8日16:55:30

俺也不懂,看意思俺脚得大概是从某元素谱线系的相对位置关系有变化上看粗来的(Rydberg constant);李老师,俺这个猜得对么?

另外,如果这事证实,有十万分之一的话,那个维基上说891个 four-loop Feynman diagrams算出来的 \alpha^{-1} = 137.035\,999\,084(51). QED的美丽神话还能继续流传么?

李淼 说:
2010年9月8日17:21:11

xexz 说:
2010年9月8日20:42:45

给李老师推荐个彭罗斯评霍金新书《The Grand Design》的文,是从彼卧特同学哪儿链过去的,这儿:http://www.ft.com/cms/s/2/bdf3ae28-b6e9-11df-b3dd-00144feabdc0.html

俺是越来越喜欢这老头了,看丫说的多好呀:
“It is likely that any “completion” of quantum theory to an objective picture of reality would require new mathematical ideas of subtlety and sophistication beyond even that of Einstein’s general-relativistic space-time, but this challenge is addressed to future theorists’ ingenuity and does not, in my view, represent any real threat to the existence of an objective universe. —— Roger Penrose ” ,俺喜欢 :D ,得机会得跟他聊聊俺的idea & picture ,必须的。

李淼 说:
2010年9月8日20:48:14

谢谢推荐。

xexz 说:
2010年9月4日14:26:54

请李老师给科普一下这里的数学吧。
http://golem.ph.utexas.edu/category/2010/05/this_weeks_finds_in_mathematic_59.html

李淼 说:
2010年9月4日20:44:43

请数学家们去做吧,我不愿代劳 :)

xexz 说:
2010年9月4日23:25:29

了解 :P

量子真没‘点’ :P

07月 18th, 2010 by xexz

借网上高人的话说:不明真相围观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P

兴许问题真的就出在俄们把‘量子实验现象’‘重建(reconstruct)’ 在了奶个老照片上鸟? :P

xexz

2010年7月18日 @ 14:44:42

太崩溃了,等李老师给俺解惑呢,帖子没了,咋网站也没了 ?不敢说话了 (

回复

xexz

2010年7月18日 @ 15:04:23

嘿嘿,还成,能发,木事,要不俺再小声问一遍:
“我们总可以事先做到这一点,例如利用原子同时辐射出的两个光子。”,俺是想问,难道真有直接观察:‘一’个原子同时辐射出‘两’个光子–这一现象的实验 么?就如同我们直接观察到拿把铁锤砸‘一’个台球蹦出‘两’块碎片,难不是我们这是想当然的用了宏观经验去‘图解’了量子不成?俺反正是不相信这张‘老照 片’会管什么用,当然,我指的还是象‘一’‘二’这样的自然数概念是否能用到‘量子’现象的问题。

回复

李淼

2010年7月18日 @ 16:01:39

有。

回复

xexz

2010年7月18日 @ 16:37:28

哈哈,不带这么忽悠的,您说的哪个可以有,俺说的哪个可真没有:P

回复

李淼

2010年7月18日 @ 17:11:25

http://www.science20.com/news_articles/entangled_photon_pairs_get_little_brighter

回复

xexz

2010年7月18日 @ 17:58:53

谢谢李老师的链接,俺认真拜读过了,“In the long run, the researchers should be able to reach a rate close to one pair of photons per pulse. ” ,就是做到了一个‘pulses’就as 一个‘ atom’变个‘态’。。。也还是真没有呀 P

俺顺便说一句,要是这么着搞量子信息,怕是不成,这是硬要拿那个‘旧照片’去套量子(现象)呀,能成么?

无题

04月 14th, 2010 by xexz

弗朗西 斯科•阿亚拉的平行线 2010-04-09 14:01:28

xexz 彼卧特同学哪儿最近有个有关 Templeton的博文,这里:http://www.math.columbia.edu/~woit/wordpress/?p=2860 就是奇怪嘛,丫们哪儿来芥末些钱玩这个泥?到底是谁泥有钱玩这个?哈哈,依俺眼盘白瞎鸟 :P

xexz 芥根本就不干钱鸟事嘛,时也运也 :P

李淼 xexz: 去看看。

xexz 李老师,看童鞋们的讨论,俺咋有 种赶脚昵?赛先森狂飙突进于是乎being臭鸟大街,童鞋们都更倾向于直接去找自己的轮椅鸟,o(∩_∩)o…哈哈 :P

xexz Templeton们可不是如 此,别看它把麻妮儿给了谁,Templeton们那么些money的目的和实质是要回到being那里去找,俺以为他们是敏锐的和准确的,鼻子是很灵的, 可俺有点大言不惭的以为。。。>晚鸟。

杂博 (19) 2010-03-28 20:43:33

xexz 过客: 看这儿:http://www.china-pub.com/1753631

花车乐 队和博客战争 2010-02-11 14:36:41

xexz 靠,这就是江湖!俺爱慕撸射,当 个crackpot都木够上notorious :-( 啥时候俺也温拿妮?念个咒先:希格斯去死。。。希格斯去死。。。木有希格斯。。。木有希格斯。。。哈哈 :-)

xexz 焱 : 给个链接,俺咋木看到妮?让俺也瞧瞧去,。 “It’s people who have all the sense for what they’re doing ‘ ,哈哈,郭德纲语录:“我知道事情真相了” ;-)

 xexz: 在这里 http://js-kit.com/api/static/pop_comments?ref=http%3A%2F %2Fmotls.blogspot.com%2F2010%2F02%2Faspects-of-expanding-crackpottery- in.html&title=The%20Reference%20Frame%3A %20Aspects%20of%20expanding%20crackpottery%20in%20physics&path=%2F9029520576998760772& amp;standalone=no&scoring=yes&backwards=no&sort=date& thread=yes&permalink=http%3A%2F%2Fjs- kit.com%2Fapi%2Fstatic%2Fpop_comments%3Fref%3Dhttp%253A%252F%252Fmotls.blogspot.com%252F2010%252F02%252Faspects- of-expanding-crackpottery-in.html%26path%3D %252F9029520576998760772&skin=echo&smiles=no&editable=yes& amp;thread-title=Echo&popup-title=Echo&page- title=The%20Reference%20Frame%3A %20Aspects%20of%20expanding%20crackpottery%20in%20physics Motl对Evan问题的回答。

xexz 李老师新年好,各位童鞋新年好 ! :)

Research Blogging Awards 2010-02-05 15:01:33

xexz 哈哈,推俄呀 :-) 流芳百世,英名永存,哈哈哈 ;)

李淼 小学生: 哈哈,我早不关心这些了,科学网似乎有人专门介绍沃尔夫数学奖。 xexz:)

非物理,太复杂,看不懂,很郁闷 :-(

02月 4th, 2010 by xexz

杯具呀,看来这回是俺的人品出问题鸟。

第三枚 苹果(上) 2010-02-01 17:44:32

xexz 哈哈,俺是民科,只看不说 :P 憋不住,来两句,已经很热烈了,俺就脚盆凉水吧,俺觉得motl的话似乎有道理的样子,不管是第三只苹果也好第三只轮子也罢得协调量子才成,看来俺也有误 解或者根本就没弄明白说得是啥,和motl不一样,他是刚出来,俺是没入门 :P

xexz 俄靠,受不鸟这位,李老师,把俺 的帖子删了吧,风骚太过太招人鸟 :( 后面这几个帖子也打扫打扫。

李淼 xexz: 又封了。Motl根本没搞懂,而且他也越来越极端了,最近被Mukhi在博客上批了一下(是一个非物理问题)。

熵力 2010-01-27 14:55:56

xexz 靠,真有这事?“as a mechanical system with many wheels and gears: at the end, they even produced a working prototype. ;-) “,强悍无比,钦佩之至。

汉俳五 首 2010-01-17 16:42:50

xexz 俺们咋木有这吗些private foundation 呢?要是俺们也多些好骗的private foundation ,俺就不上班鸟,骗点子钱去,有点闲工夫也好把俺胡说八道的玩意整吧整吧 :( 唉。。。上班那点事,上班那点钱,搞点办公室小政治,斗个小心眼,嘿嘿,别说还真是越斗越上瘾,靠!奏是闲工夫越来越少了,也累坏鸟 :P

xexz 靠,这俩够big,越big就越 好骗,李老师咱们合伙骗丫们钱去吧,哈哈 :D 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 2010 Funding Priority (Active!!:-) (1) What are the limits of mathematics in advancing human knowledge? (2) What have the difficulties of AI taught us about the nature of mind and intelligence?

李淼 万事转头皆梦: 好墓志铭。 xexz: 其实这个基金会的钱不好骗 :)

转 帖:2020年中国成为第一科学产出大国 2010-01-09 13:49:26

xexz 《一斛珠》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 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 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答李淑一》 我失骄杨君失柳,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李淼 xexz: 第一首李后主,“亡国之君”,写的却是个人感受。 第二首,嗯,我不敢妄评他当时是怎么想的。

ICTS 成立大会 2009-12-29 14:59:20

xexz 李老师新年好,各位童鞋新年好 :p

汉俳 五首 2009-12-17 21:43:36

xexz 俄靠,几天木看彼卧特同学灌了恁 些,推荐李老师也去看看 :P

李淼 xexz: 好的。

以后俺就好好过日子了:P

12月 14th, 2009 by xexz

何三坡:不懂诗歌,就没文化(另:关于暗物质的谣言) 2009-12-08 14:28:44

xexz <not even wrong> : “The big news today is that the first collisions at a record energy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Tevatron have occurred, marking a first step into new territory past what has been the energy frontier in HEP for a very long time.” let’s 唱 :P 《走进新时代》 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 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 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意气风发走进新时代 啊!我们意气风发走进新时代 让我告诉世界中国命运自已主宰 让我告诉未来中国进行着接力赛 承前启后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啊!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 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 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高举旗帜开创未来

LHC日志(1) 2009-11-29 15:38:21

xexz 绿茶: 哈哈,同好呀同好,侬好。 不学物理很好,俺就不是,其实真搞物理的不会关心这种东西,尤其搞实验的,实际的工作就是数数、填表;所谓量子的定域呀,实在呀,不确定呀。。。都是从数的这些数、填得这些’表’里‘看’出来的 ,量子理论本身就是对围观实验数据的‘解释‘,谁要对‘解释’的‘解释’不满意,俺是无聊之人愿作无聊之事,俺推荐侬看看俺自己鼓捣的解释,侬也可以推荐给你的那个牛人 :P 另外既然说到LHC,俺也白话两句,谈谈俺的‘期望’,俺估摸着撞到希格斯的可能不是很大,要真给装出来了,就白瞎了俺的’解释’鸟 :(,俺这辈子是不指望有人关心它了,太标准了,太TMD的SM鸟!果如此,俺可要说:‘上帝呀,侬也太木创意了,俺很失望,侬的设计不见得比俺的强呀 :P “。不过话说回来,上帝是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他是神,哈哈 :D

xexz 靠,刚跟DSer哪儿学到一句好话,要是真让希格斯给俺SM鸟,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鸡鸡不来”鸟 ,俺得借郭德纲的话说,‘俺不玩了成么?以后俺就好好过日子了’ :(

xexz 俺不玩色子不打赌,要是啥也木有,还真把‘上帝’给装出来了,俺一定喊俺娘子一块出来看,以后俺就好好过日子了,阿门 :( 不过呢,俺估摸怎么着也得装出来个把缠头巾的‘莫哈默德’才有喜感,只要不是太难看,不好向世界广大被忽悠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解释丫为啥长得如此不标致,那就让希格斯自己不高兴去吧,CERN的人民会高兴的,中国人民会高兴的,世界人民也会高兴的 :D 另外,俺反对一切对俺宗教歧视的指控,俺木有宗教倾向,俺认为一切不自残人类的宗教信仰都是值得尊重的,俺对俺的上述言论给宗教倾向人士带来的不适表达歉意,那不是故意的,那是有人要装上帝给闹的 :(

xexz 有W和Z垫底大家下注还是该小心些,其它的赌注大些不碍事,俺这两天奏教俺娘子两句咒语来祈祷俺的期望,希望能管用:“没有希格斯。。没有希格斯。。希格斯去死。。希格斯去死。。” :P

杂博(13) 2009-11-23 18:14:13

xexz 沙发?

汉俳七首 2009-11-17 15:20:33

xexz 杯具呀,星空是个DSer,纯的,哈哈 :P

季璋 xexz: 窗前观雪,雪落大海,海水澄碧……。再猜猜我是做什么的,你不是猜过我的年龄了吗 哈哈

xexz 季璋兄恕弟眼拙,真没猜出来 :(

天空和实验室中的暗能量 2009-11-10 22:19:49

xexz 丫说:’啊哈,这个想法很简单,但是还没有简单到正确的地步。” ,俺脚得咱其实根本就不必关心这Y是谁?,哈哈 :P

xexz 让俺说一句吧:“等简单到疯狂了也就正确鸟。”,当然,俺是指基本的解释,并假设有问题,没有其他引申,就从物理学家们在点、场、弦、圈(膜体蛋:D)的本体上悠来荡去的耍把戏、变魔术的架势,俺对自己的假设并不悲观 :P

形形色色(6) 2009-11-07 15:05:48

xexz 哈哈,孙昌璞混上院士了?要恭喜。要恭喜。 李老师,侬干脆也改行第一伪科学算了,本民科跟你合作,要个院士有啥使用,不要也罢 :P

yuan xexz 消息真快。我赶紧查,确实,结果昨天出来了内部消息,上报一个月后正式公布 2009年院士增选最终结果请访问地址 http://forum.home.news.cn/detail/71544344/1.html

汉俳七首 2009-10-26 20:23:01

xexz 顶69。

xexz “感动 万物在秋天的羽翼下 屏住的呼吸” 不要‘的‘咋样? –感动 –万物在秋天的羽翼下 –屏住呼吸

xexz 季璋 : 侬咋会比俺多了十年?难道五十往上了?

季璋 xexz: 难道不可以吗,反正,李老师和我握手了,木有和你握

xexz 季璋 :)

形形色色(4) 2009-10-23 16:49:15

xexz “你的想法也许挺疯狂,但还没有疯狂到正确的地步。”,”物理越简单越好,但不能更简单。”, 到底谁说谁的?侬们把俺这样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彻底弄晕菜鸟 :( 波尔能说‘没疯到正确’这么不忽悠的话么?爱因斯坦要是说过”物理越简单越好,但不能更简单。”这样的话,俺这粉丝就要打折扣鸟,要是波尔说的嘛,那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全息暗能量是Casimir能量? 2009-10-19 18:20:11

xexz 俺是真不看好那个原理,俺只是不知就里的脚得有了那把如此细密的尺子(Planck,虽然俺并不预设立场上帝用的不是它搞得‘设计’ :P ),你想算出来个啥那都是些数学问题。

李淼 xexz: 我们是简单的量子场论计算。 品黄: 没看过那部片子。

xexz 好,登出来了,俺一定认真拜读。

xexz 李老师,帮帮忙吧,救命呀!俺快崩溃了,孩子的一道初中几何题不会做被鄙视了 :( 是这样,三角形ABC、已知角C是45度、角C的对边AB长度是4,求三角形外接圆的半径?帮俺做做吧,俺请您吃饭,这样,俺就给俺孩说不是你爹无能,实在是这题太难,就得科学家才能做得 :P

袖袖 xexz, 我做出来请吃饭不? :) 答案是2\sqrt{2}

xexz 袖袖,当然请 , 快帮帮忙吧 :P

xexz 咋解的?答案里面有个2sqrt{2},还有4,2sqrt{3},5咋做的呀?

xexz 靠,tex 也更俺过不去,失败 :(

xexz 靠,AB圆心角是90度!

xexz 俺就说,是科学家的学生帮俺做的,哈哈,也很有面子 :D

梨园世家 xexz: 你那个用正弦定理一算就出来了,根据正弦定理,三角形的任一边长除以对角的正弦值等于外接圆长度的2倍。具体你可以去网上搜一下。

形形色色(3) 2009-10-17 21:40:57

xexz to ‘谁敢’ :P 你的方向感真的很好很强大,爱因斯坦喋喋不休、唠唠叨叨的东西那一定是有道道在里面的,虽然费曼不乖、不听话,要闭嘴计算,不过俺相信丫自己内心深处是脆弱敏感的,要不然不会说出怀疑图灵机对微观现象模拟能力的话来,所以要俺说,闭嘴是对的,只是得‘想’好了再算,那是一个不留神就算到‘命’鸟,哈哈 :D

疯狂的目的论 2009-10-14 23:20:27

xexz 哈,好真热闹 ,李老师,俺脚得您还是别赌了:P 俺的看法很狂妄、很浅薄,俺脚得吧,‘物理’这玩意儿要是木有伽利略总舵主、爱因斯坦香堂主这样的形而上学老大(自然哲学家)给把把关、号号脉,那是很容易算着。算着。。算着。。。就把‘命’给算出来鸟,哈哈 :D 也许俺落伍的很,可俺还要说‘还是回到‘实在’的怀抱吧’,现就有一条嘛,咋就木人信妮。。。!?

xexz to 醉蛋: 侬不如信俺说的得了,现如今主要的问题是‘上帝。佛祖。。being。。。还有莫哈默德’破缺鸟,因为真的那些个被‘对称’鸟,其实是丫们正‘凑摊’在下一个能标里打双升、要不就是斗地主吶,哈哈 :D 不过要是那天谁说他撞到一个‘玻色电子’俺是一点都不意外,哈哈,幸福的时刻终于还是来到鸟。

xexz 俺补充一句,显然要是谁撞到了‘波色电子’ ,那就是‘目的论’的很好的实验证据,哈哈 :D

xexz 再补一句过过瘾,为啥是好证据,因为‘物理’(学家)太需要他鸟,哈哈:D 拍砖的不要,俺这就闪。。闪人鸟:P

醉蛋 164 xexz 很有愤世疾俗的味道,类东方朔之流

xexz 俺可比不了东方朔的才情,俺就一情绪稳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有人木穿内裤别人都不说,急得慌,就不知深浅的瞎吆喝罢了。

醉蛋 延续上面的思路,量子论中的重整化,微扰,对称性破缺,无非是人为的补救措施。让数据的解释显得合理一些。(合乎实验观测)。正如xexz 大侠说的,对称鸟,破缺鸟。其实是丫们正‘凑摊’在下一个能标里打双升、要不就是斗地主吶。精辟。

跟李大水仙淼的SM :D

10月 12th, 2009 by xexz

几篇文章 2009-10-02 22:35:45

xexz 依惯例,问李老师过节好,附送点过节礼物 :P 苏轼.《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抵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偏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形形色色(2) 2009-09-29 22:10:13

xexz 沙发?

xexz 哈哈,果然沙发的干活 :D

EBD xexz:都双层沙发了,舒服吗?赶紧抢个传说中的板凳坐坐吧。

研究、科普与其他 2009-09-23 20:47:27

xexz (。)Y(。) Small is beautiful :P

小辉 29 xexz : (。)人(。)Small is beautiful !这样更beautiful 嘿嘿嘿

 二毛: 哦,我还以为你是xexz

xexz 李老师: 俺想问问,也不知道俺理解的‘规范原理’对不对?俺理解着它是说:不管俺们换啥尺子量这个世界,这世界它自己的规律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俺们的‘理论’得反应这个特点那奏是要有‘尺子不变性’?说到’small is beautiful’,俺不知道美学里面是否有相似的‘原理’ 来反映它,比如绘画,所谓‘比例’或者‘构图’上该反应有某些原则之类的东东,如果这原则是讲求接近’真实’的比例、结构,那样似乎‘照片’就是最美的‘画’,俺是个俗人理解不了像毕加索的格尔尼卡那样的美学,但是拐回头来俺也不觉得‘照片’会是最美的画,is big also beautiful ? anyway i like it :D

xexz 李老师: 是否俺的问题太过民科,要不就是太过粗俗了?看起来您不愿搭理的样子,如是,俺只好收回鸟 :(

xexz 虽然,李老师不爱搭理俺的话题,俺有点心得还是要汇报的,哈哈:P 俺理解的规范原理确是打通了任督二脉的秘笈,俺是这样理解的,用吧粗尺子Pi是3不会是6、用把细尺子Pi是3.14不会是3.24,同样的用把粗尺子e是1.6不会是2.6、用把细尺子e是1.602不会是1.662,根本不用考虑是时空的还是内禀的,通吃的说 ,似乎应该相信的是上帝他老人家写好了那些‘数字的排列顺序(比例、结构)’根本木和俺们商量的说 :D 俺无耻的脚得这原理很好很强大,体现他的数学工具就远没有像‘微积分’对伽利略‘惯性’概念的表达能力,SU(3)XSU(2)XU(1)很有点SM的赶脚:D

xexz 俺得澄清一把,俺是说SM什么皮鞭、滴蜡的道具太多鸟,高潮来的不真实,高潮还是有的,省得挨砖头吧 :P

李淼 xexz:)

我是谁?一心想往吃大肚子的‘诗人’ :P

08月 24th, 2009 by xexz

我是谁? 2009-08-23 22:41:33

xexz ”允许你吃肉吃成大肚子,就得允许我成为一个诗人。” 李老师,说得好!那些该死的文化人,不见得能说的如此有力,俺眼盘侬是master级大忽悠,侬不用谦虚,哈哈 :D

xexz 俺还是那么个观点,文化即使不需要革命也是需要改良的,这就要李老师这里说得第二类人,俺的观点一致,俺很赞同。 改良文化嘛即是改良构成这文化的价值观体系,改良嘛,自然就是学好的别学瞎的,留下好的不要瞎的,允许你‘功利’,你就得包容我‘理想’ :P

李淼 xexz: 好久不见。 于相: 每小时30公里,够快的。

xexz 木办法,恐怕这一两年,大部分时间都得忙着搞办公室政治去鸟,有点爱好也得戒了,来的少了,吃饭要紧,可俺还是要来的,只要你李老师一直写,俺就一直来,俺是个‘坚守功利的理想主义者’ :P

李淼 xexz: 我会一直写,你就一直来吧。

爱因斯坦的望远镜 2009-08-08 21:16:24

xexz 不明真相的群众情绪稳定地路过,老久不来了,问李老师好、童鞋们好; 李老师似有烦心事的样子,虽然俺不明真相,但俺从理论上支持你 :P

李淼 xexz: 的确好久没见到你了。

挑战WMAP 2009-07-19 12:18:31

xexz 一个木瓜掉水里–不懂 :( 请李老师科普一下,来自宇宙的微波辐射源除了背景还有哪些呢? 通过的是啥办法把其他干扰源从背景上剔除掉呢?软件滤波?该咋设计滤波条件、选择参数呢?

一个量子力学的新解释? 2009-07-12 22:59:58

谢谢haha网友前段时间寄来《Science》上一篇文章,介绍Antony Valentini的一本新书和这本书中的观点。 xexz网友跟我要这篇文章,我拖到今天才上传。 由于看不到书,无法对Valentini观点作出判断。从文章看,Imperial College的Valentini继承了de Broglie的导波理论,并且认为现在物质的量子行为是宇宙在早期达到量子平衡导致的。 如果他的理论是正确的,那么通常的密度涨落、微波背景辐射涨落的理论就得修改。他的理论预言了微波背景辐射涨落与通常的理  

xexz 板凳。

xexz 不如来个统计吧看,看都有信啥的 :P 俺说实话还没有让俺满意的,包括俺的不自信,不过嘛,哈哈 ,信春哥得永生 :D。

xexz 俺快进了一把henring 给的书,也木看到丫有啥稀罕的爱迪尔、因媒介;倒是头回听说爱因斯坦搞过pilot-wave,义无反顾的放弃了,不搞啥子非线性,不忽悠,俺很崇拜,人品真是木问题,有一说一,木一奏闭嘴。

更新而已 2009-07-09 21:27:19

xexz 报个到而已:P 李老师侬可失言了,俺等着你发haha兄那个鳝丝文呢 :P

李淼 xexz: 不好意思。 我下午更新时贴出来。

价值观和智商 2009-06-27 18:48:40

xexz 李老师,能否把haha的那个science文给俺转发一份?谢谢。

李淼 xexz: 那篇文章只是报道,没具体内容,改天我贴在我的博客,大家都可以看到。

xexz 谢谢李老师,俺很在意这个, “there’s a possible experiment to test whether this one is right.”,太吓人了,俺怕怕 :P

变成一个环保主义者 2009-06-21 13:43:03

xexz 正宗环保从业人士,低头路过 :P

李淼  次的书:Brian Greene的科普,我的较“高级”的科普,然后是专业书如Polchinski的书。 杨波: 澳洲人也是从非洲过来的,根据基于基因的人类学。 xexz: 致敬。 

恬静安详

06月 13th, 2009 by xexz

小诗两首 2009-06-12 14:39:46

xexz 不睡觉,听起来很有感觉,分享一下 :)    额尔古纳乐队 鸿雁 鸿雁天空上 对对排成行 江水长 秋草黄 草原上 琴声忧伤 鸿雁向南方 飞过芦苇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天苍茫 雁何往 心中是北方家乡 鸿雁向苍天 天空有多遥远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酒喝干 再斟满 今夜不醉不还

辜英求 没想到李老师写的诗还这么低回婉转,就像超弦振动,再绕出几个Mobius节。 xexz的诗很是恬静安详。

xexz 辜英求,谢谢,同感恬静安详 :P 只是可惜那不是我的诗是额尔古纳乐队《鸿雁》的歌词 ,俺这辈子恐怕跟诗无缘鸟 :( 哈哈,李老师对‘点线面’同学不厚道了 :P 俺来谈两句吧,显然‘上帝’按照他老人家的‘原理’不只‘设计’了数学、物理这两样东东,还有男人、女人和他们的情感、他们的感动,这里面就有诗歌,音乐,文学,艺术,哲学。。。乃至万物;要懂他老人家的意思,那就得全面体悟他老人家设计的所有感动,比如,这里面就有‘恬静安详’,它就和‘烦躁’和‘误解’不对付,它就对‘数学’、‘物理’很重要。

xexz 再灌一瓢 :D    英国民歌 《绿袖子》 LADY GREENSLEEVES http://www.tzsy.cn/uploadfiles/2005-10/20051016_182905_585.mp3 alas,my love,(ye) do me wrong. To cast me off (disc` urteously); And I have loved you so long,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And who but lady Greensleeves. 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Your love and good will for to have. (Thy) smock of silk,both fair and white, With gold embroidered gorgeously; the petticoat of sendal right, And thus I bought thee gladly. 据说一个才女译的诗经版: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我即相偎,柔荑纤香. 我自相许,舍身何妨. 欲求永年,此生归偿. 回首欢爱,四顾茫茫.

李淼 xexz: 谢谢贴这首美丽的歌。歌词翻译得不那么诗经。说到诗经体,木心才厉害。 T.O: 写一篇别人读不懂的,当然能够 :)

辜英求 点线面:“谢谢李老师。。看来我真的是没有学物理的天分。。:)”这句话不是一般成立的哦,向李老师学物理就不必担心这个,很快就开窍了。 xexz:写诗的是不是都喜欢动歪脑筋?

时间 2009-06-07 15:54:06

xexz 先顶再看 :P

xexz 俺说实话李老师,您能展开了谈谈个人看法奏好咧,不过既然是要发《新发现》的科普严谨一点也好,和谐相对论和量子论的’时间’太难鸟,可以说得认真点、还可以严肃点,这完全是两种哲学本体论的斗争嘛,不管啥结论还都嫌早了些 ,尤其是弄懂了这里面的‘物理之后’,那就显然不再是个物理问题鸟,哈哈 :P 俺很高兴、很欣赏彭罗斯童鞋说的:俺们的认识和体验欠缺了点什么东东,总体上赶脚有点不过瘾 :P

xexz 起个大早,过来溜溜,老实说有点让俺失望,木啥有建设性的东东 :( 一个建议:对‘时间’的看法千万莫要固持己见,不管您是哪‘科’的,哈哈 :D 一个附议:美妙的时间推荐的贴子要看,那个就是莱布尼茨的‘时间’。 一个解释:俺能想到的莱布尼茨‘时间’的最简解释,莱布尼茨说,‘时间’嘛,原就是个错觉,‘实在’是这个样子的:你早上起来量是7X17,吃完早饭以后再量的话就只有2X7鸟,靠,一切都是幻觉 :( 一个广告:俺说,时间是。。。是啥?侬点我呀。。。俺不出台 :P

记性不好 54 xexz 粒子不仅在宏观行为上表现出精确的变量,在微观上也有表现精确的变量,说量子就没有精确变量是狭隘的,例如电子发射辐射量子,这个辐射量子是有精确的变量的,从波长频率上体现出来,原子钟就是利用辐射量子精确的变量来定时间的。 limiao 座名佑:我叫秒秒杀怪物

xexz to:记性不好 您就别点俺了,俺说过了,俺不出台 :P 另外俺给您个建议你看好不好,这里毕竟是李淼老师个人的地盘,你不可以说他是在‘公开’宣传‘谬论’,不喜欢他家,你不来就得了,既然来串门,你就得有基本的礼数不是?您在人家里一遍又一遍大声地重复自己的看法根本不管主人和其他客人想不想听,搞机械的有个机械论的时空观这原本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没啥大不了的,不丢人,可你冲到人家里,恨不能掐住人的脖子吆喝,‘你丫竟敢和我想的不一样,我掿死你!’,这个就丢人现眼了,有点道德自律要求的人都不该这样,不知你D是这样要求你的么?这样不好,你这样搅和,李淼老师的客人会走光的,如果那样了,这不是你个人的胜利,更不是机械时空观的胜利,是您人品大爆炸的胜利,是社会行为学的胜利,看在李淼没有到处宣扬‘谬论’只是在自己家里说说而已,您就高抬贵手放过他吧?!有看法说一遍就成了,别人不认同就想想别人为啥不认同,丫不认同我的道理何在?下一句就得针对别人不认同的道理再去反驳他,咱难道就是个录音机不成?只放同一个声音不是? 最后,俺想说明一下,俺不想和您讨论您的看法,俺支持您保留自己的看法,这个不用讨论。

记性不好 75 xexz 您多虑了! 是这样地我查了下ip地址,以为李老师是网上的一位热心的老师才来捧场的,而且我在网上以玩为主,对学术没兴趣,也就是满口胡诌凑个热闹。我也看到强加于李老师是什么维相的,这是个人自由谁管得了,而且我看李老师学术态度很严谨,不存在维相反相的坚定立场什么的。您 

记性不好 李大师 只不过拿认为没有时间的xexz 童鞋开个玩笑,不过我也弄不懂海森堡波尔的波粒二相性不确定原理,惭愧中!

xexz 哈哈,李老师,中学生(Sauo-peng Kowh) 这孩子有戏,俺看您考虑一下把他(她)收了吧,哈哈,不过看起来,他该是 Lee老师的粉丝 :D 给中学生的建议,眼界再开阔点,对古往今来的各门各派的哲学本体论,认识论都该有所深入的了解,如果不喜欢就捏着鼻子看,你还很年轻,有这个本钱,有这个时间,不急着结论,不着急认为谁的观点是正确的。

李淼 xexz: 我对待治学是传统的观点。

xexz 李老师: 该突破了,不过肯定不是在咱这一代了,李老师完全可以自己搞个‘椭圆研究所’嘛,哈哈,说不定过个几年土鳖都进化成了洋鳖,肯花点钱附庸风雅也未可知呀,纯理论又花不了几个,机会要来了 :P

中学生(Sauo-peng Kowh) xexz: 我不是谁谁的粉丝 我不喜欢粉丝两个字 :-) 哲学可以害人,也可以救人。也不一定 ;-)

xexz 哈哈,收了,收了,迟早也是全息暗能量的嘛 :D 对了,李老师,您的那个俺叫‘淼统计’的(引用淼语录:“是的,产生负压强的统计物理不简单。我们的建议,还是等我们的文章出来了再谈吧”)搞得咋样了?说说进展呗?

浙大听来的 2009-06-05 01:33:17

xexz 李老师:”我打算写时间的,顺便做《新发现》的专栏”,李老师谈谈吧,俺很想听。 彭罗斯在谈‘时间是什么’的时候说的:“我个人有一种看法,我们现在关于事物的认识是同量子力学的诠释和包涵在‘意识经验’中的物理体验相联系的,这种认识说到底大概欠缺了什么。”《newton科学世界2009.06》;俺脚得他的这个直觉很好,俺喜欢 ,原因呢俺脚得大概齐您是知道的,俺喜欢在您这儿忽悠来着,哈哈 :P 另外,这期《newton科学世界2009.06》上正好有个关于‘时间’的科普专题,您正好可以看看。

李淼 tom: 我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宇宙学上面,但是我还是关注弦论基本理论的进展,也偶尔会做一些。弦论还是有长远的发展前途的。 xexz: 牛顿科学世界的文章网上有吗? 于相: 有开弦有闭弦。

xexz 俺不知道网上有没有,杂志是俺给俺闺女订的课外科普读物,杂志有点太男性化了,对个初中生还是深了点,她不太喜欢 :(

xexz 这里有个介绍: http://www.kxsj.com/artshow.asp?id=1034 看来完整内容网上是不会有了。

李淼 heshan: 我学姜太公,谁给的钱多我就出 :) xexz,Enterprise: 谢谢。

关于全息暗能量(附:韩文博文,关于北京与Horava) 2009-05-26 21:51:22

xexz 报个到,顺便佩服一下Google,确实很彪悍,创意十足,要是有那么一天,“Google翻译”找到了条第一性的基本原理什么的俺是一点都不意外 :D 另外想民科一下,想问问李老师,弦论既然要求‘那只最后的乌龟’不是无维度的‘点’,那就该有‘长度’了吧?最短是多少?普朗克长度?这和所谓‘圈理论’要求最小时空单位是否一个道道,就为跟‘发散’躲远点,好算了,算得起码像个‘数’了?场论不是照样可以弄点截断啥的,然后算到小数点以后多少多少位么?俺是十分怀疑这办法要是木跟上帝他老人家商量过,他老人家是不会认这个帐的。

李淼 xexz: 是个长度。

浇向花车乐队的两盆凉水 2009-05-18 16:54:15

xexz 哈哈,俺的博终于过10万点了,呕耶!特来李老师这儿发个贴庆祝一哈 :D 不巧看到李老师和他老师有点那个,你们继续那个,俺奏是路过打酱油的:P

xexz 哈哈,好热闹,俺喜欢 :P 预祝李老师顺利评上院士,道个喜先 :)

李淼 xexz: 这个没有什么可 道喜的。 abhas: 如果单单是弦本身,在能量高时,所有的弦会变成一根弦。能量再高,就变成黑洞了。 李子丰: 北大能人遍地。

xexz 哈哈,李老师,等评上了要请客,上无码写真,嘿嘿嘿。。。这岂是你一句无喜可道就能放过 :P

xexz 李教授子丰,您难道就木看出来李老师其实是你这边的?他这不是正在预谋“篡改”广义相对论吗? 大家不过是目的“一致”,手法差异罢了,他想量子化,侬想。。。侬想什么来着?真的很抱歉,还木来得及拜读您的高论,还不知道你想咋化,不过就看在和侬是一边的份上,侬就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 :D

xexz 说实话,刚去李教授子丰的博拜读了一哈,那是给了俺莫大的勇气和鼓舞,俺胡说八道的那点玩意,总是害怕荒腔走版,羞人答答的不敢让人看,李教授子丰,您就是俺的明灯,在您的光辉照耀下,俺脚定管TND恁些作甚,俺也要发表,俺也要出名,俺也要弄钱,俺也要。。。靠,奏是现在的行市发个文章还要版面费,倒贴,于是,那就算球了吧 :(

普朗克卫星 2009-05-11 00:50:51

xexz 俺的博也快10万点击鸟,要是能忽悠住几个相信俺解释的,俺很欣慰 :P

小辉 XEXZ 你说话的语气很特别 (*^__^*) 嘻嘻……

茜茜将淘汰莎莎(好吧,我们输给裁判了) 2009-05-06 19:50:13

xexz :mrgreen:

院图演讲(续完:互动部分) 2009-04-20 19:56:29

xexz 哈哈,看到活动的了,很有派,木啥口音,等级可暂定为少妇杀手 :D

院图的演讲(部分) 2009-04-15 17:03:56

xexz 清纯无比的报个到,书面上看不出您有啥口音,百家讲坛以俺看也上得 :)

一些事物的理论 2009-04-09 21:54:43

xexz 沙发?

xexz 哈哈,抢到了再看,“在本世纪,我们应该将所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变成黑洞问题”,说得好,是人品木问题的说法 :P 李老师,前两天不是说要去‘科学人讲坛’么?去过了么?视频啥时候放出来? 说起视频,俺迫不得以伐柯一下那个图书馆的网站,搞了个‘在线’视频,让俺一软件‘高手’愣木办法下载下来 :( 孙老师那个讲量子器件的文件又大到1G还富裕,一个一小时的内容让俺看鸟两天还木看完整,音响效果又差到不如 A片,现如今A片都知道要加字幕了,伐柯! 不过还是值得,孙讲他同意量子计算机得有0-1000年研制周期的说法,也说得好,也是人品木问题的说法 :P

李淼 xexz: 科学院图书馆的演讲是后天的。 流水弦歌: :)

vision xexz: 我回头问一下科技文化传播中心的负责老师,主要可能是没有太多的技术支持,视频文件没有压缩;另外,视频是在10米开外的地方录的,有可能声音效果不好,这些我都问一下。 另外,这些视频材料只能在科学院的IP范围内浏览, 不知道能不能权限放开一些(不过院图的这个服务器的承受能 

xexz vision: 谢谢,你们是在用博爱科普,俺很感谢 :)

xexz 呵呵: 不带这样耍赖皮的 :) 上帝要是用了个他自己都不愿多看一眼的方程造了这个世界,俺相信他老人家的内心一定是痛苦的。

费话两句

06月 7th, 2009 by xexz

发信人: Cyneis (♀水瓶水木♂),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6 17:21:47 2009), 站内

请各位推荐一本好的书,继续学习,谢谢~


在真理的海边,我们都是孩子.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1.15.121.*]

发信人: leeppp (INTJ:14hours, can you?),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6 17:54:34 2009), 站内

Penrose, the road to reality
没看过,大概翻过一下,觉得不错

【 在 Cyneis (♀水瓶水木♂)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各位推荐一本好的书,继续学习,谢谢~

发信人: ruster (企鹅之王),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6 20:06:40 2009), 站内

20世纪场论的概念发展

【 在 Cyneis (♀水瓶水木♂)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各位推荐一本好的书,继续学习,谢谢~


定理1:知识越多越反动。
定理2:知识分子最无知识。
猜想1:知识分子不反动?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02.118.68.*]

发信人: thinkingreed (flyingliping),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6 21:37:23 2009), 站内

这人喜欢幻想,有科幻作家的潜质,不推荐看。呵呵
【 在 leeppp (INTJ:14hours, can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Penrose, the road to reality
: 没看过,大概翻过一下,觉得不错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4.64.107.*]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n  7 08:20:16 2009), 站内

这个要有点本体论基础看看才好。

【 在 ruster (企鹅之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20世纪场论的概念发展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128.*]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Re: 今天完成了THE ELEGANT UNIVERSE的最后几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un  7 08:23:11 2009), 站内

Penrose 老家伙眼光毒辣,丫说的话要用鼻子闻才能明白其中味道,哈哈 :D
【 在 leeppp (INTJ:14hours, can you?) 的大作中提到: 】
: Penrose, the road to reality
: 没看过,大概翻过一下,觉得不错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128.*]

一个随机到没谱的‘伟人’的诞生

04月 4th, 2009 by xexz

宇宙撕裂,万物消失 2009-04-04 14:24:17

xexz 李老师是‘伟人’的一部分,俺很认同 :) 这个世纪将是一个令后人觉得了不起的世纪,俺很认同 :P 上个世纪已经是个让后人脚得了不起的世纪了,哪儿哪儿都爆炸,原子,知识,人口,信息。。。 :D

xexz 靠,忘了,还有宇宙哦,那个也在上个世纪‘爆炸’鸟 :(

李淼 徐磊: :) xexz: 哈哈,这话要是我说了,有人会如获至宝。

一些爆炸新闻 2009-04-01 13:57:00

xexz 过节好!俺很厚道,依惯例过节要给童鞋们和李老师问个好。

关于海子的链接 2009-03-31 20:08:24

xexz 立场鲜明的支持一把牛牛,支持YaoNiMing3000,和俺的强人工智能方案和谐,俺们共同以为就目前讲,创造强人工智能唯一办法奏是XXOO,自个撸自个地摆弄逻辑门电路的DIY是不成的:P

xexz abada : 不懂音乐,不谈莫扎特了,说说《欢乐颂》吧,假定呀,只是假定,贝多芬还木写出来以前三天就哏屁了,你那个机器贝多芬,得弄多少个充气娃娃才搞得出来《欢乐颂》呀?太随机了,俺也不懂物理,据说你的’机器贝多芬’恰好随机成三天后的’贝多芬大脑’是个概率问题,俺不会算,搞不清得多少充气娃娃才会有欢乐送给侬 :D

abada 57 xexz 这个逻辑. 既然贝多芬没有写出<欢乐颂>就已经去世, 你如何拿不存在的东西来比较讨论呢?

xexz 俺认真的、负责任的说《欢乐颂》是实在的并且可检验的,俺们这里的所有假定,只有‘机器《欢乐送》’是先验的,是不实在的,按你的说法是可以随机出来的,俺对这个随机不太感冒罢了,哈哈,一切皆有可能,只要还没发生 :P

xexz abada: 美,风格,这样的东东,哪来的约束条件?再说白点,哪里来得美(风格)的评价标准呢?你不会‘又’要随机一把吧?哈哈,上帝呀,我怎么会说又呢? :D 侬可知道环肥燕瘦么?你那个计算机平均出来的美女(男),让大唐那个时候的汉人(男/女)评价一下如何?中国的古画有很多一类叫仕女画的,把你那个电脑平均出来的和那些画平均出来的比较一下差异如何?那个是美的?侬用哪一个去约束呢?你说现在这个、我看到的、我感觉的就是美的,俺说你这‘美’就太廉价了,没啥深度,侬还有其他话要说么?

jimi xexz:你怎么比我还无知呀。没有条件,可以创造条件;没有标准,可以创造标准。abada等专家一定很乐意做这样的创造性劳动,开辟定量审美的人类科学新纪元。

xexz 个人观点,只是个人观点,仅供abada参考,做个比喻吧,有台机械搅拌器,可以把‘滚石’,‘重金属’,‘方木’,‘藤条’。。。等等各种‘风格’的物件‘随机’切碎、搅拌、混合到一起,然后‘随机’倒出来一类物件,侬喜欢把这个物件叫原创么?其实也木啥,咋个就不能叫‘原创’呢?又没谁说定义这个不叫‘原创’,有人喜欢就成嘛,那个也很美,起码很爽 :P

xexz abada: 你的程序需要‘参数’么?是你来选择?还是自然选择?或则‘随机’选择? 你来选择呢,你来修改,你那个程序只能叫‘工具’; 自然选择呢,你那个程序叫天才,还是假定世上本没有《欢乐送》,三天以后,侬的电脑,它自己弄出《欢乐送》,侬的电脑是天才,这个自然是天才; 随机选择么?先说随机是啥吧?搞清楚了么?抄句话给侬看看,不知侬可认同:“如果引入非决定论的随机性,便可导出贝尔不等式。”,俄靠,太随机鸟 :O,俺喜欢把这个叫‘没谱’,不叫啥‘随机’,哈哈 :P

物理话题 2009-03-29 18:13:50

xexz 纯洁善良的报个到,再评论一个字,奏是:酷。 :cool:

xexz pioneer : “ 一句话能引起各种各样的效果,按海森堡的意思,要降低负面效应,必须得把话说的模糊,或者尽量考虑大家的意思,你的话要在全空间取样,越大越好,如此这般,我说“1+1=2” ” 俺对你说的表示愤慨,你看看俺的博客再说话先! :twisted:

弦论能成为研究宇宙学的基础吗? 2009-03-27 22:44:03

xexz 板凳。

xexz nunia: 请教一哈,s40c18,是个嘛东东,嵌入式的簇计算?瞄了眼VentureForth® Programmers Guide ,一个对程序员透明的并行编程语言么?

xexz nunia: http://www.solframprize.org 这个链接进不去,侬木拼错吧? :(

xexz www.wolframprize.org :(

xexz ”A New Kind of Science” ,俺奏不评价了:P

xexz 哈哈,李老师深更半夜不睡觉,诲人不倦,佩服一下先,依俺看还是放弃了吧 :P

xexz 俺狂妄、愚蠢、不负任何责任的以为其实奏是metaphysics 欠 physics 个说法而已,有了就好了。

xexz 李老师: “非对易时空引起的光子时间延迟”,俺理解着这是不是,比方说颜色不同有宇宙学上的时空效应,例如假定同时产生而到达时间上有差异,而且就此比方的现象是实在的、可检验的,这个就可以用‘非对易时空’来解释此现象了,俺这理解是不是‘跑偏’鸟?还是根本就不着调 :P

李淼 maldacena粉丝: 我们还没有肯定地发现任何弦论的“布朗运动”、 xexz: 耐心地等几天吧,我们的文章会很快出来的,那时我再仔细解释。

Templeton奖 2009-03-18 16:32:51

xexz :)

xexz 俺情绪平静、稳定以及很严肃的认为,这个奖李老师拿得,真的拿得 ;-)

xexz ”having worked with Nobel laureates Louis de Broglie, Enrico Fermi and Niels Bohr. De Broglie was his thesis advisor; he served as a research assistant to Fermi; and he worked at CERN when it was still in Copenhagen under the direction of Bohr. He also served as a visiting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 at the invitation of the legendary physicist John Wheeler.” 这忽悠奖的条件也太苛刻鸟,这钱不好拿 :(

转帖:我当定了垫脚石 2009-03-15 11:53:28

xexz 本来想路过一下,老问我“4 加 9 等于几? (必须填写,为了防spam)”,刷了几遍都是这,弄得俺都不好意思路过了,真是这,真不是别有用心 :(

李淼 xexz: 加法是陈辉用的软件,完全是机器随机出的。

xexz :) 俺是脚得机器还是不够随机呀,这事要是搁俺们单位,杨老板不是还在么?给老板送两条好烟,请老板吃个饭,洗个脚啥的,事儿不就完了么 :P

围观群众情绪稳定

03月 15th, 2009 by xexz

问答 2009-03-13 11:39:26

xexz 不明科学真相的围观群众情绪稳定的路过 :lol:

xexz 俺情绪稳定的反对李老师一下 :P “正规的学术渠道(研讨会,同行交流,学术资料,教科书与论文阅读等)” 互联网就是把菜刀、板砖啥的,工具而已,咋用?谁用?大家约定好了就中,不是都预印本先 :P 俺旗帜鲜明的以为互联网可以用的很‘正规’。

李淼 xexz: 互联网上最正规的学术是arXiv。

xexz 对,李老师,互联网可以有,四十斤一只的龙虾真没有的就真没有,咋吆喝也没有 :) 另外,杨玲同学你情绪不稳定了,作群众就要情绪稳定,这是党和人民对群众的要求。

看到暗物质? 2009-03-08 19:03:46

xexz 单纯报个道,最近老忙着和精英们斗心眼,大脑老是运算溢出 :( 俺也no comments :P

引力破坏转动不变性吗? 2009-03-03 21:36:25

xexz 李老师: 看不大懂 :( 大概知道是需要引入一个场来修正牛顿的引力理论,用来解释朱的实验现象;对这句俺该咋理解:“出现一个质量很大的标量场(有点像Higgs机制,但又不同)。”,这是说可以用LHC之类的装置来检验么?俺是真不懂,李老师别见怪,俺朴素的理解有一个‘场’就能给撞出来个‘子’,对牵涉引力的东东,俺这样的理解是否还管用呢?

李淼 xexz: 这个场的质量不确定,可能很大,LHC大概撞不出来。

xexz 李老师: 孙昌璞老师的报告俺是真想去听,可惜无缘了,报告内容会上网么?还是如您链接的广告上所说:“在线报告”[只限中科院用户]?要是不麻烦,能否请李老师给转过来?

李淼 xexz: 如果我能做就帮你做。 我也将去那里做个演讲。

xexz 谢谢李老师,期待有一天俺能当面致谢,期待您的演讲。

将娱乐进行到底 2009-02-27 23:31:21

xexz 李老师的淼博客随心所欲的境界了:)

李淼 xexz:) 飞刀: 半刀变飞刀了?

语言与诗歌(1) 2009-02-22 19:49:42

xexz 李老师,李老师。。。 帮俺看看这是个啥词儿:evmmozdo… 是骂人的话么?俺的老窝一项木人光顾,突然有人留个这评论,荷兰语?您好像在那旮瘩做过研究的么?这不是阿姆斯特丹的骂人话吧?这木文化可真可怕 :(

李淼 xexz: 我也不懂。

xexz :(

第三种文化 2009-02-18 22:14:03

xexz 再引申到思想领域,俺以为产出idea的投入奏是有地处吃饭、有地处睡觉,这花不了几个钱,咱中国人如今都牛B了,不差钱儿 :) 俺们不差苏格兰打卤面,就差点苏格兰调情 :P

李淼 xexz: 对,咱们有时候还真是不差钱。将来谁要看着自家大楼窝火想烧掉,告诉我们,我们帮忙去拆东西回来。

xexz 哈哈哈,说好了,咱们一定同去,不拆白不拆 :D

考槃在涧 有人把那个配楼叫小JJ,哈哈,这下好,正是“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Xexz:其实“思想”产出领域投入产出比最高的应该是做御用文人和御用经济学家。 胡乱绕几个名词,就会有地产商送房子。这真是不差钱呢!

忽悠了,同去:P

02月 7th, 2009 by xexz

新增链接·晒下我的Greader订阅 2009-02-09 18:04:41

xexz 童鞋们元宵快乐,俺们这儿炮声隆隆,火力比三十还密集,热闹 :)

李淼 大家元宵节好。 xexz: 我怀疑Gu打错字了。

xexz 谢谢李老师,打心里讲,我愿意那样去理解Gu。

Praise Song for the Day 2009-02-07 16:24:00

xexz 读诗了,同去:D

李淼 xexz: 周末是最好的读诗的时候。

xexz 俺很羡慕李老师,俺这两天净想着和单位里的精英们勾心斗角了,躲哪儿都不成,靠,别说诗了,照俺一哥们儿的说法,俺这奏是被逼良为娼了 :(

李淼 Philharmoniker: 你说得对,我也没有听过不夸饰和煽情的汉语朗诵。 未名春晓: Enjoy! xexz: 周末读诗正好忘记那些事。

量纲嬗变 2009-02-05 19:34:47

xexz 不怕李老师不高兴,执着于俺的忽悠,俺可不认为‘一’维的线是good idea,丫肯屁股是‘一’这样的自然数概念根本就不管用的玩意,这才有个good idea的模样 :P

李淼 xexz: 弦论可能不是最终描述所有相互作用正确的理论,但1还是太有用了。 oregon: 不要担心,人类会很好地处理知识。 有些信息大爆炸完全是表面的,例如互联网的效果是这样,但你完全可以无视很多垃圾信息。 你的第二个问题是针对个体的人还是所有人?

xexz 李老师: 您也别绷着了,跟您这儿,俺学了不少,俺忽悠的一半奏是您的,咱一块忽悠得了 :) 这玩意只在思想层面,又没有对错可言,木有把你当了民科的危险,忽悠了,同去吧 :P

李淼  egon: 从过去的历史来看,人类的创造力似乎大于继承力。 Philharmoniker: 谢谢comment。 72松没有挂吧?我听说他们在国内安装了一个服务器。 xexz: 支持你忽悠。  

xexz GuYibiao : 基本同意,另外,依我看象‘智慧’(聪明)这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数’这东西就甭用了,你根据啥给李老师和老爱的‘智慧’排得‘序’?根据‘智商’–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卷子成绩么?那个的话谁是1010谁是1009.9,我看是指不定谁成绩更好一点点,江湖传言老爱考试成绩一向不咋的 :P 这个正是说明‘数’–甚至‘自然数’这东西并非来自万能上帝的创造,而是来自我们自己–总是倾向犯自以为是错误的人类自身的‘发明’,我们就该保有对它持怀疑态度的自知之明,它只能用到‘自然’允许它‘适用’的地方,而不是我们‘自以为自然而然’可以用到的地方,当然‘数’还能扩展它‘适用’的地方,那个就要看我们对它的‘自然意义’理解到个什么程度了,上帝会不断提示俺们以‘现象’,比方说‘排列’,比方说‘堆积’,也许还有别的新鲜玩意,比方说‘电子’,理不理解奏是俺们自己的事鸟:D

GuYibiao xexz: 第一段。是的,智慧要量化从而排序,需要一个量化的定义(考试、让大家投票、论文影响因子等都是定义),我给李老师和爱老师排序用的定义是“26岁时的物理学成就”。你如果用不同的定义,可能会得到不同结果  比如用“25岁时的物理学成就”,就反过来啦。 第二段。虽然我 

xexz GuYibiao : 俺同意你用‘数’给‘实在’的‘成就’排序,其实俺们木事奏做这个给科学家排‘序’的‘有聊之事’,‘智慧’–这玩意以俺的定义看就木有‘实在’性,还是甭用数了 :P 俺是‘爱粉’信‘斯宾若莎的那个上帝’,那差不多奏是‘自然’的同义语,俺是自然崇拜教的 :P

xexz GuYibiao: 俺再多说两句废话,俺以为‘自然’对‘自然数’‘适用’的要求恰恰奏是‘定域实在’性(这个是简略说法,俺很想这么说,但是不敢那么放肆,俺说‘一’是某种属性,奏叫‘一性’,有兴趣奏看看俺博客上的胡说八道吧,木兴趣当俺放波一即可 :) ),比方说以俺的定义‘智慧’木有‘一性’,也许‘电子’也木有???你要量化?‘一’在哪里?a road to reality?? :P

GuYibiao xexz: 我在你博客上没看到“胡说八道吧”,你说的“一性”我也没看懂。 我觉得智慧可以量化的,其过程相当于一个映射f,从一个人映射到一个全序集(其实偏序集也可以,但这样部分元素之间会无法比大小),说爱比李聪明,相当于说f(爱)>f(李),但 f 的选取不同,得到的像集不同,排序也 

xexz GuYibiao : 乱的很,全是胡说八道,不看也罢 :P 俺对,集,序,格,域,范畴。。之类的基本态度奏是让丫‘形式’去吧,俺站‘自然’这边 :P 李老师说了,你丫忽悠去吧,支持,不用替他省空间,咱又不是灌水,以李老师的涵养,奏灌点水也包涵得下,再说俺能忽悠到现在这个份,多一半跟在李老师这儿学的东东有关,他不会计较咱在儿这胡侃,你只管说就是了 :P

GuYibiao xexz: 哎呀,我你妈奏四习欢集,序,格,域,这些形式的。 看来没跟你讨论到“一方说服另一方”这种最理想结果了,但至少知道了根本分歧在哪儿,也是好的结果,也是有收获了。 谢谢!

xexz GuYibiao: “我你妈奏四习欢”??? 不知道是我误会了,还是兄台有误会了,上贴的第一个‘丫’指形式主义的数学观,第二个‘丫’是俺自指的自嘲,并未对兄台有啥不敬之语,如何口出此言呢?

GuYibiao xexz: 没有啊,我那几个字是模仿天津方言的读音,不要误会。 我是相声爱好者。 这下真的越扯越远了,真成灌水了。李老师对不起。

xexz GuYibiao : 没事,是我误会了,咱有机会再继续侃 :)

订阅/N个转帖 2009-02-01 22:01:11

xexz 科学和民主它妈奏是自由平等,自由平等它妈是博爱,博爱它爸是耶稣基督,耶稣它爸是上帝,上帝奏是那只最后的乌龟 :D

转贴:第三届天涯网络春晚 2009-01-24 12:51:42

xexz 提前拜个年,李老师新春快乐,各位同学过年好!

My intuition,Galileo need a really good idea :P

01月 25th, 2009 by xexz

转帖几个 2009-01-19 15:07:42

xexz My intuition, though, is that when there is a really good idea, progress could be very rapid. That is what I am hoping for and going after. I have glimmers of how it might be done, based on anyons. anyons的 idea 很 good 么?俺的直觉是不好意思说,不好说,说不好,得靠鼻子闻味道 :D 干脆让俺疯狂一把吧,丫说glimmer 倒是不错的,那就听俺忽悠的得了,哈哈 :P

xexz 仙人掌 : 俺不是学物理的,俺跟你胡诌两句得了,俺理解有‘定域’的东东嘛就是可以数数的东东,举个例子,‘幸福’–这东西是无‘定域’的、不‘实在’的就木得’自然数’的办法数得清鸟,俺还想说‘电子’这样的东东也类似,可惜木人欣赏,民科ing… :(

考槃在涧 abada:音乐家在美国是几等公民? xexz:我说幸福这玩意就是全或无,二进制,幸福是1,不幸福是0。

xexz 考槃在涧 : 俺脚得你不但‘有’幸福,还可以说‘很’幸福,有多‘很’呢?1?2?3?。。。:P

考槃在涧 xexz:二进制的话,就不能这么表达了:可以这么表达:10000000000000 abada:不知中国的物理学家地位如何?

xexz 考槃在涧 : 进制只起工具的作用,和数自身的自然意义是不相干的 :P

xexz 考槃在涧 : 你的二进制计数可是不对的吆 :P 普及以下二进制: 十进制1—-二进制01 十进制2—-二进制10 十进制3—-二进制11 十进制是说俺们用十个字符(0,1,2,3。。9)和他的排列位置作计数工具,二进制则是只用两个字符(0,1)及位置作工具,显然嘛,咋写咋记并不影响这个数自己的‘自然意义嘛’。

考槃在涧 xexz:明白。不过既然说了二进制,就得用二进制的规则来表达嘛!

xexz 仙人掌: 先声明一下,李老师说的是正确的解释,别听俺胡说八道的,俺是有屁木放憋得慌 :) 不过,你丫打了一枪咋就不冒头了?光看热闹呀?下回忽悠李老师这里对光看热闹的收费,看你敢还潜水不 :D

仙人掌 xexz: 我差不多一天上一次,所以回的可能没有那么及时 你还是挺有想法的 李淼老师: 根据您的解释,“某个事件可以完全该事件的时空无限小邻域的事件所决定”的说法,我(联系 连续性方程)可不可以理解为:定域是‘场’的观点的必然结果? 如果可以这么理解,而场的观点又是和超 

关于师徒 2009-01-16 13:43:09

xexz 俺倒是脚得具体到一个人的成就,自然和师承有关,更多得是和一个时代的要求有关,举个例子,比如这个时代需要哥白尼的时候,在所谓本轮、均轮(?)上加更多轮子的师承就不会有大成就,当然这个要开阔的视野,是对野心家,不是对一般人的要求,不过能敏锐的嗅到一个时代的要求总是有益的,想有成就者,就该多训练训练自己的鼻子而不是眼睛和耳朵 :P

李淼 heshan: Witten的数学成就估计当今少有数学家能比。物理方面不如Gross。 徐磊: 你的导师到底是谁? xexz: 时代自然很重要。

xexz 李老师 看得俺有点泄气了,看来像俺这样无师无派的民科还要梦想有点成就的就只有拳打爱因斯坦、脚踢牛顿、干翻伽利略一条路鸟 :( 靠!怪不得民科都要和爱因斯坦有过节,确原来是私人恩怨,哈哈 :D

李淼 呵呵: 亦友挺好啊 :-) xexz: 那就脚踢爱因斯坦吧 :) 小红: 部分同意。 Liang: 老实说我对科大并不了解。

xexz 李老师,说实话俺比较倾向于选择棒打伽利略,只玩弄思想听起来似乎好像还靠点谱 :) 有栆没栆的,搂一竿子再说,搂着了就是几百年,搂不着就算球,搂过了,也很爽 :D 就像您这儿有同学所说:科学是拿来欣赏的,加上您的一句:文化和艺术是拿来打败时间的,再加俺的一句就齐了:自然是拿来敬畏的,思想是拿来玩弄的,哈哈 :P

李淼 xexz: 科学、文化和艺术都是拿来打败时间的。 思想,还是人类的毒品。

咖啡的好处 2009-01-14 11:28:50

xexz 说说俺的‘三大瘾品’,单位里发的猴王花茶喝了不少,其它木喝过 :) 咖啡买过雀巢速溶一盒,难喝,再没买过 :( 酒喝得少,喝过最好的是茅台,可不知真假 :( 再说说第四瘾品-‘烟’吸得不少,多数时候5块的红旗渠,偶尔10块的,最近一次戒烟前是一天一盒,戒烟后是两天三盒,真该戒,戒不了:(

松鼠会新书发布会 2009-01-12 13:31:39

xexz 好。好。。好。。。 超过科学知识范畴的科学就是赛先生本人了,上道了,加油!

潘维诗三首/两首汉俳 2009-01-09 15:10:49

xexz 格物致知者和‘斯宾诺莎的那个上帝’是有天然亲近感的 :)

李淼 xexz: 的确,有时觉得写方程有点儿没底,但这世界的确是方程决定的,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所以经常觉得很神秘。

玩弄思想非诚勿扰:)

01月 6th, 2009 by xexz

文科生和理科生眼中的《非诚勿扰》 2009-01-05 12:58:36

xexz 俺检讨 :) 本打算上电影院的,无奈D版引诱,结果还是没去 :D 这片子看D版嘛,就像冯导说的‘一年一次’还是值的 :D 俺本也不想评价了,俺在李老师这里忽悠这电影来着,还是说两句吧,就当俺进了那路边的小教堂,忏悔赎罪吧 :D 俺脚得至少还不至于象某些影评忽悠的那样,看完了就能让中年人谈恋爱,不过,平心而论,现在就忽悠‘诚’字太早,‘不诚’的还不彻底,代价还不够惨烈,三聚氰胺浓度还不够,成本没下到共鸣木上来,给弄早了,另外俺也不太看好冯导有这本事,冯有‘现挂’的本事大家都认的,‘诚’字对丫似乎就太大鸟,这把玩的不很好。

李淼  同意对情节的质疑。 傻傻笑: 居然赞成小三,这帮人啊。难怪将冯小刚夸得跟花儿似的。 Liang: 居然能和周星星比,算不错的评价了。 xexz: 这么早就有D版了? 

xexz 回李老师的话,俺很内疚,是正宗的DVD版 :)

袖袖 xexz, 你那个DVD版的《非诚勿扰》可不可以分享一下? 不看一下感觉好像有点亏,呵呵 对了,你们那个笑笑表情是怎么写上去的?我怎么不会呀

xexz 袖袖: 传播D版是违法的,告诉你方法应该木问题,不过俺不确定如此,如有不妥,请李老师速砍之 :) thunder://QUFodHRwOi8vd3QudXViaXJkLmNvbToxMDMvZ

GF0YS93d3cudXViaXJkLmNvbdPG08bE8dOwytPC28yzL3d3dy51dWJp

cmQuY29tLdPG08bE8dOwytPC28yzLbfHs8/O8MjFRFZELnJtdmJaWg==

《Edge》2009年度问题 2009-01-04 12:58:33

xexz 哈哈,新年第一沙发?

暗能量八讲(3) 2009-01-02 21:27:19

xexz 新年第一问,问题太菜了,有点不好意思 :) 俺个物理盲想问问李老师,术语‘引进一个xx场’,是否就是指写出这个[粒子/场/波(/弦/圈?)]的‘波的方程’(?)的意思,而且这个方程得有各种俺们想要的数学变换上的某种不变性?而这个‘波的方程’(?)有俺们设定的时空背景,现实的4维,想像中的9维,11维等等,而这个‘波’和其他‘波’的相互影响(这是指所谓耦合么?)就能让俺们通过‘粒子计数’来检验理论的正确性么?

李淼 Enterprise: 不谢。 xexz: 在量子场论的意义下引入某某场。

祝贺王一同学/暗能量八讲(2) 2008-12-30 13:37:24

xexz 大家新年快乐,俺木啥说的,俺脚得人择原理好,好就好在他即是人择原理还是人择的原理 :D

xexz 10^500,上帝蹦锅的手艺忒差鸟 :O 那还是人择吧 :)

李淼 xexz: 其实真正的数字要大很多很多。 nunia: Drexel University不难看嘛。要是看看中国大学,那才是没有最难看,只有更难看。 美国大学生说脏话比中国网友说脏话可爱多了。

科学圈圈坐4/13-DNA 2008-12-24 17:32:20

xexz 沙发?

xexz 考槃在涧: 谢谢推荐,‘奇迹笔记’俺也拜读了,真的很好,俺附议推荐,“思想的命运更多地由阅读了它的人(读者)决定。”,说得好忒好咧,想玩弄思想的都得认了这宿命,所以嘛,真爱生命,远离思想 :) abada 也很好,谁也挡不住地才华四溢 :)

考槃在涧 xexz:同意。名臣明君总是成对出现,得对称。有思想的博主和有思想的读者应该也是对称的:) 奇迹笔记:这就去改; fubini:谢谢,感觉分析得很好。不知道动物会不会阳痿?关于顿悟,我以前有篇小文: 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8856

很民科很费话

12月 25th, 2008 by xexz

圣诞节快来了 2008-12-23 18:06:13

xexz 李老师节日快乐,淼博客的同学们节日快乐!

李淼 晃晃: 节日好。 xexz: 谢谢,大家同乐。 abada: 你在牛博开了博客?那里不好搜索,似乎科学网也有这个缺点。

xexz 年底了,俺也抓紧时间民科一把:)李老师给俺看看,俺这些民科,那些地方弄得太离谱了:D 俺脚得‘场’应该是个超越‘时空背景’的更有力的物理背景,在这个背景之下描绘出俺们现在所了解的‘时空’应该就是俺们的目的所在,所以要从‘唯像’的角度看,俺们咋从这‘场’里搞到‘四个时空维’、搞到爱因斯坦要的[质/能]的‘荷’就成,俺彻底不懂弦论圈论之类的现代理论,不知道他们是否原本就是从‘用‘场背景’描绘时空’这个思路来的?俺这里是否对‘场’的理解有偏差了?原本就是时空更背景一点,场原本是时空背景中的场?俺感觉物理直觉上俺们总是如此想像得,在不要物理时空的纯数学上,‘场’概念的描绘上是否更自由些,比方它就是一个有内在结构的数集,从这个数集里俺们指着说这个结构是时空的维度、那个结构是[质/能]‘荷’,就是有点结构主义的怪味道 :D

转帖两个 2008-12-21 17:09:35

xexz “从宇宙学的问题来看,量子力学的原理是要重新考虑了。”,这是大道,先生不愿讲,俺得追着屁股问 :) 多少说两句呗。

李淼 heshan: 除了Segre还有谁那么说? 我觉得对活着的人排座次不合适,刚才已经多言了,不说了。 xexz: 多世界和多元宇宙应该有关系。 Philharmoniker: 还没有看到在宇宙学中用密度矩阵的必要性。

xexz 谢谢李老师,有求必应,人品没问题 :) 这两天闹《非诚勿扰》,据说中年人看了以后都想谈恋爱 :) 俺看了些影评,看起来似乎不错,对李老师这类的资深帅哥很有教育意义,俺是准备上电影院学习学习提高提高去了 :D

李淼 xexz: 《梅兰芳》我还没看呢,干脆我一下子将两部放在一起看算了。

暗能量八讲(1) 2008-12-20 16:56:09

xexz 李老师: 自然对那些整天巴望能成自己化身或者代言人的人很有幽默感 :D ,你这文章的幽默感就自然而来,这难道不是‘文以载道’么?

李淼 呵呵: 你居然知道汪康懋。 xexz: 哈哈,文学可以载自然之道,不必载历史之道和某个社会某个勤劳勇敢民族在某个时代之道。在我看来,文学和科学一样,是人类用以打败时间的东西。

xexz ”不必载历史之道和某个社会某个勤劳勇敢民族在某个时代之道。”,这个同意,俺说的还有另一层意思,在俺看来,像‘幽默’和‘爱’之类的东东本就是‘自然之道’,海子说:“生存无须洞察,大地自己呈现。”,哈哈 :D

xexz Kirchhoff : 开个玩笑,请用’第一伪科学’搜索淼博客 :D

xexz fyl7 : 正是淼博客的价值所在呀 :),那里来的‘一个’问题呢?根本就没有问题,完全的自由表达嘛 :D

xexz 俺也特想听,开讲吧 :)

想起了海森堡/李侠批评/三首汉俳 2008-12-19 02:00:39

xexz 俺对‘民科’再说两句费话,对因不了解你所指的内涵而容易引起误解的大多数人来说‘民科’的字面意思就是:‘你是民就别去参合科’–结果是什么呢?大家都盖房子挖煤去了,最近看了ccav10套的一个节目,有个人人工栽培‘铁皮石斛’,看起来此人花得起大钱,用的是标准的科研方法,可节目的味道咋看都不对,咋不对了呢?有‘民科’这个伟大概念呗,所以俺们还是多张个心眼得好,鼓吹任何概念和感念背后价值观的人都不会是单纯的,要不,你再想想为啥‘民科’这样的概念不能进到某党的意识形态宣传领域呢?因为啥?某党还木傻波一到那个程度,哪那么容易就给忽悠住了。。哈哈 :D

xexz 自然的奥秘就科学探索的比喻来讲,俺们做梦能梦到的最好处境恐怕凑是盲人摸象了,也许还要糟的更多,谈什么‘科学权’,朝彼此的脸上抹狗屎,这不是傻波一是甚?

xexz 民科所指实不过‘民营科技’罢了,那是不能在中国出现的,太不合规范了 :D

转贴:科普只能写自己的专业吗? 2008-12-17 15:41:51

xexz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D

xexz 理论研究几十年,您能作到‘唯恍唯惚’实在是不打紧,有科学化身在呢,天岂敢塌得下来?您只管恍惚着,让 ‘丫科’ 学去吧,哈哈 :D

xexz abada: “毕竟这不是竞选总统、搞政治。” 哈哈,你还是没有彻底的实用主义呀 :) 最近俺开眼了,学习到一个新名词:“科学权” :) 靠,有够混蛋。

祝贺宋伟/一个理论家的自白 2008-12-16 16:50:14

xexz 瞎忙,来晚了,祝贺宋同学,也祝李老师桃李满天下,一个一个都比老师强,哈哈 :D

李淼 三自: 你看来是中学老师教出来的好学生,前面已经有人指出了,我回答了,朝前翻。 xexz: 我们刚组会吃好饭,我对大伙说,你们的未来就是我的未来。

几首诗和几首汉俳 2008-12-14 14:13:50

xexz :)

xexz 俺也觉得您还是说点物理吧,太恐怖了 :( 俺随然出生在文革最激烈的时候,可上学就赶到1976年文革结束了,没有很感性的认识,这两天倒是领教了;本来根本不看那些腌臜文章的,这两天也是四处乱转,恶补网络历史,感受是有点恶心,呕吐,胃部不适, 却原来网络这里也有江湖,拉帮结派,沆瀣一气,为点名利干啥都行,靠,都死去吧(不好,不好,骂人不好,就是有点忍无可忍!),就留这一片净土都不成么?!

李淼 立方L: “而银杏后的兵工厂浓烟遮天”就是让你扎眼的,可能这就是辋川现在的样子。何三坡顺便批评了一下当代人。 xexz: 哈哈,对啊,你才知道啊。没事,咱们当戏看不是很好吗?

Philharmoniker 与xexz同感啊。看上一篇里面好生热闹,又顺藤摸瓜胡看了些东西,真真是把晚生吓倒了。 这一篇很清静,我来放松放松,呼吸新鲜空气。 我一直呆在学校里,前几天倒是下了一点雪,不过阵势完全像是“撒盐”,地上还没铺一层就停了。看来的确是局部地区。

这回和‘一’无关是‘二’的问题

12月 15th, 2008 by xexz

几首诗和几首汉俳 2008-12-14 14:13:50

xexz :)

xexz 俺也觉得您还是说点物理吧,太恐怖了 :( 俺随然出生在文革最激烈的时候,可上学就赶到1976年文革结束了,没有很感性的认识,这两天倒是领教了;本来根本不看那些腌臜文章的,这两天也是四处乱转,恶补网络历史,感受是有点恶心,呕吐,胃部不适, 却原来网络这里也有江湖,拉帮结派,沆瀣一气,为点名利干啥都行,靠,都死去吧(不好,不好,骂人不好,就是有点忍无可忍!),就留这一片净土都不成么?!

李淼 立方L: “而银杏后的兵工厂浓烟遮天”就是让你扎眼的,可能这就是辋川现在的样子。何三坡顺便批评了一下当代人。 xexz: 哈哈,对啊,你才知道啊。没事,咱们当戏看不是很好吗?

Philharmoniker 与xexz同感啊。看上一篇里面好生热闹,又顺藤摸瓜胡看了些东西,真真是把晚生吓倒了。 这一篇很清静,我来放松放松,呼吸新鲜空气。 我一直呆在学校里,前几天倒是下了一点雪,不过阵势完全像是“撒盐”,地上还没铺一层就停了。看来的确是局部地区。

关于科普 2008-12-11 13:59:34

xexz 热闹在那里?热闹在那里?俺也喜欢热闹 :) 给个链接吧, 让俺们这些科普观众也去瞧瞧吧,书反正不还得给俺们看么?

xexz 哈哈,放狗搜到鸟,很热闹呀,忒好咧,俺很喜欢,再弄几个名人进来参合参合就好了,这事还能给弄得再大点么 :D

李淼 physt: 这段我同意。 考槃在涧: 谦虚是智慧。有些人拿傲慢当个性,哈哈。 xexz: 牛博和新语丝,加上和菜头。

xexz 李老师: 俺眼盘是三炒作高手联手卖书,哈哈 :D

xexz 看完了,俺严重附议李老师的观点,就是有点遗憾,俺人微言轻不能把事搞得再大点 :’(

李淼 xexz: 哈哈,我和姬十三开玩笑说你们是不是有意炒作啊?书还没有印出来,一个小序就做出泼天的文章。他说不是,我苦笑, 这个这个也太那个什么了吧,二到像炒作,哈哈。 TIMEBUS: 你写得挺好的啊。

xexz 不好意李老师,怕污了你这个地方,可俺还是忍不住柯南了一把:此柯南兄难道,莫非,竟然,也许。。就是鼎鼎大名,大名鼎鼎,睿智无双,文采飞扬,已经福尔摩斯附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的‘柯南.圆’么? :D

xexz 李老师要注意保护自己了,不然哪天一觉起来,上网一看,俺这民科原来整天上的还是个民科网站,博主叫李三水(:)),‘柯南。圆’告诉了俺这样不明真相的说,那里都是水,岂止三水,还有更多,起码四五六七八水,哈哈,不过,俺现在是刚起床,神清气爽中。。。俺估摸着‘柯南。圆’先生还不至于混了这个头,他是睿智的和先天很足的 :D

xexz 俺是小人,俺估摸着‘柯南。圆’倒是不会在乎谁的一篇骂人带了不好字眼的序的,关键是松鼠们要呢样的去磕坚壳那就不和‘规范’鸟,同学们在李老师这里学习这么久,这个点‘小人的认识’还是该有的。

xexz 连先生的文章俺拜读了,俺不满意,要教坏小孩子的 :) 所以俺脚得要改,俺提一处,连先生是否该把‘傻逼’,改成‘傻波一’就好 :) 个人意见,只是个人意见,连先生要能得见,仅供连先生参考 :D

xexz 提醒同学们一个应该注意的方向,松鼠们磕坚果这个事本身,有人讨论么?这样的讨论有助于松鼠们长牙么?他们磕坚果本身是个该于支持的事么? 所以讨论那个序有个破一用呢?所以,‘柯南。圆’你丫想干啥呢?

柯南 看了上面的留言,我觉得timebus比那个xexz还是要好一点。起码前者敢做敢当,而且也有自己的思路。

xexz 哈哈,kosmos.cn 7条之多,还有这许多‘破一’,味道不好,”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不过,你这立马给俺的观点提供证据的友好态度,俺谨表感谢;可见松鼠们的路不会平坦,想长出长牙,也不见得容易 :D

李淼 xexz: 哈哈哈哈。 考槃在涧: 就这个问题我不再说了,反正我的一点观点都在博文里说了。 就像一位同学跟我说的那样,不就是写点自己专业内的常识么,屁大的事情。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喝咖啡去。

柯南 77 李淼 2008年12月12日 14:14:21 xexz: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考槃在涧: 就这个问题我不再说了,反正我的一点观点都在博文里说了。 就像一位同学跟我说的那样,不就是写点自己专业内的常识么,屁大的事情。哈哈哈哈,仰天大笑喝咖啡去。    哈哈哈哈 

老人 Shi Zonghua 也好,xexz也罢,就别乱猜柯南是谁啦,让人觉得你们很象没上过网。呵呵,李老师,我有点不太“谦卑”了。 科普作者传播科学的声音,传着穿着,往往就觉得自己是科学的化身,或者至少是科学界的化身。方舟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看,吴大师的谣言就造得没有timebus那么直 

xexz 1…2…3….你吖闭嘴,各怀心腹事就成了,这里都是赵本山,范伟人不在 :)

xexz 水水水。。。。好大呀 :) ,看来真成了个水站了,自我实现的预言?哈哈,李老师,俺昨天所言不虚吧? 李老师这里可以为‘科学和信仰’讨论300贴,要是为‘二’也如此,真的就把俺给灌跑鸟 :(

xexz 其实也好,松鼠们拿‘方木头’这样的坚壳练练牙口,挺好 :D 起码俺是相信他们这样不是故意炒作,故意引蛇出洞的,‘二’们出来表演,表演越充分对他们就越有利,他们不吭声,狡猾狡猾的,哈哈 :D 就是有点遗憾,李老师干嘛去惹这多的‘二们’来呢?你要把这里的’潜水员,冲浪员’都灌跑了不成?

李淼 fanglei_sophia: 谢谢致敬,我也对你愿意看这些无聊的口水表示敬意。 xexz: 保证这事不会再次发生,哈哈。

xexz 李老师: 俺脚得吧,对‘二们’还是该用那老办法,不理他就得,你越理他,他就越来劲,不然他咋有机会自证自己是‘二’呢?你给过机会了,让他证明自己不二,他也放弃了,那就甭理他了 :)

李淼 xexz : 换成其他人我肯定那样做。这位柯南同学有点不同,当年也是三思科学的一分子,我看在那个面子上才跟他走两圈的。

柯南 251 李淼 2008年12月14日 0:47:56 xexz : 换成其他人我肯定那样做。这位柯南同学有点不同,当年也是三思科学的一分子,我看在那个面子上才跟他走两圈的。    老李,我怀疑你昨天是不是喝酒了?“走两圈”怎么听都像酒桌上的话。如果你真的喝酒了,我倒都明白了。 但是怎么读都不像 

xexz 看起来,这回不想‘二’都不成了 :) 闲着也是闲着,俺跟‘柯南。圆’兄讨教两句得了;圆兄:您要是真在北京大街上见人就夸人家’二’,您这就不能简单的说是‘二’鸟吧?您这样,俺看该叫‘三’儿更准确点;那什么叫‘二’呢?就比方您在别人家里,鼓动人家上街见人就夸别人‘二’,根本就不管被夸的人和您圆先生是否一样‘1+1’,所以么,李老师说您比较‘1+1’,俺看这个只能算是对事实的陈述,和骂人是无关的 :D

柯南 xexz : 你觉得老李会不会夸奖你的276号帖子?

xexz 柯南。圆兄: http://kisshi.com/2008/11/01/say-a-word-in-heart/ ,俺其实是在等圆兄您的夸奖呢 :D

xexz ‘贾痛科学家’无间不无间到不重要,‘贾痛科学家’在淼博客能够自由的发言,李先生(靠,革命了,同去,老师也不敢叫鸟 :( )能够捍卫他发言的权利,不管他说啥,您柯南。圆兄可有这涵养么?

柯南 xexz 2008年12月14日 12:45:16 ‘贾痛科学家’无间不无间到不重要,‘贾痛科学家’在淼博客能够自由的发言,李先生(靠,革命了,同去,老师也不敢叫鸟 )能够捍卫他发言的权利,不管他说啥,您柯南。圆兄可有这涵养么?    哈哈,我也捍卫老贾自由发言的权利,我特别拥护老贾在这里 

xexz 俺个人觉得很遗憾 :( ,您得到了这个权利,而且竟然是在别人的家里自由撒野的权利,这个倒是有木公睹的 :D

柯南 285 xexz 2008年12月14日 12:54:01 俺个人觉得很遗憾 ,您得到了这个权利,而且竟然是在别人的家里自由撒野的权利,这个倒是有木公睹的    是啊,老李删帖也是“有木公睹”的。

xexz 哈哈,这样说吧:您’柯南。圆’兄在人家里啐了人一脸狗屎,您还有权利要求人家不擦把脸么 :D

柯南 xexz 2008年12月14日 13:03:32 哈哈,这样说吧:您’柯南。圆’兄在人家里啐了人一脸狗屎,您还有权利要求人家不擦把脸么    你其实也是来帮我的吧?

xexz 靠,看来,不只是比较‘二’,俺脚得自己很无趣也很木脸面鸟,咋和这位干上了 :( 俺还是慈悲为怀吧,《地下交通站》贾队长说:“老子,啐你一脸‘狗屎’。”。

xexz 李老师,你还是把俺封鸟吧,你不封俺,俺自己就疯了 :(

无穷统计·时间/N首汉俳 2008-12-08 17:40:50

xexz 俺也不看好没有物理的数学统计,玻色和费米统计应该有很深的物理吧?‘可在同时同地’和‘不可在同时同地’的区别,俺在一本科普上看来的例子:说两把普通的剑不能互相穿过彼此(不许抬杠:-)),两把星球大战电影里那样的激光剑就可以。

自恋是一项优质人品:P

12月 3rd, 2008 by xexz

向李老师学习,向李老师致敬,自恋也是一项优质人品:Dxexz 嘿嘿嘿。赶脚还真是不错。。。。。。淼博客的《自恋无极限》链接在此 http://limiao.net/1112 大家都去自恋吧  自恋归自恋,看来俺和上帝的关系很一般 :( 

xexz 向李老师学习,向李老师致敬,自恋是一项优质人品 :D http://xexz.mysmth.net/2008/12/03/自恋是一种优质的人品p/

李淼  觉得对于一个现代个体的人,基因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我只是猜测而已。 我说一句话,对研究生不要那么迷信哦,至少我见过很多物理学研究生 :-) xexz: 哇,不错的帅哥嘛。  

xexz 李老师: 谢谢李老师鼓励,俺一定不松懈、不放弃、再接再厉往衰哥的模样长 :D

xexz 考槃在涧 : 你确定这题出的木问题?这人的差距咋就这样大呢 :’( “您回答正确了 26 个问题中的 16 个! 您花费了 16:00 时间来完成所有问题。 您的 IQ 大致是: 113″

温吞水 xexz, 题海战术:-)

考槃在涧 xexz:以我对智商的认识来说,这套题的问题不大:) 智商不是决定一个人成就的关键因素,100以上的都是正常,110以上的都是聪明人了。

xexz 考槃在涧 : 俺信任你的判断,看来俺的智商也就那个水平了,不适合搞物理 :( 不过,幸好俺木搞,不然准是瞎搞 :)

李淼 xexz: 不要泄气,这种题的确可以测出你的反应速度,但绝对不是对你智慧的测量,在某种意义下也不是对你全面智商的测量。 何况,113也 不算低了。

一直想思考 xexz: 我稍微做了下,和你差不多,120。不过有几题怎么图片没显示了?

xexz 幸福地流泪中。。。 谢谢李老师老师,谢谢兄弟们的鼓励,俺不很悲观了 :) 

QFT的自然

11月 29th, 2008 by xexz
  • 241 xexz
    2008年11月29日 9:17:17 李老师,李老师。。。

    给俺点拨两句吧 ) 俺谈点对QFT学习极粗浅的体会,俺们既然用电磁波研究光子很好很有效,那么推而广之,大家都波粒二相,自然用‘粒子场/波’研究‘粒子’也该很好很强大,既然电磁场能做波的频域分析,那么‘粒子场/波’自然也能做频域分析,关键就是咋把频域分析和俺们要用实验检验的‘粒子数’拉出关系来–‘系数’,这确实是既简单又自然,这个俺体会得对么?其实李老师在前面的回复已经给俺点透了这一层,不认真看书还是不能体会,不过,俺体会这个还是数学上的‘自然’,俺也‘诗’一把谈谈感受,俺唯一能啃屁股的是俺的‘诗’肯定比俺的物理更雷人:
    傅里叶氏很强大,
    出啥‘粒子’都不怕。
    计算不准没问题,
    多体非线不赖人。:D

  • 242 xexz
    2008年11月29日 9:24:54 如果俺眼盘得木走眼,QFT其实没有更‘深’的物理,有更‘多’的物理和更‘多’的数学罢了,一切其实已经在‘波粒二相’里面了?
  • 243 李淼
    2008年11月29日 10:24:46 xexz:

    量子场论不仅是很好很强大的量子电动力学的推动,在实验方面也很好很强大,所有的探测器都是探测单个粒子的。

  • 244 xexz
    2008年11月29日 11:13:29 谢谢李老师,俺有了进一步学习、有了进一步疑惑、要再进一步向您讨教、您可不能推辞呀,你在这儿免费上课,那奏是对世界民科界学习进步的巨大贡献,这是世界级的贡献,再次感谢 D
  • 连废话都不是

    11月 25th, 2008 by xexz

    小林诚和益川敏英/三首汉俳 2008-11-30 15:26:54

    xexz 哈哈,要是LHC上真给撞出了N代,那可咋办? :) 炮仗奖发给谁? :D

    李淼 xexz: 第一,N代的可能性不大,除非相应的中微子非常重。如果发现,奖给发现的人。

    xexz 李老师: 要真那样的话,SM参数会不会多了点?

    李淼 lee4001: 我没有说B介子只是一种粒子,如果说了请指出。 xexz: 如果事实如此,有什么办法。

    xexz 李老师: 俺这物理盲有个‘问题’,从规范的观点看,[质/能量]该是引力场的‘荷’吧?‘荷’可不可以理解是场的一种结构上的属性呢,比方电压差,高度差才是有效的,这个可以理解成场的一种‘结构属性’么?从相对论,这个‘荷’却是可以影响时空结构的,这会影响引力场的‘结构’么?要是场的结构被影响了,岂不是要影响到这个‘荷’自己了么?俺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关系?那些地方让俺给理解错了?

    李淼 xexz: 对你的“结构属性”一词觉得生疏。 有些荷,在某些理论(如弦论和KK理论)中,可以有拓扑起源。也许就是你说的结构属性。

    xexz 李老师: 俺物理盲,这您是知道的,俺要是到了能和你有效沟通的水平,起码不也得是个业余6段的水平么?哈哈,你觉得生疏一点不奇怪 :) 另外,你后面这段话,俺理解着,这是不是说,有些理论把[质/能量]当作了时空-这种场的一种‘荷’的意思,这样的话,引力和惯性质量相当就不再是第一性的原理了?是这个意思么?

    李淼 xexz: 只要有时空,引力还是第一原理。

    读书笔记(1) 2008-11-26 03:34:04

    xexz 天可怜见,俺连半个世纪前的物理还没读懂,差距呀 :( 这辈子恐是无缘赏诗鸟,更不要提‘诗道’的层次了,有哪种语言或者某个文化、哪个时期能够达到‘诗以载道’的境界么?《诗经》可算得么?唐诗或则宋词可算得么?《神曲》或《浮士德》可算得么?如果‘载道’源自天意,是天授之性,‘载道’者自可千年流传,诗的晦涩恐怕就只是得其形而忘其真义了,俺这是站在离诗的门比距离物理的门外更远地方的胡诌乱侃,大家笑笑罢了。

    考槃在涧  种理论,先天生成是一种,可惜这要依赖于生物学来证实/证伪了。 温吞水:人永远无法把先天和后天清算得无比清楚,很多时候二者是缠杂不清的。 Xexz:不知你说的“道”是老子的“道”,还是儒家的“道”,还是别的? 

    两道几何题 2008-11-19 12:29:08

    xexz 脑袋不好使,看着就头大,俺就不参合了 :(

    xexz 报告李老师,俺找到一本书Kaku Michio - Quantum Field Theory - A Modern Introduction (OUP 1993)肥瘦挺好,适合俺看,另外挺遗憾徐一鸿的那本,真是好书,可惜俺鸟语腿差了,很难领会精妙之处 :( 咋就没人作点好人好事给翻译一下,谁给作了,俺代表全体民科感谢侬 :D

    李淼 pekingli: 补充这句话,证明成立。 你的物理证明和我知道的一个数学证明几乎同样简洁。 另外,你的证明可以推广到立体几何的情形。 xexz: Kaku的书我没有看过。

    几首诗的比较 2008-11-16 16:36:43

    xexz 说起‘直觉’这玩意儿,俺有点脚得,俺们的‘数学计算、逻辑推演还有物理成见’是免不了被上帝笑话的,上帝说了:俺凭啥照你的规矩办呢?俺的‘自由’和‘神权’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俺个人以为‘直觉’用到‘类比’方法更多些,就显得不那么牢靠,应该提高认识,把‘类比’提高到和‘演绎、归纳’方法一个层次还是有正当理由的,俺举个‘类比推理’的例子:说起diy,因为左右手是对称的,既然左手能用,那么右手不用实验也是能用的,那个效果是一样的 :p ;再有就是人品了,人品好上帝给你神启,你就直觉了,阿门。

    关于引用率 2008-11-13 22:19:51

    xexz 贾科学家为俺们描绘的生活实在让人憧憬,阿门;用自己的钱?谁有余钱就给捐点吧,好好实验一把。

    贾洞 xexz : 因为信仰而产生的动力是巨大的,我自己花钱做了这个试验,当把环蔽充电池最后一块合上的时候,天平总是上翘倾斜(重量减轻),但我总无法排除气流影响。大的试验我不能做,比如说, 1:理论认为,超导体的内芯是很大程度失重的。 2:氦3,超流芯部分的弹性物质会非理论性弹性失常。  

    xexz 贾科学家,说实话俺不太关心理论的,你对引力的基本看法倒是很吸引俺,俺是物理盲搞不清你理论上的事,引力不再是质/能量的时空属性的未来生活将是无限美好的,上帝保佑你是对的,阿门 :D

    贾洞 xexz : 我们对物理的实在性搞的越清楚,我们对上帝的依赖性就越小。但我们离上帝的距离就越近。(或成为神、呵呵) 我竟然也发现,如果能屏蔽万有引力的话,竟然也可以屏蔽生命的速度,比如可以有办法使我们的心跳,生命细胞分裂的速度等稀释为当前的1/?等,而使人的寿命达到1000、1000 

    一些“新闻” 2008-11-10 22:32:09

    xexz ”Not Even Wrong”说: “I’d bet absolutely everyone in CDF would have signed on, the paper would be a PRL making a discovery claim, and CDF leaders would be ordering their outfits for a trip to Stockholm.” 咋听着好像是那么回事?

    李淼 xexz: 我没有看到这句话。我觉得Woit不是那么乐观。 henring, Steven_HEP: 下面我会谈谈Carroll等人的工作了。 我也期待CDF的下文,还有D0。 ymytm: 我也希望LHC出现想不到的事。

    xexz 李老师,链接在这儿: http://www.math.columbia.edu/~woit/wordpress/?p=1061#comment-44961

    李淼 xexz: 我看到了,谢谢。他的意思是假如是Higgs而不是别的,那么所有CDF成员都会出现在文章作者名单中了。现在这个情况,的确不容易让人相信。

    郝炘的文章及其他 2008-11-07 21:52:33

    xexz 沙发?

    xexz 嗨,还真是,两天人品出奇的好 :)

    李淼 xexz: 其实有三天,朱天衣不写作。

    xexz 看了郝炘同学的文章,让俺这圈外人说几句风凉话吧,你要把自己当了官方科学家,你按官方要求的做项目,这不也是天经地义的么?如今还有几个愿意当民科的呢?

    xexz 李老师: 你也太小气了,请你给俺推荐几本场论方面瘦肉性的好书也不肯 :’(

    李淼 黑暗物理学: 晕。 fyl7: 当时提的确有历史价值。 xexz: P. Ramond和A. Zee算是比较瘦的了,你看看。

    xexz 谢谢您,A的翻过(Quantum Field Theory in a Nutshell 这个?),P的没有,找来瞧瞧去 :)

    xexz 其实,向李老师的‘淼博客’或者其它有主题的网络论坛已经有传统意义上的结社作用了,只是还没有组织机构罢了 :D

    李淼 xexz:-) 再见苏丝黄: 哈哈,我这里信口开河地评论你和须兰等人的文章,见笑了。 你和须兰还是有不同的,只是我不怎么看小说,须兰的小说基本没有看过。你们和胡的风格有点相似只是巧合吧。

    终极费话

    11月 5th, 2008 by xexz

    什么是终极问题? 2008-11-01 21:25:56

    xexz 俺们为啥不喜欢问所谓‘终极问题’,那是因为俺们拍一下脑袋、臆断一下就可以了,比方说,‘天人合一’(’仁’择原理 :) ),这有答案了你自不必再问了吧?;比方说,你不许问这样的傻问题,是憨子,你还问么?比方说,这根本不是问题,是伪问题,根本就没有问题;比方说这根本木有答案,不可知,问了也白问(专给晃晃:问了也白问,下一句奏是‘不问白不问,白问谁不问?’,谁知道有多少好处在里面?好些事你自命清高、不去问清楚里面的道道,人家知道你不知道,人家就把你当猴耍了不是?);有西方人不是这习惯,他们找到的方法是所谓‘理性分析’+‘试验验证’的方法,一步一步地向前走,俺认为人家的办法好,要学习,不知道、不掌握就不臆断,保持俺们的好奇心。

    xexz to jujia: “这时,你让善良淳朴、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关心那些问题,太苛刻了。” 说得好,有一定的道理,俺模仿一下兄台的句式,问个问题吧,‘这时,善良淳朴、勤劳勇敢是些好词么?’ :) 恐怕是因人因地而异吧,俺咋想起有句台词鸟:“傻根,你问这想弄啥?”,如此,看来俺还是是属于善良淳朴、勤劳勇敢那一类的(很不好意思,这话是自夸还是自嘲俺也分不清鸟 :(),应该算是抬不起来头看天的那一大群的;不过,俺咋脚得,‘这时’,问题是这:俺们这一大群自然是弄不明白那一小撮人仰着头,傻呵呵地,跟天上瞅啥哩?花那个心思、花那个钱奏啥呢?那不是傻波一么?兄台,你不是想进那一小堆人里吧?

    李淼 xexz: 是,西方人一般来说不会将任何问题看成傻问题, 因为他们没有咱们中国人聪明,凡事要想一想,和你耐心讨论后才会给出结论。 jujia: 为什么不好意思拍?人家站在那里就是给你拍的。 我记得coffee break的时候有人跟我讨论,我简洁地回答了,没有时间注解,所以他可能得出我不讲理 

    xexz big bang ! 弟兄们快去看 qq120048886 哇,美女,还有QQ *_*

    xexz 就李老师所说的意思,俺发明个’定理’吧 :) 上帝的奖励是:人品=聪明+智慧 人品嘛是个宇宙学上的常数.聪明多了智慧自然就少些 :D

    xexz 哈哈,俺认为很有必要提醒qq120048886同学一下有关爱因斯坦氏的转世的性别问题,这也是你的证明之中应该考虑的影响因素之一,要是你的博客不忽悠俺,爱因斯坦氏转成你的模样,俺更加确信上帝是万能的,安拉是唯一的,天人是合一的…being是实在的……. :D

    xexz 俺向蛋美女道歉,俺对美女不够厚道,不能美女让走光了。

    李淼 xexz: 哈哈,我怎么看不出来是美女?

    xexz 蛋美女博客上有照片呀?难道俺这淳朴善良、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又被忽悠了?也是呀,不合常理嘛,哪有美女自己公布QQ的呢?

    白胡子老爷爷 蛋蛋来啦~~大家好,李淼老师好~ xexz:对不起~我不是个美女,我那个头像分明是个丫头.~是我比较怀念童年时的快乐才用的~我可是个大男人~哈哈,也许性格腼腆地那种. 还有我得先声明一点:夸我的人就不必再夸了,我几斤几两我自己很清楚.一句格言送给他们:”通常对于刻意夸我的人,只会让我更加倍地去提防 

    xexz 俄靠,不带这样忽悠人的,底线,要注意底线呀同志,你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共产党员吧?咱可不能学林(讳嘉祥)书记!?

    haha xexz : 你骂人家什么都行,居然骂人家是GCD,真是太恶毒了,超出骂人的底线了

    xexz :( 被批评了,是俺不厚道,不犯了,再犯俺自己加入GCD。

    mark sun xexz: 你不应该赌气干这种傻事

    xexz 呵呵 : 说得好,俺也觉得搁一块弄是对的,咋个弄到是个问题,大家看看把数学的大问题和物理的大问题摆摆看、拉拉清单如何?这老师这里开粥场就不怕大肚汉,自然是问题越大越好,不过话说回来,能提出着调的大问题可也不是个简单事。

    mark sun xexz: 我前几天无意中又看到了李老师一篇讨论全息理论的博文,仔细读了过去,感觉挺有意思。

    xexz 《平》么?确实好,俺是物理盲也能大致知道里面所要表达的思想,这个是要见功力的。

    mark sun xexz: 是的,文章的题目是《平》,感觉很有意思。

    呵呵  歪鸟: 是的,理发师悖论,是标准的、典型的通过“自指+否定”而构造的产物。 mark sun: 谢谢!佛学比较深奥,没有钻进去,不敢乱说话 xexz: 我想扩展话题,借此激发大家的好奇心与想象力,在这里一起胡侃。当然,胡侃不能明显地跟众所皆知的常识相矛盾,而且还说得那样绝对。  

    xexz 呵呵 : 对,说好听点叫理论务虚,说实在点就是胡侃,着调最好,不荒腔走版就成,谁也不是所有问题、所有领域的专家,不夹杂物的讨论本身就是目的,专业的领域你就多科普,业余的领域你就多倾听,要的就是观念的碰撞,而不是人体的碰撞,最好避免针对具体个人的素质评价,那无助于俺们的目的和兴趣,徒增口舌,浪费时间和精力而已。 其实,俺就很想和大家谈个‘大问题’ :) 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说,脸皮薄,实在有点怕不着调,荒腔走版地太厉害,各位要是能受得了,俺很愿意拿出来现现丑,下面要是木人反对的话,捂起耳朵,加小心了,俺可要开唱鸟 :D 另,anrz老兄最好别太较真,思想的交流实在不过就是玩么,有人不喜欢听咱唱,那咱就不唱,咱换个地方唱,说不定还要买票听呢,你说是吧?

    xexz 三十分钟木人反对,开唱 :) 俺想谈的‘大问题’奏是俺所谓的:“自然数的自然意义是嘛?”;听上去有点拗嘴,俺先给个大概的解释,俺尽量用直接、简明的方式来阐述俺个人看法,俺其实想知道,俺们用自然数去数数的时候,是否并无‘自然条件’的限定,可随俺们的心意,俺们觉得可以用的时候就行,俺们认为什么东东可以用自然数去数数的时候,‘自然’不会有异议,不会不反映‘自然’的真实面貌,再说的直白点,有没有什么‘实在’的东东(哈哈,终于让俺扯到物理鸟 :))当俺们用自然数去数的时候会被自然所拒绝?换句话说,俺们这样干却并不反映自然的真实面貌呢?其结果是:数错了,这东东用自然数不管用。 为证明俺不是很不着调,俺得给自己找点证据,拉个大旗过来吓唬吓唬 :) 敬录彭同学大作《通向实在之路》第3章片断: We can, however, raise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natural numbers themselves have a meaning or indeed existence independent of the actual nature of the physical world. Perhaps our notion of natural numbers depends upon there being, in our universe, reasonably well-defined discrete objects that persist in time. Natural numbers initially arise when we wish to count things, after all. But this seems to depend upon there actually being persistent distinguishable ‘things’ in the universe which are available to be ‘counted’. Suppose, on the other hand, our universe were such that numbers of objects had a tendency to keep changing. Would natural numbers actually be ‘natural’ concepts in such a universe? Moreover, perhaps the universe actually contains only a Wnite number of ‘things’, in which case the ‘natural’ numbers might themselves come to an end at some point We can even envisage a universe which consists only of an amorphous featureless substance, for which the very notion of numerical quantification might seem intrinsically inappropriate. Would the Kinds of number in the physical world notion of ‘natural number’ be at all relevant for the description of universes of this kind? Even though it might well be the case that inhabitants of such a universe would find our present mathematical concept of a ‘natural number’ difficult to come upon, it is hard to imagine that there would not still be an important role for such fundamental entities. There are various ways in which natural numbers can be introduced in pure mathematics, and these do not seem to depend upon the actual na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at all. Basically, it is the notion of a ‘set’ which needs to be brought into play, this being an abstraction that does not appear to be concerned, in any essential way, with the specific struc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In fact, there are certain definite subtleties concerning this question, and I shall return to that issue later (in §16.5). For the moment, it will be convenient to ignore such subtleties.

    xexz 说个好处吧,要是俺们不可以用‘一’去数‘电子’,它才不管你给它开得是‘一’个洞还是‘两’个洞,是1p、2p还是3p,照干,哈哈,它不识数,没有道德上的障碍鸟 :D

    xexz 再说个好处,哥德尔不是要自然数么?给他;他不是要把所有‘符号’及其组合编上数码么?给他;可‘数’还有富余,这富裕的那个‘自然’奏是剩下给‘电子’这类高级东东用的了 :)

    xexz 俩小时鸟,看来木人想听俺唱,俺闭嘴 :(

    xexz 俺是真希望李老师对俺的傻问题说点啥,俺羡慕起晃晃来了,掉到坑里想不明白的时候,能有个老师给当头来一棒那是种幸福呀 :(

    李淼 xexz: 你的什么问题?是整数问题吗?这个我实在说不出来什么。 就数学来说,有理数建立在整数的基础上,实数建立在有理数基础上,而整个分析数学建立在实数基础上。 Wigner问,为什么数学对描述世界这么有效呢?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 也就是说,为啥整数、有理数、实数、微分方程、 

    abada 说说xexz的问题想到的: 如1+1=2。 只是规定。 规定真的有效吗?有效与否看我们如何用它套现实而已。 比如,1斤水与1斤棉花,混合在一起,总重量就是2斤。 这时,混合物的重量,与混合前的分别的重量,符合加法法则,即1+1=2. 记住这是经验,是凑巧套上了。 再看,1立方水与1立方棉花,混 

    xexz 报告李老师俺已婚,不出意外是整数个女人,也很有效,俺有了整数个女儿 :) 俺是俗人,结婚生子这不意外,俺就是瞎操心,‘电子’这样的高级东东呢?它结婚了么?对象是整数个?有理数个?实数个?还是。。。它好像不识数嘢,根本不管是‘一’、是‘二’,和咱俗人还是不一样,俺就是好奇是否它识的那种‘数’俺们还没能认识呢? 另外,俺和您一样不怀疑数学的有效性,甚至以为也许将来会更加有效,也许基础再扎实点就能更好点?(这个野心是忒大了点 :D ),俺对这个真的是很好奇,模模糊糊觉得好像是有个什么问题,张开嘴就又忘了要说啥了,总是这个感觉,等李老师有空了俺专门向您讨教吧,您可不能推辞呀 :) 这个确实问得太扯了,还是有机会私下向您请教吧。

    xexz abada : 俺说的还不是那个意思,俺还木有把俺所谓的‘问题’说明的能力,大致上说对‘宏观的实物’不存在俺想表达的那个意思,就比方‘电子’打到计数器之后,我们的计数其实也是对‘宏观的实物’的计数,俺想说打上之前的东东,可不知道该咋说 :(

    李淼 xexz: 从量子场论的角度看,电子也只是近似的概念。当我量子化场的时候,如果某个场是弱耦合的,那么我可以用平面波展开,此时系数的量子化导致产生和湮灭算符。现在,我定义真空,将1个产生算符作用其上,我得到一个粒子。将两个算符作用在真空上我的到2个粒子……将\pi个算符作用在真空 

    xexz 听不大懂 :( 这算符作用来的‘1个’‘2个’甚至‘半个’,‘pi个’粒子 :O 咱们是咋计数来验证俺们的理论是正确的呢?最后是否还是对宏观事例的计数呢?

    李淼 xexz: 我的意思是不存在半个算符(我们用字母来代表),所以不存在半个电子。

    xexz 俺物理盲,李老师别笑话,俺大致理解的场论观点,溺散的场(比如自由的平面波?这个波的解释好像还有点乱?)碰到俺们测量它的时候,它‘突然变态’(所谓塌缩)或者‘阻尼变态’(所谓退相干)成可以计数的所谓‘粒子’?

    xexz “我的意思是不存在半个算符(我们用字母来代表),所以不存在半个电子。” 是,那个我理解。

    xexz 啊,俺大致知道该咋问了,俺们把宏观的计数反推了一下,用到了‘粒子’或者叫‘场’或者叫其它的什么名字的微观现象上去了,是不是可能会有点问题呢?

    xexz 就是因为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半下卡塔或者半下闪光,所以我们不会有半个算符,我想说的意思就是,‘一’或者‘二’这样的自然数不能倒推回用到[‘粒子’/’场’]身上,我们必定不过是看到闪光或者听到卡塔而已,[粒子/场]本身的现象之中恐怕隐藏了点什么?就比如双缝实验的现象,在我看就提示‘一’‘二’这样的概念对[粒子/场]本身就不大管用,对卡塔和闪光就没问题。

    xexz 睡觉,改天再跟您捣乱 :)

    xexz 睡不着,又想了一句,还是记到您这里吧,明天一早准忘得一干二净 :) 俺们没有看到‘半下闪光’所以俺们推论没有‘半个电子’,俺们看到’一下闪光’恐怕也不能直接推论有‘一个电子’(想想诡异的双缝 :) ),从‘闪光’那里获得的概念‘一’用到‘电子’([场/粒子])上恐怕还真不能想当然,俺猜里面恐怕有真新一类的‘自然数’。

    mark sun 李老师: 看到你和xexz同学讨论整数,电子,算符的话题。关于电子,我的确有一个小问题,是大学时候学结构化学的时候就有的。可能一般搞物理的人不会介意这种问题。 多电子原子中,有些电子所占据的轨道,比如说2S,3S等等,几率密度函数都满足球对称性,可是从2S轨道开始,在空间上开始 

    xexz 呼叫李老师,呼叫李老师。。。 再给俺指点两句吧,俺猜从微观现象里可以抽象出不一样的“ 自然的‘数’ ”的想法是不是很不着调?给俺一棒槌,让醒醒吧!成天活在梦里不是个事 :(

    李淼 xexz: 不敢。 我的观点其实已经说了,你要推翻粒子数的概念,先推翻量子场论。我们做梦都想,可惜谁都做不到。

    xexz 李老师: 谢谢李老师,真的万分感谢; Say a word in heart :) 俺这就是瞎忽悠; 不过经您帮助,俺弄得明白一点了,其一,不能和即有的‘粒子数’概念相冲突,推翻它,从头顶上跨过去那是不可能的;李老师给俺推荐点好书吧,让俺对这概念能更深入一点,最好是物理多数学少的,瘦肉多肥肉少的,场论俺理解其本质上要求多体和非线性的,粒子在理论中的的产生似乎恰恰是得益于非线性,所以看上去产生的很自然(不知这个理解对否?),反过来看,恐怕数学上一定是很痛苦的,俺也不关心其技巧,能搞明白场论之中对待‘粒子数’的观点和方法就成,俺胡乱看过一些,痛苦无比,一点图像也木有 :( ;其二,对‘粒子数’–这个概念的‘数字观’来说,它还是日常的、是经验的、是和自然数的概念并不冲突的(俺不确定这个看法是对的,俺对场论不了解),所以,不存在2^1/2个美女让俺寻来当‘根号二奶’ :) 其三,自然数的概念、数字的概念、俺们的‘数字观’恐怕真的是俺们师法自然的结果(最后这个是俺忽悠,不能当真 :D)。

    xexz 李老师,李老师。。。 给俺点拨两句吧 :) 俺谈点对QFT学习极粗浅的体会,俺们既然用电磁波研究光子很好很有效,那么推而广之,大家都波粒二相,自然用‘粒子场/波’研究‘粒子’也该很好很强大,既然电磁场能做波的频域分析,那么‘粒子场/波’自然也能做频域分析,关键就是咋把频域分析和俺们要用实验检验的‘粒子数’拉出关系来–‘系数’,这确实是既简单又自然,这个俺体会得对么?其实李老师在前面的回复已经给俺点透了这一层,不认真看书还是不能体会,不过,俺体会这个还是数学上的‘自然’,俺也‘诗’一把谈谈感受,俺唯一能啃屁股的是俺的‘诗’肯定比俺的物理更雷人: 傅里叶氏很强大, 出啥‘粒子’都不怕。 计算不准没问题, 多体非线不赖人。:D

    xexz 如果俺眼盘得木走眼,QFT其实没有更‘深’的物理,有更‘多’的物理和更‘多’的数学罢了,一切其实已经在‘波粒二相’里面了?

    李淼 xexz: 量子场论不仅是很好很强大的量子电动力学的推动,在实验方面也很好很强大,所有的探测器都是探测单个粒子的。

    xexz 谢谢李老师,俺有了进一步学习、有了进一步疑惑、要再进一步向您讨教、您可不能推辞呀,你在这儿免费上课,那奏是对世界民科界学习进步的巨大贡献,这是世界级的贡献,再次感谢 :D

    秋天乱感 2008-10-29 16:06:52

    xexz 依呵呵同学的说法,俺这两天恐也是多‘秋’善感之中…只是这个感不由心出,来自物欲罢了,俺个四十岁的‘老’工程师被安排人当了企业的‘后备’干部,俺知道俺的作用是陪伴真正的干部走完必要的仪式,咱古时候把这叫‘礼’吧?俺得有‘礼’,可一个大活人被人当玩偶一般摆布总会不舒服,聪明人的事真的不是俺这样愚钝的人玩得起的;一个多事的秋天,2008还是赶紧的玩鸟吧 :( 

    李淼 xexz: 随遇而安吧。

    xexz 谢谢李老师宽慰,俺照此努力吧,真是爬下吧不是站起来做也不是,哭笑不得。 

    引力波探测实验 2008-10-27 10:34:36

    xexz 像这种要求具体进技术进步的大科学计划还是应该搞,何况还是空间技术,反正早晚要走出地球的,不知道这里关键的技术难点在哪里?就是有难点,实验么就该允许失败,弄清楚难点在哪也是好的,这就能扎实的推进技术进步;俺的不懂行情,这样的三颗星应该花不了几个钱吧?不过,这样的事能拿出来谈就是好事,希望能更多些。

    xexz 请李老师科普,”LISA是加大型LIGO,探测引力波的频率在赫兹10^-2左右”,这个对应那种天体或者天文事件?更长、更精密一点的Chinese LISA 哪?是同一类天体或事件么?

    xexz 一千年的木有,三秒还是有的,还木问就有答案了:)

    李淼 xexz: 先回答你前面的问题。LISA从现在开始的预计费用是30亿欧元。有很多技术困难 ,今天罗俊的报告都谈了。至于设想中的中国类似LISA的计划,很多指标都超过LISA的一个甚至两个量级,对技术要求更高。 再回答第二个问题。LISA探测的引力波频段是10^{-3}\sim 10^{-1}赫兹,按照欧洲LISA网页上的说法 

    xexz 谢谢您科普,另外,俺觉得这个帐不能单算花费,算个产业,叫科学产业吧,也跟盖楼差不多,还能带动钢材水泥什么的,这个产业都是从源头算起的应该是最长的链条了吧? :P

    李淼 xexz: 对于政府做大科学,其实我觉得中国的优势更大,原因是,不论是美国航天署还是欧空署,他们的经费比较固定,LISA需要他们出钱。而在中国,航天的经费似乎弹性要大多了。

    xexz 中国政府的官方宗教奏是无神论,不信上帝,作那‘要见上帝’的‘大科学’的时候也得要见到技术上的红利才行,哈,棺材里伸手,好处您也说了,认识差就弹性大,能见着红利的东东,那就该紧着忽悠,不能晓之以理那就晓之以利,这样的忽悠利国利民。

    李淼 xexz: 技术上将有很多好处。 晃晃: 所有辐射都和距离平方成反比,不需要做任何计算,道理很简单,能量守恒。 换个角度看,无质量粒子的传播子与波数平方成反比。至于四极还是偶极还是什么极,只是给出辐射和源的关系。这是场论的基本功。 至于静态场,则是另一回事。比如偶极产 

    xexz 晃晃: 侬耐心已失、败相已露,侬投降吧,共军优待俘虏 :) 别盖了,淼博客俺差不多每复必看的,这楼实在爬不动了,累死俺鸟 :(

    marksun xexz: 我没有把任何人作为批判对象,因为任何人也不成为我的敌人。我再再提醒的意思,概括起来:人唯一的敌人是自己内心的欲望,包括了对名闻利养财色名食睡的执着与贪爱。 因为没有外敌,所以也谈不上胜败,我需要战胜自己的欲望。

    挖坑乱填 2008-10-24 23:36:07

    xexz 灌一瓢 :D Say a word in heart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g1MzU3MTY=.html

    更多的费话

    10月 25th, 2008 by xexz

    科学与宗教 2008-10-21 20:54:50

    xexz 先顶再看,争取前排就座的机会,这个坑深有潜力 :)

    李淼  的,就是要改善国内做科学做文化的人文环境。 我提到的两个报告网上还没有,因为我参加了discussion panel,我有。你提醒了我,我贴在这里吧。xexz: :-) 

    xexz 俺是真心希望李教授的嗓门再大点,听到的人更多点,能赶上易教授的嗓门最好,不过,这个看来‘太实在’‘太有用’‘太利益’的事得由咱领导决定,果如是,善哉,俺打算放弃俺原始的自然崇拜,改信领导指定的任何一门宗教 :D

    李淼 多云转晴: 谢谢。 fyl7: 报告贴上了。 xexz: 怎么说呢?我虽然也有抱怨,但确实觉得领导们比脑残们还是有远见的。 歪鸟: 好,我们将精神实用包括进来,虽然大部分同胞不见得同意。 你对满人打断进程的看法有意思。过去也有人说过周人打败殷商也是落后文化打败先进文化,唉 

    xexz 俺呼吁(不是忽悠:)老师有机会还是上百家讲坛吧(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没要困难就制造困难:),咱不讲弦就讲这些个,比方《科学和哲学》,《科学和宗教》,要是怕题目太刺激领导,咱可以换个名字,比方说《西方宗教和近代科学的发展》,咱汤可以换,只要不让咱换药就成,这个利国利民,善莫大焉,良心的大大的有 :D

    李淼 xexz、歪鸟: 别开玩笑,我的口才和易同学还有距离,和于丹差得就更多了-一来有口音,二来不会像于丹那样满口都是别人的话 :-)

    xexz 俺平时好说笑,这回可不是;party上都说了,舆论的阵地俺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有人在说科学的事,这个大家都知道的,那个,其实在本质上就是在忽悠一种价值观),这个把科学的价值再给忽悠回去的事,以俺看你有责任。 方先生那个,以俺看要么是天分问题,要么是套目的明确把戏,要么是套目的明确而不自知的把戏(大白话,丫自己就被人给忽悠了),如此而已。

    李淼 歪鸟: 看来你是专家。 xexz: 对,我也这么想,既然纳税人养了我,我就得做一些对得起他们的事情。一件能做的事,就是解释自己做的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做科学,写小说的为什么要写,等等。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和西方人坐一桌子。 泛海森堡: 谢谢。

    xexz 俺说个观点吧:‘自然’和‘上帝’在俺这里从来奏是对一个东东的两种叫法,啥时候科学不再需要‘自然’来做最终解释的时候,俺们就真的可以不要上帝这个假设了,如今看来还远。

    李淼  民: 我有段时间不看煮酒了惭愧,该补课了。 townsman: 身体毒害孩子是一件,教孩子也变得功利是一件。唉,刚刚我就体会了80后的功利。xexz: 我最近觉得,如果在根子上不能计算物理学常数,另外如果人生存的条件是偶然实现的,“自然”这个上帝还应该被追究。我的意思是,自然其 

    xexz 歪鸟: 你说的这个对;另有一点,就是你说的那个在所谓哲学的方法论层面,就是俺们认识这个世界该用何方法的问题,这个不解决人的‘信仰需求’,人总是要死的,但是是,在俺们还不知道俺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个所谓终极问题(和哲学的所谓本体论还不在一个层面,比如有人说本体是‘实在’,有人说月亮你不看的时候不实在,简单点,有人说本体是物质,另有人说,一切都是幻觉,一切都是结构,一切都是运动,多了去,可是俺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丫哪儿来的?)的时候就自然会有这个信仰的需求,需要有人来忽悠,忽悠的好,利国利民,忽悠的不好怠害千年,这个比方李老师这篇博文分析的两个关系可见,如是就有利害了。

    xexz 李老师: 俺是原始的‘自然崇拜’教的,俺是虔诚的敬畏大自然的,俺觉得有些事上,上帝他老人家不耿直,要俺们猜心思,那就只好猜猜看了,谁让丫造了俺们还附送好奇心这么个玩意,难受 :(

    xexz 附议,上帝是万能的,不是人格的,肯定不是个人,他是个神;俺再补充一点,从现代的自然科学的观点看,上帝还是有那么一点生物特征的,那就是上帝‘常在常新,新陈代谢’,上帝还是上帝,不是昨天的上帝罢了,这个是玩笑 :) 好像是费曼物理讲义里面有提过宗教的事,是不是在讲义里搞不清了,不过俺确定他说过些很有意思的话,大致是些他作为无神论者的无奈之类的东东,还有些有意思的玩意,好像是个罗素(?)和一个信教的老妇人的对话什么的,有谁记得不妨说说,都挺好玩的。

    xexz 晃晃 : 侬把‘榴莲’换成‘手雷’,把‘胡罗卜’换成‘人体炸弹’,这两个很‘形似’;然后哪,你再重新看看你写的东东,再读一遍看看‘味道’对不对? ‘手雷和人体炸弹’要‘用’到‘信’,俺这当然不是鼓励谁搞恐怖主义,‘榴莲和胡罗卜’用到‘用’就可以,但是这两样要是吃了也死翘翘,‘信’就有‘用’了,他必须‘信’他的死翘翘是有‘用’的;你说不对呀?!对一个人来说,他‘死’翘翘了啥也‘用’不到鸟呀? 那对一个人群呢?对一个人群的历史发展呢? 俺知道你是信仰->‘用’的(比方,你说到个人兴趣的作‘用’),那俺就这样说吧:“个人的信仰对人群是有用的。”,简化成这个:“信仰是有用的”成么? :) 总之吧,简单来说吧,你说的‘相信’是活着用的,俺说的‘信仰’是死翘翘以后用的,那些敢在身上绑炸弹的人自然是有‘信仰’而非有‘相信’的,要不岂非白死翘翘了?你要是也回答了‘丫从哪来的?’这个所谓终极问题,并且忽悠着不少人‘相信’,你也会有安拉的力量。

    xexz 那位高人科普一把,古希腊有实验方法的传统么?是科学的另一方法:理性思维或者叫形而上学(抽象思维)传统吧? 这个只在‘哲学’的层面,是比较直接的影响,下面的那个才是‘宗教’和‘信仰’进而是人群所持的‘价值观’的影响。

    晃晃 xexz: 不知道为什么,你说的话往往让我不知道你想要表达什么观点

    xexz 至于具体到基督教对科学的影响,俺提供个观点,超过‘天地君亲师’范围的基督徒之间的‘博爱’价值观,对科学技术的系统发展倒是有个正面作用。 次序是这样的:上帝要基督徒–>博爱就–>[科学/民主]。 至于为什么博爱就[科学/民主],得费好些话,不细说了,简单点说吧,[科学/民主]作用的人群范围超过‘天地君亲师’。

    xexz 晃晃: 你得理解你老师说的俺们咋着才能和西方人座到一个座子上的思想,俺们这群人传统的、不超过‘天地君亲师+我’的功利主义的价值观是不成的,更别说只有‘我’这种极端利己主义价值观了,这样的话科学变异成‘我的科学’,于是和‘我’无关的陌生人不科学,他不能科学,他科学了对我不利,他是奇技淫巧,‘我’抄袭伪造数据;民主变异成‘我的民主’,我民主了我有权利,和‘我’无关的陌生人不能民主,他要也民主了,我的权和利不就损失了? 所以博爱,科学对所有人有好处,不管是否陌生人,你要爱她。 所以博爱,民主对所有人有好处,不管是否陌生人,你要爱她。 你干嘛要博爱呢?上帝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所以有些天真的美国人佬总想‘爱’我们,想让俺们也民主,俺们可以义正言辞告诉丫:俺们根本不爱你丫挺 :D

    晃晃  对应原理。对应原理并不是一个物理学理论,仅仅是一个启发式的思维方法。这个对应原理并不是Bohr守旧的表现。对应原理仍然是一种经济的做法。xexz: 我还是看不太明白你说什么。关于你在222楼对科学和民主的讨论,让我感到很奇怪。你认为一个极度自利的人会到商店里面随便拿东西不花钱么 

    xexz 266,快到了,俺抢 :)

    xexz 讨论的很和谐,主雅客来勤,俺再抢 :)

    xexz 讨论没有流于面子和个人利益之争,讨论价值观对科学的影响却没有开骂,为真理而真理,再再抢 :)

    xexz 不说,是俺的了 :D

    xexz 现在说,那是因为超过了《时光之箭》,冠军,呕嘢 :D

    xexz 俺不说->俺自私->俺有罪->俺赎罪->俺爱你们,阿门。

    xexz 晃晃: 你能说到把科学本身作为一种价值观对一个人群价值观体系的反作用,这很好,李老师有个好学生,不过有一点俺不大同意,就是你说科学的理性‘分析’方法的作用较多,俺以为‘实证’的成分多些,简单的比如乱伦,复杂点比如俺上面提到的博爱,都是‘实证’的,这里的‘分析’都不是基于‘假设’前提的推理,更多的是经验的归纳,这样说吧,相当于科学的所谓系统‘原理’更好些,你比方说‘博爱’就相当于‘人群系统’的‘最小作用原理’,可以似是而非的类比这是少了很多无用功 :) 这个是实践的归纳,没有更基本的假设了,更基本的原理要从实践中来; 进一步来讲,对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来说,谁先找到归纳出这些原理,并自觉遵从它,谁的社会就更进步,落后了就该学习,但是痛苦无比,扯地远一点,比如老毛找了个和‘博爱’最接近的有俺们传统的‘集体主义’,从这一点上看他还是真心想民主的,但是不成,他的价值体系的革命是不成功的,这谁都知道,道理是不成龙配套,不回答“丫从哪里来的”的所谓终极问题,不从这个问题出发构造一个价值体系,不把所有的‘为什么’都给你堵死,不好真正忽悠住别人,他忽悠的东东还是被人群当作了工具给‘用’了。

    mark sun XEXZ: 不回答“丫从哪里来的”的所谓终极问题,不从这个问题出发构造一个价值体系,不把所有的‘为什么’都给你堵死,不好真正忽悠住别人,他忽悠的东东还是被人群当作了工具给‘用’了。    上面的话说的有意思。我咋没想出来呢。

    晃晃 xexz:277# 看来不光是我经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 ····“把科学本身作为一种价值观对一个人群价值观体系的反作用” ····“科学的理性‘分析’方法的作用较多” =============== 上面这两个观点是我在什么地方说 

    xexz 晃晃: 俺又有点怀疑俺是不是夸错鸟 :) “我只说过科学本身根本就不提供价值观。但科学可以对价值观进行分析理解。至于什么“反作用”、“理性分析作用较多”,都不是我的观点,我甚至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是把科学本身作为一种价值观呢?是这样的,一个人群里的所有人或者大部分的人在处理任何事情的时候都用科学所推崇的方法来考虑和处理,比如不迷信,崇尚理性分析和实验验证,这样做是被大家认为是有价值的,是好的,反之迷信臆断拍脑袋就决定如何处理自己未知的事情被认为是无价值的,是坏的。举个例子:比方大家在讨论一个人群有什么样的价值体系会对这个人群的科学成就有什么影响这个事的时候,晃晃你仍然能够反过来,用科学的理性‘分析’方法看看科学会对一个人群的价值体系的形成有什么反作用,也就是说你把符不符合科学的方法当作了‘秤砣’来称量其他任何事物的价值几何。 俺的意思指,在你这个事情上,科学方法里面的理性分析方法对一个价值体系之中除去科学之外的其他价值观的形成没有科学所推崇的实验归纳的方法作用大而已。你能认识到科学的理性分析不能判断一个价值观的对错这点就是对的,道理就是一个价值观的形成多来自对人群行为实践规律的归纳而非分析,你把一个人群所推从的某种价值观叫作这个人群通过实践所悟、所得、并要遵从的‘行为原理’就成,简略点说,所谓价值观就是‘行为原理’。 俺希望俺这次是说清楚了,还有不清楚,你只管说,俺慢慢解释俺的意思。

    xexz 晃晃: “许多终极问题是伪问题”,这个你既然有答案了,俺就不和你讨论了 :)

    xexz 呵呵 : “而科学追求的是客观真理,跟道德无关”,呵呵 :) 你没抄过论文伪造过实验数据吧?其他人有么?这个人群崇尚造假么?造假有利可图,有个人造假,其他人怎么评价他?猫木逮到他,他就是个好老鼠?这个人群你能指望他对科学发展做出成就么?你有机会和西方人坐到一个桌子上么?

    xexz 歪鸟: 对呀,对最基本道德规范都为利所图而不愿自觉遵守大家共同行为准则的人谈理想、谈追求无疑是缘木求鱼。

    呵呵 xexz : 你根本就看不懂我和晃晃在说什么 我说的是对于自然规律本身,不存在道德上的判定,而不是说科学家不用讲道德。我们只用探讨勾股定理正确与否,而不必考虑勾股定理是否违反道德,或者它的道德高不高尚。

    xexz 呵呵: “我说的是对于自然规律本身,不存在道德上的判定。”,高论,俺就木指望自己能看得懂 :) “不必考虑勾股定理是否违反道德,或者它的道德高不高尚。”,这个啥意思?太深刻了,看不懂,是自然规律的人品木问题么?自然规律的人格化?自然规律最近心情郁闷就自己伪造实验数据忽悠活人么?这个提法倒是很新颖。

    又三件事 2008-10-14 15:00:17

    xexz ”物理是一个整体,我觉得做得最好的人往往所有物理都懂一些。”,李老师这个说得好。 俺再做个推广 :) 整个科学都是从‘实在’出发的整体;可惜数学不是,数学不‘实在’,起码现在不‘实在’。

    Dazzled xexz: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数学”不实在?你可以读读<<论知识的探求>>,看看自然科学或是世界的运行方式的实在是什么,当然那本书也只是作者的观点,不代表什么,但是你说的“数学”的不实在是指什么?比如说newton所说的引力,我认为关键不在于这个所谓的力,而在于这个客观实在之间确 

    xexz Dazzled : 李老师那个ppt你看了么?那个中心思想,俺琢磨是说现如今光指望数学是不成的,得试验,得有现象,不然就是瞎琢磨,俺认为这个思想很好,值得大家认真领会 :)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是由哪些最基本的“元素”或是物件来搞成的?”,这个嘛,俺的外行,感觉上大概有点、场、环、弦、膜、’体’、’弹’、、、啥子的 :D 俺反正是木弄不清楚,这得看你问谁了,俺估计李老师会说:八成是弦。

    xexz 小辉: 俺的不懂,你又是‘一个电子’、‘一个中子’又是’引力’的,你说的这个是‘量子+引力’的问题么?难道‘量子引力’搞定了?很惊人的说!‘一个电子’和‘一个中子’之间的‘距离’始终不变是啥意思?量子上的意思(啥情况也不可能呀?)、引力上的意思(电子、中子的是质点?)、还是‘量子引力’上的意思?

    xexz 李老师能不能说说您的直觉,要不要破坏原理?好像有人声称发现暗物质的效应鸟,好像是说地球转一年他的设备有周期还是方向效应可探测什么的,这个可靠吗?要是总也发现不了,哪该咋办?

    李淼 xexz: 我记得你说的那种探测,如果探测到和周期相关的效应,我觉得可靠。如果探测不到,只好那样了。 123: 不懂你的问题。 GR是建立在等效原理基础上的。就像说,假定A,才可能有B,所以B解决了A,这是你的”解决”的定义吗?如果是,还问这个干啥? :-)

    xexz 淼语录:“。。。。江湖分成很多派。我是属于需要其他东西那派,因为就有效量子场论来说,很难相信广义相对论一直到很小尺度都是对的,其他irrelevant terms总是不出现。” 哈哈,语录被俺翻倒鸟 :)

    费话

    10月 13th, 2008 by xexz

    两封关于诺贝尔奖的信 2008-10-11 22:27:48

    xexz 沙发 :G

    xexz shanqin 和 马甲: 不用等二十年,一个月后,要不一个星期就中,这个时间的长短,其实真得和个人悟性有关的(俺这得罪的话,是做好了被反击准备的,俺还是说了,你拿我怎么地吧?:D ),你们再回头读读你们和李老师的文字,俺完全木有批评谁的意思,有些东东只能自己去体会,去领悟。你比方说:‘尊重权威’和‘屈服权威’的差别就肯屁股比你了解的复杂,和’事实‘有关、和个人的’学识‘有关、甚至和个人的’涵养‘有关。。。你个人觉得自己是’尊重‘,别人眼里可能就是’屈服‘,你个人评价是’屈服‘,到了别人眼里你是’尊重‘,俺这是意在说明,学识和修养都很重要,这么说吧你到了哪一级的修养才会有更高一级的学识,道理是这样的,不然你会觉得别人说的都是屁,自己的话谦虚点说即便不是真理,也是因为别人比较木见识,都这种结论了,你还能学到啥子么?

    几篇物理文章 2008-10-09 11:41:41

    xexz 奏叫淼统计。所有暗的玩意都素淼统计,然后锻炼身体,超过南部 :) 另外,想请李老师给科普一下,现在盘子的形状是咋给弄出来?流体力学?还是有其他什么方法?

    李淼 xexz: 你指的是星系团结构?答案是是的。

    xexz 谢谢李老师科普,预祝您统计成功,俺不知深浅的瞎说一句,你也许用得着司机替你数‘数’ :) 另外,很遗憾见到这里有很多同学咋对马克思有这多的误解,俺想提醒同学们,俺们小时候上的那门课它叫–‘政治’–木人说它叫–‘哲学’–,俺们小时候是木有‘哲学’训练的,除非你有自觉的学习,如果真有的话那将是收益非浅的,俺说的这个训练,比方说,你中学看过康德、黑格尔,大学看过维特根斯坦、胡塞尔;这样你不会因为没有哲学训练就对哲学有深的误解,你也会对啥叫‘原创性’,啥叫‘炸药奖’有个不同的视角; 马克思还是政治学谈得多,也谈哲学,不过好像也木啥拿得出手的原创,对metaphysics即本体论上就一句‘物质是运动的’,‘物质’就不说了,奏‘运动’恐怕也并非原创,具体该算在谁头上,俺不知道,搞不清楚;对方法论上是辩证法,不过那个是俺们的原产,莱布尼茨、康德、黑格尔、通过‘鲁先生’的‘拿去主义’给出口转了内销的。 俺知道这里大多是伽利略老人家的门徒,老人家被当作鼻祖,那是因为老人家有个‘方法论’贡献,这个方法叫:叫实验验证,叫自然科学,它有一个比较简单、直觉的本体-‘实在’,其大弟子爱因斯坦氏是打死都不肯放弃的 :D 至于‘政治’,俺个人看法,那个属于‘艺术’层面的东东,简单地说那个是‘利益分配的艺术’,所以不管啥主义啥体制都是工具,目的是分配利益,所以受俺们的自然和人文的客观条件’约束’(制约:),俺们该选中间偏左的道路,这个是最小作用原理 :D 靠,说多了,说得不对当俺放屁。

    xexz 补充一句: 你就把‘主义’‘体制’当作画笔和颜料得了,这个事相当于有人在作画,和画家开party的人说:“画得好,这个是人”,另一部分人木被邀请参加party的说:“画得是屁,这分明是鬼”。 这里的‘对错’有‘画笔和颜料’啥事么?有的只是人品问题。

    skywood To xexz: 我认为,其实马克思首先是一个研究经济的人,因为他对19世纪的那些现象不满,所以他的主要著作应该首推《资本论》。 研究哲学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世界。研究政治是为他的经济理念找到合适的搭配。 不过这些研究本来就是难分的清的。 反正我是景仰他的学识和毅力的。 中国的课是叫“ 

    xexz skywood: 你说的对,你说的原创俺把它归‘政治经济学’,不是俺说的哲学上的原创,俺说的哲学取本意即metaphysics,包括本体论和方法论。

    xexz abada : 你说得也好,俺只是指出这个类比有些许合理性,不要纠缠艺术的所谓‘对错’问题,绝对的‘好坏’问题,那个有价值观的因素在,对与错都是相对的,俺是奇怪李老师这里,这么多懂SR,GR的大牛咋就不会换个‘参考系’看看同一个问题,都是‘规范’学多了,以为远着看和拿放大镜吹毛求屁是‘规范不变’的 :D

    xexz abada : 有30了吧?那俺支持你不要被‘哲学’污染,谁也甭想给你刷上颜色。

    次贷危机,一个民经的阅读(1) 2008-10-06 22:13:54

    xexz 给李老师的民经捧个场,转一篇刚看到的民经:    在美国,贷款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从房子到汽车,从信用卡到电话账单,贷款无处不在。当地人很少全款买房,通常都是长时间贷款。可是我们也知道,在这里失业和再就业是很常见的现象。这些收入并不稳定甚至根本没有收入的人,他们怎么买房呢?因为信用等级达不到标准,他们就被定义为次级贷款者。       大约从10年前开始,那个时候贷款公司漫天的广告就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街头,抑或在你的信箱里塞满诱人的传单“你想过中产阶级的生活吗?买房吧!积蓄不够吗?贷款吧!” “没有收入吗?找阿牛贷款公司吧!”“首付也付不起?我们提供零首付”“担心利息太高?头两年我们提供3%的优惠利率!” “每个月还是付不起?没关系,头24个月你只需要支付利息,贷款的本金可以两年后再付!想想看,两年后你肯定已经找到工作或者被提升为经理了,到时候还怕付不起!” “担心两年后还是还不起?哎呀,你也真是太小心了,看看现在的房子比两年前涨了多少,到时候你转手卖给别人啊,不仅白住两年,还可能赚一笔呢!再说了,又不用你出钱,我都相信你一定行的,难道我敢贷,你还不敢借?”在这样的诱惑下,无数美国市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贷款买房。(你替他们担心两年后的债务?向来自我感觉良好的美国市民会告诉你,演电影的都能当上州长,两年后说不定我还能竞选总统呢。)       阿牛贷款公司短短几个月就取得了惊人的业绩,可是钱都贷出去了,能不能收回来呢?公司的董事长  阿牛先生,那也是熟读美国经济史的人物,不可能不知道房地产市场也是有风险的,所以这笔收益看来不能独吞,要找个合伙人分担风险才行。于是阿牛找到美国经济界的带头大哥  投行。这些家伙可都是名字响当当的主儿(美林、高盛、摩根),他们每天做什么呢?就是吃饱了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找来诺贝尔经济学家,找来哈佛教授,用上最新的经济数据模型,一番鼓捣之后,弄出几份分析报告,从而评价一下某某股票是否值得买进,某某国家的股市已经有泡沫了,一群在风险评估市场里面骗吃骗喝的主儿,你说他们看到这里面有风险没?用脚都看得到!可是有利润啊,那还犹豫什么,接手搞吧!于是经济学家、大学教授以数据模型、老三样评估之后,重新包装一下,就弄出了新产品  CDO(注: 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债务抵押债券),说穿了就是债券,通过发行和销售这个CDO债券,让债券的持有人来分担房屋贷款的风险。       光这样卖,风险太高还是没人买啊,假设原来的债券风险等级是6,属于中等偏高。于是投行把它分成高级和普通CDO两个部分,发生债务危机时,高级CDO享有优先赔付的权利。这样两部分的风险等级分别变成了4和8,总风险不变,但是前者就属于中低风险债券了,凭投行三寸不烂“金”舌,当然卖了个满堂彩!可是剩下的风险等级8的高风险债券怎么办呢?       于是投行找到了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又是什么人,那可是在全世界金融界买空卖多、呼风唤雨的角色,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这点风险小意思!于是凭借着老关系,在世界范围内找利率最低的银行借来钱,然后大举买入这部分普通CDO债券,2006年以前,日本央行贷款利率仅为1.5%;普通CDO利率可能达到12%,所以光靠利息差对冲基金就赚得盆满钵满了。       这样一来,奇妙的事情发生了,2001年末,美国的房地产一路飙升,短短几年就翻了一倍多,这样一来就如同阿牛贷款公司开头的广告一样,根本不会出现还不起房款的事情,就算没钱还,把房子一卖还可以赚一笔钱。结果是从贷款买房的人,到阿牛贷款公司,到各大投行,到各个银行,到对冲基金人人都赚钱,但是投行却不太高兴了!当初是觉得普通CDO风险太高,才扔给对冲基金的,没想到这帮家伙比自己赚的还多,净值一个劲地涨,早知道自己留着玩了,于是投行也开始买入对冲基金,打算分一杯羹了。这就好像“老黑”家里有馊了的饭菜,正巧看见隔壁邻居那只讨厌的小花狗,本来打算毒它一把,没想到小花狗吃了不但没事,反而还越长越壮了,“老黑”这下可蒙了,难道馊了的饭菜营养更好,于是自己也开始吃了!       这下又把对冲基金乐坏了,他们是什么人,手里有1块钱,就能想办法借10块钱来玩的土匪啊,现在拿着抢手的CDO还能老实?于是他们又把手里的CDO债券抵押给银行,换得10倍的贷款,然后继续追着投行买普通CDO。嘿,当初可是签了协议,这些CDO都归我们的!!!投行心里那个不爽啊,除了继续闷声买对冲基金之外,他们又想出了一个新产品,就叫CDS (注: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违约交换)好了,华尔街就是这些天才产品的温床:不是都觉得原来的CDO风险高吗,那我投保好了,每年从CDO里面拿出一部分钱作为保金,白送给保险公司,但是将来出了风险,大家一起承担。 保险公司想,不错啊,眼下CDO这么赚钱,1分钱都不用出就分利润,这不是每年白送钱给我们吗?干了! 对冲基金想,不错啊,已经赚了几年了,以后风险越来越大,光是分一部分利润出去,就有保险公司承担一半风险,干了!于是再次皆大欢喜,CDS也卖火了!但是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因为“聪明”的华尔街人又想出了基于CDS的创新产品!我们假设CDS已经为我们带来了50亿元的收益,现在我新发行一个“三毛”基金,这个基金是专门投资买入CDS的,显然这个建立在之前一系列产品之上的基金的风险是很高的,但是我把之前已经赚的50亿元投入作为保证金,如果这个基金发生亏损,那么先用这50亿元垫付,只有这50亿元亏完了,你投资的本金才会开始亏损,而在这之前你是可以提前赎回的,首发规模500亿元。天哪,还有比这个还爽的基金吗?1元面值买入的基金,亏到0.90元都不会亏自己的钱,赚了却每分钱都是自己的!评级机构看到这个天才设想,简直是毫不犹豫:给予AAA评级! 结果这个“三毛”可卖疯了,各种养老基金、教育基金、理财产品,甚至其他国家的银行也纷纷买入。虽然首发规模是原定的500亿元,可是后续发行了多少亿,简直已经无法估算了,但是保证金50亿元却没有变。如果现有规模5000亿元,那保证金就只能保证在基金净值不低于0.99元时,你不会亏钱了。       当时间走到了2006年年底,风光了整整5年的美国房地产终于从顶峰重重摔了下来,这条食物链也终于开始断裂。因为房价下跌,优惠贷款利率的时限到了之后,先是普通民众无法偿还贷款,然后阿牛贷款公司倒闭,对冲基金大幅亏损,继而连累保险公司和贷款的银行,花旗、摩根相继发布巨额亏损报告,同时投资对冲基金的各大投行也纷纷亏损,然后股市大跌,民众普遍亏钱,无法偿还房贷的民众继续增多……最终,美国次贷危机爆发

    温吞水 李老师, 你转的第三篇和xexz转的民经里分别有“统计分析”和“数据模型”  这些看起来并没有某些人想的那么“灵验”,或者说可能是有意拿来给“半瓶水”看的。 各种金融衍生产品就其本身来看,也许可以迷惑一些投资者,但是监管部门或者经济学者就没有从头到尾查查他们的三代, 

    李淼 xexz: 谢谢!一起做民经吧。你这个帖子我也看过 :-) 很通俗很幽默。 温吞水: 美国那社会,我待过,是彻头彻尾的冒险者的天下。 注定孤独: 所以,被股市房市套牢活该嘛。谁买谁知道 :-)

    xexz 响应李老师号召,把民经进行到底 :) 俺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危机恐怕最主要的并非美国的‘房事’问题,石油,俺奏是脚得和这个玩意有点关系,而‘房事’只是忽悠的手段,俺说不上来是个什么关系,老美’声东击西’的战略部署?实质上对美帝国主义的最大威胁是‘欧元’,他们不愿意说,咱得大声吆喝出来 :D 美国自身的所有危机通过印刷‘绿纸’即可,而且不是瞎印,俺脚得理论上应该有多少石油就能印多少美元。搞不懂,有大侠给分析一下就好了,不过俺脚得如果这轮危机的结果是$失去其地位那是不可想象的。

    mark sun xexz: 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中国,日本等国家,目前面对美元弱势的渐行渐近,是一个难以回避的囚徒困境,继续买进美国国债是自己找死,不继续买进是立刻自戗。 如果不彻底解放思想,那么结果都一样是死。不过,日本国民的财富分配没有我们这里这么夸张,所以经济停滞了10年,社会秩序依然 

    xexz 如果真是$失去其地位,那就只好开片了,忽悠不住就打,就现在老欧洲的架势,看来不愿意自认忽悠,那就把北极熊搞急了,让欧元见鬼去吧。咋把北极熊搞急呢?傻卡是为利,石油价格。。。方法有很多 :D

    xexz mark sun : 说的对,此一石二鸟的阴毛,不过据说要搞二次土改,搞点内需出来,不过啥时候有呢个几千年不死的文官的官僚系统参与搞,好事一定变坏事,后果难料 :’(

    xexz 继续民经 :) 如果这个危机真有阴毛,那么$的强弱估计不是目的,那是暂时的,石油和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地位不能动摇才是目的。

    xexz 俺一直有个看法,俺们的自然环境和人口及其素质以及文化特质等等客观条件在目前以及这些客观因素还起主要作用的相当一段时间里要求俺们应该走中间偏左的道路。

    xexz shanqin: 182楼说明木打通关,还要继续修炼 :)

    量子引力在中国 2008-10-03 17:50:32

    xexz 俺圈外的人帮不上啥忙,帮顶,继续鼓捣,俺看好淼博客必能青史留名 :)

    李淼 marksun: 那个pdf文件上说明是一个专门研究网络的人给Templeton Fundation写的报告,老外就是专业啊。 xexz: 博客现在多如牛毛啊,不过我觉得少数还是能够留下来的 :-) 几百年后后人研究现在的博客,就像我们研究甲骨文和纸草书。 估计那个时候,绝对没有老徐什么事了。

    xexz 兄弟们看到了吧,李老师还是念念不忘老徐呀,没啥说的了吧? 加油干!加水干!都成 :D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公开信 2008-09-29 14:13:04

    xexz 出来打酱油的路过,围观科学家中。。。:)

    温吞水 xexz,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xexz to 温吞水: 哈哈,你丫太坏鸟 :) 竟敢拐弯抹角取笑本民科,罪无可赦 :D 俺趴在桥上的拙眼之中的风景想必你在楼上是见不着、梦不到的?不信?俺告诉你:‘上帝’就跟桥墩子底下打手枪呢,还不信?!不信你下来看看不就得了? 别惹民科,咋就没点记性呢,侬再惹俺,俺就说俺看到了一个将持续千年不变的风景,非恶心死你不可,谁叫你惹俺来着,这可是你自找的,哈哈。

    xexz to 晃晃: ‘我’,亲人,族人,外族人,外国人,地球人,外星人,。。晃晃人。。。天定星人。。。。。。。上帝在这儿。 因为从‘我’到‘晃晃人’的所有‘人’和‘天顶星人’的利益有冲突,打架的时候,‘晃晃人’向着‘我’了,拉了偏架鸟,所以‘晃晃人’就被‘还原到人的自私本性上’去了,我觉得您有点冤枉啊!您超不多已经胸怀整个宇宙了呀?! :D

    晃晃 xexz: 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冤枉。我坦白承认自己的本性,拒绝占据道德制高点向别人挥舞道德大棒。如果我拉偏架我就承认自己拉偏架,不会声称我这一方就是神圣高尚的。有些人与我不同,他拒绝承认人的本性,一边拉偏架一边试图从一种普世价值的角度去断言别人是邪恶的而自己是神圣高尚的 

    xexz to 晃晃: 别误会,俺木说说你自私是冤枉的,是‘我’比较冤一点,‘我’连外星人的利益都维护了,还是‘自私’的本性使然,俺只是脚得:这个‘把概念外延随己意扩展’是个把戏?、还是个别的什么?、木啥把握而已;你不会是故意的吧?有人故意,那是有其明确的利益目的的?你一李老师的学生应该不会吧?

    晃晃 xexz: 没太看懂你说什么。有一点:如果概念外延不可随意扩展,那么就要给出具体的标准以及确定这些标准的站得住脚的理由。如果给不出来,那么“不可随身扩展”这种要求本身就是一种主观的随己意的行为。

    三件事 2008-09-26 21:43:08

    xexz ‘the transitions with change in strangeness had amplitudes equal to 1/4 of those with no change in strangeness.’ ‘He solved the second issue with a mixing angle θc, now called the Cabibbo angle, between the down and strange quarks.’ 李老师,这个是不是说Cabibbo angle只是个解释而并非理论预言呢?

    李淼 xexz: 对,严格地说Cabibbo angle 不是预言。我想,Weinberg angle也有这个意思。但是,这两个angle的含义都超出了要解释的东西。 shanqin: 谢谢。 Maldacena不算一辈子做一件事,作为对比,你可以查一下KM或Higgs发表的文章数目。 Yun Wang: 谢谢你对艾略特口音的解释。 还有,美国老电影里的口 

    xexz :( :) 有点怪?

    李淼 暗暗地笑: 对啊,对粒子物理绝对是好事。 xexz: 哪里怪? :-)

    xexz 说不好,反正SM,南部是否该早点,都八十多了?咋三日本人搁一块给呢?

    李淼 洪友丽: 是啊,关心自己的领域多些其实还是好猜的 :-) xexz: 我觉得给Nambu是因为年纪太大了,怕万一等不到Higgs。KM则是迟早的,现在也该轮到他们了。Cabibbo可惜了。

    xexz 是这么回事。

    牛牛松鼠会 2008-09-23 21:21:16

    xexz 好的科普其实是很难得的,俺私底下以为中国的科普做得不很好,不是俺们的科学家不想写,是真写不来‘一推’那样的东西,科普这玩意如果想写好,不能是只对你介绍的东东你自以为自己懂了就行了,得‘真懂’,真懂的标准是:你‘有能力’将你介绍的东东让‘尽可能多’的人认同你的说法,他们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说的,有啥看法?所以呐,你对你介绍的东东没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见解是不成的,这就不是对一般搞专门研究的科学家的能力要求了,这其实是一种对‘大师级’的要求,道理是这样的:没有大师级的‘广博’的‘视野’,你哪来的独特‘视角’和自己的看法呢?说自己不懈于写科普这种低级东东的newber,那个一定是在drunbing :D 有看不懂,请狗‘新东方,英语最新一期知识点统筹&niubility’ :) 另:俺推荐‘一推’的彼得.阿特金斯《伽利略的手指》,写得真不赖,自以为啥都懂的应该看看。

    李淼 crackpot1: 同意。 xexz: 也同意。 科普写得好,第一要真懂,第二要能侃,后面这项也难得。我看过去的一些科普,内容不论,语言乏味,有的甚至还有党八股。

    xexz to 李老师: 严重附议。 张嘴就得罪人,一句话就想让自己有智商优越感的,还是别掺乎这事的好,不光得罪人,也得罪伽利略他老人家,人家等你‘传教’呢,你把人往‘庙’外头赶,你这不是帮倒忙么?! 另:再拍个马屁 :) 李老师这里的这个‘庙’,我看很好,很和谐,要多盖些 :D

    HLA宇宙新学 TO:XEXZ 回17楼 同意! 顺便问个问题,如果我是大师级,你会有什么反应? 另,我很喜欢你这些文字 引用:科普这玩意如果想写好,不能是只对你介绍的东东你自以为自己懂了就行了,得‘真懂’,真懂的标准是:你‘有能力’将你介绍的东东让‘尽可能多’的人认同你的说法,他们想看看你到 

    xexz to HLA: 依俺眼盘,您岂止是大师级,您和上帝,老天爷,佛祖,莫哈默德。。等等。。等等。。对了,还有 being ,您和他们应该是一级的 :D

    xexz 再 to HLA: 俺给您推荐的阿特金斯的书,您要是稍有闲暇尽量还是看看吧,另外,谢谢您喜欢俺的文字。

    hui同学作了好人好事,谢谢hui同学。

    09月 23rd, 2008 by xexz

    苦中作乐 2008-09-20 21:36:06

    xexz 唉 :’( 攒不齐人品,就木有文化,木文化咋改都白搭,还能咋地?攒人品呗,等呗。

    xexz 让俺看热闹的都起急。直接给霍金和希格斯一人一个麻雷子不就完了,反正都是炸药将,俺腻歪这样忽悠人的。

    xexz 俺就奇怪,‘假’–这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在俺们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咋会这样好使?拥有这么广泛的群众基础?到底哪出了毛病?还是俺们命该如此,俺们就是命该‘吃塑料的人品’,攒个大家不互相‘喂塑料’的人品咋就这样的难呢?!

    xexz 哈哈,各色人等粉墨登场,李老师,侬可要小心点了,你这里要是毙掉了,俺们可就木地方玩了 :D

    李淼 HLA宇宙新学: 你出的题目太大。我的博客有一些和你的提问相关的文章。 xexz: 明白 :-)

    47 lvdou,对不起拼错了你的名字。刚看到xexz的留言,的确如此,也许我不该在这里说这些敏感的话题。李老师,如果觉得我的留言不合适,尽管删除。

    奶牛/Susskind/王云 2008-09-17 15:32:35

    xexz 以下百度百科《国富论》条目,俺把它瞎扯的那一条标示出来了;俺们这是没做热身就开跑了;俺只翻过条目,没认真读过这书,不过俺猜那是为资本社会、工业社会准备的‘道德规范’和‘价值体系’,俺们旧有‘商业社会’的训练,但是木没这训练,俺有个看法–既然学了,那就该认真点,俺们的文学、戏剧、文艺、、、、反正一切忽悠人的玩意,就都该拿他主张的价值观做秤砣,做规范; :’( 可有几个写小说的看那鸟玩意?:    《国富论》(The Wealth of Nations):西方经济学的“圣经” 作者:亚当·斯密(Adam Smith):经济学的主要创立者 首次出版:1776年 全书名:《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被誉为: 西方经济学的”圣经” 经济学的百科全书 影响世界历史的十大著作本书之一 影响人类文化的100本书之一 影响中国近代社会的经典译作 <<<  这一条是瞎扯。 对人类发展进程产生过深远影响的书籍 1986年法国《读书》杂志推荐的理想藏书 《国富论》的首次出版标志着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诞生,《国富论》是现代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起点。 《原富》是中国翻译家严复对苏格兰经济学家、哲学家亚当·斯密(Adam Smith, 1723 – 1790)所著的 The Wealth of Nations (1776) 翻译的第一个译本起的书名。用现代汉语翻译应为《国民财富-对国民财富产生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    结论:还木有二奶的同志就抓紧时间办吧。

    xexz 据俺了解 mark sun 说的靠谱,制奶粉的工艺一般是在叫‘雾化塔(?)’之类的装置里面做,从塔顶把奶液加压雾化喷出,在下落过程用热空气干燥,雾化的奶落到塔底就已经是粉状的了,这个过程应该是没有很高的压力和温度的。

    xexz 转个强帖过来;坚持下去,俺们马上就都能成生物、化学方面的‘知道分子’鸟!什么美国人啦、日本人啦一边玩去 :D    此时此刻伊利,蒙牛最想对三鹿说什么 伊利:你他妈加就加了,不能少加点? 蒙牛:我从来都是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你他妈三聚氰胺里加奶粉? 三鹿(委屈):那天漏斗坏了,没控制住量 完达山:还好那天料都被蒙牛给收光了,不卖给我,妈的,现在看看,老子没上榜,哈哈。 从大米里我们认识了石蜡   从火腿里我们认识了敌敌畏   从咸鸭蛋、辣椒酱里我们认识了苏丹红   从火锅里我们认识了福尔马林   从银耳、蜜枣里我们认识了硫磺   从木耳中认识了硫酸铜   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李淼 xexz: 这里还有: 早晨掀开黑心绵的被子起床,用致癌牙膏潇洒的刷完牙,喝杯过了期的碘超标还被三聚氰胺污染了的牛奶,吃根柴油炸的洗衣粉油条,外加一个苏丹红咸蛋,中午用地沟油炒盘避孕药喂的黄膳,再加一盘敌敌畏喷过的白菜,晚上喝上两杯甲醇白酒,再整两瓶甲醛啤酒漱口,来份苏 

    xexz 哈哈,俺们这么大的人口基数,这么好的进化环境,那天变异出来个‘毒物超人’是完全可以希望的,所以呢,俺们奏是人类进化的未来希望,俺们不能辜负,一定要挺住。。挺住。。。。

    xexz 俺不信佛,不过俺相信时运,很多事是时也运也,人力不可为呀,有点宿命了,这点子上和佛还是相通的。

    mark sun XEXZ: 是的,你观察到的现象在佛学里,叫因果不虚,一群人共造的定业是不可转的,施展神通力也敌不过业力的。 对于肯发心念佛的人,个人的别业是可以转的。是可以拯救自己于水火的,就怕自己不肯念。

    xexz to mark sun: 俺虽说有点宿命,不过俺不会去预言点什么,预言的事还是交给伽利略的徒弟们好了, 他们说的有时候还靠点谱,俺只管忽悠 :) 俺估计象政治、民主、pussy价值之类的玩意就是佛和上帝他们开会说的,你也当不得真,哈哈 :D

    mark sun XEXZ: 可能你误解我63楼提到预言这个词的环境了,我现在还没能力预言什么。我不过是把大成就者的预言转述一下。 另外政治、民主等概念,在佛陀的教育里不是主要的,甚至连次要也谈不上。一切都概括到缘起空性中了。 上帝也没资格和佛陀讨论开会,他和凡人一样需要佛陀的帮助才可以脱离轮 

    xexz to 李老师: 有些人要从内心之中生出‘李耳保佑中国’(佛不够’本地化’,俺的偶像不喜欢,哈哈:),俺宁愿去吃斋念佛,阿尼托佛,善哉。善哉。

    xexz 俺还没看你说的文章,俺说那是一个文化问题,需要从文化和文化所属的价值体系去反思,需要俺们全民族的价值观改良(俺不喜欢革命),可就有人不信,非说体制问题,木办法,俺们时运不济。

    LHC文摘/LHC的事实和神话 2008-09-12 15:41:17

    xexz to star621: 俺和你有同样的问题,所以俺很欣赏你的设计,所谓‘对称之美’那奏是忽悠活人的,不见得就是‘美’的本意,俺觉得‘下一锅’也许就该照您说的那样嘣了 :D 俺确信要有‘下一锅’的话,那一定是咱们说的那种‘美丽’。。靠。。。就是等不到那一天了 :’(

    关于LHC的神话/一首小诗 2008-09-10 15:31:06

    xexz fanxiaowen : 你确定你现在不是在你活着的那个平行宇宙发的帖子么? :D

    xexz 俺吃点什么都得care,靠 :’( 另:这一阵子猪肉是便宜了点。

    博文评论 2008-09-07 14:59:41

    xexz ”明天下午坐在家里,看天会不会塌下来。” 您这是很不负责任的态度,要批评 :D 人家明天还得上班呢,到让你说得有点紧张起来了。 俺及其不负责任的预测一下:白担心一晚上鸟,要是说一晚上还不中,再多点时间俺估计也还撑得住:),结果是啥也木发生,甚至希格斯,这样倒是有点塌下来的感觉了,俺是民科,俺喜欢 :) 俗话说的好呀:看热闹就木有怕事弄大的,俺估计其实大家心理都喜欢 :D 所以嘛。。上帝,佛祖,老天爷。。being 。。。阿门,侬干脆把事弄大算球,反正俺们都是看热闹的,哈哈 :D

    xexz 另:顺祝李老师节日快乐。

    费米伽玛射线空间望远镜 2008-08-29 13:45:51

    xexz 哈哈,俺现在认识到:只有搞实验方面的科普,才可以让自然科学的‘李教授’干掉人文历史的‘易教授’(只是打个比方,两个教授是我们都需要的 :),搞理论是不行的,太小众,大众更关心‘自然现象的原理’,对作为‘现象解释’而来的‘理论’是不大感兴趣的,也没人愿意花心思去‘理解’,那个要求太高,朝闻道夕就愿意去死的傻冒必定太少 :D

    李淼 泛海森堡: 现代意义下的量子场论不是和广义相对论不调和,而是在高能区域参数太多(不可重正的反映),这样在高能区域就没有预言。 xexz: 干掉易教授是不可能的,但实验的确比理论的受众更加多些。

    说唱LHC 2008-08-27 14:16:58

    xexz 特别支持清风正阳兄多写一点实验方面的科普,做这个是功德无量的好事,可以更高效率的拉近公众和科学的距离,俺很期待您的好作品问世。 当然,理论科普另有其独特的价值,比方李老师的博客,这里思想的碰撞同样也是光艳四射,精彩不断。

    结束与展望 2008-08-24 13:26:51

    xexz 俺一向认为,所谓‘文化革命’,当然是通过制造歌德、席勒之类的‘文化人’、然后通过他们、忽悠俺们这些“ 不知道分子”的价值观来实现的。 在俺们这个地界,‘体制’眼下是不解决问题的,这个连毛伟人都明白的简单道理,咋还是有这么多的人犯糊涂,非要在‘沙滩’上建四万吨的‘鸟巢’呢?把所有‘鸟蛋’都砸烂了才舒服不成?某些西方人不理解可以理解,他们木有‘文化’(这个文化当然是指俺们特色的那些),另有一些理解的西方人如果继续忽悠‘体制’,那你就得怀疑他的‘人品’–他想砸‘鸟蛋’。 俺个人以为,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迟早是会来的,时间问题,人品问题,也是俺们这民族的时运问题(不过肯定是不能指望什么‘淫河,憨憨’之类的‘人物’);文化上的事解决了,利益分配‘体制’就自然了,你想呀。。。衡量价值的‘秤砣’换了,‘权利’就自然不那么值得多了,你理想的‘体制’就有更稳固的基础了不是? 最后,俺想亲密问候一下某些‘搞’文化的人的、漂亮的至少是不难看的、成熟的、女性亲属们,这个他们怪不得俺,这帮兔子的第三代为了那点可怜的‘阶级利益’就敢把道德搞得没有底线,就敢去祸害千年,真的很混蛋,俺很为再年轻一代的人们伤心,那将会是一个木有‘底线’的悲惨世界 :’(

    李淼 xexz: 这里有一篇文章你也许感兴趣: 季卫东:谈中国政治改革 我很同意你对文化问题的看法。中国人需要的是底线,不崇拜权力,这个大概不是几十年能改变的。

    考槃在涧 xexz说得真好。 李老师:我余生四十年,都会做这件事情,希望更多的人一起做这件事情,能不能改变,我看要看上帝的了。 奥运志愿者那个,我不为数据的真实性负责,如果170万是人/次,我认为是有可能的。官方习惯性地夸大数字,我已经习惯了。其实作为志愿者来说,170万人和170万人次本没有太 

    xexz to 李老师: 谢谢您的链接。 对你所言及的事情,俺持更悲观一点的看法;这更像个时运问题,时运不济岂止百年?!人力不可为,老毛的凄惨下场殷鉴不远;它竟然能幻化成:“早饭有利,革命无罪”?,这是毛的‘蔑视权利’目的的初衷么?他自己可以不要最后的解释权么?早饭到了他自己的头上行么?俺感觉,这真的不是人力可为,需要老天爷给俺们派来个可以幻化‘所有人心’的‘大忽悠’才成。   不再开贴了,以下补充上贴   为了把俺的意思讲透,俺再举一实例说明:就是阿扁,文化不换,衡量做事的价值标准不换,一个‘三级贫户’不管在什么‘体制’下都是‘威力’很惊人的;有人可能不服,说有了‘体制’才让他的事公开化、才有了‘制衡’,俺说“你不信吧?不换‘秤砣’,下一个还是‘陈水扁’!公开了又有何用?增加点谈资?制衡了又有鸟用?换下一位‘三级贫户’?”

    xexz to schmidt: 俺反对‘砸烂’,败家子的作派,祖上留下得的产业,俺们只能想着咋样分辨哪些是优质资产,然后咋经营、咋发展、咋扩大地盘,这才是正途,俺愿意再重复自己的看法,对俺们文化的价值体系,即使不需要‘革命’也是需要改良的;可惜的是,俺们看到–俺们本来应该‘学来’当‘秤砣’的东东,比如‘德先生’和‘赛先生’,被人忽悠着让俺们‘拿来’当‘其它实用工具’了,所以怎么‘使’都脚得不顺手,怎么着都别扭,木办法给忽悠反了,还得忽悠回去才成,这tmd更累人,俺决定痛苦的把脸扭向一边,干脆不看了 :(

    schmidt xexz : 我记得,好像有些人批评鲁迅先生反传统有点矫枉过正。而鲁迅先生解释到:中国人行事总是中庸,作什么都是打折扣,所以如果不“矫枉”恐怕结果连“正”也得不到。(这应该不是原话) 我原意不是否定一切传统,也没有考虑到鲁迅先生说的中国人的中庸。我只是反对中国人对权利的崇拜 

    奥运公园 2008-08-11 18:57:23

    xexz 俺本来也早和俺闺女夸口带她去看OOOOO会,到跟前了,才发现自己实在是既无钱也无闲,只好食言鸟,人到中年很无奈呀 :(

    Shi Zonghua xexz 有时间陪你闺女在家看看电视也是很好的家长榜样啊,呵呵

    李淼 呵呵: 哪里。 xexz: 并不需要多少钱,关键是很难定到票。我定了很多,才拿到两场7张。 考槃在涧: 是科学网吗? 庆幸自己离开了,我现在打开科学网博客的首页就像打开新浪博客的首页,看热闹 :-)

    和的意思/奥运开幕式美图 2008-08-10 15:43:57

    xexz 呵呵兄说的很全面了,俺就补充一点,就是计算机处理‘非线性’问题,比如流体之类的东东,俺们现在就是多做实验(所以搞飞机的没风洞是不成的,技术再先进也木用:),然后画个经验‘表’,遇到相应问题查个表,做个线性插值就得,也只能如此,很技术的活。 另外,其实做‘积分’–这种‘乘&加’运算,cpu里面一般都有专用硬件来加速的,算盘’大致‘相当于现代cpu里面的核心部件–‘算术累加器’(ALU),理论上cpu能做的算盘是一样能做的,主要的差别就是因为‘硬件’的差异会造成‘算法’–也就是‘机械的操作步骤’的不同,但是这个不是原理上的差异。

    xexz 在俺个人看,来其实一排’上下位置‘有所不同的算盘珠和一排’开关状态‘不同的电子管是木啥不同的,既可以’代表‘数也可以’代表‘符号,比如俺们在算盘上拨出两个十进制数’58 和 68‘(俺本想让算盘拨个二进制的,试了试还是算鸟,太长了:()其实这两个数的ascii编码就是这个东东–> :D (:冒号和大写字母D) 俺再扯句废话:所以俺看哥德尔的定理就是说了句:’俺们对1+1=2木啥可说了‘的废话,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符号的编码’和‘算术’神谕般的不可侵犯。 考槃在涧兄,啥是黑洞计算机?‘量子’的俺还木搞懂,咋又出新玩意了?!

    奥运五环色 2008-08-07 13:33:02

    xexz to Shi Zonghua : 李老师是说你个人‘决定‘并主动’选择’了、而不是‘被发现了’这个穿‘红裤衩’,那么另一个就被你‘选择’成了穿‘白裤衩’ :D 开幕式挺好,ccav的导播很次,老谋子这次俺打90分,经ccav加工总体得分,俺给85,很不错了。

    Shi Zonghua to xexz: 不好意思,你的讨论,我看不出你要说什么意思:-)

    xexz to Shi Zonghua : 没什么,穿‘红裤衩’‘白裤衩’就是个调侃,网上有分穿红白裤衩的调侃,俺就拿来用用。 俺意在说明,量子过程所包含的‘信息’,以及这信息所‘可能’具有的‘自身的逻辑规律’不太可能完全用宏观过程来模拟和说明,没别的意思。

    创造性思维与意识 2008-07-26 04:02:18

    xexz 俄靠,这么早起来竟然不是沙发 :’(

    xexz to 这是我的称呼: 俺开个玩笑:) ‘你的称呼’兄:“说牛顿发明了∫,dx, dy那些符号倒是可以。”,‘这符号的发现’是莱布尼茨的 ‘|’ 吧?‘牛顿的发现’,依兄所言,那就是个‘O’ :D

    李淼 这是我的称呼: 谢谢提供关于Hofstadter的书评链接。 你关于艺术的发现而不是发明的看法很有意思。 的确如xexz所说,现在微积分的习惯符号基本是Leibniz的。

    xexz 所以呢,俺就干脆扯地再远一点,远一点点,反正牛皮不上税,忽悠不犯罪 :D 俺总觉得从俺们不是很熟的‘微观自然现象’中‘发现’个什么新‘数’是比较自然的,这就像俺们把两个‘|’撑开成直角的棍子,斜的那个边就得叫2^1/2的现象一样自然,只是这回有点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里呢?俺觉得只用如今的‘工具’恐怕是不成的,‘纸和笔’是没有办法把它‘形式化’(形象化)的,这不管你画功如何,‘发明’了多么‘奇怪的符号’也是不成的(比如画成个‘数据表格’:),如果将来有这样的工具,那个一定是‘微观工具’(起个时髦名字吧:‘量子工具’:),这个‘量子工具’-它有能力把俺们发现的这个‘数’给‘形象化’(形式化),就像‘|’和‘O’对苹果、鸡蛋及其‘碰撞’(这个画表格就木问题:)。。。所具有的能力是一样的; 另外赞一下费曼同学眼光犀利,他怀疑图灵机对量子现象的‘模拟’能力,这很让俺敬佩。

    xexz 李老师思虑很深,不但是很深,那是‘相当的’深,那真是直取要害,佩服一个先 :D 俺很奇怪曾经做了个‘做梦’的梦,‘醒’了两回才真正‘醒’过来 :( 那个‘梦里’的梦竟然也有‘自我意识’,俺拿人品担保这个绝非杜撰。 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算盘’?电子‘算盘’?量子‘算盘’?还是XX‘算盘’?要不根本和‘算盘’就不挨边,天知道这是个什么东东 :( 俺们的公理集合论是一向不喜欢‘自指’的 :D

    李淼 xexz: 不敢,也许我完全在说外行话。 庄子的著名蝴蝶puzzle就是分不清现实和梦。我们可以定义某种“一致性”,即很多其他人同意你是显示那么你就是现实。这样的话,庄子的蝴蝶就是梦了,否则应该有很多其他蝴蝶同意那只蝴蝶才行。 至于无意识中的意识等等圈套,等我们真弄懂什么是意识 

    xexz to 晃晃: 开个玩笑,莫当真:) 这个相当于把‘大象关到冰箱里’一共分九步,如下产生‘自我意识’: 1.power on 2.download gcc-x.x.x-rc 3.configure –prefix=/usr/local … 4.make BOOT_CFLAGS=’-O’ bootstrap 5.make install 6.download kernel-x.xx.x-rc 、libc-x.x-beta、libstdc++….. 7.make world 8.power off 9.goto ‘Zhe One’ :D

    xexz to 李老师: 就是闲聊,您可别当‘行家’ :) 俺咋觉得这玩意的‘行家’,那一定是niubility,俺一定是敬仰的 :) 不过,也许真有‘行家’?那俺就得感叹科学的发展真的太快了!

    时间/小诗三首 2008-07-19 21:13:15

    xexz 板凳也很好,俺就搬个小板凳等着看热闹 :D

    xexz 俺看‘解构’是个好词儿,俺就木事瞎寻思去哪儿找把刀,把‘一’给砍了 :D

    立体画 2008-07-17 16:45:21

    xexz 很高兴,这篇俺也看懂了:P 就是最后那条会动的鲨鱼比较汗,咋游动的木看到,就看到背景上的‘雪花点’了 :(

    李淼 xexz : 继续努力。 zghe: 为什么不行了呢? 我这么老,眼睛也没有退化啊 :-)

    xexz to mark sun : 善哉,施主的观察和心思都很细密,佩服,佩服; 另外很羡慕李老师这里有这多小学玩魂斗罗的,把俺的心态都给看老了,本来以为自己很年轻的 :(

    mark sun TO xexz: 怎么我成了施主了呢?难道19楼的楼主您是出家人??

    xexz to mark sun: :( 不懂装懂的代价惨重,俺该叫‘大师’才对,俺是施主,不过俺谈不上真施主,真心请教对心向我佛的人士该怎么尊称才是?,居士?行者?。

    mark sun xexz: 叫我MARK就可以,无需执着称呼这些。

    埃舍尔和视觉错觉 2008-07-14 22:00:16

    xexz 俺很是期待李老师就‘数学基础’问题谈谈看法,有相同要求的童子就给顶起来 :P

    李淼 xexz: 我真的不懂数学基础啊。 Philharmoniker: 好的,我给你在这里加个链接。

    xexz 一个旧帖子,好像和大家讨论的科学问题有点关系,翻出来给大家看看:    “很久很久以后,大约是N年以后,有一个计算机‘人工智能’(我指现阶段的基于图灵机原理可能实现的哪一种),他特别‘聪明’,他成了一个‘人工智能哲学家 ’,他发现对他们(人工智能)来说‘一切’都是‘0,1’(哈哈,很有点一切都是幻觉的味道),问题来了:“他如何把他的发现‘解释’给那些弱一点(加:按李老师提到的《集异壁》的说法是就是还没有混到‘高层次’的那些:)的‘人工智能’呢?”,哈哈,这就叫‘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吧:P”    to 晃晃 : 俺个人觉得,说‘人的智力’和‘一个有能力随机算出1+1=3的算盘’具有相同的结构和功能还靠点谱,‘本山数学范畴’需要这个能力,说那就是个一般算盘问题,只是打法很复杂很有层次罢了,但是永远算不出来1+1=3,这个指定不像个人,有那个人能不算错个‘算术’题呢?。 至于对‘知觉’或者叫‘意识’的本质认识,俺个人觉得就靠俺们现在那点对自然的认识来谈论它还是有点早,强人工智能的信仰不过是另一只拉普拉斯妖怪而已;另外,哥德尔的‘证明’也是基于他特定的‘数学观’,在俺个人看来那就是重复了一句“俺们对1+1=2木啥可说的了”的废话而已 :D

    晃晃 xexz: 你知道模拟退火算法么?如果丝毫没有一点点随机性,这个算法就很可能陷入到局部最优解,但加入一点随机扰动,这个算法就能够跳出局部最优解进入全局最优解。另一个例子是密码学中用于生成安全伪随机数的发生器,如果完全不接受随机性的输入,内部状态就可能陷入某个较小的循环周 

    xexz to 晃晃 : 咱现在可以不管‘那只算盘’的‘打法’有多么高的‘层次’,只对这只‘算盘’而言不管它是不是已经复杂到可以‘装糊涂’的层次,它本质上是‘能够判定’出来1+1=2是‘错误’的,道理很简单:‘现在盘面上有了一个算盘珠再拨一个,盘面上指定是两个’;就‘一般’的人类智力而言,他从本质上是‘无法判定’1+1到底是等于2还是等于3的,这个相当于:这是一个具有–‘原来有一个算盘珠再拨一个,俺们赫然发现盘面上可能是2个、也可能是3个、还可能是N个算盘珠’的‘计算能力’的算盘。 哈哈 , 你的那只算盘,‘如果不通过高层次装糊涂’,可有这个能力否?另外不要和俺纠缠‘能够判定’和‘无法判定’1+1=2的对错问题,俺举实例:智商40开始学习算术,1+1真的指不定等于几 :D 除了‘老师’和‘自然的实践’能够告诉他:“你个笨孩子,错了!1+1=2。”,他自己是没有能力‘判定对错’的,但是你的那只‘算盘’就不一样。 其实,也用不到这复杂,俺就问问你,你的那个算盘‘有能力’做错‘算术’题么?人是有这个‘能力’的。

    xexz 哈哈,俺举的这个‘没能力做错算术题’的证据够反面么?

    晃晃 to xexz: 没明白你想要说什么?你所谓的反面证据到底是指什么?真实的物理计算机从来没有决不出错的,只不过被刻意地设计成出错概率极低而已,决不出错的图灵机是纯数学概念。即便是算盘,也是一个物理实体,它的工作环境并非绝对0度,也不可能把外界一切干扰全部隔离掉,这样一个算盘,出 

    xexz to 晃晃 : 所以呀,俺说有‘量子’这种‘玄乎’的高级东东搅和搅和还靠点谱:) 只不过你把这‘改口’叫‘物理’的计算机了;俺个人的看法是你说的这个‘物理’,还远非‘量子’这点见识就够了,俺们真到了把‘意识’的‘物理’都搞清楚的那一天,俺们就差不多可以‘不要上帝这个假设了’–这个可不是俺说的 :D 这个是拉普拉斯同学说的,俺是虔诚的敬畏大自然的。

    xexz 哈哈,俺个人以为,就目前来说创造‘强人工智能’的唯一办法就是XX,摆弄‘逻辑门电路’的diy显然是没有希望的 :D

    晃晃 xexz: 你误解了我观点的背景。我从来没说过人脑或者计算机或者任何宏观世界的真实物体的规律能够跟量子效应完全无关。但其中的关系是这样的:量子效应提供了构成这些物质的原子和分子的理化性质,然后这些原子分子构成了宏观的物体,这些宏观物体一般情况下只能表现出经典的性质,并不能 

    xexz to 晃晃: 哈哈,很对头嘛,会犯错误是人类智力的基本特质,至于这个错误的来源是没开电源、没吃饭、还是根植于量子的什么神秘特质,我是不关心的; 我们来谈最核心的问题:“就是1+1=2的问题” :D 对人造的和天然的两种‘智力’来说,他们是有很本质的区别的,区别在哪里呢?区别就是对‘天然的智力’,这是个’可以’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和讨论的问题,对‘人造的智力’(特指这里讨论的‘高层次’的图灵机:),它就是个’不可以’讨论的问题,这个无关他们两个会不会‘算错’,都会错,这一点上我们有共识;问题的实质是:这里的‘对错’对他们两个分别意味着是什么?对‘人造’的那个,是没有这样的问题的:“‘0和1’到底是什么东西?”;很明白,我们的‘人造智力’到此为止了,它本就是‘天然’智力的特定‘数学观’的产物,如果有一天我们的人造智力‘层次’高到了也喜欢不停的唠叨‘十万个为什么?’、“这个是什么?”、“那个是什么?”、“他们都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们为什么会存在?”的时候,哈哈,这个问题就相当于这个‘智力’的‘本体论’问题了:) 对它的这个‘本体论’问题,‘天然’的智力是很清楚明白的:“哈哈,一切都是 0和1嘛!”,于是就有一个很明确的结论:“0和1在俺们的人造智力哪里没有更进一步的定义了,他们本就是被他们的上帝–‘天然智力’那样设计的,哈哈 :D ”; 我绕半天弯子,目的其实是很明确的,就是我个人的看法:图灵机这个阶段不过是我们人类认识‘智力活动’,认识‘数学基础’及其‘本质’的一个很初级的阶段,它是我们特定‘数学观’的产物,至于他的能力,这是可以讨论,并且是在它的发展之中来讨论的,但是有一点我认为应该是清楚的,就是我们不能认为他和人的智力活动‘必然有’完全相同的本质和功能(时髦点,所谓同构); 至于,你说的‘神经元’已经被‘计算’的‘证明’了量子效应不参与神经活动,俺没意见,俺持开放的怀疑态度:D “wokao!这是谁灌的水?”;另外,你也许会说难道我们天然的智力就能够对‘0和1’多说点什么么?别人俺不好说,俺提了点胡说八道的意见,都在俺的博客里面,当然,那个都是民科,好像也不对,那个和自然科学无关,叫‘民数’吧–‘民间数学观’的简称 :D 兄有兴趣可以看看;李老师这里有俺博客的链接,俺得再拍拍老师的马屁,敢给一个民科作链接,那就不是个一般人! :D

    晃晃 xexz: 1.即便是我跟你的心智都未必有“完全相同的本质和功能”,只有你自己的心智才跟你自己的心智才有“完全相同的本质和功能”。 2.“人造的智力”遇到“0和1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停止,是你对“人造的智力”的臆测,没有任何依据。 最后,我替李老师澄清一下:随便谁要求李老师加连接, 

    xexz to 晃晃: 我以为我们是在轻松的语境中谈论一个有趣的问题,所以不必那么认真;我本不愿多谈自己的‘一己之见’的,故此兄有不明白俺的意思之说,看到兄有认真的长文回帖,我也不好隐藏自己的观点,说多了,就此打住,俺不谈此事了; 另外,给李老师道个歉,俺本出于真心想夸夸李老师人品木问题的,没想到竟拉了你的大旗作了俺的虎皮 :( 您这虎皮当的有点冤枉,不是晃晃网友提醒,俺还就给忽略了这层意思,也就此也谢谢晃晃网友。

    物理的论坛效应/一首小诗/诗杂论 2008-07-10 20:11:04

    xexz 沙发?

    xexz 哈哈 :D 又抢到一个前排就坐的机会,很好,很好。

    罗杰•彭罗斯 2008-06-28 22:08:06

    xexz 人老了,嗅觉就好起来,老彭同学恐怕是闻到从实在的后门放出的味道了 :D

    创造宇宙 2008-06-26 21:24:12

    xexz 上帝要是果然不用俺的 ‘Zhe New One’ ,俺真的有点替他老人家感到遗憾 :D

    全息湍流? 2008-06-03 20:29:26

    xexz 李老师给科普一下这个‘原理’吧,俺到目前为止能够理解的‘原理’只到‘对称’就完鸟 :( 既然物理学家们能把这个作为一个‘原理’提出来一定有自己的道理,能给举个这个原理应用的最通俗的例子最好,既然是个原理就该有个日常生活中的应用例子吧?全息照相那个是么?数学上又是用什么工具来反映这个原理的要求呢?

    李淼 xexz: 这里原理我在过去科普过了,只是没有空间多说。 我怎么觉得咱们中国同学三句过后就扯到数学上去?可能是大学甚至研究生阶段没有修过数学必修课?

    xexz 又重读了439-‘平’,确有学而时习之的乐乎,好像明白了,不过,说实话还是一脑袋浆糊; 俺琢磨这个原理是说:只要一个系统是孤立的就总能找到一个面(或者不是孤立的也行?),在这个面上就可以构造出一个系统,研究这个‘构造的低维度系统’就和研究‘原孤立系统’等价,好处是算起来容易,这个好处和找那个面要用到普朗克单位有关(只有最小没有更小了?),这个面上信息没有丢失,所以我们研究构造出来的知识也就是原系统的知识;这个原理,可以用黑洞熵和视界表面积的关系作证据。 数学被李老师批评了 :( 俺接受批评,俺该老老实实回去看书;工科数学底子,就这也是N久以前的事了,俺是不看好俺还有什么提高的指望了,能弄明白个‘事理’就满足了,至于‘数理’上面的东东,俺就不对自己作严格要求了 :)

    xexz 俺突然想到一个对这个原理的比喻,原本想找个替换的说法,努努力还是木找到,俺就有一说一吧,反正科学和科学家的努力也不会因为俺胡说八道有什么损失:) 俺咋总觉得这玩意有点像‘画鬼’,鬼尽可以多画几幅,不定那一幅就画中了真鬼,要不咱也可以人为选择一幅,指定这一幅它就是真鬼,咋总觉得有点忽忽悠悠的心理不踏实。

    李淼 奥巴马: 有。 xexz: 那个批评不是专指你的。很多年轻的同学喜欢问学弦论要什么数学准备这样的问题,很少问学弦论要什么物理准备,我觉得很有趣。学好正常的课程就行了。 画鬼是什么意思?RHIC做的不是实验,是捉鬼?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两个字在中国特别流行,而在做弦论最多的 

    xexz to Ice: Orz… I认真的服了U…

    Ice  六面体–土元素,暗能量导致的力,真空力,对应正十二面体,第五元素,以太。迈克耳逊-莫雷实验否定了以太,暗能量或许能肯定以太的存在。xexz :如果你认为我使用你的句子结构是冒犯你的话,那么在这里给你道歉,科学难免犯错误,人也是,纵观整个科学史,都是错误的理论先发展完善了。 

    时光之箭 2008-05-31 08:54:51

    xexz :D

    xexz :D 俄靠,俺的神经崩溃鸟 :( 你们大家那个民科也别信,还是信俺这个民科忽悠得了,及simple 又 naiv :)

    xexz 97楼,别人俺不知道,俺是真民科,岂有对自己人不宽容的道理:) 不过,咱再民科也泯不到F叉功里去不是?真不济,还有恁些正经功嘛,比如童子功 :D

    xexz 100楼莫激动,俺就是看你情绪不大对头,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莫误会,有话慢慢说,好好说,就俺所知以李老师的涵养,除了骂人说脏话是不会不让谁说话的,平心静气就好。

    xexz 得了,别吆喝了,去看俺的博客吧,你的这条民科之路俺走了也差不多二十年了,有必要这样心急火燎的么?俺就认准一条:“在微观现象中,自然数的概念是不适用的”,俺就觉得挺好,感觉俺周围的世界就挺实在挺踏实,不行你也拿去试试?

    xexz 李老师现在一定在旁边偷笑呐 :D 妖魔鬼怪都出来活动了,哈哈,正好一网打尽。

    xexz :D 俺同意切片方案最公平,先把奶油刮下来,一人搞一分这个不用刀(要是没有奶油这个也就省了),三刀片成四片,最后上面一刀分成八块,一共四刀。 木意思,来个赌博小游戏吧,刚被人测验过,结果巨汗: 摊主有三个碗,摊主知道其中一个下面有金币,规则是这样的:你随机‘指定一个碗’,然后摊主在剩下的两个碗中翻开一个‘空碗’(剩下两个自然至少有一个是空的,只有一个就翻空的,两个空的就随便翻一个),然后给你‘留下一个不翻开碗’。 问:这时候再给你个机会,你应该把‘你原先指定的碗’换成摊主给你‘留下的不翻开的碗’么?换了以后中金币的机会增加了么?增加了多少?

    xexz to mark sun: ‘切蛋糕’显然木有我的游戏效果好。

    十字路口 2008-05-25 16:23:17

    xexz The one :D

    丧钟/科学2.0 2008-05-19 15:12:28

    xexz 宽广美丽的土地, 是我们亲爱的家乡, 英雄的人民站起来了! 我们团结友爱坚强如钢。

    xexz 哀悼日第一天,俺个人有个建议,咱不要讨论道德的制高点在哪里–这种价值判断问题;这不会有公认的结果,谁也讨不到便宜的; 既然李老师开个贴,内心有悲恸的就此寄托一下您的哀思足矣;不恸的,您也别跟白眼松斯基那样硬挤鳄鱼泪,那是看得俺浑身起鸡皮疙瘩,真受不了,那简直是比悲恸还难受的感觉。

    xexz 胜不胜的就别再提了,中国没有一个广泛的‘信教’人群,把对自然灾害的处理比喻成和自然灾害的斗争也说的过去,既然,我们有这个习惯比喻,胜利就比失败好。

    xexz 俺从没指望大家都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俺们至少该在‘整个民族的灾难面’前站在‘全民族’的立场上看待这个事,俺个人认为这是个最好的、变形最小的视角,俺们最好既别从高处看也别从低处看。 所以,不好好干,光卖嘴的人,不管从左中右都是捞不到好的,因为就是那个简单的道理:老天爷决定把这个灾难加在我们这个民族身上的时候,他老人家好像并没有刻意去挑选‘左中右’、‘贫富与贵贱’。 俺总觉得俺们得搞好和老天爷的公共关系,一个民族的无神论,从实用主义的角度讲,对一个民族来说不咋好;为啥,因为自然灾害(老天爷)带来的大规模的痛苦真的很难释怀,这痛苦总要找到他的释放口,这个释放口不见得会找到对这个民族的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地方去宣泄,这种宣泄是兴邦还是丧邦真的说不准,和每个个人的处事态度和每个个人的观感关系密切,俺们都知道这是不客观的。 不管老天对咱咋样,俺们将也必将生生不息;愿逝者安息,愿生者坚强,愿天佑中华!

    李淼 xexz: 我最近几年觉得没有宗教对一个民族是很不好的事情。 童一: 谢谢。 不好意思,我有点现了。 晃晃: 网上还有批评那个英雄父亲的。我现在不了解情况,闭嘴。 笑傲江湖: 不要拔高我啊,不过还是谢谢。

    三个半高人 2008-04-30 13:41:15

    xexz 都五百年了 :( 俺咋木赶上热闹,汗。。。 俺直接来俩半两千年的妖精:亚里斯多德,伽利略,半个爱因斯坦 :D

    xexz to yy: 纯物理,不说数学;老爱同学的东西是新的,牛同学的算不得吧?

    惠勒 2008-04-25 20:34:58

    xexz 向老人家致以最深刻的敬意,俺相信‘天堂’里不需要给‘实在’留个后门,老人家一定会很欣慰的。

    非阿贝尔M2膜 2008-04-22 20:56:14

    xexz 听不懂,凑个热闹:) 俺天真的以为这里面的‘树(数)’恐怕不是生长在现在这个‘数学基础’之上的,不管你怎么‘代’也是白搭。问题也许在‘树(数)’上面。 为了不使俺说的话听起来太过忽悠 :D 俺引用一段外国名人克莱因的忽悠:“正如伯克霍夫所指出的:也许,由物理暗示的新数学发现才总是最重要的,因为,从一开始,自然就决定了数学这一自然的语言所必须遵循的模式与道路。”然而,自然没有大声炫耀这一秘密,她总是喃喃低语。数学家们必须仔细聆听才能其放大宣扬。” 所以俺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有’一’个东东,它既然不是‘一’、就也不会是3/2 、同样不会是2^1/2、就更不会是矩阵或算符能够有能力描述的。这个东东也许就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电子的现象之‘后’”喃喃低语呐,俺们现在需要把他大声忽悠出来。 哈哈,反正是忽悠,口号就不妨时髦一点:“Free T-back! Free T-back!” :D

    李淼 随感: 谢谢评论,很好。 xexz: 有道理。居然想到free T-bag。 junbao: 那不是太重要,换个代数也许就可以描述平坦时空了。

    xexz 为了不使李老师误会俺,俺得解释两句:俺想说上帝的‘后门’应该free。 至于‘free T-back’这个口号,是这样的,这两天那些ZD们叫唤的口号,被人善意的听成了‘free to bed’ ‘ free T-back’了,俺这是跟着喊两句也时髦时髦:)

    重庆,雄起 2008-04-16 01:25:59

    xexz Many a ‘day’ and ‘night’? Many weary a ‘night’ and ‘day’ 流走多少 白天和夜晚 流走多少疲惫的 白天和夜晚 俺猜这个是在故意模仿海子么? 不过说实话,海子作为一个诗人,俺是在李老师这里头一次才听说的;俺虽然也算那个时代的人,不过还是完全木看懂:( 海子这人说话有明显的只属于他自己的口音。

    李淼 xexz: 不是故意模仿海子,是潜意识模仿。海子的语言很特别,很难形容,反正是尽量用简单的但陌生的语言。将熟悉的东西陌生化容易产生新鲜感和美感。

    暗能量的理论问题以及弦论中的宇宙学问题 2008-04-13 18:29:31

    xexz 很难抢到沙发了 :( 板凳也好。

    xexz 想请教一下李老师: 有人说通过Bell-CHSH-GHZ-hardy-Cabello的相关实验可以确定“局域”的理论木戏唱了,这个可以说是“相对性原理”–这样的第一性原理遇到挑战了么?

    李淼 Sibyl : 是很像。 xexz: 你说的是量子力学的实验吗?

    xexz to 李老师: 是所谓Bell,CHSH不等式和GHZ,hardy,Cabello定理验证相关实验,看张永德老师的《量子信息物理原理》(书中所及好像都是基于光学的)。看到相关评论如此肯定,我觉得应该是一家之言吧,想听听李老师站在不同角度上的看法,问题比较冒昧,还请李老师见谅。

    李淼 xexz: 这种实验不会否定相对论中的任何原理,主要还是量子力学。

    xexz :) :D

    xexz :D “我经常和孙昌璞开玩笑,他是第一伪科学(quantum computing and quantum information),我是第二伪科学,我们两个伪科学家在理论所的学生最多,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让俺翻到了这个段子,哈哈,淼语录果然博大精深,特意再进来拍下马屁,佩服,佩服 orz !

    李淼 鱼: 你能看下来,就不错了 :-) xexz: 晕,这么老的段子。 nothing: 期待。

    晃晃 to xexz: 我觉得那些试验所否定的是爱因斯坦关于因果律的哲学观点,这个观点貌似派生于相对论的基本原理,但我个人觉得二者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daqiang 18 李淼 2008年4月14日 15:43:35 xexz: 这种实验不会否定相对论中的任何原理,主要还是量子力学。 李老师能不能解释一下,如果发生在类空间隔的一对光子纠缠态的两个光子测量,一个的探测导致另外一个的塌缩,那么两者是有关联的,这样会不会跟类空间隔的两个事例不会产生影响矛盾那?

    xexz 哈哈,有想和李老师’纠缠’的赶紧上,他有自己的真知灼见,没有群众的呼声和起哄,他不肯说 :)

    xexz to 金观涛巨侠: orz…一个先 :D 要是上帝给咱出的不是个几何题。。。那该咋办?事情要是远非‘有限还是木限’能够说得清的。。。那又该如何? 前几天,俺在李老师这里说‘上帝在下一个能标哪里打双升呢’,今天,俺愿意纠正俺的说法:‘其实上帝是在500亿光年以外斗地主呢:)’;一个开放的心灵,一份对自然的敬畏,远比人类自以为是的‘道理’更容易获得上帝给与他的最好奖励,那就是–‘人品木问题’。

    关于诗歌的对话(附几篇非高斯性) 2008-04-11 15:57:14

    xexz 哈哈,贴点近现代的旧体诗 :D 念奴娇 鸟儿问答 (1965) 毛泽东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   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   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   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   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   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   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   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诗-你身体里的人间很美 2008-04-05 00:16:42

    xexz 哈哈 :D 这里有物理学家要司机开车的么?

    李淼 xexz: 你也馋了吧,那到时就开车吧。

    xexz 诺! 老大,司机这行俺门清,讲究的是只带眼睛不带嘴巴,嘿嘿嘿。。。:P

    有来有去 李老师、Sibyl、呵呵、XeXz: 若诸位以后到杭州,别忘通知一声啊,给俺个请客做东的机会,谢谢先!

    不仅仅是为了纪念 2008-03-26 23:52:31

    xexz 哈哈,沙发。

    xexz 道个谦先,希望没有搅了大家的雅兴,看了天涯上的《海子传》; 里面有首在三更半夜铁路桥下等上面过火车的诗,看得让俺头皮发麻 :( 这个要是香水有毒,对俺这种感情麻木的人来说,最好是还是让别人抹抹,俺闻闻香气就好:)

    李淼 xexz: 你肯定那些诗是海子写的吗?我怎么没有见过,而且觉得和海子的风格不对?还有,那些对话是海子的吗?作者怎么知道的? 还有,海子是黄昏自杀的,不是夜里。 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阅读是一门学问 :-)

    xexz to 李老师: 就是从昨天‘呵呵’网友给的链接过去的呀,这首诗不是说他自杀前的那首,那首自杀前的好像就是您这里引的《春天,复活十个海子》? 不过,我得承认看得不够细致:) 我再找找看。

    xexz 这里 http://923life.cn/showart.asp?art_id=489&page=1 海子·暖花 《体验》/西 川 火车轰隆隆地从铁路桥上开过来。 我走到桥下。我感到桥身在战栗。 因为这里是郊区,并且是在子夜。 我想除了我,不会再有什么人 打算从这桥下穿过。 (原载《诗歌月刊》2003年第3期) 看样子是叫‘西 川’的写的, “海子·暖花 《体验》/西 川” 可能上面的排版格式给俺搞迷糊了,‘西 川’是个人名?李老师给鉴定一下。

    xexz 这里 923life.cn//showart.asp?art_id=489&page=1 海子·暖花 《体验》/西 川 火车轰隆隆地从铁路桥上开过来。 我走到桥下。我感到桥身在战栗。 因为这里是郊区,并且是在子夜。 我想除了我,不会再有什么人 打算从这桥下穿过。 (原载《诗歌月刊》2003年第3期) 看样子是叫‘西 川’的写的, “海子·暖花 《体验》/西 川” 可能上面的排版格式给俺搞迷糊了,‘西 川’是个人名?李老师给鉴定一下。

    xexz 找到了,贴上了,有链接,过滤了:( 您是对的那不是海子的可能是个叫‘西川’的写的;    海子·暖花 《体验》/西 川 火车轰隆隆地从铁路桥上开过来。 我走到桥下。我感到桥身在战栗。 因为这里是郊区,并且是在子夜。 我想除了我,不会再有什么人 打算从这桥下穿过。 (原载《诗歌月刊》2003年第3期)

    xexz 60后万岁!,谁让俺的屁股坐上60的尾巴,哈哈,俺支持李老师的说法:) 不过,俺这人感情麻木,估计再活个四十年也难读懂诗歌;最近倒是偶有感动,但那些不是诗歌也不是音乐,就是些‘简单而真实’的事儿,可能这些‘事主’和俺都是些差不多的麻木之人,他们要是有诗性的话,读他们的诗歌,我想我是必定会被感动的。

    xexz 哈哈,李老师的逻辑总是能够如此严密 :) 佩服。。佩服!

    关于诗的气场,答友问 2008-03-21 14:33:24

    xexz to Sibyl: 李老师夸你呢,你可要挺住,你属于那啥还那啥的 :P to 李老师: 您得满足一下自己的责任感;诗,对您这样的生活阅历和知识结构的人可能是音乐是美酒,对另一些人可不然,您不真的希望有好些人都‘飞到海里去’吧?

    李淼 xexz: 年轻一点为什么不可以诗意呢? 我后悔年轻的时候一心一意追求学问,忘了诗意。诗不仅是美酒,也是毒药,或是香水,香水有毒,就像香水的法文单词一样。

    Sibyl xexz:我属于啥啊?

    xexz 哈哈,党考验李老师的时候到了:)

    Sibyl xexz:您是不是想监督考验啊,哈哈?会开车吗,作司机吧 李老师:真的哦,来前给我邮件。。。我在网上读《致女儿书》,有意思,看完在交流……我现在纳闷了,本来来老师博客看物理的,结果现在每次来都走神读文学的去了……可能过段时间自己又回来吧,随意了

    xexz to Sibyl: 哭:(…..科学家就是好呀,有美女相邀共游; 开车木问题,回头俺跟着李老师混,一个不小心也弄一半个‘伪科学家’当当,说不定也有美女相邀,嘿嘿嘿…..#_#

    Sibyl xexz: 科学家要做学问哦,哭是哭不出来滴~~表哭了,乖乖地作个劳动者养活自己多好啊。刚才一个好朋友从西藏回来,那个我们曾经以为是天堂的地方发生着极其残忍的暴乱。还能说什么了,活着多好啊……天堂地狱转瞬之间,好好珍惜现在的和平吧 伪科学家吗,这个不好说便说,我理解科学家最 

    物理的新维度 2008-03-18 14:36:32

    xexz 那些‘极少数的山东土鳖’:P 不过,俺是河南人木资格笑别人土,这里还有比俺河南人还土的么:-) ?

    李淼 xexz: 我想我们存在太多地域观点。当我说土鳖时,和土地一点关系没有,否则那是侮辱土地。土鳖这个词汇的意思对于我来说就是无知的时候还洋洋得意。 河南土什么?出了很多牛人,如刘震云。当然河南也有少数土鳖 :-) 上海就没有土鳖了?香港就没有了?美国照样有土鳖。

    xexz 李老师,您同时定义了一个叫‘洋鳖’的东东,其含义是有知识的时候还自惭形秽,哈哈:) 穷逗闷子,别在意。

    xexz 阿门 :) 上帝他老人家要是不听俺的祷告,这会让俺怀疑他的设计水平:P

    xexz to jet: 似乎。好像。。也许。。。发现引力在小尺度下不再平方反比了就平行宇宙了 :D 这样您就可以准备‘创造’一些理论出来,准备好您的‘穿越’了(俺是外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给你准备好了?好像现在不行,因为你长在一个膜上面,除了引力,‘你’这样的东东是没得可能的,哈哈),很时髦,可以‘认真考虑’一下到底是拿把ak-47还是拿把m-16回明朝当王爷的事了:) 。 —- 这两天看‘一推’的“S.温伯格的梦”-《终极理论之梦》把俺看得直恶心 :( 俺有一读书心得,对一种文明的优越感就和种族主义的优越感一样是一种客观的病理表现,这个病的名字就叫‘自恋狂’,具体表现比方说:到处贩卖廉价的价值观和兜售廉价的学霸,不过俺还是同意他对实证主义的基本看法的。

    量子银座-杂博(12) 2008-03-10 18:08:20

    xexz Quark-gluon plasma Hotel :P

    李淼 xi: 我是泛指,不指所有人,不指具体人 :-) xexz: 如果取色浆旅馆或色浆饭店一定不错。

    xexz abada是想用‘其他物理量’或者‘物理过程(不用周期运动)’定义‘时间的测量办法’么?如此‘时间’就不再是个‘纯数’了?信不信连续统就无所谓了? 或者还是纯数,只是不和‘周期运动’比‘个数’,是和其他物理量比‘量数’?如果从比‘个数’和‘量数’获得‘纯数’的这个角度讲原来就可以叫‘量子’化的呀?总有个用于比较的‘最小单位’呀? 比‘纯数’更基本更有效的定义还有么?矩阵?算符?强调‘时间’不过是加诸莫对象的一种‘操作’或者‘变换’?这个应该比‘纯数’复杂了些,这是否已经触及到对时间本质的‘信仰’了呢? 从俺这编程序的民科匠人的角度看,用‘矩阵、算符’一类的东东,这是把时间从‘纯数’变成了‘数据结构及其操作’,但是计算机里面的‘数据结构及其操作’的完成是需要‘时钟脉冲’的,这样‘它’又顽固地回来了? 难道‘时间’还可以比‘纯数’更深刻一点么?

    笑傲江湖 再注重一些理论研究xexz将成为科学巨匠,当然社会需有大量匠人,而国内巨匠太少,民族发展会无后劲

    xexz to笑傲江湖: 俺木有‘巨匠、大匠’的梦了,能干好自己的事,能成个质量合格的‘匠’就成了,只要不是个‘面酱’:P 这个,俺还是有起码的自知之明的。 笑傲江湖兄,咱们这里就事论事不涉个人的好,免得影响大家讨论正经问题;你看我要说您将会是‘东方不败’,您非跟我急眼了不可:) 哈哈,只是开个玩笑,兄莫往心里去。

    笑傲江湖 是啊。如xexz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WMAP五年结果 2008-03-08 18:04:33

    xexz 开个玩笑,叫‘火暴’ ‘米長’好,翻了翻狗狗拼音输入法zhang,’粻’这个字增长的方向感强悍异常:P 时间算符?强悍无比:P 好像以前李老师这里有个‘呵呵’兄,说过‘到达时间’什么的,外行路过,搬个板凳,占个座瞧瞧热闹,大家欢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老师说两句,鼓掌,啪。啪。啪。。

    爱因斯坦梦 2008-03-02 16:23:42

    xexz 只随兴致所至地翻了翻QED,QCD科普级闲书的,作为工控程序编制工作者的xexz路过; 哈哈,路过咱就说两句:说道‘梦’,别人俺不晓得。俺这样的‘群众演员–民科乙’,其实就是聊天聊烦了,‘双升’打厌了,av看腻了,精神再木有寄托了,孤独呀!成了网络上的孤魂野鬼。。最后发现。。嗨嗨。。‘科学’这玩意还挺有意思,懂不懂的咱也参合参合图一乐:P总比信了‘网讳HZ大师’的那啥教去找个精神寄托强多了去吧?象俺这样的想法和做法,这个基本上是利国利民,还不反人类的好事,哈哈,俺得承认这个是‘王婆的瓜’:P 至于所谓‘民科’者,当然大家都知道网上有‘方姓舟子兄’,力量很大呀!但是,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这力量,人心所向?反正,俺是一直就是没想明白过:( ;他的见识:认为‘民科的现象层出不穷’会造成‘浪费国家的科技资源’,是对‘社会的一大危害’,需要坚决地立即地无情地予以打击和剪除,也许他是对的吧!?谁知道呢?短短几年内的局中之人没那么容易看得清楚吧?俺没出过国,不知道国外这个事情是个什么道道?好像国外有‘私人’–他们是民科么?还是他们是‘不急着统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另类民科’?那就只是一种科学的价值观在作祟?,他们肯投入白花花的银子到‘各种各样’的科学基金里去?靠,要我,俺是不会的,俺都买了猪肉来吃,猪肉TTMD的贵了:( 俺更不是煤老板,买不起一个连的悍马车;但是,嗯呐,中国人看来也快有钱了,要忽悠就得快还得狠。总而言之吧,这个要多年以后才看得出来网络上的各色人等的真实目的和真实的结果带来的影响吧?但是,屁股决定脑袋,俺决定不支持他的观点:P 最后,得夸夸李老师博客的兼容并包,象俺这样的‘现行民科反动派’的‘反动言论’到哪里都是立删不赦的;‘梦’这种高级东东,对象俺这样马上就‘奔四’的中年程序编制工作者,太贵了做不起:( 哈哈,这里有上帝让爱因斯坦给你‘托梦’的没有?说你那,赶紧站出来,让大家看看呀:-)

    弦论小史(4) 2008-02-29 22:03:13

    xexz 看不懂,路过; 既然路过就胡说两句:我看着,似乎是说‘点’(粒子)不行–>非线性,‘线’(弦)也不行–>非线性,‘面’(膜)还是不行–>也非线性,难道说到下面还有‘体’(弹?:-),哈哈? 完全搞不懂里面的道道,纯粹瞎说,只是点个人的感觉(完全谈不上理解,就是个感觉):如果和我感觉的差不多,我咋觉得有点木‘创意’,会不会是‘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的‘数学’工具不行?还是‘点线面体’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不行?要不就是上帝他老人家太狡猾了?哈哈:)

    xexz 让俺闭着眼瞎预测一下,我们可能会找到‘超对称’的证据,然后就证实了; 但是,证据可能会比我们希望看到的有富余,之后我们可以假设‘超超对称’,这样的数学应该不难办; 之后,也许我们会有更大的显微镜,发现‘上帝’就蹲在下一个能标那里打‘双升’呐,哈哈;

    李淼 xexz: 我希望看到的东西我们都不理解,这样才够刺激。 maldacena粉丝: 估计会有仪式,但具体什么时候不知道。

    不同的文化 2008-02-26 20:03:07

    xexz 又做沙发了?我怎么会说‘又’呢? 一定是回忆到了做沙发的美好感觉了?下面的侬们感觉到了么?哈哈。。

    xexz to笑傲江湖: 哈哈,我倒是看好李老师能掀起一阵思想风暴,然后其徒子徒孙拿个爆炸奖跟过年点个炮仗一样容易,而且,好在如今基本上不禁放了,科学点炮忽悠人,基本木危险。

    李淼  开《弦论与宇宙学》,也许可以作为教材的素材。 ymytm: 说的是。还原论和呈展论本来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可惜很多专业人士容易只看一面。xexz: 我没有本事 产生什么思想了,但如能砸砖引出玉来当然好,所以我忠诚于我的砸砖事业 :-) Perturbation: 是有这个说法,我不太相信,他不至 

    海子与李贺 2008-02-20 22:41:12

    xexz 有点跟不上李老师了:(

    xexz to 雪莹 : 今儿闲在,开个玩笑,莫介意 :) 那个还不是真的‘大’,把‘也’字去掉就是真的‘大’了,才真的超越了‘天地君亲师’的‘尺寸’了。

    杂博(11) 2008-02-17 17:10:09

    xexz 和谐,和谐。。。 那里都有正义党,撸撸党,和五毛党。。。 给李老师和各位‘李博客丝’推荐两个网站www.top81.cn (HKC) VS www.top81.ws (BKC),政治的问题好复杂,以俺的智力水平,俺的结论是少碰为妙,看的越久就越,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鸟 :P

    关于宇宙学的“哲学”思考 2008-02-14 21:51:09

    xexz 谢谢李老师,谢谢南方周末,谢谢CCTV,谢谢 MTV,谢谢所有TV :P 。。。 俺认为这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出现的正确的信号。 也许,不久的将来,中国的科学家们在谈论“科学的‘思想问题’”的时候就不再害怕见到熟人打招呼了,哈哈。 所以,我感谢阿娇,感谢冠希,感谢柏芝,感谢所有。。。哽噎。。大家都很陈。。那就不好意思说别人更冠希一点了,他们多么精彩地诠释了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呀。

    李淼  常数可以变化相信大家会接受,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定的观测事实。有一点值得深思,为什么所有物理学常数在Hubble时间尺度上的变化如此小?xexz: 我也谢谢TV,谢谢所有TV,谢谢所有泡沫…… 

    xexz 依我看,我们人类在宇宙这个大命题的面前,恐怕还到不了题头照片中小孩的年龄,看样子,那个可爱的孩子至少知道‘思考’是个什么东东了; 俺个人觉得,对那些认为人类知识已到‘耳顺之年’的人,俺想借一段网络强人语录和诸君共同学习: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 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哈哈,就是粗俗了些,俺转录一下,请李老师见谅。

    李淼 xexz: 这句话以前见过。 虽然觉得说得挺好的,但这么说也挺有niubility :-) Shi Zonghua: 谢谢建议。我一直在摸索如何将科普写得最有效果,同时不产生误导,这需要在有趣和严肃之间有一个平衡。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写最好。

    xexz 哈哈,俺同意任何武断的结论都有可能走上: 从 niubility 经 zhuangbility 直道 shability 的光辉道路。 允许大家有思想,有讨论,并且不武断的结论,才是避免走上这光辉道路的好方法。


    杂博(10)
     2008-02-03 23:07:26

    xexz 98. 很佩服我们制造新闻的本事,一窝蜂。从很好很强大,到很黄很暴力,现在已经到很娇很柏芝了。如果哪一天咱们将这些集体的创造力用在科学上,或者艺术上,中华民族在这些领域领导潮流,我看行。 俺也参加了‘天涯’的集体创造,盛景呀:P 另外,给李老师拜个早年,新春快乐,心想事成,大吉大利,财源广进,哈哈,外加稿费翻倍。

    李淼 有来有去: 你的小说读完了,感觉像个寓言,不错。 xexz: 也给你拜年。 稿费能否升高完全看整个杂志界的行情。

    科学与哲学 2008-02-01 22:04:00

    xexz 这篇给人的感觉总体上似乎李老师还是遇上熟人了,哈哈:) 拿俺一编程序的匠人说,别说看哲学这种高级东东,看数学书,看物理书,都经常遇到熟人,弄得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总体感觉环境差了点,俺觉得还是谁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好,想李老师这样正经研究宇宙问题的,这样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苛刻了,这确是有点苛刻了。 另外有个观点,就是想对哲学或者哲学家下个简单的定义,看看有几多人能够认同; 所谓哲学就是这样一些思想和方法,它们在‘一千年以内’都是有用的,比如李老师提到的古希腊的还原论,原子论,分析方法,比如近代的实验方法,这是上千年或者至少几百年检验有用的,听着都是些再常识不过的东东,但是这些必然都是经历了‘无中生有’的过程的,这些听着不关痛痒的话可以换个说法,印象就比较清晰些:“我们在这些人发现的‘常识’之上可以再向前走数千年!”,这样就可想其难了! 俺比较反感动辄给某某冠以‘哲学家’的名号,按俺的标准,某某是否‘哲学家’,那是一千年以后才能讨论的事。所以,即使象现代的‘相对论’这样的‘新常识’没有上千年的检验也应当不在其列; 不过残酷了些,按俺的定义这个世界上可以叫‘哲学’和‘哲学家’的就屈指可数了,哈哈:),那就放松一点,那些对人类社会的各方面发展都有千年贡献的就算,俺就终于可以把孔老二同学也装里面了。 俺的结论,想当俺定义的哲学家(即使是放松了条件)的人还是该休息就休息了吧,哈哈:)

    xexz to shanqin: 在俺看来,所谓马哲唯一有点用的就是把‘大-小’‘多-少’‘快-慢’。。。这样的东西通过‘抽象思维’统一成‘阴--阳’(矛盾);所谓‘辩证’,大概齐了说就是啥事都会变,不是变好(阳了)就是变坏(阴了),这些东东应该不超出‘易经’的成就,而且他并没有强调其中关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常识’--‘对称之美’,哈哈,也许翻译问题,不然可能马哲现在另外一种样子,大谈‘对称之美’了; 说到底有人喜欢所谓马哲,那不过是‘出口转了内销’,而且还‘缺斤短两’。 至于‘知道’不‘指导’的,俺不知道,好像有个‘正电子’发现的八卦,好像赵老师,华人文化的背景?成天的阴阳对称,怎么就没那个胆量,被忽悠了?你不会说‘正电子’还不会说‘阴电子’呀? 所以从这个例证看见,所谓哲学的‘常识’-其难度实在,两千年后它和我们的‘新发现’并不‘矛盾’(靠,这词还得用到夸它自己:),所以‘知道不指导的’就看个人造化了,我很同意李老师这方面的观点。

    xexz 一直没弄明白职业‘哲学家’们嘴里的‘文本’是个什么东东,最近看电视《百家讲坛》见刘心武个大忽悠讲红楼梦,也是满嘴的‘文本’,汗。。。这里有大侠不忽悠肯给俺‘哲普’一下‘文本’的么?

    李淼 xexz: 文本就是text的翻译。

    xexz to:李老师 这么说,他们的‘文本’大部分的场合是指“原文”的意思了,哈哈,还真能忽悠:P,靠,有学问,俺是更加的佩服了。

    李淼 xexz: 我的理解就是指原文。 现在很多人喜欢用文本,应该是受了西方语言分析的影响。关键在于,中国人喜欢用名词,其实并不注意名词后面的东西。例如我批评过的“解构”,西方人很少用,用的大多是学者,中国人常用,能写字的都会用。

    jfly ok,你愿意认真讨论,那就最好。先看李老师的发言:    xexz :一直没弄明白职业‘哲学家’们嘴里的‘文本’是个什么东东,最近看电视《百家讲坛》见刘心武个大忽悠讲红楼梦,也是满嘴的‘文本’,汗。。。这里有大侠不忽悠肯给俺‘哲普’一下‘文本’的么? 李淼:文本就是text的 

    xexz to 刘奇师: 我相信老人家, 你有个美丽而平静的心灵 –它就是你的世界,就是你的宇宙; 我祝愿您的世界永远和谐而安详, 你不必太在意别人 对它的看法, 只要它还是那样美丽那样平静, 它就是上帝需要的一种永恒。    to 李老师: 俺是不是有点让您给带沟里啦,感情和人品大爆发,空格和回车就想加,居然也‘湿湿的’了:)

    xexz to 刘奇师 : 谢谢您的’交代’,材料祥实,态度端正,交代地已经很充分了。 to 李老师 : 没想到后果很严重,俺是再也不敢写’诗’了:(

    四年之痒 2008-01-29 21:57:07

    xexz 美女,俄要看关芝琳,这个叫有品味,哈哈,其他的痒不起来:P 老了点?好像是不是老了点:)

    李淼 xexz: 我也喜欢关美人,当然还有张曼玉和王祖贤。 shanqin: 还是换回来的好,我们不学丽娟同学。

    杂博(9) 2008-01-19 22:23:52

    xexz 红楼梦,我只看了一遍;说实话,刚开始时捏着鼻子看的,因为听说好得很;最后差不多是三天以内看了全本,而且没有‘快进’。

    李淼 zippo: 王小波也会C++语言。 xexz: 我看红楼梦也得捏着鼻子。

    Don Page的神学三部曲 2008-01-17 20:05:14

    xexz 沙发?俄也坐上沙发了!

    《Edge》的年度问题 2008-01-12 22:44:03

    xexz 我倒是梦想着有一天,在微观世界里,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工具的进步,可以出现象我们日常的宏观世界用到的‘纸和笔’这样的工具,也许到那天‘数学’就能够有真的重大进展了;不懂量子计算的东东,据说用核磁共振机(?)已经会算15=3×5了,搞不懂,干吗穿上‘量子现象’的新鞋去走‘苹果扒堆’的老路? 有谁能够科普一下‘量子计算’的么?

    xexz to lixkyx: 您说的这个我有耳闻,我其实想就ymytm所说的问题谈点个人看法,就是‘新数学’该从哪里来的问题; 我是说,或许我们以后的微观世界的‘牛顿定理’只能用量子世界的新工具和其上的新数学而来,而‘纸和笔’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杂博(7) 2008-01-09 21:14:43

    xexz 挑战一下李老师的耐心,哈哈:P 李老师帮俺看看一个物理的门外汉这样理解场论可以么:“粒子是广延的场这种东东在某点的‘变态’或者该叫‘变态的概率’(好像有个术语激发态?),我们如果用群论的数学工具就能把某些‘数据结构’及其‘操作’( @_@ 俄得承认俄是个编程序的民科:( )叫做电子啦,自旋啦,颜色啦,味觉啦。。等等。。。 ”

    李淼 xexz: 你的看法很形象。但将粒子看成广延的场的变态不准确。

    xexz to 李老师: AB效应如果被确认为是可信的话,‘量子势’这种高级东东应该有真实的物理效应,把‘粒子看成广延的场的变态’其实是种不知就里的‘民科直觉’;好像场论是把波函数的模方不再看作是粒子在某量子态的概率,而是看作此态上的粒子数算符作为出发点的(这样正反粒子都有了)?不知道我这样的外行理解的对吗?错了您也别笑我,哈哈,我这都是从些乱七八糟的科普书上看来的:P

    弦论小史(2) 2008-01-03 22:28:16

    xexz 搬个马扎看神仙打架:P

    xexz 哈哈,潜水员,特意上浮出来佩服一下李老师的涵养,虽然您有时也耍点花枪的有:P

    xexz 哈哈,俗话说’木图木真相’,俄切切以为奏是. 木’图像’真的很难受:(

    弦论小史(1) 2007-12-31 22:09:56

    xexz 搬个板凳,等着瞧。 李老师,各位李博客丝,新年好!

    关于“淼语连珠”和其它 2007-12-05 22:37:50

    xexz 俄也要拍一下:P 谢谢美文,这是俄等李博客丝们的享受。

    李淼 xexz: 谢谢马屁。 理论空间: 的确,每次写博客蛮费脑子的。

    xexz being总会有那么一天收回俄们‘数’点的权利:P 然后,大家明白,象‘电子’这样的高级东东,‘自然数’的概念是原本不适用的:P 扯得太远木人信:(

    科学与信仰 2007-11-27 17:31:14

    xexz 下面是在水木上和人就‘延迟选择试验’嗑牙的东东,很想听听李老师的看法?    俄说了,‘逻辑上’的错误在于我们乱用了‘一’的概念,在我们对自然的认识中的更深一层概念上,即‘自然数’的概念上,在量子现象中,我们遇到了麻烦,量子现象需要个‘新一’,如此,原则上我们说氢原子核外有‘一’个电子的说法是一种对‘实在’的‘粗糙的宏观模拟’;这比波尔取消电子的‘实在’地位总要好些,把‘电子’降低到和‘能量’这样‘纯形而上学’没有‘实在’对应的概念的地位总是廉价的;爱因斯坦是个‘有一说一’的厚道人,没有‘新一’他宁愿闭嘴,而且,我想他是宁可放弃相对论,让‘光子们’反悔,也不会放弃我们外部世界的‘实在’性的,波尔就是个大忽悠:)   

    李淼 xexz: 你这段话太哲学了,不能置评。

    xexz 我理解上面帖子中的‘问题’是不合适的,恐怕是不是个真问题都值得怀疑:-) 很遗憾:( 没能听到李老师的评价。 欢迎其他网友拍砖,哈哈,把李老师的博客当了论坛了,希望您别介意:P

    xexz 唉…哥德尔数,按我说的办法不也就不是问题了?干嘛就没人说句话呢? :(…..

    xexz to:someone “科學哲學要避免不完備的命運,可能只有一個辦法:放棄其自身的邏輯嚴密性。其實就是不自洽。” 不大同意; ‘逻辑严密性’–这种高级东东在‘自然,上帝或者佛(随便怎么叫吧,都一回事,前头李老师这里讲过being,哪就叫being吧:)’那里是嘛也算不得的:P 另外,很奇怪你干嘛要求‘哲学’的‘完备’,有‘完备’特点的知识还能叫‘哲学’么?

    xexz 补充一点: 我的意思是说:上帝(自然,佛祖,being …)给你点‘不自恰’的‘自然现象’to see see ,你又能把他老人家怎么样呢?你只能去找他们的‘逻辑’去理解上帝他老人家的设计意图吧?换句话说,方法是去‘找’自恰而不是‘放弃’。

    xexz 再补充一点: 关于歌德尔的证明,你要是耐着性子把她一步一步看完的话,你会明白它其实是说1+1=2你既不能按他的‘形式化’方法去‘证明’也不能‘形式化’的证伪,那是‘自然数公理’,说句不敬的话,这和废话也差距不大,差别巨大的是你得有耐心,哈哈:P

    恶搞例外群 2007-11-18 21:36:47

    xexz 彻底不懂:( 想请教一下李老师: 这个人的意思是不是说用不同的粒子物理的实验数据可以画成不同的几个小‘表格’,把它们和在一起画就是个大‘表格’的意思?所以就TOE了?

    李淼 xexz: 大概是这个意思。

    学术求助 2007-11-15 02:32:43

    xexz 谁有《The Trouble With Physics》的pdf,俺想看看,没狗到,有老大肯共享的么?

    xexz 解释一下,这个不是俺不想掏钱买,俺是连该把钱掏给谁都还不知道:(

    xexz to hurry: 你的疑惑完全可以理;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家里有任何两块表的时间读数是‘绝对一样的’?有么? 你试着对一下任意两块表看看,能‘绝对对齐’么?想想有什么原则上的好方法来绝对对齐他们? 比如:用其中一块表做基准,然后‘看’着它去对另一块表?再想想从原理上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做到‘绝对对齐’?然后依从这个原理,从而让任意两块表的指示都‘绝对一致’?如此可以让宇宙上的各处的大家都有个‘绝对’的判断任意地点的两件事的绝对先后次序?比方说a星系的b事件发生在‘宇宙统一时’00:00:01秒,而c星系的d事件发生在‘宇宙统一时’00:00:02秒,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绝对’的判断出c处的d事件发生在a处的b事件之后。 要做到上面说的这些,显然条件是:除非作为‘基准’的那块表的读数信息达到你要对的那块表那里是不需要‘时间’的,也就是得承认有所谓‘超距作用’存在,爱因斯坦不认为有这样的起作用不需要时间的‘超距作用’存在,所以任何一块表对时间的指示都只有指示这块表所在的‘局部地点’的意义,换句话说这种指示意义是‘相对’的是‘局部的’是‘本地的’,所以任意‘两地点’发生的‘两事件’的所谓‘同时发生’都只有这种‘相对’的‘本地’的意义,换句话说‘同时发生’只是‘相对于本地同时发生’的简略说法而已。 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当然如果真有‘超距作用’存在,‘绝对时间’比如说‘宇宙统一时’00:00:00,bang,就有意思了! 延伸阅读:ab效应,约瑟夫森结,哈哈:P 不过,这个就不必搞得很明白了,你要是把这个也搞明白了,刚弄清楚的就又该糊涂鸟,不过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你就相信上帝需要时间所以就有了时间就成了,那是一种信仰。

    hurry to xexz 谢谢您的解答!但是对钟可以将从A钟(假定是t时刻)处发出的信号到B钟处的时间(dt)计上,到B钟时将其调节为(t+dt)即可,这就不会发生“超距作用”了。但是有个问题dt该如何计,似乎这又要绕回到光速不变原理,因为光速恒定为c(麦氏理论推导的结果),设在一惯性系内本征距离已知,那 

    xexz to hurry: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同时性’有个需要在技术上‘定义’的手续了?因为什么?因为没有超距作用,所以要干这些技术活,对吧? 那么,那种技术先进可靠?用起来方便呢,更有优越感呢? 既然不管‘站着’还是‘跑着’怎么测光速都不变?有个不变的东东用岂不挺好?但是这个有点不好理解了,干嘛站着和跑着测光速他就不变呢?必经是不一样的呀?那么,好了,刚才我们知道了‘钟表’对时间的指示只有‘本地’的意义,我们就不如有这样一种‘信仰’好了:在不同的运动情况下对‘时间’和‘长度’的‘度量’是‘会变的’,这样就能保证‘光速’是‘不变’的,况且,在我们一而再,再二三‘实证过’光速确实是‘不变’的的情况下,那么,这种‘信仰’就有了比较充分的理由不是? 既然会变,下面说怎么变,在不同的情况下既然对时间和距离的度量会变,那要这些不同的测量值还有啥用?那种情况下的测量的‘数’才是‘真的’‘有用的’‘优越的’? 嘿嘿,上帝说,你把测量出来的三个表示空间的‘数’和一个表示时间的‘数’做个运算获得一个叫‘时空间距’的‘数’,这个‘数’,不管你怎么‘测’,你跑,你跳,你蹦高高,它就是不变,用这个数就把你‘站着测’和‘跑着测’的,会变得那些表示‘时间的数’和表示‘空间的数’联系起来了(至少你现在得相信他们是会变的,有不同,所以要联系起来),这样,就不存在谁更正确谁更优越了; 嘿嘿。。。而且这样正好‘光速’就不用变了,哈哈 :) 那我们就相信‘时间和空间’就是这么变得不就挺好么? 要我看上帝已经待我们不薄了,你还想咋样?

    小杰  的同时性的论述,基本上是正确的。 也说明了校钟不需要非得要求用光讯号。 这跟我先前说的方式,换汤不换药。骨子里是一样的。 另外,我认为xexz网友说的是正确的。 

    xexz to hurry : ‘对时’在相对论里面只有技术上的意义,用于‘判定两事件相对于本地’的先后次序; 你如果发现一种信号不管它是超过光速,还是低于光速,只要他‘不论运动情况’如何,怎么测他都‘不变’(然后你合理的推定‘实际情况’是在不同的运动情况下,其实是对时空的度量在变:),你就能拿它来‘对时’,但是有个问题:上帝给我们的那个不变的‘时空间距’,因为你测得‘信号速度常数’和‘光速’不一致,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关系就乱套鸟,上帝如果喜欢相对论的话他是不会这样设计的,当然,上帝要是喜欢你的常数,让光速变变,这个世界还是和谐的。 你看对时空可变的理解我提这个形象比喻合适不合适: ‘时空’就是一锅绿豆汤,有的地方‘稠’,有的地方‘稀’,你扔个石头进去或者拿筷子搅和搅和,‘稀的和稠的’就换换样;这个想说明:相对论的最精华之处就是‘时空是运动可变的’,否定超距作用,认识‘同时性’只有本地意义,都只是为这种信仰提供的‘理论上的解释’,是‘忽悠’你相信它用的,信不信它用不用它就由你了。

    hurry xexz: “既然不管‘站着’还是‘跑着’怎么测光速都不变?有个不变的东东用岂不挺好?但是这个有点不好理解了,干嘛站着和跑着测光速他就不变呢?必经是不一样的呀?那么,好了,刚才我们知道了‘钟表’对时间的指示只有‘本地’的意义,我们就不如有这样一种‘信仰’好了:在不同的运动情 

    xexz hurry : 谢谢你认为俺没有白白活,您要是谢谢我,那我就得好好的谢谢你谢谢我:)

    一直想思考  差别,所以计算 (注意计算包括任何方向的操作,光天然的满足) 我已经在某楼:说您就听 小杰的多看看书,虽然我已经知道您看过书了,但是要多. 还有xexz应该多发言了. 我相信我和小杰,只是随便看看您的文字,所以不能完全您的不懂的问题. 

    xexz 一直想思考 ? “还有xexz应该多发言了. 我相信我和小杰,只是随便看看您的文字,所以不能完全您的不懂的问题.    完全知道您的不懂的问题. ” 老大,俺没听懂:( 麻烦再给通俗一点解释好么?

    一直想思考 xexz : 呵呵当我表达能力有问题吧.刚回家有点累,所以…. 还有xexz应该多发言了    您讲的对他有启发性,所以多讲讲啊?因为我和小杰都N多口水了.

    xexz 一直想思考 : 了解:P 助人乃快乐之本。

    hurry  是认为:为什么其他信号不能定义同时?为什么其他信号不能定义同时?还是为什么其他信号不能定义同时的相对性以及时间计算?不然会引起误会的.” 如xexz网友所说,同时只有相对本地而言的相对性,即同时只有本地的意思,这取决于‘时空是运动可变的’这一原理。就说明同时的定义与信号无关,但 

    xexz to hurry: 咱们假想一下‘整个宇宙’中‘只有’两个星球,你在其中一个上,‘一直想思考’兄在另一个上,你的测量是你和‘一直想思考’兄的‘间距’在不断变化,‘一直想思考’兄获得的结果也必然跟你一样,那你们两个谁是‘静止’的,谁是‘运动’的呢?对这个问题,我甚至不用假定你们中的‘间距’的变化是‘匀速’的,你仍然不能说,你是‘静止’的,‘一直思考’兄就是‘运动’的;那你们俩谁是‘本地’呢?再合理不过了,你们都会把自己当‘本地’,其它人是‘外地’,这个是‘相对的’,意思是,这只不过是换了‘观察者’之后对‘同一件事’的‘两种’等价的描述而已。 我大概了解,您是不肯放弃‘绝对时空观’,这也没啥不可以,你只要理解‘相对论’为啥要放弃它,放弃的理由是啥,放弃了它有什么好处就成了;比如,那天你发现‘超距作用’的确切证明了,相对论的大厦也就倒掉了,所以我建议您去了解所谓AB效应,约瑟夫森结,比你和相对论的时空观死磕要强多了,等你发现‘对齐’不在‘同一地点’的两块表的‘动作过程不用花时间’的‘真实的物理上的办法’,连梦都不用作,下一个爱因斯坦指定就是你了:)

    hurry to xexz: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用光信号对时,将A处t时刻发出的光信号向B处传播,光传播到B处时,我们通过t=L/c计算了传播的时间dt,则B处时刻为t+dt。这时候我们如果承认A处的时刻同B处的时刻一样,都是t+dt。这也就是说,即使我们不使用光信号对时,A和B处的时间在同一静止参照系内是同步的, 

    xexz to hurry: “这时候我们如果>承认<A处的时刻同B处的时刻一样”;承不承认完全在你的选择,爱因斯坦不承认,所以他是爱因斯坦。

    xexz 唉,还是不够通俗,这样说吧,A 处有个‘表’,B处也有块‘表’,他们的‘读数’能一样么?你见过两块‘读数绝对一样’的‘表’了么?当然,你一手拿一块表’同时‘和电视上的报时对齐,你可以精确到’秒‘,只要你手快,那大约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个不是原则问题,你的假设是建立在’绝对‘之上的,那你就有义务给大家提供个’原则上的‘可以’绝对‘的办法。我支持和鼓励你去找到它:)

    hurry to xexz: 谢谢您的解释。但是如果在同一个惯性系内没有一个统一的时间标准,那么我们还要去定义同时性干什么?

    xexz hurry : 答案,在已有回复中找:)

    xexz hurry: 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 你想想,你总不能今天就花了‘明天才去银行取的钱’吧?你还有个‘本地的逻辑顺序‘需要你照顾照顾它不是?    哈哈:) ’本地的逻辑顺序’–这词,书里面是不会有的,是俺现场编造的,如能有助于您的理解,俺会很高兴。

    xexz hurry: 报告您一个好消息,“爱因斯坦同志,他已经不要‘惯性系’了:)”,这个就像我们知道“列宁同志,他已经不咳嗽了”一样(年龄小的也许看不懂这个笑话,哈哈),不过这就得加一条原理:‘惯性质量和引力质量的相当’。    to zezx: 我觉得在同一惯性系内的同时能绝对的定义。您说的‘同时’只有本地的意义,那是否意味着只要是事件发生在两地就没有同时性可言?如果这样理解,是不是有点偏离爱因斯坦关于同时的最初定义。

    hurry to xexz: 您说的是广义相对论,我一点都不懂,是不是时空只具有四维的几何属性。因为它的几何性,经典运动学和动力学理论不过是从四维时空的几何性质的角度来研究。

    xexz hurry: 也许,你现在可以理解爱因斯坦同志的痛苦了,但是,你也许还是不能用它很好的计算,这个要看书,要练习。 不过,俺觉得这也没什么,俺也不会算,哈哈:)

    hurry to xexz: 您说的‘本地的逻辑顺序’是指因果性吧?

    xexz 是。

    hurry to xexz: 谢谢您不厌其烦的讲解。总而言之,在我头脑中产生了这样一个模糊的认识:同时只具有本地的意义,这可能是由于一个事件在四维时空中只是一个局域的时空点,两个事件的关联只在于它们相互间的因果性。假如在一个没有质量或者没有场物质(或者说时空没有任何畸变)的真空态中,只有没 

    xexz no comment.

    xexz 刚看到张永德老师对Bell-CHSH-GHZ-hardy-Cabello路线的评论(<量子信息物理原理>),他的结论,俺理解是在说所谓’定域’理论已经被’实验’确证木戏唱了 :P 这里有愿意就其观点点评一下的大虾么? 张老师对’一个电子同时穿越两个缝’的没有任何’逻辑和道德障碍的确定性描述方法’(希望张老师不会来这里:-)已经让俺这科盲差不多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一直想思考 xexz : 忘了打姓名,抱歉。 定域’理论已经被’实验    不知道具体指得什么,我觉得没那么简单否定,相对论的信息定域和那个量子力学的非定域还是有巨大差别的,量子力学描写的是一个空间几率,是一个单纯描写空间的函数 当然函数和质量有关系,这和相对论的时空信息还是有区 

    xexz to 一直想思考: 恐怕你我都只有愚见的份? 不如你也呼吁一下,让李老师有空批判一下这个‘第一伪科学’ :D 咱们都跟着长点见识,哈哈。

    一直想思考 xexz : 我说的 “愚见”不是“伪科学”。意思是:不强求您接受。而且我相信即使老师回答也不会比我多到那里去吧,可能知识会说多一点吧…(我算是看过哥本哈根的历史) 我不是自大的意思。某些我认为不懂的东西,如果我想要懂我只会拱在图书馆的,不会问任何人。 我一般只和人讨论理 

    一直想思考 xexz : 还是补充一下,害怕您误解。 我的意思:您的某些问题我觉得目前理论无法回答,回答也是没意义。 那为什么有这些问题存在了?历史负担吧。 (当我无聊^_^) 当然我没看过那本书,别的大虾有空回答一下吧。

    xexz to 一直想思考: 你还是误会了,你用‘第一伪科学’作关键词搜一下‘淼语录’,这个‘第一伪科学’是淼语录,不是俺说的。

    xexz 俺替你搜出来了,如下: “大家都来吃快餐 2006-01-06 10:14:49 李淼 … 物理更加人化,研究凝聚态物理的应该自己找找原因。Laughlin倒是出版了一本科普,可惜他自己的画占的比例太多了。 我经常和孙昌璞开玩笑,他是第一伪科学(quantum computing and quantum information),我是第二伪科学,我们两个伪科学家在理论所的学生最多,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 …”

    一直想思考 xexz : 哦,我想知道您的职业…因为您说您60后的…

    Sibyl 一直想思考: xexz是物理学家的司机:)

    xexz to 一直想思考: 俺交代,俺就是一在国企里面编程序的混混,因为要编程序,所以有了‘停机问题’这才知道了有个‘哥德尔数’,于是就不满意近乎神谕的‘自然数’,后来知道下一代的计算机叫‘量子计算机’,于是天真的以为那里面有不一样的‘自然数’,一通瞎找知道了有|0>和|1>,搞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就四处扫听,发现李老师是个好人,人品木问题,所以就向他来请教,于是就碰到了兄台,敢问兄台贵庚?

    一直想思考 初学者 : 我才去哪几天。 xexz : 比您小20岁左右了,可以喊您叔叔了……

    xexz to 一直想思考: 惭愧,惭愧;实在是后生可畏。

    智力类型和其它 2007-10-30 22:54:53

    xexz 俄横着看是逆时针,竖着看就顺过来鸟。。。:D

    学者、知识分子和知道分子 2007-10-27 21:20:13

    xexz 大声喊一嗓子:“好!” 俄再极端一下,不服气的文人,可以想一下,近现代中国可有如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席勒这样可以忽悠出被近现代西方人普遍接受的‘理性主义’‘理想主义’‘人道主义’的价值观的人么?啊。。。是有那么个些许拿的出手的。。。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的价值观是被我等‘不知道分子’所接受的; 一种新的对社会进步起积极作用的社会价值观的提出和倡导用寻章摘句的方法是不可取的,这要许多‘小说’‘戏剧’‘散文’来提倡。。。来潜移默化。。但是前提是你有对这种价值观的‘故意’,但是这个‘故意’是用‘考古的方法’  抄(寻章摘句)不来得。 再极端点,谁该为中国的‘功利主义’价值观横行负责呢?孔二同学么?冤死他了!想想,如今的电视,小说,戏剧。。都讲的什么故事。。靠! 再引申一下,如果‘功利主义’在我们的社会价值体系里面站不住脚,那谁还‘抄论文呀’?谁还去D版呀?最近看德国之声的一片报道,美国佬都已经‘理解’中国的D版问题鸟,哈哈哈。。。一位美国官员说‘D版,在中国那是个文化问题,那不仅仅是个体制问题’:P 最后,给个‘功利主义’价值观的小测试,一个小笑话: 据说,有个人买到一款最新的Sony-Ericsson用了大半年,质量也挺好,后来仔细瞧瞧这牌子原来是:Sorry-Ericsson!靠。。。 你是会心的一笑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吧? 哈。。。我说你被‘功利主义’价值观忽悠了,你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这就该明白‘文人’的厉害鸟吧?

    李淼 xexz: 功利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

    xexz to:海蓝云 “触动很大,或许有时候我们真的没有发挥或者不想发挥自己的全力。” 或者,如钱先生被认为‘不敢’发挥。。。哈哈。。。这个么。。都可以叫木‘理想’,很好,很‘功利’ :D 以他的天份(如《围城》者),我倒觉得我们不需要他的《管锥编》,而需要他‘拿来主义’地写个‘《浮士徳》’什么的,况且在他那个时代(一个‘理想’被鼓吹得呕吐了的时代:P),写个‘《浮士徳》’,自然比现下环境是要好很多,我孤陋寡闻了,真的有写过么?

    智商与智慧 2007-10-15 16:56:49

    xexz 成就这个东东太复杂了,依我看不但智商不能决定,恐怕性格气质这类也不行;开始比较相信“宿命”了 ;哈哈,李老师,您不幸生在了一个没有奇迹的年代,不然成就绝对超过Pauli这个“高智商的傻妮”:P 李老师,我这马屁拍得没有留什么痕迹吧?:P

    李淼 xexz: 你太有才了。

     2007-10-04 20:00:31

    xexz 精彩博文!赞一个先,让我这科盲也大致体会到其中的精妙了。 平的挺好, 上帝要真是按一个根本写不到平纸上的‘剧本’造了这个世界,那岂不是难为人么 :P 我反正相信上帝他老人家是慈祥的。

     2007-09-25 17:00:08

    xexz 哈哈,古龙文法;一个绝顶高手,杀人如麻,见神杀神,遇鬼杀鬼,孤独呀! 突然,有一天,人们发现这个绝顶高手,身首异处。。。不知道是谁干的?!。。。

    xexz 中秋节刚过,也给李老师拜个晚年:O

     2007-09-22 16:53:08

    xexz 支持老刘:0

    xexz 原本的草鸡球迷,已经被摧残得有一眼木一眼看看天下足球就成:( 切尔西,很好,很强大,很和谐; 穆里尼奥,很独立,很自主,很有想法,很有目的,很有用心,很抽象,很欣赏,很无奈:(

    LJ  的阵形。 他以前习惯炒教练,也许是因为那时候年轻,火气太旺了。现在已经好多了,看到输球虽然还是很生气,但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炒教练了。^_^xexz, 能看看天下足球也不错了,里面至少都是精彩部分。 喜欢穆,我感觉其实是喜欢他的张狂。也许我们习惯了将内心里的渴望隐藏起来,突然看 

    存在 2007-08-31 22:38:26

    xexz 每个人心中都有他自己的 being,这就像李安电影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额的引用不代表认同:),俄只是说,这或许来自我们的生物‘本性’; 对多数有理智的人,他们会找到并满意一种回答–就是伽利略和赛先生的说法,当然也有笃信李耳,释迦,耶稣,柏拉,笛卡。。。海德格什么。。。和安拉说法的,甚至还有李大师网讳HZ的,靠,这说明,不该人人象江一燕同学那样都在火车上拿本《量子力学》!尤其那耳根软些的,那是不管谁说的都并信不疑的:) 问题是不管你是哪一家。你都得有赵本山忽悠范伟那样的本事,让他自己去找自己的‘轮椅’,那人家才从‘本性’上信你不是?你不让人家想自己的being,就告诉他,这就是通向being的特快直通车,不是轮椅,不忽悠,那是不行的,尤其是碰上连赛先生也稀里糊涂的问题,没法being下去的时候,侬总不至于按伽利略他老人家说法的要求,在地球上吹个泡泡宇宙给大家看看不是,对赛先生苛刻了些,只是道理如此:) 再深入一点,你不许人家being,人家连being的兴趣都没了,谁还管你赛先生说个啥子?being那个‘本性’,到底是没有‘食色’来的要紧不是?还是敞开来being吧,每个人都会去找他自己的‘轮椅’的,那是‘本性’。 最后话落到咱中国人自己身上,能让咱中国人都虚头巴脑的都being 的大忽悠,指定是个伟人,功德无量,道理如此简单–太实在了,太食色了:) (另:毛伟人好像号召大家写写诗,看看哲学史来着,要让being‘超过’食色,那就不对了,但是还得再佩服一个–目光如炬!只是条件不到,方法不对,终于成了笑话)

    李淼 xexz: 你这帖大谈本性已经忽悠到佛家的境界了。 说来说去,大家没有涉及到根本。根本就是,中国文化传统和西方文化传统不一样。一百多年前科学美国人创刊的时候,美国人物质生活比咱们现在差远了,人口也差远了,刊物发行量比咱们现在任何一本科普杂志可大多了。 科学和科普从来不 

    xexz 哈哈,我还是喜欢‘说理’多过‘说教’的,跟慈悲为怀的我佛是没得比的。 李老师有兴趣,就再胡诌几句,个人以为中西文化的最大不同在我们的先哲并没有强调一种思想方法的重要性–那就是‘分析’的方法,就是把大问题分成小问题,把整体拆分成部分,比方说‘科学’(哈哈,这显然是因为being= being 数+being物+being化+。。。)的发展就得益于这种思想方法的实惠,在这些‘分科’之后的being里面也是可以体会到这种方法的无处不在的,西方人在处理任何问题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使用这个方法,深入骨髓了; 我们的先哲强调对‘整体’的认识,强调了解整体的外在特性,不要认为这是个原始的直觉的方法,他其实是在强调了解‘事物’通过‘外部联系’所获得的知识的重要性,比如我们深入骨髓的–‘关系学’(:我们是不喜欢把人拿刀分块,解剖,分析的:),认为这个方法不重要,显然是不对的,比如:‘对称’就是一种事物整体的外在特性,把左胳膊砍掉下来单独分析,你不会知道他和右胳膊是‘对称’的。

    李淼 xexz: 同意,中国古代不重视分析,过分重视整体,所以我们能出顿悟的人,不能出阿基米德那样的人。 不是贬低整体,没有分析的整体,是盲目的整体,借用爱因斯坦的说法( 科学没有宗教是跛足的,宗教没有科学是盲目的)。好像中医就是盲目的医学 :-)

    xexz 哈哈,李老师得爱因斯坦氏的精深奥义了:P 另:让俺们‘李博客丝’也用用表情图标吧:-)

    解构 2007-08-28 21:49:40

    xexz 有点乱,看着眼晕@#$%^ 拿‘哲学’说事的都闭嘴吧,十年八年就来个亚里士多德,伽利略什么的,用不了一个世纪,我们就是上帝他老人家本人了。 (另:俄喜欢爱因斯坦有一说一,波尔揍是个大忽悠:)

    感谢 2007-08-22 22:42:24

    xexz 俺想看<亚原子粒子的发展>, 李老师能否能在您的博文里给介绍些粒子探测方面的知识,或者给推荐些这方面的好书,作个书评.

    量子 2007-08-19 20:43:37

    xexz ”下次拍戏的时候 拿上我们梁教授的书<微分几何入门和广义相对论>” ^_^ ‘文学青年’既拿了这个,’物理青年’就该拿《红楼梦》才对路嘛。

    缩写 2007-08-13 15:07:33

    xexz 哈哈,说个笑话: 一天领导去视察‘江阴毛纺织厂’,结果厂子不景气,大门口的招牌上的‘江阴毛纺织厂’的‘江’字掉了,领导就纳闷了,难道还有这个工业门类?于是就的关心了一下:“你们的原料问题好解决吧?!”

    黑暗中 2007-07-31 22:48:22

    xexz ”似乎’t Hooft回到了晚年Einstein的轨道上。” 也许偶尔会‘小赌’那么两下,但是人品没问题,上帝。。。他不‘忽悠’:P

    创造力 2007-07-15 14:21:15

    xexz to:9dspace “不觉得咱们的应试教育体制狠狠狠扼杀创造力么? ” 应试教育带来的扼杀还属结果和现象这个层面,原因要深刻得多,差不多现当代中国社会的中中不着调的事都该是源自‘文化’这个层面的问题,归于‘体制’就太浅薄了,试想当下的‘官场’,‘市场’,‘学场’。。。。要是理想主义,集体主义的价值观被确立,那又是一个什么局面,看到如今这二十年怪现象,方知‘伟人’的目光如炬不是虚言,赞一个先,我还是那个看法,即使不需要‘革命’也是需要改良的。 对创造力的‘系统扼杀’归于‘文化’而非‘体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曾经认为我们文化中没有基督教之中基督徒间‘爱与感恩’的价值观是中国科学技术无法‘系统的创新和进步’的基本原因,如今看来还有个同样基本的原因,那就是所谓西方‘理性主义’的传统价值观也起到重要作用,‘理性主义’–我们的传统里也是有的,但是那个不是主流,不像西方文化从古希腊文明一脉相承而来,如上述李老师所言从我们的价值观出发是很难得出象‘磁场,质量,加速度’这些没有‘营养’的所谓‘形而上学’的概念的,用这些形而上学的概念去理解世界,解释世界没有成为我们‘强调的传统’和‘主流的方法’,我们很‘实’在,‘虚’头八脑的概念在我们的价值体系中是没有‘营养价值的’; 国人有幸在这一两百年中能出几个‘文化’巨人,当属国之幸,人民之幸,其意义绝对不下于出几个杨先生,陈先生;哈哈,话说回来,要是老天早给‘伟人’准备下这样的人,‘伟人’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了。

    再加热 2007-07-08 18:31:57

    xexz 不再惊异宇宙的可理解,感叹‘上帝’是如何创造出人类的‘艺术鉴赏’能力来的,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艺术的’或者‘是美的’是值得‘信任的’么?今天是‘美的艺术的’明天呢?也许‘吕燕’就是三十世纪的‘西施’,也许两千年前的西施确实就长得‘吕燕’模样;那这。。。‘上帝’岂是在‘掷骰子’,这简直就是‘忽悠’活人么?!

    JuLeo xexz: 去看看黑非女人吧:把嘴唇撑得比盘子还大,在皮肤上处处削出褶子来,还有割礼等等。“欣赏”完再谈论“艺术鉴赏”总觉得底气不足  俺们老祖宗原来喜欢这个 :shock: :lol:

    xexz to:JuLeo 我原想说E8不只‘吕燕’之美,怕李老师不高兴,哈哈,这是你逼我说的,不关我事:P

    《论语》李氏网络版继续 2007-06-08 20:33:31

    xexz 李老师你真牛,看来我需要努力多让一个女人悲伤。如果老婆问我就说是你教的。    李老师,侬可要负责呀,您博文的影响显然比你认为的要严重得多,哈哈:)

    光是光明的光 2007-06-06 14:49:35

    xexz 《中庸》:“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头一次看到这句话是在孩子的六年级小学课本里面,说实话,最初的感觉有点吃惊;我这一代人(七十年代后半期接受的小学教育),恐怕和我一样是不知道这句话的,或者即使知道,也不知道他竟然是来自《中庸》这个‘经’的; 有感而发,‘方法’也很重要,采用什么‘方法’的问题,其实就是采用什么‘人品’的问题。

    扯是扯淡的扯 2007-05-27 22:10:31

    xexz 没看过《丧家狗:我读论语》,不好评说; 不过,我觉得起码这标题已经在向读者传达了错误的信息; 2500前在‘美德’还不知是何物的情况下,去发现‘仁者爱人’的道德规范确属不易(这种我们今天叫‘人道主义’或者其它什么现代称谓的东西); 我曾经把发现美德(道德规范)和第一个会数数的猴子相提并论,这也许夸张了些,但是对人类进步而言,这两件事确属等量齐观的; 对待这样的先哲们,如果这里面可以算上孔老二的话,我们起码的态度是尊敬,而非蔑视,用‘狗’的比喻,在汉语里显然是不合适的,不如比喻成‘带上礼帽的猴子’更好些:P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2500年前的‘日耳曼蛮人’那里,还真不见得是‘生活中的平凡真理’,没有文字史料,没法‘实证’呀:P,而且,我们起码知道‘没带礼帽的猴子’是不欢迎‘朋友’的,这是可以实证的:P

    李淼 xexz: 李零引用过黑格尔的《哲学史演讲录》,其中黑格尔评价了《论语》,认为西赛罗的关于道德的演讲要超过《论语》。 李零没有蔑视孔子,请你看一看那个研讨会,如果你没有机会读李零的书的话。说丧家狗,指孔子在现实社会找不到他的理想家园,当然,标题炒作一下已经起到很好的效果 

    xexz 李老师: 其实不知道‘新儒家’是个什么东东,了解的兴趣也不大;如果李零先生是要和这个什么‘新儒家’不对付,那也就更没意思了;不过,我倒是支持学者们学学炒作自己,中国社会这个人群的能见度确实不高,炒炒很好,总比成天看‘领导们’伪善的脸强些:P 现当代中国社会的道德失范,这应该是怪不到孔老二的,如以上tsing oyang所言,从儒教对日本,韩国等的影响就可明证; 非常同意‘横向比较古代的各民族的(文化)没有意义。’,其实对现代也该适用才对; 论语所倡导的价值观能不能影响现代西方社会,比如说德国,我不能肯定(施罗德好像认为应该,不过那是他个人的见解);德国古典哲学受到中国古代思想的影响这是有据可查的,比如莱布尼茨,,比如康德,比如黑格尔;黑同学是奚落过孔老二,可他对老子和周易的那一套见解却是酸溜溜的(小逻辑还是讲演录里有,记不得了),哈哈,也许postech说的对,1000年以后就明白了,其实,从对自然意义的理解上‘图灵机’不见得就比‘八卦’更‘深刻’,哈哈,起码我们看到了,他们都被认为有‘模拟人生’的能力,只不过一个叫‘算命’,另一个叫‘电子游戏’,可他们差了三前年,我们就更不好‘纵向’比较了吧?

    xexz to:lixkyx 那就是在‘阴’~~‘阳’之间牵动的那一根琴弦呀,哈哈:P 希望不会让李老师不快,只是开个玩笑:)我们的口号是:“图灵就是一切!”,‘八卦就是一切!’,其实该这该是个数学的玩笑。

    李淼 xexz: 不是李零和新儒家不对付,应该是倒过来的,他那本书是他上课用的笔记整理出来的,可能不是专门用来对付新儒家的。 其实辩论的双方都是真正的知识分子,都不代表官方,所以我对他们都很尊敬,尽管我不喜欢新儒家的观点。 那个研讨会一开始就说,今天左中右都来了。这个现象我觉 

    文化的困境-科普 2007-05-18 20:46:34

    xexz 既然大家都觉得是‘文化’的困境,那就应该改造我们的‘思想’嘛:) 啥时候我们的‘思想’里面抛弃了‘官本位’的价值观,科学本身具有了价值标准的地位,科学不被当‘经’讲,‘院士’不再是‘翰林’,民间科学家。。。官方科学家。。。。汗。。。总之,不乐观,二十年显然太短了。

    xexz to呵呵: 政治和经济那是在‘良心’和‘利益分配’之间平衡的‘艺术’;并不需要‘李老师’这样的水平才知道‘聚变’能源的重要性,而‘胡(讳,锦涛)老师’压根就不明白:O; 科学本身作为价值尺度的意义在于,我们这个社会不是用‘当官’来奖励‘李老师’的(这样会把科学本身至于死地的),假定‘李老师’真的把‘聚变’能源给搞定了:)

    简约之美:物理学与数学与文学 2007-05-07 22:05:18

    xexz 再次冒昧地在李老师的博文后面引述和别人斗嘴的话,好在内容还不算离题太远,还请李老师给与指教: “同意您对无理数的哲学观点,您的理解是精确到位的; 不过,我是说我并不关心我们先定义周长还是先定义直径为‘一’; 我相信上帝它老人家没有给我们随便使用‘一’的权利,尤其是在我们碰到的并非“周长还是直径”的问题而是“苹果还是电子”的问题的时候,换句话说,当我们由宏观进入微观的时候,我们说‘一’个电子的时候,我们是在用宏观的概念来描述微观现象,相信这句话您不会太激烈地反对;所以它不是2^1/2所揭示的宏观时空的属性能够表达的概念,在微观物质现象的基础之上我们的时空观需要进步,这种进步正是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一’是在反映我们宏观时空概念的某种属性,它应该是有适用范围的。”

    李淼 xexz: 现有的理论至少符合实验,如果你要提出新的理解,就得符合实验。

    xexz 谢谢李老师; 您是对的,全无实用的想法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其实,我的本意只是想想看能不能换个视角来看待数学基础;非常同意您的观点,如果它有价值,它就应该体现在是否有益于对数学基础的认识和理解上,当然,这不能以H-2O-1自然的数量关系为代价,不过,这应该还是那个‘半下卡塔’和‘半下闪光’的问题;我对自然科学的进展是无知的,来向李老师请教也有证明或证伪这个想法的目的,希望得到李老师的帮助。 您的指教让我更加深信了这样一个信仰,那就是:“数学的有效性它不是来自我们的心灵的创造,而是来由于我们所能够理解的自然意义”。

    李淼 xexz: 不客气,如果你有具体的想法,欢迎来讨论。

    xexz 谢谢李老师,还谈不上什么具体的想法,很想知道这个想法(指自然数的概念用到微观现象上可能有问题)和微观物理实验上的事实有没有原则上的冲突,如果有冲突这想法就没存在价值,扔掉就不可惜了;如果没有冲突,扔掉了也怪可惜的;就此想法来说,我想如今还谈不上它是物理还是数学;只是觉得如果万一它是有价值的,它就能成一个基础。

    没有爱过诗歌 2007-05-03 22:35:07

    xexz 呵呵兄,‘民’科可是‘学’不来的,您还是安心作‘官’科吧,哈哈:)开个玩笑。

    Hartle-Srednicki判据 2007-05-02 17:26:46

    xexz maldacena粉丝,我觉得科学正在不断侵占传统的哲学领地。 Yin Zhangqi兄,我倒是觉得用‘开荒’和‘种地’的比喻似乎更妥帖和中道一些。

    东方神秘主义和物理学 2007-04-25 06:38:11

    xexz ”我私下聊天的时候开玩笑说,也许在脱离了自我之后,又看到了自我的来源,就是这个呈展现象的机理,也许看到了量子计算也不一定。” 那天李老师有兴趣了,您谈谈量子信息和量子计算吧,群众很期待 :)

    大家都在怀念王二同学 2007-04-11 21:42:17

    xexz 哈哈。。es138兄高才,特来佩服一下。

    循环宇宙 2007-03-26 21:21:00

    xexz 谢谢李老师的回答,不知该贴到那里了,上一篇的留言太长了:P 哈哈,从李老师的博客里我有‘新发现’了:P --人格魅力是另一种‘基本作用力’,作用对象是人,方向向内。 顺祝,著作等身,桃李满天下!

    xexz 李老师说: “一这个概念来源于我们日常的经验,量子力学并不和这个经验矛盾。观测一个电子,我们总是看到电子的整体,如它的位置,或者它的动量。我们没有看到半个电子的位置或者动量。” 李老师是同意费曼先生观点的。不过,我们‘只是’没有‘听’到过‘半声喀嗒’和‘看’到过‘半下闪光’而已,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同您和费曼先生共同的结论之间(即‘自然数’的概念适用于这种自然现象)就似乎有点‘想当然’的成分在了,何况按照歌德尔的说法,只要你那里有1+1=2,不管你是什么‘理论’,只要那不是‘物理’的,而是只有‘数学推论’在里面就会比较尴尬(不知对歌德尔理解的对否?)。

    李淼 xexz: 我被你绕晕了。 fanglei_sophia: :-)

    梦想照进现实 2007-03-23 21:09:38

      基本单元,例如在所谓的三次量子化中就是这么做的。这就像在许多研究大尺度结构的研究中,将星系和星系团当作一个粒子一样,这仅仅是简化。 xexz: 我有个想法,我们日常概念中的‘一’,我们用得太随意了,比如我们数‘波粒二像’里面的‘电子’的时候,它应该就不那么管用了,因此我们也许会需要个新‘一’;对于‘一’个‘电子’,你既然不能用‘一’个硬‘币’,或者‘一’粒‘豆子’来‘类比’和‘形象化’,那你自然不能把  

    xexz 在李老师的博客,冒昧的引述自己的一个想法,这不是物理,算数学哲学吧,也许对量子力学的解释有点用? 我有个想法,我们日常概念中的‘一’,我们用得太随意了,比如我们数‘波粒二像’里面的‘电子’的时候,它应该就不那么管用了,因此我们也许会需要个新‘一’;对于‘一’个‘电子’,你既然不能用‘一’个硬‘币’,或者‘一’粒‘豆子’来‘类比’和‘形象化’,那你自然不能把它和画在纸上的那‘一’道线等价起来;所以要想把它‘符号化(形式化,形象化)’就可能会需要某种我们现在还无力想象的‘工具’,这种工具所具有的能力类似于我们知道的‘纸笔和那道画在其上的线’对‘硬币和豆子’所具有的能力。 也不知这是不是算个新想法,有没有用处;能否请李老师给评一下,至诚挚的感谢。

    不只一个世界 2007-03-19 21:29:09

    xexz 个人观点,仅供李老师参考:数学的根基远未牢靠到可以让我们讨论‘另一个’世界的程度。 另外,《通向实在之路》的第三章里有这方面的观点,特别是关于‘自然数’和‘自然的物理世界’的关系那一段。

    李淼 xexz: 我觉得这个问题主要还是物理问题。

    弦论的哲学 2007-03-04 19:45:48

    xexz 请李老师给看看.

    李淼 xexz: 好的。

    留言板 2006-05-27 03:52:45

    xexz 请李老师给看看这个扯的如何?扯地太近,俺也不好意思让您看:) http://xexz.mysmth.net/2008/03/06/%e8%bf%99%e9%9a%be%e9%81%93%e5%b0%b1%e8%83%bdgame-start-%e4%ba%86/ 水木这两天神经,blog换马甲,俺的就变成您的分舵了:-),起码‘形似’;这样说其实不夸张, 里面的内容,您这里差不多都有,本来就是些看您的帖子回的帖,哈哈。 李老师能交换个链接么?反正俺木经您同意已经给您加上了:P

    李淼 xexz: 好。

    xexz 哈哈:D十面埋伏,防不胜防。

    弦论需要什么样的新数学? 2005-12-28 08:42:20

    xexz 哈,从‘淼语录’找到这篇,好文! 俺是民科,说话可以不负责任,俺就再偏激一点,再科幻一点:) 我想问问李老师,会不会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解决所谓第三次数学危机的努力有关系,和罗素,维特根斯坦,胡塞尔,哥德尔这些人的努力有关系,数学搞个‘另类’的‘基础’会不会就能有个新发展?

    李淼 xexz: 看到这儿来了。 我说的新数学不一定和你说的那些数理逻辑基础有关,应该和超越几何有关-我这么想。

    xexz 我不懂,瞎说的,您别笑话:P 超越几何?那是不是得用代数工具来研究呀,反正‘形象’得给抽去了?那不就得用到‘集合论’了么?要是这个‘基础’不够强悍,这个会是‘问题’可能的原因之一吗?不过说实话,我不知道‘问题’到底是什么,就大谈‘问题’的原因是挺可笑的,哈哈:P 继续胡说,也许我们找到‘上帝的几何’–超越几何确实不会用很久的时间,这个我就比较失望一点点,不刺激,这是上帝不给俺们民科机会,为表示俺的失望情绪,俺借郭德纲说:“这上帝也太没蹓了:P”。

    李淼 xexz: 我自己也很难想象新数学到底是什么样子,假如将来会有的话。

    Free T-back!

    04月 23rd, 2008 by xexz

    还是在李淼老师博文后的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757#comment-17061

    xexz
    2008年4月23日 17:15:05

    听不懂,凑个热闹:)

    俺天真的以为这里面的‘树(数)’恐怕不是生长在现在这个‘数学基础’之上的,不管你怎么‘代’也是白搭。问题也许在‘树(数)’上面。

    为了不使俺说的话听起来太过忽悠 俺引用一段外国名人克莱因的忽悠:“正如伯克霍夫所指出的:也许,由物理暗示的新数学发现才总是最重要的,因为,从一开始,自然就决定了数学这一自然的语言所必须遵循的模式与道路。”然而,自然没有大声炫耀这一秘密,她总是喃喃低语。数学家们必须仔细聆听才能其放大宣扬。”

    所以俺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有’一’个东东,它既然不是‘一’、就也不会是3/2 、同样不会是2^1/2、就更不会是矩阵或算符能够有能力描述的。这个东东也许就在我们现在看到的“‘一’个电子的现象之‘后’”喃喃低语呐,俺们现在需要把他大声忽悠出来。

    哈哈,反正是忽悠,口号就不妨时髦一点:“Free T-back! Free T-back!”

    这难道就能Game start 了?

    04月 16th, 2008 by xexz

    从俺所谓的‘自然主义的数学观’出发,‘新数学‘象旧的一样,那是一些还有待发现的‘过程(现象)’的内在逻辑之抽象,这里面就自然包括我们已经发现的,如今还有没理解的‘‘过程(现象)’’,比方说‘延迟选择’了:P(这个例子不典型,很多人认为他们是理解的:P),对这些现象的内在逻辑基础的抽象便可构成‘用于运算和推理这些现象’的数学之基础,最要紧的自然就是那个所有这些新现象都‘内在’的、也最‘基本’的‘新一’了,有了‘它’,‘game start’

    这里面的‘它’,按俺的理解是要意味深长的‘异化’了,他没有原来那个‘一’的某种时空属性了(叫时空局域性?叫时空定域性?或者就叫‘一’性更合适?存疑),哈哈,它有点‘神气’,这么说其实也好理解,你什么时候?在哪个地界?见过‘上帝’他老人家本人么(拟人的假扮的不能算:)?对‘电子’这种高级东东不也是差不多么?你也只用原子显微镜‘摸’到过‘它’,用计算机‘想象’过‘它’,你只在云室、气泡室、多丝正比室看到了‘它’的‘神迹’,如此而已,所以他比‘苹果’更‘神气’,苹果你可以‘一’个‘一’个地数;对‘它’,你就得‘新一’个‘新一’个地‘数’了,如果这样还能叫自然‘数(v. count)’的话。

    俺差不多听到有人在大谈‘实在’的声音了,俺说俺看到‘它’的后门了,信不信由你了,哈哈,俺没本事‘证明’上帝是‘实在’的,俺还是‘相信’电子是‘实在’的。

    另加:’实在’的物体(实体)都具有‘一’性(意指这里自然数‘一’的概念总是不言而喻的适用的和可用的)–在俺看来恐怕是有点自以为是,上帝也许不会用这么没有创意的设计,比如对‘电子’这种高级东东,他老人家兴许就会用‘新一’, 上帝要是果然不用俺的 ‘Zhe New One’ ,俺可真的有点替他老人家感到遗憾 :D

    对俺关于上帝的说法的更正:)

    04月 16th, 2008 by xexz

    还是在李淼老师博文后的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732#comment-16912

    xexz
    2008年4月16日 18:26:41

    to 金观涛巨侠:

    orz…一个先

    要是上帝给咱出的不是个几何题。。。那该咋办?事情要是远非‘有限还是木限’能够说得清的。。。那又该如何?

    前几天,俺在李老师这里说‘上帝在下一个能标哪里打双升呢’,今天,俺愿意纠正俺的说法:‘其实上帝是在500亿光年以外斗地主呢:)’;一个开放的心灵,一份对自然的敬畏,远比人类自以为是的‘道理’更容易获得上帝给与他的最好奖励,那就是–‘人品木问题’。

    一个混混的诞生

    04月 10th, 2008 by xexz

    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help/#comment-16988

    to 一直想思考:

    俺交代,俺就是一在国企里面编程序的混混,因为要编程序,所以有了‘停机问题’这才知道了有个‘哥德尔数’,于是就不满意近乎神谕的‘自然数’,后来知道下一代的计算机叫‘量子计算机’,于是天真的以为那里面有不一样的‘自然数’,一通瞎找知道了有|0>和|1>,搞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就四处扫听,发现李老师是个好人,人品木问题,所以就向他来请教,于是就碰到了兄台,敢问兄台贵庚?

    两个半妖精

    04月 3rd, 2008 by xexz

    原帖:http://limiao.net/766#comments

    xexz
    2008年5月2日 0:49:45

    都五百年了 俺咋木赶上热闹,汗。。。

    俺直接来俩半两千年的妖精:亚里斯多德,伽利略,半个爱因斯坦
    67
    yy
    2008年5月2日 0:55:00

    论成就和历史地位,老爱不如牛顿
    68
    xexz
    2008年5月2日 1:00:41

    to yy:

    纯物理,不说数学;老爱同学的东西是新的,牛同学的算不得吧?

    —-

    加一句,俺不知道能不能把对称性-这样牛13的东东作为基本的原理引进现代物理学的功劳算在老爱的头上,俺知道在和亚里斯多德差不多同时代也许更早些的《周易》里面是有这样的故意的,当然这不是近现代意义上的物理,这个只在哲学的层面。

    ‘穿越’回去当学霸:D

    04月 3rd, 2008 by xexz

    原帖:http://limiao.net/695#comment-17301

    xexz
    2008年5月3日 17:19:48

    to jet:

    似乎。好像。。也许。。。发现引力在小尺度下不再平方反比了就平行宇宙了

    这样您就可以准备‘创造’一些理论出来,准备好您的‘穿越’了(俺是外行不知道是不是有人给你准备好了?好像现在不行,因为你长在一个膜上面,除了引力,‘你’这样的东东是没得可能的,哈哈),很时髦,可以‘认真考虑’一下到底是拿把ak-47还是拿把m-16回明朝当王爷的事了:) 。

    —-
    这两天看‘一推’的“S.温伯格的梦”-《终极理论之梦》把俺看得直恶心
    俺有一读书心得,对一种文明的优越感就和种族主义的优越感一样是一种客观的病理表现,这个病的名字就叫‘自恋狂’,具体表现比方说:到处贩卖廉价的价值观和兜售廉价的学霸,不过俺还是同意他对实证主义的基本看法的。

    搞科学的就是要狠一点:P

    03月 29th, 2008 by xexz

    水木上的一个回帖,原帖在:http://www.newsmth.net/bbstcon.php?board=Science&gid=233712

    原本就是一本糊涂账,相不相信的是个人的自由,人不相信你,那个说明你‘忽悠’的还不够狠,搞科学的就是要狠一点:P
    不过,再狠,你也狠不过‘上帝,默哈默德,佛祖和being…’什么的,哈哈:)

    【 在 navyyang (寂夜清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大家还不是要试着在这里用几个贴子去解释了.根本不可能给他解释清楚的.
    : 他先是不理解…然后一堆没做功课的问题…最后是不相信…
    : 反正在大家有生之年真正要想彻底证实到人人都能理解的程度还是很有难度的..
    : ……………….

    又说一遍

    03月 27th, 2008 by xexz

    在李淼老师博客的一个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help/#comment-16138

    xexz
    2008年3月27日 21:16:45

    to hurry:

    你的疑惑完全可以理解;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家里有任何两块表的时间读数是‘绝对一样的’?有么?

    你试着对一下任意两块表看看,能‘绝对对齐’么?想想有什么原则上的好方法来绝对对齐他们?

    比如:用其中一块表做基准,然后‘看’着它去对另一块表?再想想从原理上你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做到‘绝对对齐’?然后依从这个原理,从而让任意两块表的指示都‘绝对一致’?如此可以让宇宙上的各处的大家都有个‘绝对’的判断任意地点的两件事的绝对先后次序?比方说a星系的b事件发生在‘宇宙统一时’00:00:01秒,而c星系的d事件发生在‘宇宙统一时’00:00:02秒,这样的话我们可以‘绝对’的判断出c处的d事件发生在a处的b事件之后。

    要做到上面说的这些,显然条件是:除非作为‘基准’的那块表的读数信息达到你要对的那块表那里是不需要‘时间’的,也就是得承认有所谓‘超距作用’存在,爱因斯坦不认为有这样的起作用不需要时间的‘超距作用’存在,所以任何一块表对时间的指示都只有指示这块表所在的‘局部地点’的意义,换句话说这种指示意义是‘相对’的是‘局部的’是‘本地的’,所以任意‘两地点’发生的‘两事件’的所谓‘同时发生’都只有这种‘相对’的‘本地’的意义,换句话说‘同时发生’只是‘相对于本地同时发生’的简略说法而已。

    不知道我说明白了没有?当然如果真有‘超距作用’存在,‘绝对时间’比如说‘宇宙统一时’00:00:00,bang,就有意思了!

    延伸阅读:ab效应,约瑟夫森结,哈哈:P 不过,这个就不必搞得很明白了,你要是把这个也搞明白了,刚弄清楚的就又该糊涂鸟,不过本来就是一本糊涂账,你就相信上帝需要时间所以就有了时间就成了,那是一种信仰。

    to hurry: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同时性’有个需要在技术上‘定义’的手续了?因为什么?因为没有超距作用,所以要干这些技术活,对吧?

    那么,那种技术先进可靠?用起来方便呢,更有优越感呢?

    既然不管‘站着’还是‘跑着’怎么测光速都不变?有个不变的东东用岂不挺好?但是这个有点不好理解了,干嘛站着和跑着测光速他就不变呢?必经是不一样的呀?那么,好了,刚才我们知道了‘钟表’对时间的指示只有‘本地’的意义,我们就不如有这样一种‘信仰’好了:在不同的运动情况下对‘时间’和‘长度’的‘度量’是‘会变的’,这样就能保证‘光速’是‘不变’的,况且,在我们一而再,再二三‘实证过’光速确实是‘不变’的的情况下,那么,这种‘信仰’就有了比较充分的理由不是?

    既然会变,下面说怎么变,在不同的情况下既然对时间和距离的度量会变,那要这些不同的测量值还有啥用?那种情况下的测量的‘数’才是‘真的’‘有用的’‘优越的’?

    嘿嘿,上帝说,你把测量出来的三个表示空间的‘数’和一个表示时间的‘数’做个运算获得一个叫‘时空间距’的‘数’,这个‘数’,不管你怎么‘测’,你跑,你跳,你蹦高高,它就是不变,用这个数就把你‘站着测’和‘跑着测’的,会变得那些表示‘时间的数’和表示‘空间的数’联系起来了(至少你现在得相信他们是会变的,有不同,所以要联系起来),这样,就不存在谁更正确谁更优越了;

    嘿嘿。。。而且这样正好‘光速’就不用变了,哈哈 那我们就相信‘时间和空间’就是这么变得不就挺好么?

    要我看上帝已经待我们不薄了,你还想咋样?

    to hurry :

    ‘对时’在相对论里面只有技术上的意义,用于‘判定两事件相对于本地’的先后次序;

    你如果发现一种信号不管它是超过光速,还是低于光速,只要他‘不论运动情况’如何,怎么测他都‘不变’(然后你合理的推定‘实际情况’是在不同的运 动情况下,其实是对时空的度量在变:),你就能拿它来‘对时’,但是有个问题:上帝给我们的那个不变的‘时空间距’,因为你测得‘信号速度常数’和‘光速 ’不一致,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关系就乱套鸟,上帝如果喜欢相对论的话他是不会这样设计的,当然,上帝要是喜欢你的常数,让光速变变,这个世界还是和谐的。

    你看对时空可变的理解我提这个形象比喻合适不合适:
    ‘时空’就是一锅绿豆汤,有的地方‘稠’,有的地方‘稀’,你扔个石头进去或者拿筷子搅和搅和,‘稀的和稠的’就换换样;这个想说明:相对论的最精华之处 就是‘时空是运动可变的’,否定超距作用,认识‘同时性’只有本地意义,都只是为这种信仰提供的‘理论上的解释’,是‘忽悠’你相信它用的,信不信它用不 用它就由你了。

    to hurry:

    咱们假想一下‘整个宇宙’中‘只有’两个星球,你在其中一个上,‘一直想思考’兄在另一个上,你的测量是你和‘一直想思考’兄的‘间距’在不断变 化,‘一直想思考’兄获得的结果也必然跟你一样,那你们两个谁是‘静止’的,谁是‘运动’的呢?对这个问题,我甚至不用假定你们中的‘间距’的变化是‘匀 速’的,你仍然不能说,你是‘静止’的,‘一直思考’兄就是‘运动’的;那你们俩谁是‘本地’呢?再合理不过了,你们都会把自己当‘本地’,其它人是‘外 地’,这个是‘相对的’,意思是,这只不过是换了‘观察者’之后对‘同一件事’的‘两种’等价的描述而已。

    我大概了解,您是不肯放弃‘绝对时空观’,这也没啥不可以,你只要理解‘相对论’为啥要放弃它,放弃的理由是啥,放弃了它有什么好处就成了;比如, 那天你发现‘超距作用’的确切证明了,相对论的大厦也就倒掉了,所以我建议您去了解所谓AB效应,约瑟夫森结,比你和相对论的时空观死磕要强多了,等你发 现‘对齐’不在‘同一地点’的两块表的‘动作过程不用花时间’的‘真实的物理上的办法’,连梦都不用作,下一个爱因斯坦指定就是你了:)

    1. hurry
      2008年3月29日 13:28:42 to xexz: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用光信号对时,将A处t时刻发出的光信号向B处传播,光传播到B处时,我们通过t=L/c计算了传播的时间dt,则B处时刻为 t+dt。这时候我们如果承认A处的时刻同B处的时刻一样,都是t+dt。这也就是说,即使我们不使用光信号对时,A和B处的时间在同一静止参照系内是同 步的,那么从客观上说这种“超距作用”还是存在的。恕我愚钝,请兄释疑。
    2. 233 xexz
      2008年3月29日 15:51:47 to hurry:“这时候我们如果>承认<A处的时刻同B处的时刻一样”;承不承认完全在你的选择,爱因斯坦不承认,所以他是爱因斯坦。
    3. 234 xexz
      2008年3月29日 16:18:06 唉, 还是不够通俗,这样说吧,A 处有个‘表’,B处也有块‘表’,他们的‘读数’能一样么?你见过两块‘读数绝对一样’的‘表’了么?当然,你一手拿一块表’同时‘和电视上的报时对齐, 你可以精确到’秒‘,只要你手快,那大约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个不是原则问题,你的假设是建立在’绝对‘之上的,那你就有义务给大家提供个’原则上的‘ 可以’绝对‘的办法。我支持和鼓励你去找到它:)
    1. hurry
      2008年3月29日 16:33:19 to xexz:
      谢谢您的解释。但是如果在同一个惯性系内没有一个统一的时间标准,那么我们还要去定义同时性干什么?
    2. 236 xexz
      2008年3月29日 16:41:08 hurry :答案,在已有回复中找:)
    3. 237 hurry
      2008年3月29日 16:46:27 to zezx:
      我觉得在同一惯性系内的同时能绝对的定义。您说的‘同时’只有本地的意义,那是否意味着只要是事件发生在两地就没有同时性可言?如果这样理解,是不是有点偏离爱因斯坦关于同时的最初定义。
    4. 239 xexz
      2008年3月29日 16:55:56 hurry: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你想想,你总不能今天就花了‘明天才去银行取的钱’吧?你还有个‘本地的逻辑顺序‘需要你照顾照顾它不是?—–
      哈哈:) ’本地的逻辑顺序’–这词,书里面是不会有的,是俺现场编造的,如能有助于您的理解,俺会很高兴。
    5. 240 xexz
      2008年3月29日 17:04:19 hurry:报告您一个好消息,“爱因斯坦同志,他已经不要‘惯性系’了:)”,这个就像我们知道“列宁同志,他已经不咳嗽了”一样(年龄小的也许看不懂这个笑话,哈哈),不过这就得加一条原理:‘惯性质量和引力质量的相当’。
      —————
      to zezx:
      我觉得在同一惯性系内的同时能绝对的定义。您说的‘同时’只有本地的意义,那是否意味着只要是事件发生在两地就没有同时性可言?如果这样理解,是不是有点偏离爱因斯坦关于同时的最初定义。
    6. hurry
      2008年3月29日 17:27:01 to xexz:
      您说的是广义相对论,我一点都不懂,是不是时空只具有四维的几何属性。因为它的几何性,经典运动学和动力学理论不过是从四维时空的几何性质的角度来研究。
    7. 242 xexz
      2008年3月29日 17:28:25 hurry:也许,你现在可以理解爱因斯坦同志的痛苦了,但是,你也许还是不能用它很好的计算,这个要看书,要练习。

      不过,俺觉得这也没什么,俺也不会算,哈哈:)

    上帝的‘现象’和我们的‘理解’

    03月 23rd, 2008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上帝的‘现象’和我们的‘理解’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r 23 23:16:56 2008), 站内

    支持k大班一把,说得好!

    多说两句,比如‘延迟选择’实验,现象很简单很直观,‘理解’起来就不很简单不很直观了。

    这样,嘛是‘理解’了‘现象’呢?是与既有理论不冲突的标准?还是别的其它什么标准?

    个人觉得如果某个现象需要‘原理性质’的‘解释(理解)’,那么这个解释的价值所在就是–‘简单’,这个道理是这样的:上帝只负责提供‘现象’,既然那是简单的,我们就没理由把对它的‘解释’搞得复杂。

    如果在既有的‘原理’上行不通,简单的解释会导致某些基本认知的冲突,比如‘定域’和‘实在’:P 除了把人搞迷糊起不了啥好作用;这样,我们就可以考虑放弃某个‘常识’,通过对‘新原理’的‘信仰’来解决。

    【 在 Krank (这是最后的斗争) 的大作中提到: 】
    : 现象的确是简单直观的,是人类的理解力和测量手段出问题。

    ※ 修改:·xexz 于 Mar 23 23:47:38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9.202.*]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9.202.*]

    ——

    这个问题扯起来就比较远了;

    一般认为有所谓‘感性直观’和‘理性直观’,比方说‘自然数’就是‘理性直观’,我们没有进化出专门的感觉‘自然数’的第六感觉器官,它既不是声音也不是色彩,我们也不需要它,他是我们在大脑之中对‘感觉’的‘合成’(理解),对‘现象’的所谓‘理解’,应该在‘理性直观’的这个层面,你说的是对现象的‘感觉’,这个可以通过‘仪器’和‘测量’获得‘数量关系’进入‘理性直观’的层面,所以感觉的有限性不影响我们对世界的‘直观的’理解能力,说白点就是我们除了感觉器官有大脑;要是按你说的限制,‘那个啥’也有鼻子眼睛什么的,可以推论我们对世界的‘理解’只能是同一个水平:P

    【 在 MJ0001 ((mj0001))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对现实世界的感知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 其实也就是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这几种方式罢了
    : 而且每种感知方式都有非常的局限性,比如说视觉吧,能看到的光波范围非常的窄,波长大一点就红外了,小一点又紫外了。听觉也是如此。
    : ……………….

    那不过是‘科普’的责任罢了,你要让大多数人都去参观参观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了解一下其工作‘原理’,很少人不能‘理解’:啊,原来科学家们就是在那里‘数数’玩呢,这里面有什么‘现象’上的神秘和不可理解么?
    至于数出来的数,不管有多么‘复杂的数据结构’,那里面又有多少什么样的‘对称性’,那就是个技术活,不拿个博士硕士的人家也不会让你去干不是:P这和对‘现象’的‘直观理解’就是两回事了,所以上帝只负责‘现象’,那是简单的,我们负责‘理解’,只能是能到那一步算那一步吧。

    【 在 Purusa (木偶机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理性直观也是建立在感性直观上的。自然数的理性直观在现实世界有直接的对应。
    : 而象负数,复数这类在自然界缺乏直接对应的数,直到较晚的近代才因为在运算
    : 中频繁应用而导致在教育中普及才变得理性上直观。物理学也是如此,当探究
    : ……………….

    俩回帖

    03月 20th, 2008 by xexz

    (一)原帖在http://www.changhai.org/articles/science/misc/gege2.php

    星空浩淼兄说的好,俺支持你的观点;俺相信上帝给一个人的最好奖励就是他的人品。爱因斯坦氏有一说一,人品没问题,没有一就闭嘴:) 波尔氏就有点忽忽悠悠了,所以上帝不愿多给他一些‘神启’:P

    (二)原帖在http://limiao.net/695#comments

    xexz
    2008年3月20日 11:24:41

    阿门 )

    上帝他老人家要是不听俺的祷告,这会让俺怀疑他的设计水平:P

    abada的时间

    03月 11th, 2008 by xexz

    在李淼老师博文后的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673

    abada是想用‘其他物理量’或者‘物理过程(不用周期运动)’定义‘时间的测量办法’么?如此‘时间’就不再是个‘纯数’了?信不信连续统就无所谓了?
    或者还是纯数,只是不和‘周期运动’比‘个数’,是和其他物理量比‘量数’?如果从比‘个数’和‘量数’获得‘纯数’的这个角度讲原来就可以叫‘量子’化的呀?总有个用于比较的‘最小单位’呀?

    比‘纯数’更基本更有效的定义还有么?矩阵?算符?强调‘时间’不过是加诸莫对象的一种‘操作’或者‘变换’?这个应该比‘纯数’复杂了些,这是否已经触及到对时间本质的‘信仰’了呢?

    从俺这编程序的民科匠人的角度看,用‘矩阵、算符’一类的东东,这是把时间从‘纯数’变成了‘数据结构及其操作’,但是计算机里面的‘数据结构及其操作’的完成是需要‘时钟脉冲’的,这样‘它’又顽固地回来了?

    难道‘时间’还可以比‘纯数’更深刻一点么?这个应该想想。

    还是回帖

    03月 5th, 2008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弦论需要什么样的新数学?》后的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42#comment-15397

    xexz
    2008年3月5日 20:23:51

    哈,从‘淼语录’找到这篇,好文!

    俺是民科,说话可以不负责任,俺就再偏激一点,再科幻一点:)

    我想问问李老师,会不会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解决所谓第三次数学危机的努力有关系,和罗素,维特根斯坦,胡塞尔,哥德尔这些人的努力有关系,数学搞个‘另类’的‘基础’会不会就能有个新发展?
    26
    李淼
    2008年3月5日 20:50:45

    xexz:

    看到这儿来了。

    我说的新数学不一定和你说的那些数理逻辑基础有关,应该和超越几何有关-我这么想。
    27
    xexz
    2008年3月5日 21:27:14

    我不懂,瞎说的,您别笑话:P

    超越几何?那是不是得用代数工具来研究呀,反正‘形象’得给抽去了?那不就得用到‘集合论’了么?要是这个‘基础’不够强悍,这个会是‘问题’可能的原因之一吗?不过说实话,我不知道‘问题’到底是什么,就大谈‘问题’的原因是挺可笑的,哈哈:P

    继续胡说,也许我们找到‘上帝的几何’–超越几何确实不会用很久的时间,这个我就比较失望一点点,不刺激,这是上帝不给俺们民科机会,为表示俺的失望情绪,俺借郭德纲说:“这上帝也太没蹓了:P”。

    李淼
    2008年3月5日 21:57:58

    xexz:

    我自己也很难想象新数学到底是什么样子,假如将来会有的话。

    ‘梦’比猪肉贵TMD太多了

    03月 4th, 2008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后的跟贴,原帖在http://limiao.net/674#comment-15350

    只随兴致所至地翻了翻QED,QCD科普级闲书的,作为工控程序编制工作者的xexz路过;

    哈哈,路过咱就说两句:说道‘梦’,别人俺不晓得。俺这样的‘群众演员–民科乙’,其实就是聊天聊烦了,‘双升’打厌了,av看腻了,精神再木有寄托了,孤独呀!成了网络上的孤魂野鬼。。最后发现。。嗨嗨。。‘科学’这玩意还挺有意思,懂不懂的咱也参合参合图一乐:P总比信了‘网讳HZ大师’的那啥教去找个精神寄托强多了去吧?象俺这样的想法和做法,这个基本上是利国利民,还不反人类的好事,哈哈,俺得承认这个是‘王婆的瓜’:P

    至于所谓‘民科’者,当然大家都知道网上有‘方姓舟子兄’,力量很大呀!但是,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这力量,人心所向?反正,俺是一直就是没想明白过:( ;他的见识:认为‘民科的现象层出不穷’会造成‘浪费国家的科技资源’,是对‘社会的一大危害’,需要坚决地立即地无情地予以打击和剪除,也许他是对的吧!?谁知道呢?短短几年内的局中之人没那么容易看得清楚吧?俺没出过国,不知道国外这个事情是个什么道道?好像国外有‘私人’–他们是民科么?还是他们是‘不急着统一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另类民科’?那就只是一种科学的价值观在作祟?,他们肯投入白花花的银子到‘各种各样’的科学基金里去?靠,要我,俺是不会的,俺都买了猪肉来吃,猪肉TTMD的贵了:( 俺更不是煤老板,买不起一个连的悍马车;但是,嗯呐,中国人看来也快有钱了,要忽悠就得快还得狠。总而言之吧,这个要多年以后才看得出来网络上的各色人等的真实目的和真实的结果带来的影响吧?但是,屁股决定脑袋,俺决定不支持他的观点:P

    最后,得夸夸李老师博客的兼容并包,象俺这样的‘现行民科反动派’的‘反动言论’到哪里都是立删不赦的;‘梦’这种高级东东,对象俺这样马上就‘奔四’的中年程序编制工作者,太贵了做不起:(

    哈哈,这里有上帝让爱因斯坦给你‘托梦’的没有?说你那,赶紧站出来,让大家看看呀:-)

    上帝就蹲在下一个能标那里打‘双升’呐

    03月 4th, 2008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后的跟贴,原帖在 http://limiao.net/670#comment-15319

    让俺闭着眼瞎预测一下,我们可能会找到‘超对称’的证据,然后就证实了;

    但是,证据可能会比我们希望看到的有富余,之后我们可以假设‘超超对称’,这样的数学应该不难办;

    之后,也许我们会有更大的显微镜,发现‘上帝’就蹲在下一个能标那里打‘双升’呐,哈哈;

    问题是上帝太狡猾了

    03月 4th, 2008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弦论小史(4)》后面的跟贴,原帖在http://limiao.net/670#comment-15309

    xexz
    2008年2月29日 23:24:20

    看不懂,路过;

    既然路过就胡说两句:我看着,似乎是说‘点’(粒子)不行–>非线性,‘线’(弦)也不行–>非线性,‘面’(膜)还是不行–>也非线性,难道说到下面还有‘体’(弹?:-),哈哈?

    完全搞不懂里面的道道,纯粹瞎说,只是点个人的感觉(完全谈不上理解,就是个感觉):如果和我感觉的差不多,我咋觉得有点木‘创意’,会不会是‘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了?’,是我们到目前为止的‘数学’工具不行?还是‘点线面体’的‘形而上学(metaphysics)’不行?要不就是上帝他老人家太狡猾了?哈哈:)

    敬录‘newber’的网文《傻B、牛B、装B的英文用法详解》

    03月 4th, 2008 by xexz

    傻B、牛B、装B的英文用法详解
    新东方,英语最新一期知识点统筹
    傻B、牛B、装B的英文用法详解

    最近网上流传这么一句话,相当受欢迎: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 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 which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可见本国人民对于英语的热忱已经到了相当大的程度,本教程的目的旨在更好地指导大家使用这几个词的用法。

    本教程首先对于niubility,zhuangbility,shability这几个词的正确拼写作出以下修改建议:
    niubility:正确拼写应为newbility,名词
    zhuangbility:正确拼写为drunbility,名词
    shability:保持原拼写方式,名词

    下面对几个词的词性作一下延展:

    drunbility

    1、drunbility的词根为drunb,动词,装逼的原意
    进行时:drunbing;过去时:drunbed;完成时:have drunbed
    例句:CCAV is drubing again during our dinner time, it has drunbed for many years since I have TV.
    CCAV又在晚饭时间装逼了,它自从我有电视起就在装逼已经这么多年了。

    2、drunbee:名词,装逼的人,有装逼倾向的人
    例句:林志玲 is a drunbee, but my father likes her, which is disgusting.
    林志玲是个装逼的人,但是偶爸爸喜欢她,真恶心。

    3、druber:名词,以装逼为职业的人,专业装逼者
    例句:朱军 is a drunber, he has been drunbing all his life, who is professional.
    朱军是个职业装逼者,他一辈子都在装逼,是专业级的。

    4、drunby:形容词,装逼的
    例句:The way you playing music by your mobile phone on a bus is very drunby, not metion the song is 求佛.
    你在公交车上用手机放音乐是很装逼的,更别说那歌是求佛。

    5、drunblization:名词,装逼化
    例句:As more and more Starbucks running in China, the drunblization is getting worse and worse.
    随着越来越多的星巴克在中国运营,人民装逼化也越来越严重了。

    6、drunblism:名词,装逼主义
    例句:The revolution of drublism in France starts in 1863, and people seems respecting that.
    法国装逼主义运动起源于1863年,人们貌似很崇拜。

    newbility

    1、newbility词根为newby,形容词,原意为牛逼
    例句:I think the song named 你是我的玫瑰我是你的花 is very newby.
    我认为那首你是我的玫瑰我是你的花很牛逼。

    比较级:newber;最高级:newbest
    例句:There is no newbest, only newber.
    没有最牛逼,只有更牛逼。

    2、newber:名词,牛逼的人
    例句:王小波 is a newber, and 罗永浩 is also a newber.
    王小波是个牛逼的人,罗永浩也是各牛逼的人。

    3、newbable:形容词,可以牛逼的,值得牛逼的
    例句:I think the cup of 34E is newbable, you should be proud.
    我认为34E的罩杯很值得牛逼,你应该自豪。

    4、newbilization:名词,牛逼化
    例句:The newbilization of white collar is a global problem.
    白领牛逼化是个全球性的问题。

    shability

    1、shability词根为shaby,名词,傻~~~逼
    例句:周杰伦 thinks 崔健 is a shaby, which turns out 周 is the real big shaby.
    周杰伦认为崔健是傻~~~逼,结果周才是真正的大傻~~~逼。

    2、shability,名词,傻~~~逼能力
    例句:The power of your shability is as damagable as the earthquake.
    你傻~~~逼的能力犹如地震一样具有毁灭性。

    3、shabilization,名词,傻~~~逼化
    例句:The CCAV news causes the citizen shabilization.
    CCAV的新闻导致国民傻~~~逼化。

    课后作业:
    一、翻译句子
    1、日本的傻~~~逼化进程已经完成,傻~~~逼比例与傻~~~逼能力均是世界第一的。
    2、姜文的电影很牛逼,他是一个牛逼的人,希望中国电影都能牛逼化。
    3、广电总局是个傻~~~逼的机构,但总认为自己是最牛逼的。
    4、装逼难,做一个装逼人更难,做一个职业装逼者难上加难,但是朱军做到了。

    二、单词填空(运用所有上文出现过的单词)
    1、The wirter of this tutorial is very ___________.
    2、The picture of 陈冠希 and 阿娇 in bed is totally ________________.
    3、芙蓉姐姐 is a symbol of __________, and she is a ________.

    三、发散思维练习(供学有余力的同学选做)
    扩展erbility,nengbility,lanbility,qiongbility等词汇

    看完只有一个感觉:原创此教学法的人很newbable,忽视它的人在drunbing,抨击它的人是shaby。。。。。。

    胡扯时间

    03月 4th, 2008 by xexz

    首先,在科学版谈‘时间’很不合适,就是参数,用特定方法测得的一个数,相互比较’多少’用的(如上面网友的回帖);

    其次,俺胡说两句个人看法,俺信仰这个世界的本体是‘运动(变化)’,那‘时间’就不是‘本体’,而是‘本体’的某种‘性质’,再扯远点,我们说的这个‘子’那个‘子’(电子,原子,中微子。。)都是这个‘本体’的‘现象’;

    解释一下,你说这个‘本体’太虚了,不知是何东东,没有物理定义,俺木办法,俺可以举个例子解释一下,比如‘一切都是‘幻觉’’里面的‘幻觉’就是一种本体论的信仰;在俺这里‘一切都是‘运动’’,剩下的都是‘运动’的‘附属’,比如,我们一般会说‘电子的运动’,在俺这里不同,俺说‘运动’的一种现象叫 ‘电子’。


    另外,K大班,能不删就别删了,不会教坏小孩子的。

    太伤自尊了,有人竟然‘看到’电子了

    03月 4th, 2008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可以给运动电子拍连续轨迹照片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26 11:34:38 2008), 站内

    首先,不了解;

    其次,瞎猜一下:应该和各种各样‘原子级别’的‘显微镜’的原理差不多,都是对传感器获得的宏观‘电流或电压’信号,通过计算机在‘微观臆想级别’的绘图所得到的所谓微观‘解释图’,应该和‘看’到的‘原子’是一个德性 :P

    ——————————————–
    这是不行的,如果行的话,俄的‘新一’奏崩溃鸟,这太伤自尊了@_@

    没事找抽型的问题

    02月 19th, 2008 by xexz

    在水木哲学版,看到大家面临‘哲学’没有了问题的苦恼,俺给找个,大家看中不中:

    由思考第三次数学危机所引出的罗素,胡塞尔,维特根斯坦,哥德尔这些‘哲学家’所关心的问题真的搞定了么?问题已经可以放心的交给‘科学’去‘演绎’了么?‘哥德尔的定理’真的能把我们‘定’住么?

    俺把此问题定义为‘没事找抽型的问题’,是因为搞这东东搞疯掉几个好像不很难。

    祝愿“科学的‘思想问题’”终究能够很陈很冠希

    02月 15th, 2008 by xexz

    在李淼老师博文《关于宇宙学的“哲学”思考》后的跟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656#comment-15046

    谢谢李老师,谢谢南方周末,谢谢CCTV,谢谢 MTV,谢谢所有TV :P 。。。

    俺认为这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出现的正确的信号。

    也许,不久的将来,中国的科学家们在谈论“科学的‘思想问题’”的时候就不再害怕见到熟人打招呼了,哈哈。

    所以,我感谢阿娇,感谢冠希,感谢柏芝,感谢所有。。。哽噎。。大家都很陈。。那就不好意思说别人更冠希一点了,他们多么精彩地诠释了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呀。

    网络强人语录

    02月 11th, 2008 by xexz

    Many people think they are full of niubility, and like to play zhuangbility, only reflect their shability

    缺斤短两和知道不‘指导’

    02月 3rd, 2008 by xexz

    对李淼老师博文回帖的回帖,原帖在:http://limiao.net/634#comment-14850

    to shanqin:

    在俺看来,所谓马哲唯一有点用的就是把‘大-小’‘多-少’‘快-慢’。。。这样的东西通过‘抽象思维’统一成‘阴--阳’(矛盾);所谓‘辩证’,大概齐了说就是啥事都会变,不是变好(阳了)就是变坏(阴了),这些东东应该不超出‘易经’的成就,而且他并没有强调其中关于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常识’--‘对称之美’,哈哈,也许翻译问题,不然可能马哲现在另外一种样子,大谈‘对称之美’了;

    说到底有人喜欢所谓马哲,那不过是‘出口转了内销’,而且还‘缺斤短两’。

    至于‘知道’不‘指导’的,俺不知道,好像有个‘正电子’发现的八卦,好像赵老师,华人文化的背景?成天的阴阳对称,怎么就没那个胆量,被忽悠了?你不会说‘正电子’还不会说‘阴电子’呀?

    所以从这个例证看见,所谓哲学的‘常识’-其难度实在,两千年后它和我们的‘新发现’并不‘矛盾’(靠,这词还得用到夸它自己:),所以‘知道不指导的’就看个人造化了,我很同意李老师这方面的观点。

    李老师遇到熟人了

    02月 3rd, 2008 by xexz

    在李淼老师博文后的一个跟贴,原帖在:http://limiao.net/634#comment-14845;

    遇上熟人是种调侃,原话在‘长歌-废墟’网友的跟贴里面:“
    ————————
    2008年2月2日 1:38:20

    科学和哲学的关系这个话题,让我想起Feyman在自传中的说法,大意是:“如果一个物理学家被人看见正在看哲学书,那感觉跟看完情色电影被熟人在电影院门口碰上一样”。^_^话偏激了点,不过就个人来说确实不喜欢现在的所谓哲学。
    ————————-

    这篇给人的感觉总体上似乎李老师还是遇上熟人了,哈哈:)

    拿俺一编程序的匠人说,别说看哲学这种高级东东,看数学书,看物理书,都经常遇到熟人,弄得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总体感觉环境差了点,俺觉得还是谁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好,想李老师这样正经研究宇宙问题的,这样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苛刻了,这确是有点苛刻了。

    另外有个观点,就是想对哲学或者哲学家下个简单的定义,看看有几多人能够认同;

    所谓哲学就是这样一些思想和方法,它们在‘一千年以内’都是有用的,比如李老师提到的古希腊的还原论,原子论,分析方法,比如近代的实验方法,这是上千年或者至少几百年检验有用的,听着都是些再常识不过的东东,但是这些必然都是经历了‘无中生有’的过程的,这些听着不关痛痒的话可以换个说法,印象就比较清晰些:“我们在这些人发现的‘常识’之上可以再向前走数千年!”,这样就可想其难了!

    俺比较反感动辄给某某冠以‘哲学家’的名号,按俺的标准,某某是否‘哲学家’,那是一千年以后才能讨论的事。所以,即使象现代的‘相对论’这样的‘新常识’没有上千年的检验也应当不在其列;

    不过残酷了些,按俺的定义这个世界上可以叫‘哲学’和‘哲学家’的就屈指可数了,哈哈:),那就放松一点,那些对人类社会的各方面发展都有千年贡献的就算,俺就终于可以把孔老二同学也装里面了。

    俺的结论,想当俺定义的哲学家(即使是放松了条件)的人还是该休息就休息了吧,哈哈:)

    又一个回帖

    01月 31st, 2008 by xexz

    有‘随机’保护不需要metaphysics的看法(楼主木直说,帖子应该是这个调调,如‘很  安  全’),在俄看是  很  黄,很  暴   力,这很容易让美   女在没人看的时候都  光   着   身  子。

    —————————————–
    原帖如下在:http://www.smth.org/bbstcon.php?board=Science&gid=231393
    —————————————–

    说说北大王国文对潘建伟工作的评论――兼谈量子力学的定域性问题

    作者:polik

    1. 引子

    首先,王国文的文章根本是垃圾。要是一般人写的,权且当作民科难抑寂寞
    发泄一番,大可一笑了之。他的文章没人理睬,可能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由于
    署名北京大学物理学院,并非冒名,在网络上转载还颇热闹,polik就觉得有点
    过意不去。诚然,北大水平与王国文属于同一级别,并无必要为捍卫北大声誉浪
    费时间,北大的声誉是否大于零,本人及同道一向强烈持疑。但为公众能得到正
    确的科普起见,花点时间点批一下,免得有人说学术界的人普遍缺德,见妖言惑
    众而不喝止。何况这是他第二次拿这种东西来占新语丝的版面争读者眼球了。对
    这种abuse自由媒体和开明版主的人发慈悲就是对老实百姓的残忍。

    更不是替潘建伟来抱不平。潘近年在国际上,而不只是国内,出了一些风头,
    实惠虚名都赚了不少,除不值得同情以外,其知名度和公众人物身份使得他有接
    受公众质问的义务。其次,他的东西并非如他自己/他前老板/国际物理通讯兵们
    所吹的那样美好和神奇。加之潘本人大话不停,牛皮甚多,发烧友一堆,此时忠
    告一下对他本人及其团队,刚入道的研究生,还有那些非替老百姓管钱不可的官
    僚都有好处。但王国文这种不伦不类的文章一不符合学术界惯例(你有好的观点,
    有数不清的杂志欢迎你投稿,潘在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上发文章,你有异
    见,PRL绝对欢迎你comment!),二是根本不着边际,徒然给人故意搅局或当托
    儿的联想,增加某些专业人员对潘和前老板及其好友们的工作的进一步追捧。

    2. 王国文的文章为何是垃圾?

    一个真正有创意的观点,写成一篇正式学术文章以后,一般都会舍不得投IF
    不够高的杂志,更不会轻易送到科普媒体上去”发表”。可以想像,王其实明白自
    己的东西是个笑料。当然,王可能不食人间烟火,跟隐士Perelman一样,不发杂
    志文章。所以,在这里权且抬举抬举他,把他的文章当成正式工作comment一下。

    王文的第一个批评,也是其主旨,就是质疑三光子纠缠态是否真的纠缠态。
    理由是那些光子的态是”事后诸葛”式的重建的。这样的作法根本不是潘的原创,
    至少已有10几年的历史了。虽然最初有些人对这种方法强烈反对,但对它的质疑
    已经遭到了彻底的回驳。此事已经尘埃落定,绝非王文所称的”未见有人能讲清
    楚它的物理机制”。Science 杂志还曾专门请人写了篇高级科普见证,详见
    Science 2005, 307卷,第875-879页。简而言之,事实上,经过稍许澄清即可以
    得知,传统上对干涉条纹的指认或归属与这种”事后诸葛”式的重建并无本质差异。
    现在对这样的纠缠态已经司空见惯。早于潘发表的文章数以十计,这个技巧根本
    不是”潘建伟研究组的工作”的核心,而且也不是潘的前老板Zeilinger提出的。
    王没有了解这些基本知识,瞎批一通。

    王一方面通过否定量子力学目前容许的”非定域特征”来批评”潘建伟研究组
    的工作”可能建立在脆弱的学理上,另一方面他又毫不顾忌地引入无丝毫实验证
    据更为离奇的所谓”准空态”来解释现有的实验观察,其大无畏精神必令堂吉柯德
    自叹弗如。退一万步,假设真的有他说的”准空态”,要解释EPR关联,那也无法
    摆脱超距作用,只是换成子虚乌有的”准空态”与所谓”非空态”的超距影响而已。
    这会是个幽灵”潜波”加隐变量再加超距作用的三重魔怪。而且,显然,这种超距
    作用会有真正的灾难性,相对论必然就此咽气,而量子力学容许的超距作用因受
    随机性的保护却不产生灾难。不知道他到底要捍卫什么?不信的话,王不妨把他
    的观点写成学术文章投到中国的”物理学报”或其他任何一家需要审稿的杂志,保
    证退稿。

    王声称”声名狼藉的(infamous)波函数坍缩假设在量子物理中可能是完全
    多余的。”完全是民科式的武断。波函数崩塌有人怀疑,解释崩塌的理论也好几
    个,但绝不是声名狼藉。恰恰相反,事实是,波函数崩塌依然是量子力学解释测
    量结果必不可少的假设。虽然现在对崩塌过程的细节描述上还有一些问题没有得
    到完全满意的解决,但崩塌本身作为一个事实已经无人怀疑(民科和疑似民科除
    外)。

    王所引用的那些质疑量子力学正统解释的人和他们的话,都是边缘人物或者
    极端少数观点。不是说边缘人物都有问题,但决不是边缘人物的话就是对的。他
    引用的一些人根本就是一些熟知的民科水平的大嘴巴学者。再如,他引用这些国
    际民科的话说:”贝尔不等式实验检验的违反只表明经典统计法不适用于推导量子
    力学的预言”以及德布罗意基金会前主席洛察克(G. Lochak)说”依我之见,贝
    尔不等式的实验违反无关于所谓的’非定域性’或’非分离性’。这违反只不过表明
    量子几率不是经典几率!”请问:能否给出所谓”量子概率”的定义?如何用它理解
    Bell定理?再说,这些话与王推崇的”准空态”和”潜波”有何关连?

    对该领域稍有基础的人不难看出,王与潘的学术水平之落差是超距的,根本
    不是一个层次。王如果真正关心量子光学或量子计算,应该先好好复习一下量子
    力学,读几篇像样的文献,再作打算,而不是在读了一些国内国际的民科作品以
    后就乱发议论。用一篇充满学术漏洞和常识错误的文章去评论一篇正式发表的文
    章,根本就是变相替人家抬轿吆喝。例如,王把 J. A. Wheeler说成是诺贝尔奖
    得主,把德布罗依的”空波”和”从体”说成是解救非定域困难的药方等等,这类小
    儿科错误一犯,北大水平就原形毕露。看到这样的批评文章,我不得不怀疑作者
    是志愿替潘建伟当沙袋的。

    3. 对潘及其前老板工作的评价

    刚才我查到,潘建伟因为曾把国外成果谎报成”在中国本土完成”并诡称全职
    回科大等丑事被新语丝立此存照,但没有人否认他的研究成绩。而且polik认为,
    潘犯那些丑事很可能是要配合科大当局急功好利到上面表功蒙钱,因此这里我不
    考虑”德”这个因素,纯粹从学术角度评论。

    客观地讲,潘是个有实力的学者,甚至还是少有的国际物理新星。他的文章
    之篇数,影响因子以及引用次数,绝对盖过全部中科院院士。但是,综观潘的全
    部工作,主要的学术思想和指导哲学都是潘的前老板Anton Zeilinger的。潘是
    一个出色的学生,理论水平和实验技术皆令人称道,对其前老板某些方面的工作
    有所发扬光大。但是,把将光子纠缠用于量子计算说成是”潘建伟研究组的工作”,
    潘起码无法向Zeilinger交代。另外,潘与Zeilinger恐怕会就多光子纠缠的优先
    权问题弄出是非,因为我看到 Zeilinger不只一次讲是他先制备出五、六光子纠
    缠,而潘也做了类似的声称。

    了解此领域的人知道,Zeilinger的工作不只涉及到这里谈到的量子计算,
    他更早在量子光学,非破坏测量,GHZ纠缠态等方面的工作就使其名声大噪。但
    圈内对他的工作评价远远没有媒体描述的那样高,他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反覆表演
    和宣称”看!量子力学又被证明是对的!”,虽然不少在Nature等明星杂志出现甚
    至封面推荐,其教育意义远大于学术价值。靠这种工作拿诺奖,从诺奖历史看,
    行情真的很不看好,只能恨诺奖既不是看IF,更不是数篇数。这里顺便指出,
    Zeilinger教授学术水平不低,其公关水平也很高,对操弄媒体、宗教(如与回
    教佛教”打得火热”,请达赖喇嘛到实验室访问演说,参加达赖的宗教─科学对话
    活动之类)、政客、以及同行来增加自己知名度非常在行。他的工作多次登上”
    年度物理进展”,”世界物理学近50年重大成果”等吓人的学术新闻榜,与他的公
    关水平不无关系。如此招摇、卖力公关以致不诸形式的科学家,在史上是绝对少
    见的。当我看到他对达赖喇嘛写的书”单原子中的宇宙”推崇备至时,觉得他与那
    个曾经证明亩产万斤粮、宣称人体科学是高技术平方的力学专家有同样的投机嗅
    觉能力。

    潘的工作也已经几次进入当年国际物理进展新闻,虽然或多或少与
    Zeilinger有关联,但对一个年轻科学家,且来自一个科技不发达的官本位封建
    国家,应该说这是很了不起的。但是研究结果上新闻与真正的学术价值,尤其是
    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长久价值,可以说根本不是一回事。风云一时最后以昙花一现
    方式草草离场的研究方向和领域在历史上数不胜数,层出不穷。物理领域最近的
    例子就有混沌、分形、几何相位、高温超导理论、复杂性理论、数不清的宇宙学
    理论,甚至弦论等等,其他领域如生物医学、经济学应该更多。量子计算领域只
    是更糟一点,呈现了上述领域的所有病态特征而尚未显示出一点起码的成果。那
    些声称是”量子线路”、”量子计算机”的东西无一不是一些古旧实验的花哨叫法而
    已。冷静看一下潘的那些上新闻的成果,最后有能流传下去的吗?下面讲讲量子
    计算的潜在问题和巨大困难,有助于对潘的工作和整个量子信息领域有一番整体
    的审视。潘或其学生如果读到这篇文章,请相信 polik,绝对是为你们好。

    首先,虽然现在的量子力学”非定域性”相当安全,不会产生灾难,更有一大
    票人甚至头面人物认定这种”非定域性 ”是量子力学(或微观世界)的根本特征,
    是待开发的巨大资源,但对量子力学到底是否非定域的争论还在进行之中。我们
    知道,EPR的解释并不需要超距作用,纠缠态也不意味超距作用,格林函数不包
    含任何类空贡献。种种迹象表明,量子力学的”非定域性”是对量子力学理解或解
    释层面上的问题,是形而上的 metaphysics,对技术部分不会有影响,因此所谓
    的”非定域资源”很可能是一种幻想。但Zeilinger深信超距作用的真实性,已经
    影响了相当多的学者和学生,包括潘。他的这种信仰,与其说是立场坚定,更像
    赌徒作风,因为理性和实证的成分很少。这无疑也给他在学术界招来怀疑的眼光
    甚至否定的评论。像Cornell的物理学家David Mermin就直指Zeilinger的一些工
    作”too good to be true”,绝对是负面的评价。因此,非定域性是否真的可以
    当作未来的计算资源值得大大怀疑。严格地讲,基于纠缠态的量子计算器的存在
    性证明并未完成。一旦这个问题是否定的回答,整个基于纠缠的量子计算的学理
    平台轰然崩塌,那些”年度物理进展”,”世界物理学近50年重大成果”等顿时灰飞
    烟灭,付诸笑谈。这绝非危言耸听。

    量子计算的另一个重大难点甚至致命困难是可放大性(scalability)问题,
    即能否做到实用计算要求的至少上百个量子比特而不只是少数几个量子比特,它
    是计算机处理器的核心问题。这是目前所有量子计算方案共同面临的严重困难。
    远远不是当年建立电子计算机时那样的可放大性问题。尽管不排除最终可能会找
    到出路,但其难度非同一般,即算有解,获得解决的时间也将是非常漫长的,已
    是圈内清醒人的共识。不讲清这些,只听单方面的乐观意见,很容易被误导。潘
    和国际国内上一些人出于可以理解的私心,过分强调量子计算尤其是基于光子的
    量子计算的优势和前景,甚至许以几年以后你就可以订购量子电脑的画饼,做了
    一些误导公众,学术界和官员的宣传。例如,用Shor演算法作质因子分解15=5
    ×3的演示实验,早在6年多前就有人发表。潘组用光子做出此项工作,确实是不
    错的进展。但稍微想一想,三光子或五光子实验已是困难重重,纠缠脆弱无比,
    要做到比如说十光子纠缠此路可通?何况十光子纠缠与几百个光子纠缠完全不是
    同一类型的难度。甚至有人声称已经证明,基于光子纠缠的量子计算机原则上没
    有可放大性。欧美杂志或媒体对潘几件工作的夸颂,猛一看了不得,但仔细看看,
    那些吹喇叭的都是些鼓吹量子计算机近在眼前的要钱激进分子,有些更是潘的国
    际合作者们或Zeilinger的朋友。那些新闻背后的最主要目的是借此写申请书时
    可以向各国政府索要更多的支持。从这一点看,Zeilinger风格不用担心失传。
    不过,也有人说,Zeilinger及其弟子们每这么样来一次,其同行评价就降三分。

    由于Zeilinger之名气,故学生闲谈和媒体上有他可能拿诺奖的传言,但由
    于上述原因,行家并不认为他有多少可能性。此外,他更早的学生和合作者中,
    胜过潘或与潘可比者人数众多。因此,即算pigs fly,诺贝尔奖光顾此领域,也
    断然不会落到潘的头上。刚才看到潘准备在万里长城上作量子密码实验的消息,
    不禁哑然,只怕是他成也Zeilinger,败也Zeilinger。如此照搬照抄,重复
    Zeilinger在多瑙河上作的公关表演,与东施效颦何异?潘或其学生如果真有志
    于诺奖,不妨冷静地想想,要不要在基于光子纠缠的量子计算这一棵树上吊死?
    或永远紧跟Zeilinger走遍天涯而无怨无悔?还是趁早另辟蹊径,以遂良愿呢?
    有志在量子光学和量子计算领域做出重大成果者,对Zeilinger及其合作者的工
    作或宣导,我也劝你还是谨慎一点为好。

    polik感谢HYC,KG,YYL,XZ的讨论和批评意见

    (XYS20080127)


    微软windows里计算器的重大BUG:

    用65536除以256,按等于号,你会发现没有反应,再按一下等于号,显示变成1了,实在FT。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19.225.26.*]

    一个意外的惊喜

    01月 27th, 2008 by xexz

    今天参加孩子的家长会,哈哈,班级第一名,这是初中的头一年,很好,对孩子将来树立对学习的信心很有帮助。期待她给我带来更多的惊喜,我有信心。

    ‘站着说的话’,哈哈,这样腰不疼:P

    01月 25th, 2008 by xexz

    俄来几句‘站着说的话’,哈哈,这样腰不疼:P

    俄比较认同怀疑‘波的非线性’带来的–‘相互作用及产生和消灭’这样看上去很美看上去很自然的对‘现象’的解释是值得花费的代价;对‘现象’的所谓‘自然解释’永远是次要的东东,在某个现象的层面上,你根本不知道那个该叫‘自然’,那个该叫‘不自然’,那是上帝的秘密,这个就比如192x年的德布罗意物质波概念,可以想象那个时候它是多么的‘不自然’,但是我们现在说那是个上帝的秘密是不过分的;

    似乎波(场图像)在‘强作用’下这些‘数学逼近’手段也是不大管用的,这个不了解,不知严重的何种程度,难道‘弦和圈’的图像会好点?

    一个回帖

    01月 24th, 2008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评潘建伟研究组的量子计算机 by 王国文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an 24 13:48:27 2008), 站内

    哈哈,依不认|A(a,λ)| =< 1 ;|B(b,λ)|=< 1 这个帐,很好,很强大;俄以为奏是,子弹可以认这个帐,‘光子’这种高级东东也认这个帐,就显得很没有品味的说,忽悠接着忽悠。

    原帖在:http://www.smth.org/bbstcon.php?board=Science&gid=231198
    ——————————————————————-

    【 在 JosephDoob (Doob)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JosephDoob (Doob), 信区: Science
    标  题: 评潘建伟研究组的量子计算机 by 王国文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an 23 19:57:09 2008), 站内

    评潘建伟研究组的量子计算机

    作者: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王国文

    潘建伟研究组的一篇论文2007年5月发表在某网站,后于12月正式发表在美
    国《物理评论快报》上,题为:用光量子比特演示休尔量子因子分解算法的编译
    版。12月21日中科大微尺度实验室在本校新闻网发布称,这“标志着我国光学量
    子计算研究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并写道,“为了实现真正具有量子特性的
    Shor算法,潘建伟小组选择光子比特这样一种抗退相干能力强、单比特操纵精确
    的物理体系,系统地发展了一套国际领先的多光子相干操纵和纠缠态制备的实验
    技术。通过艰苦的方案设计和实验摸索,潘建伟等与英国牛津大学同事合作,在
    国际上首次用光子比特,也是首次用真正的纯态量子系统,实验演示了关键性的
    Shor算法,实现了15=3×5这一质因子分解,并且确认了量子计算中多体纯纠缠
    的存在,验证了量子加速的根源问题。”接着有一位网友“量子信息”12月23日
    在天涯网贴出:“中国科技大学研制成功世界第一台量子计算机。”其中称“这
    可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量子计算机,尽管处于非常的初级阶段。中国科技大学的
    潘建伟教授在量子计算机发展史中的地位,堪比电子计算机发展史中的“冯 诺
    依曼” (电子计算机创始人)。”年底,该成果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高校十大科
    技进展之一。另有一位网友“直言了”抱怨人民日报记者杨健在年终述评中不提
    这项成就,说“潘建伟教授和同事杨涛与陆朝阳等人利用光量子计算机实现了
    Shor量子分解算法的研究成果,标志着中国光学量子计算研究开始进入国际水平、
    在某些方面甚至足够领先。那些研究一旦进入规模实用研究或甚至付诸应用,其
    国民经济、国家安全和国防实力的重大意义,是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用比
    喻说,那相当于中国具备和掌握了计算领域“两弹一星”科学技术的能力。”

    他们这台量子计算机中,三光子纠缠态的制备是关键,因一般认为,不用多
    量子纠缠态,休尔算法就无超越经典计算的指数加速意义。早在1999年玻密斯特
    (D. Bouwmeester)和潘建伟等用两对纠缠光子和光分束器结合符合计数测量
    “制备出”三光子纠缠态,方法的主要思想是潘建伟的导师泽林格(A.
    Zeilinger)等提出的。已知线性光学分束器本身并无纠缠光子的作用,但是他
    们认为符合计数测量“后选择”引起的“波函数坍缩”能使前置的分束器成为量
    子纠缠器,好像量子行为不遵守前因后果律,这与诺贝尔奖得主惠勒(J. A.
    Wheeler)的“延迟选择”思想一致。问题是,这种后选择引起的波函数坍缩是
    物理过程吗?也就是要问,他们制备的所谓三光子纠缠态是真的纠缠态吗?其实
    何谓真的纠缠态就还是一个问题。无疑,量子纠缠比量子干涉更深刻反映量子世
    界的奇妙性,因此探讨量子纠缠的真相对理解量子力学有更深刻的意义。

    量子纠缠是二粒子或多粒子合体的性质,要从根本上了解这种性质,首先还
    是要了解单量子的本性。我们先来探讨一个光子是如何不对称地同时通过平行双
    缝的,这是一个世纪难题。面对奇怪的双缝干涉现象,我们被迫去想象,当连带
    波的光子的“主体”通过平行双缝之一时,必有一个连带相同的波的“从体”同
    时通过另一个缝,否则就不会有干涉现象。这里的从体假定不携带动量和能量,
    即其连带的波是准空的,德布罗意最早提出空波观念。区分非空波和准空波是必
    要的,空实不分会导致不合逻辑的说法:“一个粒子既在这儿,同时又在那儿。”
    如果只顾连带的波,它们是对称通过的,这与主体和从体同时通过不相矛盾,这
    个想象综合了波粒二象性。假如不反对这个想象,我们来进一步假设,分割出来
    的主体和从体都由无限多个潜在的正谐波组成,在主体的尖峰处,所有组分同位
    相,而在峰外它们的位相随机使合成振幅为零,在从体中的组分数目一样,但合
    成的振幅处处为零,即假设未被双缝分割前的总体是一个德尔塔(delta)函数,
    即是一个非常窄的波包。提起波包,物理学家总是提心吊胆它要发散,几乎已绝
    望构造出一个线性的不会发散的波包。天无绝人之路,说来也非常简单,如果假
    设粒子的能量和动量仅仅与波包中一个组分的频率和波矢通过普朗克常数相关,
    则这个特征分量正好就是我们熟悉的德布罗意波函数,同时假设其它的组分都是
    与普朗克常数无直接关系的潜波。显然,这样的波包是线性的、永不发散的,可
    以描写一个自由微观粒子。这种由潜波组成的波包,称谓“初级波包”,它完全
    不同于由德布罗意波函数或电磁波组成的“次级波包”,次级波包(含孤子)原
    则上具有发散性,因为它们的不同分量与不同能量和动量的粒子相关。粒子的初
    级波包模型除能像上面那样解释量子干涉外,还能解释最不可思议的量子纠缠,
    请接着往下读。

    在BBO(beta-偏硼酸钡)晶体上通过自发参量下转换产生纠缠光子对是最常
    用方法,它把一个紫外光子变成一对红外纠缠光子,常被编号为光子1和光子2,
    这种编号出现在量子纠缠的数学公式中,所以我们以下称它们为“形式编号”。
    例如,制备一个纠缠态:F(x1,x2)=H(x1)V(x2)+H(x2)V(x1),H和V表示水平极化
    和垂直极化,这里省?了归一化系数。这对纠缠光子有四个波函数(波包的特征
    分量),由简单逻辑分析断定,其中必有两个是准空的。如果改用小写字母表示
    准空的波函数,函数F(x1,x2)分出两种情形:F1(x1,x2)=H(x1)V(x2)+h(x2)v(x1)
    和F2(x1,x2)=h(x1)v(x2)+H(x2)V(x1),从波函数对粒子编号的交换对称性可见,
    纠缠意味着非空的H(x1)与准空的h(x2)(或H(x2)与h(x1))不可分离地相伴(重叠
    干涉),它们合并成新的体系,我们给予新的编号S1,同样,V(x2)与v(x1)(或
    V(x1)与v(x2))不可分离地相伴,合并成新的体系,给予编号S2。不同于“形式
    编号”,新的编号是“定域编号”,因为新编号的两个体系在遥远相隔(类空相
    隔)时,不再有任何相互影响。早在1935年爱因斯坦和另两人(EPR)就注意到,
    对(形式编号的)一对动量纠缠粒子,按量子力学,改变一个粒子的状态会影响
    另一个粒子的状态,不管它们相距多么遥远。但他们不相信会有这种违反相对论
    因果性的影响,断言量子力学对客观实在的描述是不完备的。后来,爱因斯坦在
    1946年文章“自述”中表示“坚持认为”:“体系S2的实在状况与我们对那个在
    空间上同它分开的体系S1所采取的行动无关。”爱因斯坦的这个直觉与相对论因
    果性一致。上面是对爱因斯坦的这个著名论断做了解读,原来他不经意地改换了
    粒子的编号,以适合他的直觉和定域实在论思想。在纠缠光子对中,光子1的非
    空态与相伴的光子2的准空态会同时受外界作用,所以很容易误解为改变光子1的
    状态甚至会影响遥远的光子2的状态,原来,光子2的非空态远在天边,而它的准
    空态就近在眼前。十分显然,非定域性影响在自然界子虚乌有,只虚构在量子物
    理学家的头脑里,即只存于意识之中,怪不得此种影响可以瞬间远达天边,无需
    媒介,也没有东西能阻挡。在三粒子的完全纠缠情形中,对应地,那应当是一个
    粒子的非空态与另两个粒子的准空态相伴,三者不可分离。更多粒子纠缠的含义
    类推。因此可以考虑这种不可分离的相伴(重叠干涉)特性是检验纠缠性质真假
    和纠缠定义对错的基本物理判据(量子纠缠判据)。注意,在标准的量子力学中
    不需要上述的定域编号,这里用它们不是在改进量子力学,而仅仅是对它做了定
    域实在论的诠释。按这个诠释,量子纠缠并不意味着存在鬼魅般远距作用或传心
    术式的影响,也就是说,不意味着量子力学与相对论性因果律相抵触。

    对量子纠缠的如上认识可能会遭强烈反驳。现在几乎公认,量子力学与任何
    潜变量不相容(贝尔定理),尽管上面所述的潜波与量子力学相容,但人们有深刻
    印象,贝尔不等式实验检验违反“证明了”贝尔定理,特别是,阿斯佩克特(A.
    Aspect)叫喊“贝尔不等式的实验违反敲响了量子力学中爱因斯坦的定域实在论
    思想的丧钟”。然而,如果对贝尔不等式细加考察,可以看出在它的推导中有一
    个相当然的假设:量子力学的预言结果由观察量对潜变量做经典式统计平均得到。
    然而,所有量子现象表明,量子几率与经典粒子几率的含义大相径庭,经典统计
    法哪能擅自借用。为什么不考虑,贝尔不等式实验检验的违反只表明经典统计法
    不适用于推导量子力学的预言。德布罗意基金会前主席洛察克(G. Lochak)说
    “依我之见,贝尔不等式的实验违反无关于所谓的“非定域性”或“非分离性”。
    这违反只不过表明量子几率不是经典几率!” 阿德尼尔(G. Adenier)认为“虽
    然证明贝尔不等式违反的实验愈来愈准确和无漏洞,必须强调,不管如何地准确
    和接近理想,它们能证明的不外乎量子力学的有效性,而不是那[贝尔]定理的有
    效性。”阿卡笛(L. Accardi)等说“我们检查认为贝尔不等式的实际起源是经
    典(柯尔莫戈洛夫)几率理论适用于量子力学的假设。”散托斯(E. Santos)
    也说“实际上至今被实验上违反的所有不等式都不是单独从实在论和定域性条件
    推导出的真正贝尔不等式,而是要求辅助假设推导出的不等式。颇为显然,这种
    不等式的违反不能驳倒整个定域潜变量理论家族,而只是有限的家族,即满足辅
    助条件的那一些。”并说:“依我之见,错误信仰[定域潜变量理论已在实验上
    被驳倒]影响的扩大是二十世纪物理史上最大的忽悠(delusion)之一。”对贝
    尔不等式本身合理性的质疑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因此大可不必去相信贝尔不等
    式的实验违反敲响了定域实在论的丧钟。看来,对量子定域实在性的否定可能是
    当代物理史上最愚蠢之举,可怕的是现在它像瘟疫一样流行,特别是,量子信息
    科学领域成了重灾区。

    如果前面所述的情景正确反映了量子纠缠真相,那么,按上述量子纠缠判据,
    可以认为光分束器结合符合计数测量不会有纠缠光子的功能,即不会产生真的光
    子纠缠。也就是说,在潘建伟组的实验中,由一个光子与一对纠缠光子用该方法
    不可能建立起三光子GHZ纠缠态,即计算机的输入和输出寄存器的态之间不可能
    建立纠缠。因此,他们的量子计算机不能真的演示休尔质因子分解算法,做出
    15=3×5分解也许是靠巧合。从另一方面看,光子纠缠必由某种作用引起的,然
    而,在光分束器内光子间除有干涉外,没有直接和间接的相互作用,那么,符合
    计数测量“后选择”引起波函数坍缩产生了什么样的新物理作用使得前置的分束
    器成为光子纠缠器呢?未见有人能讲清楚它的物理机制,声名狼藉的(infamous)
    波函数坍缩假设在量子物理中可能是完全多余的。尽管从国内外文献看到,这种
    制备方法得到许多专家的认可,甚至仿效,但依笔者之见,凡是用此法制备的多
    光子纠缠态(包括潘建伟组制备的六光子薛定谔猫态)都不是真的纠缠态,尽管
    有煞费心机的证明为之辩护。

    量子力学是高度可信的理论,但的确是个难以理解的理论,而实验资料的分
    析与解释又常常依赖于对理论的理解,所以量子力学实验比较容易出不可靠的结
    论。考虑到高精尖实验的结论有极大的说服力或迷惑力,这就要求研究人员更加
    严谨从事,力求使实验事实明确和结论可靠,尤其是,所谓“实验实现”常常只
    给出一些数据或曲线,因此需要作者自己充分认真检查,多方核实,以防由表观
    实验资料得出虚假的结论。在这争抢首创、争抢名利和争抢科技资源的激烈竞争
    时代,量子信息实验的虚假成果并非罕见。美国格林伯格(D. M. Greenberger)
    教授有句名言:“量子力学是魔术”,此言差矣,不宜把量子力学妖魔化,不妨
    说,现下的量子信息学有点魔术和巫术的味道。对于潘建伟组的量子计算机,如
    果要说有什么可比的话,笔者觉得,该机“第一次实现”15=3×5分解,堪比一
    场精彩的魔术。

    打算盘

    01月 20th, 2008 by xexz

    虽然我们通过‘算符’或‘矩阵’这样的‘花玻璃’瞧瞧我们的那些‘宏观数据’,也能猜猜那些现象背后的东东;但我相信总有那么一天,就像现在我们打算盘可以算算‘打炮蛋’的‘七七八八’一样,量子现象里的‘算盘’也会替我们算得‘电子’的‘七七八八’,虽然我们可能直到现在还不完全知道那些‘七七八八’是些什么东东,我相信这样的‘算盘’里面是有‘新数学’的,而且我相信那个新数学的起点就是那个‘新一’,那个可以拿来数电子的‘新一’,现如今的|5>>=|0101>=|0>+|1>+|0>+|1>,|10>>=|1010>=|1>+|0>+|1>+|0>…奏是‘苹果扒堆’出息不到哪里去的:P 补充一句,量子现象既然和‘数’有如此紧密的关联,我们不加检验的(显然,卡塔和闪光做不得数,那些其实都是’宏观现象’,自然有‘一’在里面:-)用从‘苹果’‘梨子’那里得来的‘1,2,3.。。。’岂能如此放心? 可以这样说,我们对微观世界的认识,还有一个东西没有‘量子化’(微观概念化)那就是‘自然数’本身,所以我们得先有‘量子的算盘珠’,那个东东东里面就有‘新一’。

    —————————-

    很遗憾的不会输入‘圈叉’,只好 + + 了:-(

    俄也有个梦想

    01月 13th, 2008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Edge〉的年度问题》后的一个跟贴,原文在 http://limiao.net/607#comment-14548

    ——————-

    ymytm
    2008年1月13日 9:57:50

    呵呵,很好的一片文章,首先我也要冒充被问对象回答一下《Edge》本年度的问题。
    第一个回答是物理的,我近年来的改变是:我越来越对数学的感到失望,也就是我认为今后物理的重大进展要依赖数学上的重大革命(我们需要重新认识数学),而不是物理实验上的发现.
    我还想就”就人类能否制造出和人类有相同思考能力的机器”说说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机械和生物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如果说有区别在于,机械(包括计算机)在结构上是”刚性的”而生物(包括人,人脑)在结构上是”柔性的”,即生物可以由更简单与它功能的东西进化而来,而机械必须由有制造功能复杂体(如人)为前提制造而来(一般宗教如基督教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生物,人也得有”制造功能复杂体”即上帝来制造).
    8
    henring
    2008年1月13日 11:46:45

    潜水,冒个泡 顺便问大家好
    9
    果酱
    2008年1月13日 13:36:07

    “今后物理的重大进展要依赖数学上的重大革命”?在我们看来更象是物理推动数学的呢:)
    10
    xexz
    2008年1月13日 14:01:26

    我倒是梦想着有一天,在微观世界里,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工具的进步,可以出现象我们日常的宏观世界用到的‘纸和笔’这样的工具,也许到那天‘数学’就能够有真的重大进展了;不懂量子计算的东东,据说用核磁共振机(?)已经会算15=3×5了,搞不懂,干吗穿上‘量子现象’的新鞋去走‘苹果扒堆’的老路?

    有谁能够科普一下‘量子计算’的么?

    lixkyx
    2008年1月13日 14:43:42

    “,搞不懂,干吗穿上‘量子现象’的新鞋去走‘苹果扒堆’的老路?”

    量子计算的好处在于优于传统计算机的并行性,能够在多项式时间内解决大树分解问题、离散对数问题,而在传统计算机上,目前还没有找到这样的算法。
    另一个是量子计算的Grove搜索算法,在一个没有排序的N个记录的数据库里,可以以sqrt(N)的时间复杂度搜索到给定的记录,而传统计算机上的算法最好也是在N/2
    的时间复杂度。
    13
    xexz
    2008年1月13日 14:53:37

    to lixkyx:

    您说的这个我有耳闻,我其实想就ymytm所说的问题谈点个人看法,就是‘新数学’该从哪里来的问题;
    我是说,或许我们以后的微观世界的‘牛顿定理’只能由量子世界的新工具和其上的新数学而来,而‘纸和笔’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一个数字匠人眼中看到的场论

    01月 5th, 2008 by xexz

    从俄一个数字匠人眼中看到的场论

    往常想看看场论的东东,实在是难受,看得是云天雾罩不知所云痛苦无比,今天突然来了点‘图像’,俄得记下来:“粒子是广延的场这种东东在某点的‘变态’或者该叫‘变态的概率’,我们如果用群论的数学工具就能把某些‘数据结构’及其‘操作’( @_@ 俄得承认俄是个编程序的民科:( )叫做电子啦,自旋啦。。。balabala…. ”;而且问题在数学上本质要求多体和非线性,似乎比较难看,不那么美妙。

    俄要是理解错啦,快出来扔砖头,不许潜水!

    ——————-

    丢掉旧的是不假,新的也还是要的,比如量子力学,如果只想弄几个经验公式,那就没必要费劲‘几率解释’之类的东东了吧?

    哈哈,俗话说‘木图木真相’,如果不想放弃‘形象思维’这家把势,图像宁是要得;如果我们可以信任数学工具有效性信任‘理性思维’的可靠性,可在推理之中不还是要有所‘选择’么?比如正规化,比如重正化?你干吗同意这样干呢?不是你对某种’图像’的信仰么?

    【 在 Keldysh (special conto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用啊 你自己想想
    : 从初中接触物理 你丢掉了多少物理图像
    ————————————

    李淼
    2008年1月11日 0:35:10

    xexz:

    你的看法很形象。但将粒子看成广延的场的变态不准确。

    xexz
    2008年1月19日 21:54:25

    to 李老师:

    AB效应如果被确认为是可信的话,‘量子势’这种高级东东应该有真实的物理效应,把‘粒子看成广延的场的变态’其实是种不知就里的‘民科直觉’;好像场论是把波函数的模方不再看作是粒子在某量子态的概率,而是看作此态上的粒子数算符作为出发点的(这样正反粒子都有了)?不知道我这样的外行理解的对吗?错了您也别笑我,哈哈,我这都是从些乱七八糟的科普书上看来的:P

    To someone

    12月 30th, 2007 by xexz

    在李淼老师博文《科学和信仰》http://limiao.net/552#comments后面和人打嘴仗:P

    ———————————————-

    someone
    2007年12月2日 14:52:50

    究竟是取?酌?是酌?,?人愚?是:
    如果?者之外?法找到其他可能性(看?子催?如此),那?,科?哲?恐怕都只能低下钷?承帐:既自洽又完?的科?哲?是不存在的。
    哥德?不完?性定理自然??有如某些只坐粗氧?造的科普坐物的人所?费的那?,酌明了既自洽又完?的??形式系靳是不存在的。但是,哥德?不完?性定理提醒了一件事:任何自洽的??形式系靳,在其完?性得到?格酌明之前,都有可能是不完?的。
    科?哲?要避免不完?的命哕,可能只有一?揠法:放?其自身的???密性。其?就是不自洽。
    89
    xexz
    2007年12月2日 17:00:28

    to:someone

    “科?哲?要避免不完?的命哕,可能只有一?揠法:放?其自身的???密性。其?就是不自洽。”

    不大同意;

    ‘逻辑严密性’?这种高级东东在‘自然,上帝或者佛(随便怎么叫吧,都一回事,前头李老师这里讲过being,哪就叫being吧:)’那里是嘛也算不得的:P

    另外,很奇怪你干嘛要求‘哲学’的‘完备’,有‘完备’特点的知识还能叫‘哲学’么?
    90
    xexz
    2007年12月2日 17:16:18

    补充一点:

    我的意思是说:上帝(自然,佛祖,being …)给你点‘不自恰’的‘自然现象’to see see ,你又能把他老人家怎么样呢?你只能去找他们的‘逻辑’去理解上帝他老人家的设计意图吧?换句话说,方法是去‘找’自恰而不是‘放弃’。
    91
    someone
    2007年12月2日 17:28:56

    首先,我?人?不要求一肺哲?一定要完?。但是,科?哲?如果不能在?酌陪酌?之外找到其他啉?,那?有晷科?陪??之殓的晷?就不可能真清楚――而呃是?科?哲?的最大嘲钟,科?哲??再也???科?家的研究方式指手?倪,科?哲?也?失去存在的意柳。
    其次,我一再重申了,?典二值??是作?科?的必要?件。不要???密性,就只是神秘主柳而已,就只是原始的非理性的前科?文化而已。

    ?便,佛呃肺?西?有一?可笑之?:它根本就不是?世者,有什?儋格指手?倪的?
    92
    xexz
    2007年12月2日 17:29:27

    再补充一点:

    关于你提及的歌德尔的证明,你要是耐着性子把她一步一步看完的话,你会明白它其实是‘等于’在说1+1=2你既不能按他的‘形式化’方法去‘证明’也不能‘形式化’的证伪,那是‘自然数公理’,说句不敬的话,这和废话也差距不大,差别巨大的是你得有耐心,哈哈:P

    我的2007

    12月 14th, 2007 by xexz

    这一年就要过完了,学着总结一把:

    1。工作还算顺利,该做得活没落下,该?的钱也?到了;老婆、孩子都好;老婆要是再听点话就能多赚点,少许遗憾。

    2。身体还行,该犯得病也犯了;肩周炎好了,既没有用中药也没用西药,自己发明的偏方:睡觉前,侧卧,用肘关节支持上半身看电脑两小时,坚持半年。

    3。个人爱好方面,没什么进步,基本弄明白自己提的是什么样的一个问题,这得谢谢一位网名‘白痴’的兄弟;基本弄明白了,这个问题要让大家认同,那是白日做梦;这主要是问题太扯了,扯的太远了;次要的是大家都忙,没人愿意扯淡。

    4。没什么了,没啥说的了。

    5。真的没啥说了。

    6。闭嘴。

    通向‘实在’的‘后门’:P

    11月 8th, 2007 by xexz

    同主题阅读: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分页: 1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goldold]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
    发信人: goldold (梦子一,一子梦), 信区: Science
    标  题: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13:41:05 2007), 站内

    是电子吗?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10.15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2
    发信人: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13:45:14 2007), 站内

    扫描隧道显微镜能看到原子
    再小了恐怕不是“看”到的了

    【 在 goldold (梦子一,一子梦)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电子吗?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02.108.1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3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18:57:46 2007), 站内

    “扫描隧道显微镜能看到原子”

    这个似乎也不能叫‘看’到吧?

    【 在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的大作中提到: 】
    : 扫描隧道显微镜能看到原子
    : 再小了恐怕不是“看”到的了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13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4
    发信人: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19:22:43 2007), 站内

    算是吧……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扫描隧道显微镜能看到原子”
    : 这个似乎也不能叫‘看’到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02.108.1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5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19:25:24 2007), 站内

    测的不是‘露点’么?

    【 在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的大作中提到: 】
    : 算是吧……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13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ssss]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6
    发信人: sssss (皮皮),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21:02:31 2007), 站内

    这个算“摸”的吧?
    【 在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的大作中提到: 】
    : 算是吧……


    江水呵,慢慢流,流呀流,流到东边大海头。那儿呀,没有忧!那儿呀,没有愁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104.7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7
    发信人: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21:27:59 2007), 站内

    总比云室要更像“看到”的

    【 在 sssss (皮皮)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算“摸”的吧?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02.108.1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ssss]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8
    发信人: sssss (皮皮),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21:46:31 2007), 站内

    云室不能算直接看到
    它看到的只能算“脚印”
    【 在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的大作中提到: 】
    : 总比云室要更像“看到”的


    江水呵,慢慢流,流呀流,流到东边大海头。那儿呀,没有忧!那儿呀,没有愁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104.7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9
    发信人: i925XE (Delay is a registered trademark of AMD),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21:47:52 2007), 站内

    扫描隧道显微镜更像是揭示了原子级别的粒子在“那里”而不是“到过那里”

    【 在 sssss (皮皮) 的大作中提到: 】
    : 云室不能算直接看到
    : 它看到的只能算“脚印”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02.108.1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Vulcai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0
    发信人: Vulcain (龙★火神),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7 22:39:23 2007), 站内

    什么叫看呢?
    【 在 goldold (梦子一,一子梦)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电子吗?


    王小波《革命时期的爱情(序)》: 这是一本关于性爱的书。性爱受到了自身力量的推动,但自发地做一件事在有的时候是不许可的,这就使事情变得非常的复杂。举例言之,颐和园在我家北面,假如没有北这个方向的话,我就只好向南走,越过南极和北极,行程四万余公里到达那里。我要说的是:人们的确可以牵强附会地解释一切,包括性爱在内。故而性爱也可以有最不可信的理由。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10.78.4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1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问现代技术的显微镜能看到的最小物质粒子是什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8 00:55:37 2007), 站内

    哈哈,按俄的定义那就是可以比较放心的用‘一’(自然数)去数数了,如果放弃这个权利好处是一个‘实在’的电子,这个说不上一条通向实在之‘路’,依俄看路还远的很,有点通向实在‘后门’的潜力:P

    【 在 Vulcain (龙★火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叫看呢?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0.*]

    俄支持科学史作选修课进高中

    11月 4th, 2007 by xexz

    俄支持科学史作选修课进高中;

    我们说的科学史,至少有一部分作为‘(本文化的)历史’已经融入西方人的历史观之中,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比如这历史之中所提倡的科学价值观--哈哈,8R8C之一:P,莫宣布净是些FC,这样好的轮椅不用,咋就不懂价值观要从娃娃抓起聂?

    ‘不知道分子’的价值观。

    10月 28th, 2007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学者、知识分子和知道分子》后的一个跟贴,原帖在:http://limiao.net/482#comment-12950
    ——————————–

    大声喊一嗓子:“好!”

    俄再极端一下,不服气的文人,可以想一下,近现代中国可有如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歌德,席勒这样可以忽悠出被近现代西方人普遍接受的‘理性主义’‘理想主义’‘人道主义’的价值观的人么?啊。。。是有那么个些许拿的出手的。。。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的价值观是被我等‘不知道分子’所接受的;

    一种新的对社会进步起积极作用的社会价值观的提出和倡导用寻章摘句的方法是不可取的,这要许多‘小说’‘戏剧’‘散文’来提倡。。。来潜移默化。。但是前提是你有对这种价值观的‘故意’,但是这个‘故意’是用‘考古的方法’――抄(寻章摘句)不来得。

    再极端点,谁该为中国的‘功利主义’价值观横行负责呢?孔二同学么?冤死他了!想想,如今的电视,小说,戏剧。。都讲的什么故事。。靠!

    再引申一下,如果‘功利主义’在我们的社会价值体系里面站不住脚,那谁还‘抄论文呀’?谁还去D版呀?最近看德国之声的一片报道,美国佬都已经‘理解’中国的D版问题鸟,哈哈哈。。。一位美国官员说‘D版,在中国那是个文化问题,那不仅仅是个体制问题’:P

    最后,给个‘功利主义’价值观的小测试,一个小笑话:

    据说,有个人买到一款最新的Sony-Ericsson用了大半年,质量也挺好,后来仔细瞧瞧这牌子原来是:Sorry-Ericsson!靠。。。

    你是会心的一笑吗?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吧? 哈。。。我说你被‘功利主义’价值观忽悠了,你肯定是不会同意的。。。这就该‘知道’‘文人’的厉害鸟吧?

    反悔的‘光子’

    10月 20th, 2007 by xexz

    哈,著名的‘延迟选择’干涉实验,第一块半镀银镜把光分成两路,分别反射再会聚,在会聚点,在‘逻辑上’你可以等‘光子’们上了路之后再决定‘插不插’第二块半镀银镜–来选择让不让‘光子’们‘干涉’;而且,如果镜的位置放的‘强悍’,可以让它们从‘逻辑上’只能来自两条路其中的一条,但是它们确实已经上过路了;仿佛,他们‘逻辑上’事先知道你‘延迟的选择’,上了路还能根据你的决定反悔一样;而且,原则上N亿年前,大爆炸来的光我们也是可以这样‘恶搞’的;这个如此简明,应该有人做过,不知道具体到底如何?

    这个选择光路的实验,应该不是真的观察–测量,测量总是一种所谓的‘不可逆的’放大成宏观事件的过程,而且得被‘意识’到才算:P 俄就不明白‘智商’40以下的‘人’看到‘薛定谔的猫’后,波函数到底‘塌还是不塌’,好像一直还是个问题?

    —下面是民科—
    俄说了,‘逻辑上’的错误在于我们乱用了‘一’的概念,在我们对自然的认识中的更深一层的概念上,即‘自然数’的概念上,在量子现象中,我们遇到了麻烦,量子现象需要个‘新一’,如此,原则上我们说氢原子核外有‘一’个电子的说法是一种对‘实在’的‘粗糙的宏观模拟’;这比波尔取消电子的‘实在’地位总要好些,把‘电子’降低到和‘能量’这样‘纯形而上学’没有‘实在’对应的概念的地位总是廉价的;爱因斯坦是个‘有一说一’的厚道人,没有‘新一’他宁愿闭嘴,而且,我想他是宁可放弃相对论,让‘光子们’反悔,也不会放弃我们外部世界的‘实在’性的,波尔就是个大忽悠。

    慈祥的上帝

    10月 8th, 2007 by xexz

    李淼老师博文《平》后的一个跟帖,原帖:
    http://limiao.net/439#comment-12548

    精彩博文!赞一个先,让我这科盲也大致体会到其中的精妙了。

    平的挺好, 上帝要真是按一个根本写不到平纸上的‘剧本’造了这个世界,那岂不是难为人么:P

    我反正相信上帝他老人家是慈祥的。

    有点乱

    10月 8th, 2007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为什么10进制成了日常使用的计数方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8 21:11:09 2007), 站内

    换个问题,看有没有成个坑的潜力:P

    几进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可以有进制计数法,自然的安排?人类的发明?还是发明暗合了自然的安排?

    计数法有小过二进的潜力么?比如说隔二进一再隔一进一,就是说在某个次序上顶个‘二’使,而相邻的次序上只顶‘一’使。。。靠,有点乱。。。俄已经不知道自己胡说的是个什么东东了,不会已经有这些东东了吧?数学家们都比较变态一点点。。俄不知道而已?

    瞎掰,一笑,拒绝讨论分形:P

    【 在 lymaoke (In the name of Shadow…) 的大作中提到: 】
    : 而不是12进制或者8进制呢?

    >>>>>
    还是没有逃出‘次序’的魔掌 :( 无用,也许不逃出‘纸合笔’的魔掌一切都是徒劳。

    >>>>>
    解释一下,比如:
    >0< = 0
    >1< = 2
    >2< = 3
    >3< = 5
    >4< = 6
    >5< = 7
    .

    反正就是找个‘自然数’没法排序的‘序列’这么个意思。

    >>>>>>>
    发信人: i00 (~Q~),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为什么10进制成了日常使用的计数方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8 22:22:47 2007), 站内

    不到2还进什么啊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换个问题,看有没有成个坑的潜力:P
    : 几进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可以有进制计数法,自然的安排?人类的发明?还是发明暗合了自然的安排?
    : 计数法有小过二进的潜力么?比如说隔二进一再隔一进一,就是说在某个次序上顶个‘二’使,而相邻的次序上只顶‘一’使。。。靠,有点乱。。。俄已经不知道自己胡说的是个什么东东了,不会已经有这些东东了吧?数学家们都比较变态一点点。。俄不知道而已?
    : ……………….

    哈哈,我们找到‘一个半’‘字符’排出个序列里面还自然包括自然数序列岂不是挺好?

    我觉得即使找到,那指定不是‘字符’,是上帝手里的那么个‘小玩意’,我们现在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东,还有个工具得找?

    >>>>>>>

    我很老么?

    我说的自然不是可数不可数的问题;是说看能不能找个超出‘自然数’的去数‘数’的工具?

    确实乱,算了,不说了。

    【 在 i00 (~Q~)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位老大爷,数跟记数法是两码事.您不懂就别乱说了

    >>>>>>>
    好吧,一定学。

    不知道该说啥了,‘a’这个‘符号’曾经是个自然数。。。将来的某个时候,我们找到一个东东,它指定不是‘符号’,‘它’却比a还a,比a还‘更自然’,比a用处还大,我是觉得我们用自然数的地方该小心点才是,比方说‘一’个电子;

    我得承认我已经在胡说八道了:P,哈哈,这是硬拗,不说了,这不是个好坑。

    【 在 i00 (~Q~) 的大作中提到: 】
    : 数这东西,呵呵,学点代数吧

    按照‘白痴’兄的教诲,俄好好学习了两年,好像有点开窍了

    10月 3rd, 2007 by xexz

    我大概明白了怎样把自己的疑惑变成大家可以一起讨论的问题给提出来了,这个问题似乎是:“自然数的

    适用范围问题”;(比方我们数‘电子’的时候就用1,2,3,4…,费曼的话说我们从来没有碰到过‘半个’

    电子…)

    问题似乎还是很大,而且有点不可思议,其实我的想法也很简单,既然我认为‘自然数’并非来自万能上帝

    的创造物,而是来自我们自己–总是倾向犯自以为是错误的人类自身的发明,我们就该保有对它持怀疑态

    度的自知之明,由此我想引出一个我所谓的‘自然主义的数学观’的玩意。

    有兴趣,欢迎参看我的blog: http://www.smth.org/pc/index.php?id=xexz

    欢迎同好一起合作装修一下,看看有没有正式发表的可能性,有兴趣请和我联系:

    xexz2xexz@hotmail.com

    –对‘白痴’网友一个迟到两年的回帖–

    原帖在http://www.philosophyol.com/bbs/dispbbs.asp?boardid=36&replyid=31613&id=12768&page=1&skin=0&Star=1

    超声速的回到未来

    09月 25th, 2007 by xexz

    我也不懂,跟着瞎起哄,反正要是俩人一块乘客机,俩人在机舱里彼此说话应该是木有问题的,不然协和式飞机的票恐怕就不好卖了,要是俩人一人开一架战斗机,后面的人说话,前面的人该有两种情况,如果他超音速而且有目疾,那么后面的人对他来说已经‘类声’回到未来了,如果不超声速木有目疾,后面的人总是实在的,早了晚了听到沉闷的耳语,要不看看口形也是大概猜得出来,后面的人说‘伙。。计。。前。面。有。山。别。回。头。’。。。咣!!!

    (以上实验,在发动机无声,声波不衰的理想情况下得出)。

    本山大哥说,有点乱。。。有点乱。。。咱慢点,捋一捋。。。

    管恁些坐标系干甚,波‘离开’了‘源’(不如换种说法,‘源’在介质中扰动出了‘波’),和源就不相干了,剩下的都是在‘介质’里面的发生的事,用‘波’的‘自身特性’比方‘干射,颜射’等等来‘描述’波本身,波速就自然只和‘介质’有关,不干‘源’和‘观察者’甚事,这里声光一理,用‘以太’就很好,可惜木有见到这东东,那就只好折腾坐标系了,没有‘绝对坐标’了,‘同时’就只好‘相对’了,balabala…..

    解释一哈,对光,我们的地球都似乎根本赶不上波前那个面,这和我们开架飞机在空气里面追上你昨天说的话,有点本质上的不同;

    (以上追上你昨天说的话的实验,在声波不衰的理想情况下实现:)

    无题

    09月 2nd, 2007 by xexz

    哈哈,我还是喜欢‘说理’多过‘说教’的,跟慈悲为怀的我佛是没得比的。

    李老师有兴趣,就再胡诌几句,个人以为中西文化的最大不同在我们的先哲并没有强调一种思想方法的重要性?那就是‘分析’的方法,就是把大问题分成小问题,把整体拆分成部分,比方说‘科学’(哈哈,这显然是因为being= being 数+being物+being化+。。。)的发展就得益于这种思想方法的实惠,在这些‘分科’之后的being里面也是可以体会到这种方法的无处不在的,西方人在处理任何问题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使用这个方法,深入骨髓了;

    我们的先哲强调对‘整体’的认识,强调了解整体的外在特性,不要认为这是个原始的直觉的方法,他其实是在强调了解‘事物’通过‘外部联系’所获得的知识的重要性,比如我们深入骨髓的?‘关系学’(:我们是不喜欢把人拿刀分块,解剖,分析的:),认为这个方法不重要,显然是不对的,比如:‘对称’就是一种事物整体的外在特性,把左胳膊砍掉下来单独分析,你不会知道他和右胳膊是‘对称’的。

    being的断背山

    09月 2nd, 2007 by xexz

    每个人心中都有他自己的 being,这就像李安电影说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额的引用不代表认同:),俄只是说,这或许来自我们的生物‘本性’;

    对多数有理智的人,他们会找到并满意一种回答–就是伽利略和赛先生的说法,当然也有笃信李耳,释迦,耶稣,柏拉,笛卡。。。海德格什么。。。和安拉说法的,甚至还有李大师网讳HZ的,靠,这说明,不该人人象江一燕同学那样都在火车上拿本《量子力学》!尤其那耳根软些的,那是不管谁说的都并信不疑的:)

    问题是不管你是哪一家。你都得有赵本山忽悠范伟那样的本事,让他自己去找自己的‘轮椅’,那人家才从‘本性’上信你不是?你不让人家想自己的being,就告诉他,这就是通向being的特快直通车,不是轮椅,不忽悠,那是不行的,尤其是碰上连赛先生也稀里糊涂的问题,没法being下去的时候,侬总不至于按伽利略他老人家说法的要求,在地球上吹个泡泡宇宙给大家看看不是,对赛先生苛刻了些,只是道理如此:)

    再深入一点,你不许人家being,人家连being的兴趣都没了,谁还管你赛先生说个啥子?being那个‘本性’,到底是没有‘食色’来的要紧不是?还是敞开来being吧,每个人都会去找他自己的‘轮椅’的,那是‘本性’。

    最后话落到咱中国人自己身上,能让咱中国人都虚头巴脑的都being 的大忽悠,指定是个伟人,功德无量,道理如此简单–太实在了,太食色了:)

    (另:毛伟人好像号召大家写写诗,看看哲学史来着,要让being‘超过’食色,那就不对了,但是还得再佩服一个–目光如炬!只是条件不到,方法不对,终于成了笑话)

    走近‘微观世界’的‘锡安’

    08月 16th, 2007 by xexz

    同主题阅读: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分页: 1 】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chinalupi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
    发信人: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信区: Science
    标  题: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5:51:25 2007), 站内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我重新描述一下。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突然有一天,有个人告诉他(比如说是墨菲斯吧),你所看到的,听到的,触摸到的,嗅到的,尝到的都不是真的,而是电脑给你大脑的刺激。于是墨菲斯把尼奥领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姑且叫这个世界“锡安”。
    此时,尼奥发现,在锡安这个世界里,原来1加1可以不等于2,可以等于3,或者4,人丛金茂跳下来啥事没有,天上有好多太阳,永远是白天。总之,完全颠覆了他原来的一切认识。但是他却发现在这个世界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讲的通的,或者可以自圆其说的。虽然惊讶,但是却合乎逻辑。

    我的意思就是我觉得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道理知识,如1+1=2,跳楼会死等都是可以互相解释互相支持的,至少不是互相矛盾的。我觉得有点像是一个完备的集合。你不会对如1+1=2有所怀疑,因为不断有证据表明1+1确实等于2,而不等于3。如果不等于2,那么房子就会倒掉,企业会破产,本来打算飞往月球的飞船会飞往火星等等。

    但是,能否有这样一个锡安存在,在这个世界里,传统观念被颠覆,人们发现1+1=3,否则房子就会倒掉(举例而已,不一定是1+1=3,也可能是别的传统观念)。虽然奇特,但是锡安世界里的所有道理知识也是完备的集合,是可以互相解释互相支持,至少不是互相矛盾的。

    我不知道我是否把我的想法表达清楚了。
    好比原来负数没法开方,但引入了虚数的概念后,可以进行这样的运算。复数的运算法则也是完备的,是可以自圆其说的。

    你们觉得这样的锡安存在吗?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8.240.12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woshiqingwa]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2
    发信人: woshiqingwa (我是大青蛙),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5:52:22 2007), 站内

    去wisdom版?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 我重新描述一下。
    :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 ……………….


    这年月公鸡可以下蛋,博士为啥不能写论文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59.151.4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chinalupi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3
    发信人: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5:59:50 2007), 站内

    我都不知道有个wisdom版
    【 在 woshiqingwa (我是大青蛙) 的大作中提到: 】
    : 去wisdom版?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8.240.12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paanda]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4
    发信人: paanda (paanda),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6:13:19 2007), 站内

    搜索瓮中之脑(brain in a vat)看看
    不过你的梦能这么有条理实在是佩服
    我梦里的想法从来都经不起推敲:)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 我重新描述一下。
    :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0.5.144.*]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5
    发信人: i925XE (二站个人版恢复更新),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6:17:21 2007), 站内

    这样的体系更有可能是你根本无法接触到,没法跳过去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 我重新描述一下。
    :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 ……………….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5.34.4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chinalupi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6
    发信人: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6:27:09 2007), 站内

    回lss:这不是我的梦,我的梦比较有故事性和趣味性,嘿嘿。这个是我根据我记住的部分重新说的
    回ls:你是说即使有这样的锡安存在,也是与现在这个世界完全隔离无法到达的?

    【 在 i925XE (二站个人版恢复更新)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样的体系更有可能是你根本无法接触到,没法跳过去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8.240.12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7
    发信人: i925XE (二站个人版恢复更新),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6:28:42 2007), 站内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回lss:这不是我的梦,我的梦比较有故事性和趣味性,嘿嘿。这个是我根据我记住的部分重新说的
    : 回ls:你是说即使有这样的锡安存在,也是与现在这个世界完全隔离无法到达的?
    对,无法到达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5.34.4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leeppp]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8
    发信人: leeppp (被骗,又被骗,再次被骗,最后一次被骗,下次?),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7:27:11 2007), 站内

    这里面有一个假设:你所想象出来那个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遵循相同的逻辑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 我重新描述一下。
    :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 ……………….


    8885 * pppeel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8886 * pppeel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8887 * pppeel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 8888   pppeel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8889   huper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8890   leeppp       Apr  9. Re: 谁得到了8888要bg我的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21.17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paanda]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9
    发信人: paanda (paanda),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7:48:44 2007), 站内

    ms逻辑都不一样了  只能说各个世界里面都很自洽
    【 在 leeppp (被骗,又被骗,再次被骗,最后一次被骗,下次?)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里面有一个假设:你所想象出来那个世界和我们这个世界遵循相同的逻辑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0.5.144.*]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leeppp]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0
    发信人: leeppp (被骗,又被骗,再次被骗,最后一次被骗,下次?),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19:37:50 2007), 站内

    如何评价自恰,这就是个逻辑标准问题

    【 在 paanda (paanda) 的大作中提到: 】
    : ms逻辑都不一样了  只能说各个世界里面都很自洽


    只听”扑通”,一堆灰白色的残渣从那孩子的身下喷涌而出,落在了炕席上,堆在那里.假如在
    现场,你还会闻到一股馊臭的气味,有如坏了的白薯;……但事实上,那孩子是屙了一泡屎
    在炕上.这时候马小军的老婆端了饭进来,把它放在炕桌上,然后用一块硬纸壳来收拾那泡屎.
    这顿饭是放在粗瓷盆里的蒸熟的白薯干,必须说明的是,这种东西的颜色、质地和孩子排出的
    粪便极为类似.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21.17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gabily]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1
    发信人: gabily (Gabily),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20:09:08 2007), 站内

    欧式几何和非欧几何就类似这个吧。

    【 在 chinalupin (八大水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梦的细节已经不记得了。有点黑客帝国的味道。
    : 我重新描述一下。
    : 假设某人A(叫他尼奥也行)从生下来就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1加1等于2,人从金茂大厦顶层跳下来会摔死,太阳东升西落。一切看起来那么正常。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9.49.7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ssss]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2
    发信人: sssss (昵称),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21:43:31 2007), 站内

    想到一起了
    如果lz能推出一个自洽的什么东西
    或许以后就会出名了

    【 在 gabily (Gabily) 的大作中提到: 】
    : 欧式几何和非欧几何就类似这个吧。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8.104.7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13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我做梦得到一个比较奇怪的想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ug 16 22:05:25 2007), 站内

    ‘微观世界’就是这样的‘现实’的和‘可达’的‘锡安’,大家就是不信,没办法:(

    甚至把那个不一样的‘一’也说的差不多清楚了,木有用,木人信呐。

    【 在 leeppp (被骗,又被骗,再次被骗,最后一次被骗,下次?)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何评价自恰,这就是个逻辑标准问题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231.*]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分页: 1 】

    换上侬的‘群’眼吧?!

    08月 13th, 2007 by xexz

    对群论工具的一点个人理解,换双‘结构眼’来看世界,世界的‘一切’自然就都是‘结构’了,用的‘广泛’也就自不必说了,‘一切都是结构’嘛(好象是xx主义的一句名言?);群论既然是研究‘结构’的工具,重要性也不用说,这是最直接的例证:没有‘结构’那把‘对称性’这么牛x的东东去安到谁头上呢?;

    ‘文化’与‘创新’

    07月 16th, 2007 by xexz

    to:9dspace
    “不觉得咱们的应试教育体制狠狠狠扼杀创造力么? ”

    应试教育带来的扼杀还属结果和现象这个层面,原因要深刻得多,差不多现当代中国社会的中中不着调的事都该是源自‘文化’这个层面的问题,归于‘体制’就太浅薄了,试想当下的‘官场’,‘市场’,‘学场’。。。。要是理想主义,集体主义的价值观被确立,那又是一个什么局面,看到如今这二十年怪现象,方知‘伟人’的目光如炬不是虚言,赞一个先,我还是那个看法,即使不需要‘革命’也是需要改良的。

    对创造力的‘系统扼杀’归于‘文化’而非‘体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我曾经认为我们文化中没有基督教之中基督徒间‘爱与感恩’的价值观是中国科学技术无法‘系统的创新和进步’的基本原因,如今看来还有个同样基本的原因,那就是所谓西方‘理性主义’的传统价值观也起到重要作用,‘理性主义’?我们的传统里也是有的,但是那个不是主流,不像西方文化从古希腊文明一脉相承而来,如上述李老师所言从我们的价值观出发是很难得出象‘磁场,质量,加速度’这些没有‘营养’的所谓‘形而上学’的概念的,用这些形而上学的概念去理解世界,解释世界没有成为我们‘强调的传统’和‘主流的方法’,我们很‘实’在,‘虚’头八脑的概念在我们的价值体系中是没有‘营养价值的’;

    国人有幸在这一两百年中能出几个‘文化’巨人,当属国之幸,人民之幸,其意义绝对不下于出几个杨先生,陈先生;哈哈,话说回来,要是老天早给‘伟人’准备下这样的人,‘伟人’也不会输得如此之惨了。

    ‘群’的:P论

    07月 15th, 2007 by xexz

    俄也不懂,谈点个人理解吧,瞎琢磨的,所以加个题叫–‘群’的:P论

    画了个‘表’,大约你把‘群’比作‘画法受限’的一类‘表格’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你不关心表格里面的‘项’填得是‘苹果梨子还是微分算子’,你只是关心‘某类画法的美感’,那你尽可能找点简单的东东填上去,比方说‘数字’,比方说‘矩阵’,另外,填上‘数’的表,那岂不也就是‘矩阵’了么,对呀,既然只在乎‘画得美’,那用‘矩阵’填上去一样可以找出这种‘美’来,那就用‘矩阵’来‘表示’出‘群’也就无不可嘛;

    有些‘表’画出来了,但是,你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颠过来倒过去的看觉得不够‘完美’,不像是上帝他老人家‘画’的,,填上那缺的东东方才看得顺眼,那就先填上吧,回头再找,。。。举个例子,比方说‘化学元素周期表’;

    ‘基本粒子’也差不多,‘横看’缺这个,‘竖’看缺的是那个,还是有点乱。

    E8满塞!据说看上去很美!

    上帝不‘忽悠’

    07月 9th, 2007 by xexz

    不再惊异宇宙的可理解,感叹‘上帝’是如何创造出人类的‘艺术鉴赏’能力来的,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艺术的’或者‘是美的’是值得‘信任的’么?今天是‘美的艺术的’明天呢?也许‘吕燕’就是三十世纪的‘西施’,也许两千年前的西施确实就长得‘吕燕’模样;那这。。。‘上帝’岂是在‘掷骰子’,这简直就是‘忽悠’活人么?!

    sunset a timestamp

    06月 29th, 2007 by xexz

    ‘数学基础的知识完备’和‘黑客帝国’

    06月 16th, 2007 by xexz

    参与网友有关现实世界的‘完全逻辑化’和‘黑客帝国’的讨论

    如果你这里所述的‘完全逻辑化’是指在我们这个‘黑客帝国里’只能抽象出‘与,或,非及其组合’的客体间关系;那么,就我个人的看法,这‘差不多’(我是指还有个‘一’的问题,所以叫‘差不多’,有兴趣可以看看我的 blog)相当于认为现代数学基础的研究是‘完备’的知识,因而‘图灵机’在原则上有‘完备’的‘虚拟(这等于创造)世界’的能力;这个相当于认为,既然是‘完备的’,那么原则上就不存在‘区分’我们这个‘黑客’和我们这个‘黑客’创造的‘黑客’(指我们在《黑客帝国》电影或者其他类似的电脑游戏的虚拟世界)的差别了。

    我个人相信,我们‘当下’还是有‘原则上’的能力来分清那是‘人民币’那个是‘QQ币’的:P。。。将来么。。。天知道。

    时空的另一个属性–逻辑

    06月 9th, 2007 by xexz

    把‘逻辑’和‘时空’联系起来,比方说‘逻辑’是从属于‘时空’的属性,其意是说,在纷繁复杂的,发生在‘时空’中的任何‘事件’,其中的‘联系’可以总结一套叫‘逻辑’的规则出来;

    换句话说,‘时空’决定在其自身之中‘事件’的‘逻辑规则’;当然,同义就指如果有不同‘逻辑规则’的现象‘实在’,我们就可以从其中获得不一样的‘时空’概念;

    举个例子,比方说:“一个人今天花了明天将会取出的银行存款”,这是不合逻辑规则的,因而就不证自明其是不会在‘时空’之中‘实在’的;

    但是,就是这个例子,我们或许可以在微观世界中获得一种似是而非的,但是却是‘实在’的对应,所以我们能不能有这样的结论,我们把宏观时空概念及其从属的‘逻辑规则’不加‘修正’的应用到微观现象之上是可能会有问题的。

    需要指出的是,不论你采用笛卡尔-牛顿,爱因斯坦或是弦论的时空观,不影响以上讨论;如是,就有个好处,我们得到这样一个很自然的认识–建立在‘宏观时空’及其‘逻辑规则’之上的‘数学’在微观现象的应用上将带来自然的困难。

    时空观的转变带来逻辑悖论似乎是个好的注脚

    刚才看了‘兄’的 blog,汗!!!真没想到Sanoka斑斑竟然是个PPMM :P
    “空间(时间)直观在人脑中几乎是比语言更基本的东西。”说得好!

    其实这个事,这样反过来想就好理解得多,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给大家出了些‘逻辑难题’,他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放弃了牛-迪时空观才有的么。

    时空的另一个属性–逻辑

    06月 9th, 2007 by xexz

    把‘逻辑’和‘时空’联系起来,比方说‘逻辑’是从属于‘时空’的属性,其意是说,在纷繁复杂的,发生在‘时空’中的任何‘事件’,其中的‘联系’可以总结一套叫‘逻辑’的规则出来;

    换句话说,‘时空’决定在其自身之中‘事件’的‘逻辑规则’;当然,同义就指如果有不同‘逻辑规则’的现象‘实在’,我们就可以从其中获得不一样的‘时空’概念;

    举个例子,比方说:“一个人今天花了明天将会取出的银行存款”,这是不合逻辑规则的,因而就不证自明其是不会在‘时空’之中‘实在’的;

    但是,就是这个例子,我们或许可以在微观世界中获得一种似是而非的,但是却是‘实在’的对应,所以我们能不能有这样的结论,我们把宏观时空概念及其从属的‘逻辑规则’不加‘修正’的应用到微观现象之上是可能会有问题的。

    需要指出的是,不论你采用笛卡尔-牛顿,爱因斯坦或是弦论的时空观,不影响以上讨论;如是,就有个好处,我们得到这样一个很自然的认识–建立在‘宏观时空’及其‘逻辑规则’之上的‘数学’在微观现象的应用上将带来自然的困难。

    时空观的转变带来逻辑悖论似乎是个好的注脚

    刚才看了‘兄’的 blog,汗!!!真没想到Sanoka斑斑竟然是个PPMM :P

    “空间(时间)直观在人脑中几乎是比语言更基本的东西。”说得好!

    其实这个事,这样反过来想就好理解得多,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给大家出了些‘逻辑难题’,他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放弃了牛-迪时空观才有的么。

    起了个名字,不好说是响亮还是蹩脚:P

    06月 2nd, 2007 by xexz

    水木社区(展开完整界面) → 科学 → 同主题阅读

    同主题阅读: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转载)

    【分页: 1

    发信人: linecong (量子幽灵), 信区: Science
    标  题: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5:03:11 2007), 站内【 以下文字转载自 Mathematics 讨论区 】
    发信人: linecong (量子幽灵), 信区: Mathematics
    标  题: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2:59:17 2007), 站内

    我们把一个现实问题,对应为数学问题,经过数学推理得到一个结论,再把这个结论对应为现实问题的答案,我们如何保证这个答案的正确性呢?即,我们如何知道在把一个现实问题对应为数学问题时,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数学理论才能保证得到正确的结论呢?比如,我们如何知道把一堆沙子堆在另一堆沙子上得到几堆沙子这个问题,应该选择“1+1=2”的数学理论还是“1+1=1”的数学理论呢?

    知其所以然不知其然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151.8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i925X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

    发信人: i925XE (期中过后是期末),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5:05:47 2007), 站内这是套用哪个数学模型的问题
    至于哪个数学模型适用,可以根据研究对象的一些性质从理论上推测
    但试验验证很重要

    【 在 linecong (量子幽灵)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athematics 讨论区 】
    : 发信人: linecong (量子幽灵), 信区: Mathematics
    : 标  题: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 ……………….–
    不知道我有没有去哀悼清华建筑的权利,毕竟我是非土著。然而这老旧的西阶里,
    也曾留下了我的足迹。02年的时候,我在那里“忍受”着人生里最为恐怖的一门课
    ――林元烈的应用随机过程                                                摘自特快某水文
    看起来我选对老师了哈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1.49.125.*]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zhy33385]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3

    发信人: zhy33385 (注定333),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5:29:53 2007), 站内一堆沙子加一堆沙子等于一堆沙子
    一个篮球加一个篮球等于两个篮球
    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等于2或3或4…..或n(小于某个数)个人
    一杯水加一杯纯化学品等于一杯混合溶液
    一杯水加一块石头等于???
    一个量子加一个量子等于???

    【 在 linecong (量子幽灵)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linecong (量子幽灵), 信区: Mathematics
    : 标  题: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2:59:17 2007), 站内
    : ……………….–※ 修改:・zhy33385 于 Jun  2 15:30:26 修改本文・[FROM: 60.22.25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0.22.250.*]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linecong]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4

    发信人: linecong (量子幽灵),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15:37:39 2007), 站内 谢谢
    我又搜索了一下,发现这个问题跟模型论有关
    【 在 i925XE (期中过后是期末)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套用哪个数学模型的问题
    : 至于哪个数学模型适用,可以根据研究对象的一些性质从理论上推测
    : 但试验验证很重要
    : ……………….–
    知其所以然不知其然※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151.8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5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弱问:如何保证通过数学推理所得结论的正确性 (转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n  2 23:45:45 2007), 站内一堆沙子加一堆沙子等于一堆沙子
    一个篮球加一个篮球等于两个篮球
    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等于2或3或4…..或n(小于某个数)个人
    一杯水加一杯纯化学品等于一杯混合溶液
    一杯水加一块石头等于???
    ——————-  <<–俄执拗的认为这里该有道需要跨越的鸿沟,起个名字吧,叫‘微观自然数’,相应的上面的情况可以用到‘宏观自然数’

    一个量子加一个量子等于???

    至于微观自然数是个什么东东,你不知我不知,天知道。

    【 在 zhy33385 (注定333)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堆沙子加一堆沙子等于一堆沙子
    : 一个篮球加一个篮球等于两个篮球
    : 一个男人加一个女人等于2或3或4…..或n(小于某个数)个人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1.*]

    图灵和八卦的玩笑。

    05月 29th, 2007 by xexz

    to:lixkyx

    那就是在‘阴’~~‘阳’之间牵动的那一根琴弦呀,哈哈:P

    希望不会让李老师不快,只是开个玩笑:)我们的口号是:“图灵就是一切!”,‘八卦就是一切!’,其实该这该是个数学的玩笑。

    新儒家和大杂烩

    05月 29th, 2007 by xexz

    李老师:

    其实不知道‘新儒家’是个什么东东,了解的兴趣也不大;如果李零先生是要和这个什么‘新儒家’不对付,那也就更没意思了;不过,我倒是支持学者们学学炒作自己,中国社会这个人群的能见度确实不高,炒炒很好,总比成天看‘领导们’伪善的脸强些:P

    现当代中国社会的道德失范,这应该是怪不到孔老二的,如以上tsing oyang所言,从儒教对日本,韩国等的影响就可明证;

    非常同意‘横向比较古代的各民族的(文化)没有意义。’,其实对现代也该适用才对;

    论语所倡导的价值观能不能影响现代西方社会,比如说德国,我不能肯定(施罗德好像认为应该,不过那是他个人的见解);德国古典哲学受到中国古代思想的影响这是有据可查的,比如莱布尼茨,,比如康德,比如黑格尔;黑同学是奚落过孔老二,可他对老子和周易的那一套见解却是酸溜溜的(小逻辑还是讲演录里有,记不得了),哈哈,也许postech说的对,1000年以后就明白了,其实,从对自然意义的理解上‘图灵机’不见得就比‘八卦’更‘深刻’,哈哈,起码我们看到了,他们都被认为有‘模拟人生’的能力,只不过一个叫‘算命’,另一个叫‘电子游戏’,可他们差了三前年,我们就更不好‘纵向’比较了吧?

    ‘孔老二’和‘戴礼帽的猴子’

    05月 28th, 2007 by xexz

    没看过《丧家狗:我读论语》,不好评说;

    不过,我觉得起码这标题已经在向读者传达了错误的信息;

    2500前在‘美德’还不知是何物的情况下,去发现‘仁者爱人’的道德规范确属不易(这种我们今天叫‘人道主义’或者其它什么现代称谓的东西);

    我曾经把发现美德(道德规范)和第一个会数数的猴子相提并论,这也许夸张了些,但是对人类进步而言,这两件事确属等量齐观的;

    对待这样的先哲们,如果这里面可以算上孔老二的话,我们起码的态度是尊敬,而非蔑视,用‘狗’的比喻,在汉语里显然是不合适的,不如比喻成‘带上礼帽的猴子’更好些:P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在2500年前的‘日耳曼蛮人’那里,还真不见得是‘生活中的平凡真理’,没有文字史料,没法‘实证’呀:P,而且,我们起码知道‘没带礼帽的猴子’是不欢迎‘朋友’的,这是可以实证的:P

    在水木请教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问题

    05月 26th, 2007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May 25 22:16:50 2007), 站内请达人不吝赐教,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俄知有:电离和激发,切伦科夫,轫致辐射,隧道漏电;还有其他的么?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5.17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exceedfang]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

    发信人: exceedfang (1.88),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May 25 22:54:34 2007), 站内你说得这都是探测基本粒子的么?
    你说得基本粒子是指什么?
    我知道一个,就是深度非弹性散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达人不吝赐教,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 俄知有:电离和激发,切伦科夫,轫致辐射,隧道漏电;还有其他的么?


    心情算符在现实空间中有两个本征态:郁闷态和得意态。
    郁闷态和得意态正交完备。
    郁闷态是基态,得意态是激发态。
    所以,现实中郁闷才是本质的永恒的。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99.22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3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1:31:38 2007), 站内深度非弹性散射,称重量?
    其实,俄就是想知道‘中性粒子’的计数方法而已。

    【 在 exceedfang (1.88)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说得这都是探测基本粒子的么?
    : 你说得基本粒子是指什么?
    : 我知道一个,就是深度非弹性散射.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ayMyNam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4

    发信人: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1:33:58 2007), 站内都是从反应模式退回去重建的

    比如探测中围子,就是在反应物质周围放上探测器,然后观察相应事例,再重建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深度非弹性散射,称重量?
    : 其实,俄就是想知道‘中性粒子’的计数方法而已。

    我坚信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当然了,你不一样,价格要贵一些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71.113.216.*]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5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1:56:13 2007), 站内也就是说还是‘电子’的激发之类?就没有可以用于‘中性粒子’计数的直接的物理效应么?如果是,这一点可以肯定么?

    【 在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都是从反应模式退回去重建的
    : 比如探测中围子,就是在反应物质周围放上探测器,然后观察相应事例,再重建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ayMyNam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6

    发信人: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1:57:40 2007), 站内你要记住,所有的测量都是基于相互作用的基础上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就是说还是‘电子’的激发之类?就没有可以用于‘中性粒子’计数的直接的物理效应么?如果是,这一点可以肯定么?

    我坚信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当然了,你不一样,价格要贵一些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71.113.216.*]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7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2:07:36 2007), 站内谢谢,谨记。

    其实,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只能等它们‘相互作用’(激发,切连科夫,轫致,称重。。)完了,放大成宏观事例以后再来计数的?可以这样说么?

    【 在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要记住,所有的测量都是基于相互作用的基础上的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ayMyName]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8

    发信人: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2:10:03 2007), 站内是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谨记。
    : 其实,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只能等它们‘相互作用’(激发,切连科夫,轫致,称重。。)完了,放大成宏观事例以后再来计数的?可以这样说么?

    我坚信没有钱买不到的东西

    当然了,你不一样,价格要贵一些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71.113.216.*]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9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2:23:31 2007), 站内谢谢,上水木就是有收获。

    【 在 SayMyName (等是等不来ppmm和热被窝奖的)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的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5.40.12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slli]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0

    发信人: slli (老良), 信区: Science
    标  题: Re: 请达人教我用于‘基本粒子’探测的物理效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26 12:25:25 2007), 站内

    不客气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上水木就是有收获。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67.172.108.*]

    歪批价值观–价值观和秤砣

    05月 25th, 2007 by xexz

    哈哈,凑个热闹,俄来歪批一下‘价值观’:

    顾名思义,显然‘价’是由‘值’来决定的,那问题就来了,‘值’是由谁来决定的呢?显然那是由‘权’(显然在特定的简单的‘物理运动’中,这个‘权’它就是‘秤砣’,象‘社会运动’这样的复杂现象,俄不熟,不好多说什么,所谓道德规范等等是也?)来决定的,故而,我们有结论如下:

    所谓‘价值观’就是你决定选择拿什么来当‘秤砣’的问题。

    歪批价值观–价值观和秤砣

    05月 25th, 2007 by xexz

    哈哈,凑个热闹,俄来歪批一下‘价值观’:

    顾名思义,显然‘价’是由‘值’来决定的,那问题就来了,‘值’是由谁来决定的呢?显然那是由‘权’(显然在特定的简单的‘物理运动’中,这个‘权’它就是‘秤砣’,象‘社会运动’这样的复杂现象,俄不熟,不好多说什么,所谓道德规范等等是也?)来决定的,故而,我们有结论如下:

    所谓‘价值观’就是你决定选择拿什么来当‘秤砣’的问题。

    科学的价值观和官本位

    05月 20th, 2007 by xexz

    to呵呵:

    政治和经济那是在‘良心’和‘利益分配’之间平衡的‘艺术’;并不需要‘李老师’这样的水平才知道‘聚变’能源的重要性,而‘胡(讳,锦涛)老师’压根就不明白:O;
    科学本身作为价值尺度的意义在于,我们这个社会不是用‘当官’来奖励‘李老师’的(这样会把科学本身至于死地的),假定‘李老师’真的把‘聚变’能源给搞定了:)

    在李淼博文后的另一个跟帖

    05月 12th, 2007 by xexz

    谢谢李老师,还谈不上什么具体的想法,很想知道这个想法(指自然数的概念用到微观现象上可能有问题)和微观物理实验上的事实有没有原则上的冲突,如果有冲突这想法就没存在价值,扔掉就不可惜了;如果没有冲突,扔掉了也怪可惜的;就此想法来说,我想如今还谈不上它是物理还是数学;只是觉得如果万一它是有价值的,它就能成一个基础。

    在李淼博文后的一个跟贴

    05月 10th, 2007 by xexz

    谢谢李老师;

    您是对的,全无实用的想法是没有存在价值的;

    其实,我的本意只是想想看能不能换个视角来看待数学基础;非常同意您的观点,如果它有价值,它就应该体现在是否有益于对数学基础的认识和理解上,当然,这不能以H-2O-1自然的数量关系为代价,不过,这应该还是那个‘半下卡塔’和‘半下闪光’的问题;我对自然科学的进展是无知的,来向李老师请教也有证明或证伪这个想法的目的,希望得到李老师的帮助。

    您的指教让我更加深信了这样一个信仰,那就是:“数学的有效性它不是来自我们心灵的创造,而是来由于我们所能够理解的自然意义”。

    科学和哲学

    05月 4th, 2007 by xexz

    “maldacena粉丝,我觉得科学正在不断侵占传统的哲学领地。”

    to Yin Zhangqi兄:

    我倒是觉得用‘开荒’和‘种地’的比喻似乎更妥帖和中道一些。

    鼓吹‘自然主义’的数学观

    04月 15th, 2007 by xexz

    我们从‘一’个苹果或‘一’堆苹果之中同样可以抽象出彼此等价的‘一’(对此,集合论的观点似乎是不那么让人放心),我想这应该说明‘一’有更深刻的本质--所有我们可以拿来数数的东东的共同本质,即是这些东东共有的某种‘时空属性’,和以前一样,我很想说就是‘时空局域性’,比如‘电子’好像不具备,但还是拿不准;然而果如是,我所谓的‘自然主义’的数学观就是值得鼓吹的。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03月 19th, 2007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8:25:14 2007), 站内录彭同学大作《通向实在之路》第3章片断:

    We can, however, raise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natural numbers
    themselves have a meaning or indeed existence independent of the actual
    nature of the physical world. Perhaps our notion of natural numbers
    depends upon there being, in our universe, reasonably well-defined discrete
    objects that persist in time. Natural numbers initially arise when we
    wish to count things, after all. But this seems to depend upon there
    actually being persistent distinguishable ‘things’ in the universe which
    are available to be ‘counted’. Suppose, on the other hand, our universe
    were such that numbers of objects had a tendency to keep changing.
    Would natural numbers actually be ‘natural’ concepts in such a universe?
    Moreover, perhaps the universe actually contains only a Wnite number of
    ‘things’, in which case the ‘natural’ numbers might themselves come to an
    end at some point! We can even envisage a universe which consists only of
    an amorphous featureless substance, for which the very notion of numerical
    quantification might seem intrinsically inappropriate. Would the
    Kinds of number in the physical world  notion of ‘natural number’ be at all relevant for the description of universes of this kind?

    Even though it might well be the case that inhabitants of such a universe
    would find our present mathematical concept of a ‘natural number’ difficult
    to come upon, it is hard to imagine that there would not still be an
    important role for such fundamental entities. There are various ways in
    which natural numbers can be introduced in pure mathematics, and these
    do not seem to depend upon the actual na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at
    all. Basically, it is the notion of a ‘set’ which needs to be brought into play,
    this being an abstraction that does not appear to be concerned, in any
    essential way, with the specific struc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 In fact,
    there are certain definite subtleties concerning this question, and I shall
    return to that issue later (in §16.5). For the moment, it will be convenient
    to ignore such subtleties.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8:35:33 2007), 站内彭同学说的好呀,用‘集’和‘类’这种的远远复杂于(或者其本身就蕴含着?基于?来源于?)‘零’和‘一’的概念去‘定义’‘零’和‘一’,无疑是狗咬尾巴原地转。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录彭同学大作《通向实在之路》第3章片断:
    : We can, however, raise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natural numbers
    : themselves have a meaning or indeed existence independent of the actual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phoenixo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3

    发信人: phoenixon (不死鸟),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8:50:07 2007), 站内那个鹏同学啊,从一段看,一个字:浅显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录彭同学大作《通向实在之路》第3章片断:
    : We can, however, raise the question of whether the natural numbers
    : themselves have a meaning or indeed existence independent of the actual
    : ……………….–
    http://dingyi.blog.sohu.com 哲学门户

    逻辑而自由着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1.49.148.*]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goldold]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4

    发信人: goldold (梦子一,一子梦),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8:51:20 2007), 站内貌似有理,其实是无知
    你看:太阳围绕地球转,可是每一天都是崭新的
    今年和去年吃的是同一个饺子吗?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彭同学说的好呀,用‘集’和‘类’这种的远远复杂于(或者其本身就蕴含着?基于?来源于?)‘零’和‘一’的概念去‘定义’‘零’和‘一’,无疑是狗咬尾巴原地转。–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10.15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5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8:57:42 2007), 站内彭罗斯氏(ROGER PENROSE)。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鹏同学啊,从一段看,一个字:浅显–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phoenixon]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6

    发信人: phoenixon (不死鸟),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19:51:19 2007), 站内不好意思问一下,他提到怎么定义一、二了吗?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彭罗斯氏(ROGER PENROSE)。–
    http://dingyi.blog.sohu.com 哲学门户

    逻辑而自由着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19.16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guangrongpr]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7

    发信人: guangrongpr (龙二),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21:48:44 2007), 站内 我怎么看“浅显”都是两个字呢
    能不能解释一下?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鹏同学啊,从一段看,一个字:浅显–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8.52.20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本篇作者:xexz] [回信给作者]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8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向彭同学学习,向彭同学致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r 19 22:05:22 2007), 站内这当然是已经深悟‘集合’论的精深奥义的表现嘛:P

    开个玩笑啦,可表拍俄。

    【 在 guangrongpr (龙二)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怎么看“浅显”都是两个字呢
    : 能不能解释一下?–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应该算个形而上学的进步

    03月 11th, 2007 by xexz

    哈哈,终于有俄插嘴的缝鸟,有和自然数过不去的请参考俄的blog一下,这个问题想让别人拍你一砖,人都懒得动手:P 俄们是同志!(这个大家不要望歪处想!)

    其实有个道理是很简单的:谁也不能保证’自然数’就一定可以没有限制的应用到任意地方(上帝是不会给你这个保证的),这应该算个形而上学的进步,可惜木人欣赏啊,咳..咳…
    可惜木人欣赏啊,咳..咳…

    超越自然数走进微观世界

    03月 2nd, 2007 by xexz

    很高兴有人谈论我鼓吹的调调:

    http://www.changhai.org/forum/article_load.php?fid=3&aid=1172504537

    但是,很遗憾这不是我所说的东东,我的调调的要点是理解微观现象的根本–并不在哪个是’单’粒子现象,而哪个又是’多’粒子现象,而是’单和多’这样的’概念’用到这些’现象’上本就是不合适的,其根本是我们将会在这些现象之中’抽象’出和我们现在所用的’自然数’不同的’单和多’(这里的再用’单’和’多’的概念显然是不合适的,它将会被我们对微观现象的抽象所’超越,异化’,那么,它到底是什么?天知道!可以参考我的<那个新’一’的符号化>),请不要以为抽象代数的概念原就有这样的能力,那是建立在我们现在的’单和多’上的.

    更为遗憾的是我不能在那个论坛里谈自己的观点,谁叫咱我民科呢?!注册个帐号还站长给让删除了:(

    给‘五行理论’穿个‘数学马甲’

    02月 20th, 2007 by xexz

    TOE是也?不知那位大虾可肯用抽象代数之类的工具给‘五行理论’穿个‘数学马甲’?那样将会如何?那一定是大大的有趣,哈哈:P,有前途,说不定还有人肯提供点基金也未可知?

    意识活动本质不应该是宏观的

    02月 20th, 2007 by xexz

    意识活动如果是模拟反映过程(也许远比这个深刻),那么其本质不应该是宏观的;这是因为如果我们真的跨越了那个‘一’的话就该如此,这个可以联系我所谓的《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来看。

    哈哈:P计算机‘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
    作者:xexz
    发表时间:
    2006-12-17 20:40:32
    更新时间:
    2006-12-17 20:49:59
    浏览:86次
    主题:学术科学
    评论:0篇
    地址:222.141.9.*

    很久很久以后,大约是N年以后,有一个计算机‘人工智能’(我指现阶段的基于图灵机原理可能实现的哪一种),他特别‘聪明’,他成了一个‘人工智能哲学家
    ’,他发现对他们(人工智能)来说‘一切’都是‘0,1’(哈哈,很有点一切都是幻觉的味道),问题来了:“他如何把他的发现‘解释’给那些弱一点的‘人
    工智能’呢?”,哈哈,这就叫‘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吧:P 

    费曼的眼光是犀利的

    02月 17th, 2007 by xexz

    本民科以为只有认识到‘一个,单个电子’之类说法是‘胡说八道’,量子计算才不会是‘胡说八道’,穿新鞋走老路不是什么大出息,因而费曼的眼光是犀利的。

    另加:解释一下,说费曼的眼光是犀利的是指他对图灵机对微观现象的模拟能力的质疑。

    评方舟子的‘担心’

    01月 12th, 2007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评方舟子的‘担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2 15:21:10 2007), 站内

    废话就不说了,来点干货,最近看到方先生对我等小人的‘打假目的论’所作的解释,有感而发;

    为了表示对方先生‘科学打假’崇高目的尊重,我首先说一下和方先生的共识:科学知识的实用性和可信性来源于其自身的‘相对真理’的本质,是可重复,可验
    证或者时髦点的说法:那是可‘证伪’的;对我所说的这个‘共识’想必方先生是认同的,这也是方先生所一再强调的‘科学界’的‘主流认识’吧。

    从这个‘共识’出发,有一个结论就是很明白无误的:就是不管你是‘假科学’还是‘伪科学’都是经不起‘时间’和‘实践’的‘自然检验’的;我们似乎不必急
    着去搞个什么‘人为的科学规范’,来给人类的创造力想象力和理解力加上一个上边界,尤其是当我们意识到那是来自上帝(自然)的‘创造’和‘想象’,我们更不该如此自以为是;作为具有‘相对真理’本质的‘真科学’会被‘自然’的规范所选择,必定
    是最后的胜利者;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我们目前的知识水平在大自然的奥秘面前奢谈‘科学规范’是幼稚可笑的。(题外话:方先生,你也不必歪曲我这是对科学
    ‘实证方法’的无耻攻击,这里引用的‘科学规范’的概念来自你的诸多行文,大致可以理解是要搞科学的创新‘必须承认’你个人自以为不可动摇的诸多‘理论前
    提’,必须从这些前提出发的进步才是‘科学规范的’,不是么?)

    如此看来,对‘假科学’的‘东西’其实不必急着去打,道理很象我们不必急着去和‘过期明星’打‘名誉权’的官司一样,‘假科学’终究是无用的,会被自然的规范无情地淘汰掉;你去打他,难道是急着去给他作‘广告’么?显然,方先生不是这样的。

    方先生解释了,他说他担心:“科研资源都被那些搞伪科学和造假的人给滥用了”,哈哈,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一说倒是让我恍然大悟了,哈哈,我有点憋不住
    的想笑,为什么呢?其实很简单,因为我突然联想到在并不远的历史中我们对‘工商业’的‘洋务运动’;啊哈,原来,社会资源对科学事业都应该是由‘官方’来
    投入的,‘民间资源’是不可以做的,嗷。。。明白了。。。方先生是说这个也是你的‘规范’么?看来他是不会这样承认的,因为了解一下美国的大学和研究机构
    资金的来源就明白了,西方国家是有这样的社会机制的,有钱人除了吃喝嫖赌之外,把自己的‘民间资源(有智力出智力,没智力就出钱)’投入‘科学事业’是有
    社会价值的,是应该被人尊敬的;这样的社会机制,这样的社会价值观,是西方文明现在领跑世界根本的‘社会机制’!
    中国人就快要富了,那他就该有个名词叫‘民科’了,不然如何得了?岂不是破了‘规范’,那还如何‘抑止’的了?所以得赶紧‘忽悠’!于是方先生来了,要
    是真被方先生和哪几个‘偏执无知’的‘科学爱好者送给他的把柄给忽悠了,岂非笑话。(:
    哈哈,最后这句话是我等小人的联想,作不得数;还有两个,一个据说姓何一个据说叫司马,这两个以我的看法就是自认很有点‘见识’的弱弱而已;对这两个,我
    本想骂人的,但是忍住了:)

    对孩子所受的小学教育现状有感

    01月 7th, 2007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对孩子所受的小学教育现状有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Jan  7 20:13:20 2007), 站内

    总体来说五味杂陈,我们难道真是个不会思想的民族么?尤其对照前一阵子版上网友贴出的法国中学的几个考试题,实在有些感慨,开始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突然明白了:

    我们又把‘科学知识’读成‘四书五经’了,汗。。。不过是五经之外又多了一经--“科经”!

    那个新‘一’的‘符号化’

    01月 1st, 2007 by xexz

    那个新‘一’的‘符号化’(形式化),也许是我们现在所不能理解和想象的,我们可能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具有这样一种‘工具’,它能够把我们的新’一‘给’形象化‘’直观化‘,就像我们用’笔‘在’纸上‘划的那’一道‘线;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因为有一点是很明白的:我们作’猴子‘的时候原来也是没有’纸和笔‘的。

    其实没什么,就是有点不成熟的想法,怕忘了,发到这里就算记下来了,还能让版上网友拍一下砖,清醒清醒,省得钻牛角尖了。

    原因是这样的,我有个想法,我们日常概念中的‘一’,我们用得太随意了,比如我们数‘波粒二像’里面的‘电子’的时候,它应该就不管用了,因此我们也许会需要个新‘一’;
    对于‘一’个‘电子’,你既然不能用‘一’个硬‘币’,或者‘一’粒‘豆子’来‘类比’和‘形象化’,那你自然不能把它和画在纸上的那‘一’道线等价起来;所以要想把它‘符号化(形式化,形象化)’就可能会需要某种我们现在还无力想象的‘工具’,这种工具所具有的能力类似于我们知道的‘纸笔和那道画在其上的线’对‘硬币和豆子’所具有的能力。

    ————–

    另加:原帖在李淼老师的博文《创造性思维与意识》后:http://limiao.net/908#comment-20233

    —————

    lvdou
    2008年7月28日 0:11:21

    我在看《皇帝新脑》第三章的时候,彭罗斯认为很多数学上最初认为是发明的东西,诸如复数、孟德勒伯洛特集,后来陆续的研究显示,我们似乎只是发现了它们。
    21
    xexz
    2008年7月28日 13:45:37

    所以呢,俺就干脆扯地再远一点,远一点点,反正牛皮不上税,忽悠不犯罪

    俺总觉得从俺们不是很熟的‘微观自然现象’中‘发现’个什么新‘数’是比较自然的,这就像俺们把两个‘|’撑开成直角的棍子,斜的那个边就得叫2^1/2的现象一样自然,只是这回有点不一样了,不一样在哪里呢?俺觉得只用如今的‘工具’恐怕是不成的,‘纸和笔’是没有办法把它‘形式化’(形象化)的,这不管你画功如何,‘发明’了多么‘奇怪的符号’也是不成的(比如画成个‘数据表格’:),如果将来有这样的工具,那个一定是‘微观工具’(起个时髦名字吧:‘量子工具’:),这个‘量子工具’-它有能力把俺们发现的这个‘数’给‘形象化’(形式化),就像‘|’和‘O’对苹果、鸡蛋及其‘碰撞’(这个画表格就木问题:)。。。所具有的能力是一样的;

    另外赞一下费曼同学眼光犀利,他怀疑图灵机对量子现象的‘模拟’能力,这很让俺敬佩。

    无题

    12月 23rd, 2006 by xexz

    现现丑,我来试试:

    在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哪里是没有笛卡尔所指的独立的,绝对的,分离的时间和空间概念的,一切物理上的事件都发生在一个用4个维度(4个数,x,y,z,t)加以描述的‘时空统一体’之中,爱因斯坦和牛顿关键的不同在于:他认为没有一个测量办法(指坐标系的不同)获得的这4个数比其他测量办法更优越更正确。

    同一个物理上的事发生在这个‘时空的统一体’之中,我们通过不同的测量办法得到了各不相同4个一组的很多数,对这些不同的4个一组的数,爱因斯坦又不承认它们之中有绝对正确的一组,那该如何是好呢?他有办法,他说:这不同的4个一组的数之间有个东西是不变的,那就是‘时空统一体之中的间距’的概念,这个概念可以用通过对同一个测量办法所获得数做个计算来表示它,最关键的是:他说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测量获得的这个4个一组的数,通过计算获得的--‘时空统一体之中的间距’这个数是不变的。

    这个表示‘间距’的数的计算办法看书;你可以这样理解,三个表示空间间隔的数(这已经不再是笛卡尔所指的意义上,因为他通过不同的测量办法是不同的,且没有一组被认为是‘绝对正确’的)要取‘加’,剩下的表示时间间隔的数(这个也不同,为什么不同,你可以好好想象你有什么高见把两块‘表’的计时‘绝对对齐’么?你家里有两块绝对对齐的‘表’么?爱因斯坦说这不仅是技术上的困难,如果不承认有所谓超距作用则是原理上不可行的)要取‘减’,通过这样所获得的这个数--‘时空间距’的不变性,就把我们通过不同的测量办法获得不同的4个一组的数联系起来了,而且不用再承认到底那一组才是‘绝对正确的’。

    如果再回到笛卡尔的时代的思考问题的方法中,怎么看要取‘减’的时间都不爽,和那三个要取‘加’的空间不统一,他们原来都是‘加’的,那就换个角度看吧,我们既然有个数学工具‘虚数’,这个‘虚数’的概念相当于把一个‘纯数’(比如时间的间距)在‘空间’坐标上‘旋转’了90度,其平方正好是个‘负’数,哈,我们要得‘加’来了!

    说到底,在爱因斯坦那里,也有一个是绝对的不变的--那就是‘时空间距’的概念,而‘时间’和‘空间’都是‘可变’的,这和我们日常经验的概念是不同的,其实一个勤于思考的人好好对对你家的‘两’块表,看看有什么好办法让他们绝对对齐,你就会获得‘相对论’的‘日常经验’了。

    数学,可计算问题和人工智能

    12月 20th, 2006 by xexz

    不管对计算机的输入多么复杂,多么随即,只要已经输入进去,任何人类复杂的‘智力对象’要都被‘变成(抽象)’为‘数及其结构’,人类智力活动中的许多问题根本是不可能‘抽象’成‘数及其结构’的!比方说‘友爱’‘尊重’,比方说‘直觉’‘悟性’等等;

    说到底,这是因为‘数学’本身就不是万能的,连个‘三体问题’都搞不定的数学,你能指望他准确描述出‘友爱和尊重’么? --‘并非一切皆数’!

    但是没有了‘友爱和尊重’这些智力特质的‘人工智能’还能这样称呼么?叫他‘自动机’岂不更准确些?更别说‘形式主义的数学观’的产物本身就不可避免‘歌德尔定理’的尴尬!

    算盘和人工智能

    12月 19th, 2006 by xexz

    键盘的输入可以看作是‘随机’的,这不改变问题的本质;问题似乎是即使是‘随机的输入’得到的‘处理对象’却必定是‘数’,对这些‘数’的处理在现代
    CPU里的‘操作’原则上等于‘算盘+手指+口诀’,不外乎‘与,或,非,移位及其组合’,相信用这种‘机械的模拟’可以不走样地描绘物质世界以至‘智力
    活动’实在有点让人觉得不牢靠;你要是定义‘智力活动’就是这个东西我也没办法,我取怀疑态度好了;我的看法,这不过又一只拉普拉斯妖怪而已;我们需要
    ‘原理’上的突破!来句大白话,也许大家印象会更深刻些:“你的大脑的核磁共振照片,什么?照片不行?那你就录像!它还是不会泄露你当时想的是什么。”

    评波普的‘证伪’方法

    12月 18th, 2006 by xexz

    ruster兄显然没有领会精神,逻辑实证-->逻辑实用-->如今,逻辑的不要了,实用就好!

    【 在 ruster (企鹅教师) 的大作中提到: 】
    : 无法证实当然也就无法证伪了

    你只要没能举出反例就好,就可以放心用了,不必再怀疑什么了,这样的价值观引申下去就是,你也不必因为不好用再发什么牢骚了,这样挺好,犯不着再去找找看有没有更好的了;说不中听的,所谓‘证伪’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对这几百年中硕果累累的科学的‘实证’方法的进步,称其为对‘实证’方法的反动也算不上很过份,保持对人类智力成果质疑的方法始终都是科学进步的强大动力。

    哈哈:P计算机‘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

    12月 17th, 2006 by xexz

    很久很久以后,大约是N年以后,有一个计算机‘人工智能’(我指现阶段的基于图灵机原理可能实现的哪一种),他特别‘聪明’,他成了一个‘人工智能哲学家’,他发现对他们(人工智能)来说‘一切’都是‘0,1’(哈哈,很有点一切都是幻觉的味道),问题来了:“他如何把他的发现‘解释’给那些弱一点的‘人工智能’呢?”,哈哈,这就叫‘人工智能’的‘本体论’问题吧:P

    车祸和本征函数本征值

    12月 10th, 2006 by xexz

    现现丑,我来试试:

    比如说某地全年的‘车祸’这事,你统计了很多数据,你画了一大堆事故统计的‘表格’,这里面你考虑了很多很多影响‘车祸’的‘因素’,比方说事故车的‘产地’,是欧美的,国产的,还是日本的;比方说‘车型’,是卡车,轿车,还是SUV等等;


    在,换个说法,这里面的‘车型’和‘产地’(这样的影响因素)就是‘车祸’的‘本征函数’,那什么是本征值呢?这样说吧,今年的‘车祸’比往年致死率高
    了,为什么呢?哈哈,其实,你拿‘产地’是日本车的‘数’一乘就知道了,不用再画今年的事故统计‘表格’了,‘产地’是日本的这个‘数’就是‘车祸的本征
    函数’--‘产地’的‘本征值’。

    另:我是民科,不要听我忽悠,好好看书是正事:P

    最后那句话似乎这样说更好些:‘产地’是日本的这个‘数’就是一个属于本征函数--‘产地’的一个车祸的‘本征值’。

    举例说明形而上学是干什么用的

    12月 4th, 2006 by xexz

    举例说明形而上学是干什么用的,‘质量’…这个‘概念’还不存在的时候,我们如何获得它的呢?

    显然,‘实验本身’是不可能自然的产生出来的;任何一块石头,当你用脚踢它的时候,它不会‘主动’告诉你:“我有质量,我不想动,别踢我!”,只有当你疼得抱起自己的脚原地转圈的时候,你需要给自己一个解释:“石头等物体有种叫‘质量’的属性,这种属性就是说任何东西都不想自己动,当然,你用课本上的定义更好些:P”;

    概念都来源于对‘现象’的‘归纳’和‘抽象’;石头都是‘有形’的,我们从河滩里的,大山上的,形形色色的石块中抽象出了‘石头’的概念,‘石头’--这样的概念显然是建立在有‘有形’物体对应之下的;但是,‘质量’--这样的概念,是没有‘有形’物体来对应的,中国人就称其为是在“有形物体之上”的,是‘形而上的概念’。

    简略的说,获得‘质量’--这样一类概念的过程就称为‘形而上学的思辨’,再说白点就是要‘猜’到有一个‘大家还没有认识到的无形的东东’是存在的,再给这‘无形’的‘东东’起个名字,下下定义,改改定义什么的,当然现代物理学的概念是很专业化的,这些概念都是‘量化’很好的或者基本很好的:P是可以数学演算推理的或者基本可以数学演算推理的:P

    至于现代科学这样发达,他还能给纯粹哲学的‘形而上学’留点什么可以改一改的‘形而上的概念’呢?哈哈,天知道,现代专业的物理学家们对‘形而上的概念’也是很有想象力和哲学勇气的,比如对不是‘向前走’而是旋转了90度‘向边上走’的‘虚数时间’,您恐怕就很有点感想要谈?

    ‘爱’的胡说

    11月 26th, 2006 by xexz

    我们对不是你的领导,不是你的亲戚,没有提拔重用你的‘不知己’,该是个什么态度呢?

    庭训有“仁者爱人  万物一体”,范文正公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和由基督徒的友爱发展而来的‘平等博爱’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的,是作为‘最高’的道德标准提出的,不是对普通人的道德要求,是有道德优越感的自上而下的‘爱护’,不是‘平等博爱’的‘感恩’;

    举个例子更容易把问题说清楚:比如说爱迪生,虽然他对‘公众’的利益有贡献,但是,这个人不属于‘天地君亲师’也不是‘知己’,他就仍不在我们的‘爱’和‘感恩’的范围里面,是不值得重视的贡献,只能归于‘奇技淫巧’的范畴,很难想象从我们的道德价值观的体系之中能够自然的发展出对‘知识产权’的尊重这样的价值观的。

    所谓不用D版,那是‘圣蛋’,这显然这是对‘圣人之爱’的要求,一般人是不必感激那个写正版的倒霉蛋的,剩下的,对科学技术的‘系统发展’是如何影响的之类,我想这里就不必说了。

    评方先生挑‘软柿子’的选择性

    11月 25th, 2006 by xexz

           俄天生懒惰,有个想法只想一吐为快,懒得条分缕析的举证质证,喜欢直接下结论,当然这就免不了所下结论,会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怀疑,不管了,公道自在人心。

    废话少说,我对方先生的‘科学打假’--这种社会现象的结论是,方先生的打假是有选择性的,那么,选择的标准何在呢?简单的说就是挑‘软柿子’。

    那么,为什么方先生只挑‘软柿子’捏呢?因为,他不想用以证明科学是在质疑和创新中发展的,他要选择性的证明科学的发展是需要方先生所说的‘规范性’的;这两方面都是不错的,我想方先生是不敢说‘科学’的研究已经被人家别人作完了,你们就不要质疑和创新了,他强调我们应该注意科学的研究是需要‘规范’的。

    方先生强调的不错,我很赞成。但是,我也很顾虑,他这样选择性的作,只强调事情的一个方面,会起到什么样的客观效果呢?想要我们全社会对‘创新价值’的认识--这种被我们刚刚认识到的,刚刚被明确提出的,正在形成的社会‘价值观’,被他挑到的‘软柿子’消解于无形么?

    我不想猜测方先生的主观意图和个人目的;个人的感觉,他的行为起到了这样的客观作用:质疑我们这个社会的创新,进而质疑它创新的能力。

    我自认还是很公平的一个人,如果方先生不想让别人认为他选择性打假的目的是别有用心;我倒是有个建议:‘我们’这个社会不缺创新的能力,你完全可以举出几个‘规范创新’的正例来打消别人的怀疑,附带一句提醒,外国的不算,因为你专打国内的软柿子;这样作对方先生‘科学打假’的崇高目的显然起到非常好的‘正面’作用,避免了他一味搞‘负面’,让我等小人老是怀疑他的‘崇高目的’;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我没有看到,这也许是我对方先生的‘事业’关心不够,疏略了。

    再多几句费话,我本不打算说以上那些费话的,公道自在人心,方先生同样可以拿‘目的’论来怀疑我的动机何在?可是,想想还是说出来好,有没有用,该给大家提个醒,多个心眼也好,还是那句话:就是蚂蚁放个屁,要是有几亿人同时在关心这个屁,那它也是个‘客观的意识形态问题’!

    我们是不需要别人告诉我们什么是有价值的,什么是没有价值不值得去做的,这不管是来自那里的‘目的’,不管是土了吧叽的‘直白式’还是洋了吧叽的‘好莱坞式’,通过的是如何‘高妙’的手段,伪装的再巧妙也是徒劳,哈哈,我得首先承认我有小人之心。

    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没有发展出基督教文明的爱与感恩哪?

    11月 25th, 2006 by xexz

    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没有发展出基督教文明的爱与感恩哪?

    西方人是如何发展出这种价值观的哪?他的源头在哪里?达人请介绍一二,我越来越体会到它的进步力量了,科学和技术的系统发展需要建立其上。

    —————

    另加的一个相关回帖,原贴在http://www.changhai.org/articles/science/misc/religion.php

    网友: xexz 发表时间: 2008-04-21, 03:06:15
    无神论者可以不要‘上帝’还能不要‘自然’了么?‘上帝’和‘自然’难道不是一体俩名么?那一天科学不需要‘自然’这个最后地解释了,‘上帝’也就被驱逐了:) 现在看来这事还不着急。

    个人对基督教有个看法,基督徒之间的‘友爱和感恩的价值取向’对科学和技术的系统发展有极大助益,这个其实好理解,有人做了对整个社会有好处的事,比方说发明了电灯或者发现了万有引力,但是这个人不属于‘天地君亲师’,那么是回报这个人以感恩,还是事不关己、漠不关心,就能体现出这种价值取向对科学和技术系统发展的巨大价值所在。

    ‘幸福’的数学

    11月 16th, 2006 by xexz

    哈哈,快刀兄,我问个最简单的问题得了;

    我们先‘定义’了‘一’个‘幸福’,那么‘一个幸福’再加上另‘一个幸福’等于‘几个幸福’?

    再复杂点,小王有‘五个幸福’,她和小李的‘幸福’加在一齐是‘十个幸福’,问小李有‘几个幸福’?哈哈,这是幸福的一元一次方程。

    ‘数学’用过了头,那也是胡扯八道。

    ----------------------
    引用:店小二
    : ‘数学’用过了头,那也是胡扯八道。

    形而下者网友以后请勿在帖子中夹带不礼貌的用语。

    -----------------------

    to店小二兄:无意冒犯,贴时不觉,回头一看,确有不当,谨此道歉。

    我原意只在说明数学被其‘基础’和‘逻辑自恰的要求’所限定,那样,无论他将来如何发展,如何的抽象,他仍然是有一定适用范围的,超出这个范围的应用是不适当的。

    ------------------------------
    引用:星空浩淼

    老外最喜欢把数学工具引入不可思议的领域,结果大获成功,东方人就缺这一点,所以我支持一下楼主。
    不同领域有不同的数学规律,比如1+1在不同领域得到的结果是不同的。
    -------------------------------

    to星空兄:

    附议;我只是想说,能用来研究‘幸福’的数学在下一个千年里我们能知道它长什么样就已经很不错了,他肯定不是我们现在的这个;当然如果你定几个客观的影响因子,搞个指数,这没什么不可,只是天下苍生为念,千万别拿你的指数指导点什么,我是穷人怕这个。

    民科看同时性的相对性。

    11月 14th, 2006 by xexz

    哈哈,对表呀,对表。。。

    首先,你对的是块什么‘表’?侬既然没说拿到B点的三块表是什么表,那我假设是紧紧的,排成一线的,三个圆形闹钟好了;既然你也没假定A,C这两点在什么位置,我假定他在两头的闹钟的圆心好了,侬有什么高见让这三块‘你拿到B点的表’‘绝对’同步么?你能‘绝对’对其他们的读数么?你总得‘看’着B表来对齐两头的A,C 吧?

    按本民科的理解,‘绝对’的对齐‘任意两块表’不仅在技术上是不可行的,如果不承认‘超距’作用的话,‘原则上’也是不可行的;既然任意两块表只要不在同一点上,他们中间有‘距离’,你就不能‘绝对’对齐,那他的读数就只在表的位置才有意义,所以‘任意两块表’的‘读数上’的‘同时’都只有‘相对’意义,如此而已。

    ‘上帝’和‘比较’

    11月 14th, 2006 by xexz

    不行就再深入一步,问问‘比较’是个什么东东好了:P

    哈哈,不过这个问题已经不再‘科学’了,‘科学‘的语言里面‘比较’的意义是不言自明的,就是问题‘量化’以前我们该作的事:定义‘单位’其实就是定义‘一’;有人能否告诉我,我们这套办法会不会有不灵验的时候呢?

    举个例子,比方说‘上帝’造了样‘东东’,我们战无不胜的‘一’,在这里是不能用的,用了会有问题,你能禁止他老人家这‘造物’的权力么?哈哈?那什么是‘比较’呢?这就是个问题了?

    寻治疗肩周炎的科学方法兼谈中医。

    11月 11th, 2006 by xexz

    标  题: 寻治疗肩周炎的科学方法兼谈中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11 12:08:53 2006), 站内

    本人37周岁,左臂罹患肩周炎两年,进入所谓恢复期,期间坚持锻炼,但,现仍时常感觉抬臂困难,情况?轻时重,很是痛苦,坛上那位科学达人可否介绍科学的治疗方法一二,不胜感激之至,谢谢。


    一项认为科学‘成果’的‘本质’是‘实践的经验’,科学‘理论’的本质是经验的‘逻辑的总结’,理论的‘逻辑推理’应该能够具有指导‘实践’的作用,即所
    谓提出预言的能力和预言效率及准确性(比如有无量化和数学方法的应用等等);中国古代朴素的辩证方法,把事物的变化发展方向抽象成‘阴-阳’两极,意即不
    是变‘大’就是变‘小’不是变‘坏’就是变‘好’等等,任何事物的变化变不出其它第三种花样来,这种朴素的辩证认识方法,系统定义的了中国古代文化对世界的认识,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基石,这里很少有把大问题分解成小问题的所谓‘分析’方法,但不是没有,比如把‘人的整体’分解成‘肝’‘胆’‘脾’‘肺’‘肾’
    等几个‘有机联系’的‘部分’。但是,我的理解,这不是现代医学的解剖学意义下的‘人体器官’,你把他起名叫‘一’‘二’‘三’‘四’‘五’也无不可;至
    于他带来的推理,比如一种方法:吃点巴豆:P会不会把‘一(肝)’变‘阳’从而把‘人’变‘阳’,那就要看巴豆是‘热性’(阳)还是‘凉性’(阴)鸟:)
    (学中医理论的不许笑俄!),至于这套‘理论推理’能不能很好的高效的指导中医实践,存疑,毕竟这是一种朴素的古代文化;至于这套‘逻辑’方法是否有用,
    无疑,其实我们一直都在不自觉的应用。至于该不该把‘整个中医’废除?谁把俄的肩周炎治好了,他对此问题的观点就是俄的观点,俄支持他!要知道,病的滋味
    确实难受,不支持不行呀!我是不支持宁要某某的草不要某某的苗的,那不是我的价值观。

    另:病为实情并非别有用心的杜撰。

    另加:从‘望闻问切’、‘尝百草’到‘对症下药’的方法上看,这无论如何称不上‘有意无意的骗人’(鲁迅语,影响很大);在近代西方强调实验方法从而发展出近现代实践医学以前,怎么看都该被称作是‘实证的’(从而是‘科学的’:P)的、用现在的话说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强调试验方法的医学’,这无疑比同时代的大多数的‘巫医和神汉的医学’更好更强大,这个同时代的人口数量上应该是个佐证(历史不熟,印象如此)。至于中医的理论问题,我们不强调‘分析’的方法,就像有些人说的我们几乎是天生‘朴素辩证’的,我们强调作为‘整体的人’和外部的联系、结构和对称关系,简单的说就是‘人和自然的关系’,不然‘解刨’又该是个‘从东到西’的东东了,哈哈。

    评方舟子的‘ 也说“科学主义”【旧作】’

    11月 7th, 2006 by xexz

    请方先生‘科学’的告诉我‘科学’的数学是如何定义‘一’这个概念,或者您先定义好您的‘科学’的概念再回答我的问题也行,我猜您定义的‘科学’恐怕是‘实验’加逻辑‘归纳’的认识方法吧?哈哈,那样的话我的问题白问了,这被您归于没有意义的问题?真的没有意义么?你应该知道还有一种很重要的认识方法叫‘思辨’,什么叫思辨呢?比方说我们我们通过电磁现象猜到应该把一种东西起名叫‘场’,等等。。更典型的比如我前述的‘一’的定义,其实这里有个很简单的关系:“任何‘思辨’的‘定义’都来源于‘有限’的‘归纳’”,夸大任何一个方面对科学认识方法作用的见识,实在不值一提。

    “比较”和“序”的自然意义

    10月 27th, 2006 by xexz

    “比较”的认识方法显然是‘序’的概念所无法包含的,他应该基于更深刻的自然意义或者叫这是上帝他老人家给我们的更深的隐喻,换句话说我们的自然--上帝他老人家让它有了个更根本的特性“它是可以比较的”,‘序’显然只是这种认识‘方法’的一种认识‘结果’;但是,我们目前所采用的‘逻辑’和‘量化’方法并没有揭示出‘比较’方法全部的‘自然意义’,我们还没完全理解这个隐喻。

    关于老黑鄙视孔子

    09月 25th, 2006 by xexz

    哈哈,老黑还不如去鄙视那只第一个会数数的猴子好些,在没有‘美德’的时候,你能发现和创造出来,这是可以比美那只猴子的,我不知道德文翻译过去的<论语>是个什么样子,不过也猜得出来,它没有获得希腊古籍的同等待遇,没有经过‘同样正确水平’:)的‘近现代解读’。

    所谓科学哲学是个什么东西

    09月 17th, 2006 by xexz

    首先亮明观点,科学哲学-这个词很不‘科学’,我以为的哲学内容是从不同的本体论出发,讨论各种学问里面的‘公理’‘原理’有效性问题的学问;你不站在问
    题的最前沿,自然不会知道你来时的方向(公里,原理)那里出了毛病,他得到的结论就像你心灵中的空气,无处不在的足以让你鄙视他的存在;1+1=2,不值
    得鄙视么?据说这里有一道英国著名大学哲学院的面试题:“古人是如何知道2+2=4的?”;

    至于那些站在问题最前沿的人会不会鄙视关于‘公里’‘原理’有效性的学问,那是个人修养问题,认为这是无用狗屁的人是活给被鄙视的;那搞这个学问的人是否
    应该是个‘玄’论‘摸’论的专家,搞出几条‘引理’什么的,我看也不必,没有搭眼一看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东东的本事,你自称搞的是哲学,你就该被鄙视。

    俄理解的‘道’和‘气’及近代科学的产生;

    09月 17th, 2006 by xexz

    哈哈,俄来‘科学’一吧,俄理解的‘道’和‘气’;

    老子说‘道(俄们后人“科学”的把他发展成气鸟)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翻译成希腊文化,就是‘点生线,线生面,面生体,万物都是有体积的’。

    至于为什么,近代科学没有在中国产生,我看有两点,一,后人不肖;二,太实际了,太不务虚了,没有数学只有算学。

    那太实际又怨谁呢?怨没吃的;没吃的怨谁呢?那就可以怨一大堆鸟,政治,轻商,自然。。。我看最重要的还是怨后人不肖吧,成天想着吃,别人还没怎的?,你就想着自己的钱袋子是否会给人抢了去:P孔老二他老人家早告诉你们了:“朝闻道,夕死可以”,你们谁听了??

    民科看qubit:

    09月 17th, 2006 by xexz

    民科看qubit:

    当我们有‘一’位qubit之说的时候,上帝就会发笑:“你们在胡说八道,为什么是胡说八道?哈哈,我就是不说。”

    民科以为,其实,穿上‘量子现象’的新鞋去走走‘苹果’扒堆的老路(因数分解),肯定能成,而且效率奇高,并行计算嘛,哈哈,但是,这算不得大出息。

    给繁星客栈BBS站长的一封信和一个回帖

    09月 14th, 2006 by xexz

    昌海站长,

    在贵站观星楼西门吹牛兄‘关于EPR悖论大讨论’的贴子里,他对我的讨教有个回帖,刚才想回复一下,发现账户不好用了,对我这样的科盲来说,我在贵站也许是不受欢迎的,我能理解,也尊重你的判断。

    对西门吹牛兄的回复我其实并不满意,我还是应该有个回复,算是基本的礼貌吧,我回复如下,如有可能请站长代为转贴吧:

    回西门吹牛兄:

    全同的事实可以暂且不论,我想说的正是在我们以上讨论的‘这种情况中’,上帝(自然)仍然没有给我们随便使用‘一’的权利;您说在我们讨论的情况中,我们‘可以’说“A地的电子”和“B地的电子”,如此,我想你隐含承认这样一个天经地义的说法,他没有可怀疑之处:“A地的那‘一个’电子”和“B地的那‘一个’电子”;这样,你就不自觉的把自然数概念‘一’用到了描述‘电子’身上,我怀疑的正是我们这样做有点想当然了,或许是有问题的,道理也很明白嘛,我们不知道‘电子’是何物的时候,我们就有了‘一’,‘一’他就来源于‘苹果’或者‘硬币’那里,用到‘电子’上难道不该小心点么?尤其是在对量子理论的解释还不能让所有人满意的时候,这也许是我不懂才不满意吧,可是如你引用Bohr,Feynman的话,这俩位好像是也不满意的,或许现在大家都满意了,这就不‘相干’了,我不知道而已,这是我孤陋寡闻了。

    ————————————
    回形而下者:

    由于全同性原理,当两个电子不可区分时(例如在它们的波包重叠区域),将它们区分为A、B的确没有意义。但在以上论述中,我们可以说“A地的电子”和“B地的电子”。

    ———————————————————–
    站长不给贴,无奈只好换了马甲上了,太伤自尊了:P

    (形而下者的马甲)回西门吹牛兄:

    就在以上论述中的‘情况’,‘可以’呐?还是‘不可以’呐??

    其实,“A地的电子”这种说法你已经不自觉的把那个“一”用来描述‘电子’了,这应该等同于这样的说法:“A地的那‘一’个电子”,我们既然知道‘任何情
    况’下,不管是‘质点’还是‘苹果’‘硬币’都‘比喻’不了‘电子’;那么,我们从‘质点’‘苹果’‘硬币’那里搞来的‘一’用到‘电子’身上就不值得怀
    疑么?说句粗话,我们这回用到‘电子’身上的‘一’,他捞过界了,上帝(自然)是不允许的,老瓶子装不下这新酒了。

    可以?不可以?我看这还是有赖个人的‘数学观’吧?那是一种‘信仰’而不是一种‘物理事实’,我是说,即使如费曼先生说的我们并没有听到过‘半声咔嗒’,那也不表示我们用‘一’来描述‘电子’是天经地义的,不可怀疑的。

    很抱歉的是我的叙述很不科学,不适合在这里讨论,就此打住了。

    我很想说,但是不敢说的一句话:(

    09月 10th, 2006 by xexz

    我很想说,但是不敢说的一句话:(

    在我所谓的’自然主义的数学观’看来,’一’来源于宏观物质客体的’时空局域性’,我是想说可以用以’一’加以描述的物质客体或物质现象都必须具备’时空局域性’,不过,说实在的,这是拿不准的,这种简化可能有问题,我宁愿还是称:’一’是’某种时空属性’牢靠些.

    一个观点:先有‘一’才有‘与或非’。

    09月 2nd, 2006 by xexz

    我们的‘一’他有这样的属性:它是可以‘与或非’的,我把这叫‘一’的‘逻辑属性’;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没有‘一’‘两’个‘开关’是无论如何也讲不清什
    么是‘与或非’的,就像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一’‘两’个
    ‘电子’的时候就谈‘量子逻辑’一样总有盲人摸象的感觉,因而‘逻辑’来源于对‘一’的自然意义的理解而不是相反,如果我们真从微观现象里面抽象了一个不
    一样的‘一’那它必然有不一样的所谓‘逻辑属性’–不一样的和‘与或非’差不多的东东,因为我们有个不一样的和‘一’差不多的东东,当然这一切建立在我
    们对‘一’的自然意义的理解上。

    俄的‘地下先遣图’

    08月 6th, 2006 by xexz

    俄的‘地下先遣图’:本体是’运动(变化)’-->有不同‘种类’的‘运动
    ’-->所以有不同的‘时空’(‘时空’是‘运动(变化)’的最本质属性的抽象)-->不同的数学及其形式化系统(自然的‘一’是对‘宏观
    ‘--这种‘运动’所属的时空某种属性的抽象)-->到这里就是歌德尔了:P 俄们恐怕该有一种俄称之为‘自然主义’的数学观鸟,老是直觉和不而八级的很没意思。

    侬要是采信俄的本体论:P

    07月 17th, 2006 by xexz

    侬要是采信俄的本体论:P侬就不会为‘电子’到底是通过了‘左边的缝’还是‘右边的缝’还是‘同时’经过‘两边的逢’犯愁鸟,量子就‘纠缠’的很自然鸟,超不超光速也就无所谓鸟,因为对微观的‘运动’的‘本质属性’(--就是和那个我们在宏观上叫‘时空’的差不多的东东)的认识还很肤浅,不过俄们至少可以猜到在那里面‘一’和‘序’的概念恐怕是不管用了,哈哈。

    欢迎喜欢为哲学词汇吵架参观:P

    05月 25th, 2006 by xexz

    名词解释:‘哲学’是什么?

    答:和‘科学’差不多,他也是一种‘态度’。

    不同点在于‘科学’的价值观是无‘异义’;‘哲
    学’由于它自身方法的特点,它需要‘异义’,道理你想丫,从纷繁复杂,层出不穷的‘概念’里面,他要抽象出的如”时间”“空间“这样的概念,还得忽悠别人
    相信你自己“抽”的对,可能没有异义么?不要怪哲学罗嗦,它就是通过‘罗嗦’的方法,忽悠你相信它最后给您“抽”的词呢,哈哈,所以,任何学问没有哲学的
    这个特点,数学有么?自然科学有么?社会科学有么?军事科学(艺术)有么?,可是那一个学问不要“时空”之类概念了?那你说象“时空”这样的概念,他就不
    该有点大家理解不一样的地方么?

    您忽悠个大家都无‘异义’的‘存在’,那侬就合‘上帝’差不多同义了,哈哈。

    俄的本体论信仰,欢迎批判:)

    05月 25th, 2006 by xexz

    我们可以认识物质客体的存在,但是这个“认识”是有局限的,当然,这不是什么新鲜观点,我的观点是这局限在人类的生物学基础,我们不会比青蛙高明多少,物
    质客体的“运动”属性就是我们认识论的基础或者叫‘认识的极限’,对于“客体”的所谓根本属性“存在”是没有认识论意义的,换句话说如果抛弃了“存在”的
    表现形式,“存在”本身对于我们的认识是没有意义的,存在就是以物质的“运动”这种形式被我们所认识的,类比到比我们在生物学意义上低等的青蛙,这句话可
    以这样理解:“一个相对于青蛙不动的鱼叉,对青蛙的‘认识’来说那个渔叉就是不存在的”,换成我们人类,这句话可以这样说:“物质客体超出‘运动’之外的
    属性,对我们人类的认识是没有意义的”,当然这里的“运动”是广义的,他不能按物理的,日常的理解为物质客体在时空中的移动,差不多和‘变化’同义,不在
    乎有没有‘实体’。哈哈,这样,我们的自由意志如果它存在,那它就是某种运动,是某种‘变化’,不幸的是如我们自由意志的这种‘变化’(同义于‘运动’也
    同义于‘存在的形式之一’)有‘自我’认识的能力,我得承认这和一个‘箱子’里的青蛙想知道‘箱子’外观的形状差不多,好在我们可以认为我们的实际的处境
    是,有很多的‘青蛙’在‘各自的单向透明的箱子’里,青蛙们看到别人家的‘箱子’大概也猜得到自己家的样子,这恐怕就是‘学习’和‘自我’认识的来源吧-
    -就因为有很多个‘自由意志’的‘运动’,被侬‘看到’了,哈哈,所以侬就‘自由意志了’,到底还是和费话差不多:P

    交代一下俄的目的何在,这样‘信息’,‘能量’。。。‘自由意志’。。。就都自然而然地被我所谓的‘存在’搞定鸟(因以上所述,我以为‘运动’(变化)即是‘客体’本身),进一步,这样的‘存在’为对‘时空观’的认识进步创造了更多‘可能性’,这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可以自然而然的认为‘存在’(变化)有很多不同的‘种类’,因而作为描述其‘存在’(同义于‘运动’‘变化’)的‘基本属性’的‘时空观’就会有所不同。

    这个本体论信仰其实包含作为‘生物体的人’的使用和发明‘工具’的‘能力’的,换句话说,作为‘生物体’的人,我们没有能力去发明,发现一种‘工具’去认识‘客体本身’(我猜这和你用的‘存在者本身’概念应该是同义的),我们的‘能力(包括工具能力)’只能够达到认识你的‘存在者’所属的‘运动(变化)’的水平,我的目的在于我们应该抛弃‘运动(变化)’的‘载体(同义于‘客体’,你的‘存在者’)’这种理所当然的‘假定’,我们从来都是先假定一个‘客体’的存在,然后通过各种‘工具’了解他的‘属性’来丰富我们对‘客体’的认识的,也就是说我们以为‘运动(变化)’必是属于某个‘载体’的认识应该被放弃,如果你肯听我忽悠,运动(变化)即是我们认识的‘客体本身’(同义于‘载体’,你的‘存在者’,但愿我这样随便的对概念转义能够说清我的意思,不至于让你糊涂:P),你要是肯信,那就和我一起高呼我们的口号得了:

    “‘运动’(变化)即是‘本体’!”

    你也可以按你使用概念的习惯,这样理解这句化的意思:我们要找的那个‘存在者’本身其实就是‘运动(变化)’,‘运动(变化)’不再是‘存在者’的‘存在形式’,它就是他本身,‘运动(变化)’和‘存在者’是同义的。

    举个例子吧,比如你桌子上的‘电脑’吧,我们利用一切‘工具’对它认识之后,我们的本体论结论是:“啊哈,他是一个‘宏观的运动(变化)’”;对你电脑显示器电子枪发出的电子,我们同样经过各种‘工具’对他认识之后,我们的本体论结论是:“啊哈,他是‘一’个‘微观的运动(变化)’”,这里的好处显而易见,我们很多‘天经地义’的,最基本的,无处不能使用的‘概念’就‘分叉’了,自然的就可以被‘怀疑’了。

    哈哈,信俄的吧:“‘运动(变化)’即是本体!”;俄是说‘物质和精神’同一到‘运动(变化)’,‘运动(变化)’就是那个‘实在’的‘本体’,俄们认识能力的极限,对本体的认识就是俄们认识能力的极限这和废话差不多。

    俄的‘地下先遣图’:

    本体是’运动(变化)’-->有不同的‘运动’-->所以有不同的‘时空’(‘时空’是‘运动(变化)’的最本质属性的抽象)-->不同的数学及其形式化系统(自然的‘一’是对‘宏观‘--这种‘运动’所属的时空某种属性的抽象)-->到这里就是歌德尔了:P

    一个看起来比较牢靠的证明,数苹果的一确实不能用来数电子

    05月 21st, 2006 by xexz

    其实,不论是现代计算机还是算盘都已经很明白的告诉我们什么是自然数和他的加法了,没有‘空间’你不会有’一排’算盘珠或者‘一排’处在不同‘开关’状态的晶体管,也就不会有‘010100101′了,注意这里的’一排’这个概念,哈哈,它描述的(要求的)正是‘空间’的‘广延和连续性’丫!那么加法呢?哈哈,没有‘时钟’脉冲你做的了‘加法器’么?没有‘手拨’算珠你的算盘做得‘加法‘么?哈,你需要认为‘时间’是具有‘延续’性的,这样说吧,没有’时间’(时间没有了延续性)的话,有谁能算得一加一等于几么?

    所以我们这样认识自然数‘一’和自然数集就不显的那样突兀:自然数的“一”正是对‘时空’的某种属性的极为精密的抽象(换句话说时空中的一切客体都有这个‘共性’),他是‘时空’的一种基本属性,您可能觉得不好理解,没关系想想相对论,想想‘同时性’的‘相对性’(本地性)就好点了;自然数‘集’反应的正是‘时空’的‘延续’属性–自然的‘加法’,(这样我们不劳神去定义数集中的每一个元素了),哈哈,我们也许真的需要我所谓的‘自然主义’的数学观,总是直觉和结构的很没出息。

    继续,这里就有点子那么个小问题,我们对客体的时空属性–‘一’的抽象无一例外的来自我们的‘宏观经验’,所以我们把这个概念应用到微观现象上就不该那么想当然,当我们说‘一’个电子的时候我们就要先问个问号,这和我们说‘一’个苹果是‘一个’意思么?哈哈,瞧瞧这句话“是‘一个’意思么?”,我们几乎摆脱不掉它:P但是我们可以的,只要您听我忽悠,认为我们从常识性的宏观现象抽象的客体的时空属性–
    “一”在用到微观领域的时候不是想当然的就行,我相信在微观的世界里藏着‘一个’和‘一’差不多的家伙,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认识它。

    再让我们换一种容易些的说法来看看这个问题吧,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我们的问题,我们的数学形式化系统--他的‘符号系统’其实在作一件事,就是符号和实体的‘对应‘,比方说当你要告诉其他人‘九’个苹果的‘数量’是‘多少’的时候,而你手头刚好没有苹果,只有梨子,这样你就可以摆出‘九个’梨子,告诉别人,那和你摆出的梨子一样多,他们的‘数量’是‘相等’的,同样的道理,你手头只有一条绳子的时候,你就打‘九’个结来完成同样的‘对应’工作,要是您手头竟然有了‘纸和笔’这样的先进玩艺,你就可以画个‘9,九或者0001001’,或者最原始的一个符号表示法:‘|||||||||’之类的符号作相同的事情了;当然您也许会提醒我,你并没有提到我们的数学符号系统特有的‘进制’--它是那堆‘梨子’或‘绳结’所没有的,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我们在表示十一个苹果是多少的时候完全可把十个’小绳结’再挽成‘一’个‘大绳结’,然后就留下‘一’个‘小绳结’,哈哈,你要是不幸到连绳子也没有的地步而只有梨子的时候,您就只好‘扒堆’了,您扒‘一’堆留‘一’个,就完成了您伟大的‘进位’工作了,我绕了半天弯子,其实目的只有一个:数的符号系统对数的自然意义的理解没有什么贡献,它只有工具意义。我们再绕回我们的出发点,那就是我们从苹果,梨子和绳结那里抽象出的‘一’的概念及其符号对应‘1’在自然意义上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当我想知道‘一’个苹果的‘数量’是多少的时候,您拿出一个梨子,打出一个绳结或者在纸上用笔画出符号‘1’都是一回事,哈哈,问题明朗起来了,为什么哪?因为您根本拿不出‘一’个‘电子’告诉我‘一’个‘苹果’的‘数量’是多少,这其实已经很明白了,我们画的那个符号‘1’和那个‘电子’没有了那个‘对应关系’--就是苹果,梨子,绳结和图画符号‘1’的那种‘对应关系’,这种对应其实我们平常就称为‘一一对应’关系,道理很简单,我们从宏观物质现象的‘数量’抽象不能想当然的直接推广到微观物质现象上去,他们的自然意义是不同的,至于为什么不同,您可以参考一下我的本体论信仰,以及由其出发所导致的时空观,哈哈,也许您就和我有相同的本体论信仰了。

    同意您对无理数的哲学观点,您理解的是精确到位的;

    不过,我是说我并不关心我们先定义周长还是先定义直径为‘一’;

    我相信上帝它老人家没有给我们随便使用‘一’的权利,尤其是在我们碰到的并非“周长还是直径”的问题而是“苹果还是电子”的问题的时候,换句话说当我们由宏观进入微观的时候,我们说‘一’个电子的时候,我们是在用宏观的概念来描述微观现象(相信这句话您不会太激烈地反对,所以它不是2^1/2所揭示的宏观时空的属性能够表达的概念),再说白点吧,在微观物质现象的基础之上我们的时空观需要进步,这种进步正是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一’是我们宏观时空概念的一种属性,它是有适用范围的。

    我只是感觉到这或许是道门,我们离夸过它还很远,但是我相信它存在。

    时间之矢,认识和次序

    05月 3rd, 2006 by xexz

    时间之矢(方向性),决定了我们的认识只能是“大<–>小”“多<–>少”之变(国人总结后统称“阴<–>阳”之变),这决定了我们当然以为客体属性的变化(标量的纯数)只有两个方向,哈哈,这等同于这样认识问题:“我们挂在墙上的机械“表”就是我们的数学形式化系统的根基”,但是这种表述本身现在看来是不精确的,他没能正确的提示问题的所在,我只是感到它局限了我们的认识能力,解脱他我们还需要上帝给我们提示更多的现象,不然是不会“抽”到我们的逻辑系统需要的“象”的,换句话说我们没法用这个“新概念”去推理,他还不是可以“理喻”的,如此理解,那么时间之矢就是自然数及其“自然”的“加法”的来源,就是那个公里系统的“后继”概念了,因而他是不精确的,对这个概念的使用就该小心。

    谢谢,该加“方法或者工具”之类的东东,我是无可救药的懒惰:P 我是说不论中外的那种语言,我们用以描述客体属性的“形容词”只分“阴阳”两类,这是个客观的现象;这个客观现象的来源就是“时间的方向性”,是自然数公理的来源,是对宏观自然现象的想当然的归纳或叫抽象。

    另加:

    这是《数学:确定性的丧失》里面的一段话– “哈密尔顿(在他的《代数:时间的科学》中)以及哲学家叔本华(Arthur
    Schopenhauer)都曾坚持整数来源于时间的直觉这一思想。”;

    还有一段–“正如伯克霍夫所指出的:也许,由物理暗示的新数学发现才总是最重要的,因为,从一开始,自然就决定了数学这一自然的语言所必须遵循的模式与道路。”然而,自然没有大声炫耀这一秘密,她总是喃喃低语。数学家们必须仔细聆听才能其放大宣扬。”

    和snowjay (天涯飘绵)网友的讨论。

    04月 10th, 2006 by xexz

    先生所言不虚;

    另外:诚如先生所言,您用‘物质’和‘能量’关系的比方是不甚精当的,我能够理解先生的用意,对其不恰当处我是这样理解
    的:在我认同的形而上学上,不论“质量”“能量”还是“物质”,也包括“信息”,甚至以我的看法还包括人类的“自我意志”的“表现”,他们是没有什么不同
    的,他们和我们是否对他们“形式化”无关,他们是不会在我们的下一代的时候,因为我们“形式化”了另一个我们不能“亲眼所见”没有“常识体验”的东西就消
    失了,他们在我这里都是“物质”的“存在”的,他们不会因为我们认识的进步和“形式化”方法的不同而消失的,我是不相信“地球”在你不看他的时候就是不
    “存在”的,我的浅见是这样的:我们将来认识的进步也许在于够更进一步地认识到“存在”可能会具有不同的“形式”,或者这样理解,可能具有不同“种类”的
    “存在”,对其中一种的很好用的“形式化”方法,对另一种也许就不大管用了,我们不能盲目的认为我们可以仅仅通过“已有”的“形式化”方法来认识和研究
    “所有”的“存在”(时髦点,我们叫“存在”为“现象”也行),我这样以为的理由也仅在于我们对数学公理化方法不甚满意的事实,当然这种不满也许因为我的
    偏执和无知,我不敢肯定,也不知我是否表达清楚了我的见解,愿意聆听先生的指教。

    哈哈,我也打个不甚恰当的比方吧:

    对于我们的“终极”目标--砍断一撮马尾巴来说我们有两种方法,一是发明一把“吹毛立刃”的‘石’斧;
    二是我们“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青铜”,形而上学的目的只在“忽悠”大家都相信一种我们对未知领域的“信仰”,这一点和宗教很象,至于“形式
    化”方法的出现,那是很自然的,哈哈,信我佛祖者得永生;对自然的认识我倒是认为用我们现在可以理喻的“要求”“目的”和“目标”之类的词汇还是不大妥当
    的,我们现在可以有“信仰”,也许一千年以后我们可以有“目标”,我不敢肯定:P 大概上帝知道,不过他故意躲开了我们的望远镜。

    补充的讨论
    ——————–
    您没有完全明白我的话或者我表达的不够精确,这样说吧:“我相信上帝(自然)是不会给我们的逻辑推理方法留任何面子的。”,这不管你用的是望远镜还是显微镜或者将来的某种我们现在看来莫名其妙的研究设备,上帝不会因为他不合我们的逻辑推理就放弃嘲笑你的机会,你凭什么就认为上帝(同义于自然的现象或者叫自然的存在)要符合你的逻辑系统,符合你的形式化方法,你凭什么以为你很够把所有的存在(现象)纳入你的“形式”化推理系统?我以一种你不可理喻(不合逻辑)的方式给你点“自然现象”看看,你能把他老人家如何?没别的办法,您得“理解”他老人家

    我所说的“不同种类的存在”,正是相对于我们理所当然的以为我们现在所具有的这个“逻辑推理的形式化系统”(这定义的差不多就和我们现在基于集合论的“数学”工具同义了:)能够毫无例外的应用到所有的自然现象之中而言的(哈哈,有时候物理学家要发明数学工具,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我换一种说法的用意就在于我认为我们会碰到被认为无所不能的现有的“逻辑的形式化系统”(数学工具)不能描述的‘自然现象’,换句话说,你能把“不合逻辑”“不可理喻”的‘自然现象’怎样呢?叫这种‘自然现象’为“另一种存在”不好么?。

    这个术语“不同种类的存在”在实质上和您所理解的不同的“存在形式”没什么不一样,不同点只在我认为现有的逻辑推理的形式化系统在不同的“存在形式(自然现象)”上不好用了,更明白些,我们的逻辑推理不是万能的,这和废话差不多;更进一步的见识是“我们现在的这个具有同一个根基的“数学”工具他不是到处可用的”,这还是废话;更进一步,您相信不相信“自然数公理”呢?我是不相信的。

    还是老话,你不要要求上帝(自然)站在你的一边,你要站在上帝(自然)的一边。

    作为物质客体的“生物”的“能动性(生物活性)”从哪里来?

    04月 7th, 2006 by xexz

    总体的感觉,这是个离我们的知识所能够理解的范畴还很遥远的东东,反正是瞎掰,错了也不怕,有各位老大指教哪,小生这厢先有礼了!

    我这里所说的“能动性”,是这样一个概念:一只“活”猫,你踢它一脚,他的运动方式完全不取决于我们发现的惯性和反作用原理,它“也许”会反扑到你的屁股上狠咬一口;一只“死”猫,我们就可以按照我们的惯性和反作用原理精确的计算出它飞行的抛物线,为了简化计算,我们可以把它冻的硬邦邦的(厄弥陀佛,罪过,罪过),这样我们可以避免产生是否可以精确计算的困惑和争议;至于被薛定谔搞的“即死又活”的猫,靠!颇不好办,姑且交给量子数学处理吧,总的来说,我们可以统计出“即死又活”的猫是如何运动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们经过上面的讨论获得了这样一个不慎精确的概念:“能动性”是“活”猫特有的属性,因为显然“死”猫,和“即死又活”的猫是没有的,你不能指望“死”猫和“即死又活”的猫还会咬你的屁股,我们也可以认真点来个生物学名词好了,您可以认为这是物质客体在生物学水平上带来的“生物活性”,当然这不是生物学的严格定义,我们需要它和我所谓的“能动性”作个‘联想’,目的和意义下面述及,买个关子先。

    哈哈,我要开始形而上学了!从我的唯物主义二元论出发,不管“死”猫“活”猫,他们都是物质客体,“死”猫所具有的“惯性”和“活”猫具有的“能动性”,那都该是物质客体的“客观属性”;忍住,各位老大,忍住先!先别骂我;让我先说两句,我有这样认识的理由。

    我知道很大一部分老大会骂我根本不知道“运动”的复杂性和其所具有的层次,我们先获得这样的共识如何:运动依据其复杂性可以不严格的分成这样几个层次:1。物理运动2。化学运动。3。生物运动。4。社会运动;生物运动的“能动性”就决定于生物运动的“复杂性”,哈哈,如此大部分老大就不至于要砍我了,谢谢先。

    下面就是我关于“能动”的思考了:对任何形式的运动来说,“能动”性都是其“本质属性”。这个认识建立在这样的形而上学的“类比”之上:“惯性”表现在任意复杂的运动形式之中,换句话说,高级的运动形式会“继承”低级运动方式的“本质属性”,并以某种方式表现之,那么,作为高级运动形式的生物“能动”性就可能是低级运动方式的“能动”性某种方式的继承并作为其表现,因而我们可以这样认识所谓‘生物活性’,他是低级的运动形式固有的‘能动性’的生物水平的‘表现形式’。

    我需要证明两个假设性论述,(1。)“惯性”表现在所有的运动形式之中;(2。)低级运动形式也有可以称为“能动”性的物质属性,或者说白了:“粒子”也要具有“能动”性!

    下面是关于(1。)的证明:因为温度不可能突变到零和股市指数不能突变到零所以(1。)的假设是成立的。

    下面是关于(2。)的证明:靠!那不是我的事!“所以(2。)是可能成立的”。我坦白交待,其实,我拐弯抹角,要说的就是这句话。

    一个悖论:被踢死的“猫”的能动性表现到哪里去了?答:总有一天你会计算出被踢“死”猫的“能动”性等于零。

    ————————

    另加:难道俺这些胡说八道是凑上李老师所说的‘层展论’的时髦了:D

    一个启示,所谓自然数公理的后继概念。

    03月 9th, 2006 by xexz

    一个启示,所谓自然数公理的后继概念。

    所谓后继元素就是隐含的接受了“大<—->小”两个方向的“加法”的自然合理性,我们找不到比这个属性“更加自然”的集合的本质上的属性了,也即所谓次“序”。

    于此,我们来颠倒过来看看这个所谓次“序”的属性都“自然”在哪里了?看看数苹果的“一”和数电子的“一”是否有点什么不同的地方好了;我们一个一个的数苹果1,2,3。。。之后,我们获得“离散”的“一堆”苹果;我们一个一个数电子1,2,3。。。。之后,我们获得“连续”的“波”,先不管“波”的解释,因为不管如何解释,我们其实都发现这里面有了不同之处:显然这两种一“加”过之后的结果是不一样的。这里,至少有一点是很清楚的,且不说“加”的过程及其结果-“波”的合理性,至少这样“数”电子“个数”的方法是我们目前全盘接受的,他是所谓自然数公理要去接纳的范围,换句话说我们隐含的接受了这样的认识:我们“自然而然”的可以象“数苹果”一样去“数电子”。

    关于时间空间和自然数关系的讨论

    02月 24th, 2006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17 13:27:14 2006), 站内扔个砖头先:起码得有朴素的常识性的时间,空间概念。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Arragor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

    发信人: Arragorn (风月情怀,江湖性气),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17 21:00:20 2006), 站内概念或者意义到底是如何建立的现在谁也不清楚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扔个砖头先:起码得有朴素的常识性的时间,空间概念。


    The grandeur that was Rome!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82.38.24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finely]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3

    发信人: finely (finely),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Feb 18 13:55:08 2006), 站内非常同意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扔个砖头先:起码得有朴素的常识性的时间,空间概念。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150.230.*]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4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Feb 19 20:30:57 2006), 站内那么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我不太肯相信他是所谓先验的,道理很简单,牛x的时空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概念显然是通过后天学习而来的所谓理性“知识”,先天接受爱因斯坦的和常识有悖的时空概念的人,恐怕不能叫“天才”而是该叫“变态”的好。


    果,我们同意自然数的概念有前提性的概念--“时空概念”,起码,我是不愿相信在没有“时空”概念的前提下,还能够区分“一个”和“两个”苹果的不同,举
    个极端的不那么合适的例子,你问个“瞎子”,你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是两个苹果,你这不是难为他么!他必须去“摸摸”才能告诉你,这同样是说,对他来说要先有
    “空间”才有“数量”;

    问题是:那么,我们该用常识的,牛x的,还是爱因斯坦的好呢,没有这个问题么?起码他们彼此是不完全同的呀?!

    我想,我们其实隐含的接受了这样一个回答:对自然数概念的形成,用那个都一样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真的没什么不同么?也许对所谓宏观和经典现象真的没什么不同吧,那么,能够不加限制的扩大么?用这三种时空观,我们在任何现象上都能区分出来正确的“数”么?哈哈,“超对称”,那还显然是不够的。

    【 在 finely (fin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非常同意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finely]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5

    发信人: finely (finely),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20 12:48:59 2006), 站内呵呵,你能不能用3,5句话简单的概括一下你的论点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么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 我不太肯相信他是所谓先验的,道理很简单,牛x的时空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概念显然是通过后天学习而来的所谓理性“知识”,先天接受爱因斯坦的和常识有悖的时空概念的人,恐怕不能叫“天才”而是该叫“变态”的好。
    : 如果,我们同意自然数的概念有前提性的概念--“时空概念”,起码,我是不愿相信在没有“时空”概念的前提下,还能够区分“一个”和“两个”苹果的不同,举个极端的不那么合适的例子,你问个“瞎子”,你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是两个苹果,你这不是难为他么!他必须去“摸摸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150.217.*]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decadent]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6

    发信人: decadent (削十一狼),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21 01:25:23 2006), 站内只有名词和量词永恒存在,连介词都不是。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么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 我不太肯相信他是所谓先验的,道理很简单,牛x的时空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概念显然是通过后天学习而来的所谓理性“知识”,先天接受爱因斯坦的和常识有悖的时空概念的人,恐怕不能叫“天才”而是该叫“变态”的好。
    :
    如果,我们同意自然数的概念有前提性的概念--“时空概念”,起码,我是不愿相信在没有“时空”概念的前提下,还能够区分“一个”和“两个”苹果的不同,
    举个极端的不那么合适的例子,你问个“瞎子”,你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是两个苹果,你这不是难为他么!他必须去“摸摸”才能告诉你,这同样是说,对他来说要先
    有“空间”才有“数量”;
    : ……………….


    关于遗忘的艺术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9.65.84.*]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7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21 17:12:35 2006), 站内简化成一句得了:不只乘法值得怀疑,加法也一样。


    是因为,我相信我们也许需要不同的办法来区分出不同的“一”,我相信“时空”的概念远比我们现在的认识要复杂或者说深刻的多,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不管在
    “物理”学意义上还是形而上学的意义上,“时空”都是一切事物的最基本的“共性”,你不能讨论“奇点”,也对“不在任何时间以及任何地点的自由意志”除了
    “俄的神呀以及老天爷呀!”外,无话可说;我们对这种所谓“存在”的最基本的共性--“时空”的认识在不断的深化,这很明显,从常识,到牛x到爱因斯
    坦。。。显然还没完。

    我的认识是:那个自然的“一”,就像我们认识到了“时空”的“相对性”一样,他是“时空”的“属性”,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不超过常识的水平。
    【 在 finely (finely) 的大作中提到: 】
    : 呵呵,你能不能用3,5句话简单的概括一下你的论点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finely]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8

    发信人: finely (finely),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21 17:25:58 2006), 站内同意同意!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简化成一句得了:不只乘法值得怀疑,加法也一样。
    : 这是因为,我相信我们也许需要不同的办法来区分出不同的“一”,我相信“时空”的概念远比我们现在的认识要复杂或者说深刻的多,至少在目前的情况下,不管在“物理”学意义上还是形而上学的意义上,“时空”都是一切事物的最基本的“共性”,你不能讨论“奇点”,也对“
    : 我的认识是:那个自然的“一”,就像我们认识到了“时空”的“相对性”一样,他是“时空”的“属性”,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不超过常识的水平。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166.56.*]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phoenixo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9

    发信人: phoenixon (不死鸟),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22 09:57:10 2006), 站内先天的,人的认识能力是先天的,没听说猪有时空概念的。
    既然人的认识能力本身就是先天的,那么依靠先天的认识能力得到的东西就都是先天的。因为先天已经注定了人能够习得。
    但是先天的不一定就是人能够知道的,例如,人的脑袋里有一个叫脑垂体的东西,这是先天就有的,但是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自己有这个东西。所以,尽管是先天的,但是只有牛顿和爱因斯坦发现了,所以让人感觉好像时候后天的。其实每个人先天都有时空观念,只是自己不知道。

    当然,牛顿和爱因斯坦的时空观念是有差异的,而这种差异也是先天的,因为人的认识能力先天注定是有差异的,也导致了对于即使本身是先天有的东西的认识结果的差异。就像每个人都先天有脑垂体,但是不同的人对于脑垂体的认识也是不一样的。

    所以时空观念显然是先天就有的,虽然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因素让人感觉它好像不是先天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么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 我不太肯相信他是所谓先验的,道理很简单,牛x的时空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概念显然是通过后天学习而来的所谓理性“知识”,先天接受爱因斯坦的和常识有悖的时空概念的人,恐怕不能叫“天才”而是该叫“变态”的好。
    :
    如果,我们同意自然数的概念有前提性的概念--“时空概念”,起码,我是不愿相信在没有“时空”概念的前提下,还能够区分“一个”和“两个”苹果的不同,
    举个极端的不那么合适的例子,你问个“瞎子”,你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是两个苹果,你这不是难为他么!他必须去“摸摸”才能告诉你,这同样是说,对他来说要先
    有“空间”才有“数量”;
    : ……………….


    欢迎访问http://dingyi.blog.sohu.com 更新中

    逻辑而自由着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1.50.14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0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22 10:31:41 2006), 站内哈哈,能展开讨论让人高兴!


    着您的话题继续,我不敢肯定人脑对自然的认识是否有专门的(先天的)器官,我相信某种特定的“机制”(生化过程)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这种“机制”是否特定
    用于你所说的先天“时空”概念的形成,我还是不能肯定;这是因为从进化的角度讲,我相信我们不比“猪”先进了整整一代,我相信他们的区别至少在硬件水平
    上,也就PIV2G和PIV1G的差别,不会大到PIV和PIII的差别,相信我们具有某种先天的特定的认识“时空”的“机制”存在,那么就不该排除
    “猪”也有这种先天的特定的“机制”存在,至于我们不能够相信“猪”也有和我们相似的“时空”概念,那正是因为“后天”的“经验”所至,我们完全不能够相
    信有那个“猪”作过“麦克而逊-莫雷”的“实验”,所以他们不会有相对论的时空观。

    (另,我就一直纳闷,为什么叫相对论性的时空观,叫“本地性”的时空观不是更好理解么?)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天的,人的认识能力是先天的,没听说猪有时空概念的。
    : 既然人的认识能力本身就是先天的,那么依靠先天的认识能力得到的东西就都是先天的。因为先天已经注定了人能够习得。
    :
    但是先天的不一定就是人能够知道的,例如,人的脑袋里有一个叫脑垂体的东西,这是先天就有的,但是有的人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自己有这个东西。所以,尽管
    是先天的,但是只有牛顿和爱因斯坦发现了,所以让人感觉好像时候后天的。其实每个人先天都有时空观念,只是自己不知道。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engjf]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1

    发信人: gengjf (rifle),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22 15:39:32 2006), 站内把时空观扯进来,就把题目搞得太大了,让别人插不进话来。

    认识能力既有先天获得的,也有后天习得的。先天遗传获得的认识能力,可以认为与“智力”是同一个含义。
    智力具有累积性与遗传性。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很聪明的话,那么他的后代就会受到遗传的影响,也很聪明;如果一个不太聪明的人,经过努力,获得了很高的认识能力,这种认识能力是可能会遗传的。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这里讨论与思考,而猪不能;我们养猪、吃猪肉,而不是猪养我们、吃我们,是因为我们的祖先比猪的祖先更加勤于思考,并且把这种思考的能力遗传给我们,从而使我们比猪更强大。我们之所以比猪更聪明,正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就比猪的祖先更聪明。
    所以说,“勤于思考”劝戒是有道理的,否则,抱残守缺、鹦鹉学舌,只守着祖先给我们留下来的那点智力,而现在的猪突然发奋图强了话,那么,再过了许多年,也许或勤奋的猪就会变得比懒惰的我们更加聪明了。

    关于“一”和其它的数字的概念得如何形成的,可以去了解一些儿童数字概念形成的资料。可以想象那样一个过程:儿童是如何从一个苹果、一个鸡蛋、一个玩具,这样的一个个具体的实物中,最终抽现出“一”的数字的概念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能展开讨论让人高兴!
    :
    接着您的话题继续,我不敢肯定人脑对自然的认识是否有专门的(先天的)器官,我相信某种特定的“机制”(生化过程)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这种“机制”是否特
    定用于你所说的先天“时空”概念的形成,我还是不能肯定;这是因为从进化的角度讲,我相信我们不比“猪”先进了整整一代,我相信他们的区别至少在硬件水平
    上,也就PIV2G和PIV1G的差别,不会大到PIV和PIII的差别,相信我们具有某种先天的特定的认识“时空”的“机制”存在,那么就不该排除
    “猪”也有这种先天的特定的“机制”存在,至于我们不能够相信“猪”也有和我们相似的“时空”:
    概念,那正是因为“后天”的“经验”所至,我们完全不能够相信有那个“猪”作过“麦克而逊-莫雷”的“实验”,所以他们不会有相对论的时空观。
    : ……………….

    ※ 修改:・gengjf 于 Feb 22 15:40:45 修改本文・[FROM: 221.221.22.*]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21.22.*]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phoenixo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2

    发信人: phoenixon (不死鸟),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22 16:08:27 2006), 站内人之所以有人特有的经验也是先天注定的,或者说经验本身就是先天的,
    所以还是先天的。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能展开讨论让人高兴!
    :
    接着您的话题继续,我不敢肯定人脑对自然的认识是否有专门的(先天的)器官,我相信某种特定的“机制”(生化过程)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这种“机制”是否特
    定用于你所说的先天“时空”概念的形成,我还是不能肯定;这是因为从进化的角度讲,我相信我们不比“猪”先进了整整一代,我相信他们的区别至少在硬件水平
    上,也就PIV2G和PIV1G的差别,不会大到PIV和PIII的差别,相信我们具有某种先天的特定的认识“时空”的“机制”存在,那么就不该排除
    “猪”也有这种先天的特定的“机制”存在,至于我们不能够相信“猪”也有和我们相似的“时空”:
    概念,那正是因为“后天”的“经验”所至,我们完全不能够相信有那个“猪”作过“麦克而逊-莫雷”的“实验”,所以他们不会有相对论的时空观。
    : ……………….


    欢迎访问http://dingyi.blog.sohu.com 更新中

    逻辑而自由着

    ※ 修改:・phoenixon 于 Feb 22 16:09:05 修改本文・[FROM: 61.50.14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1.50.14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liaowuhe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3

    发信人: liaowuhen (Market,Man,Money),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Feb 22 16:43:58 2006), 站内我觉得人比猪先进了不止一代,呵呵
    今人和古人在工具利用水平上就相差不止一代,何况人和猪~~~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哈哈,能展开讨论让人高兴!
    : 接着您的话题继续,我不敢肯定人脑对自然的认识是否有专门的(先天的)器官,我相信某种特定的“机制”(生化过程)是一定存在的,但是这种“机制”是否特定用于你所说的先天“时空”概念的形成,我还是不能肯定;这是因为从进化的角度讲,我相信我们不比“猪”先进了整
    : (另,我就一直纳闷,为什么叫相对论性的时空观,叫“本地性”的时空观不是更好理解么?)
    :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59.66.8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4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17:48:00 2006), 站内我们显然用的不是同一把“尺子”,这个看来我们彼此所用的“一”,它自己就是“相对论”性的,哈哈,开个玩笑,不必当真。

    【 在 liaowuhen (Market,Man,Money)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人比猪先进了不止一代,呵呵
    : 今人和古人在工具利用水平上就相差不止一代,何况人和猪~~~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5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17:55:29 2006), 站内我无法反对您的意见,问题到这个形而上学的层次,我能说的只有我们的信仰不同,站在实证主义者的角度,这两种“信仰”都是不可以被“实证”的。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人之所以有人特有的经验也是先天注定的,或者说经验本身就是先天的,
    : 所以还是先天的。
    : ”: 概念,那正是因为“后天”的“经验”所至,我们完全不能够相信有那个“猪”作过“麦克而逊-莫雷”的“实验”,所以他们不会有相对论的时空观。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6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18:01:01 2006), 站内恕我愚钝,老大的帖子,我看不太懂:(

    【 在 gengjf (rifle) 的大作中提到: 】
    : 把时空观扯进来,就把题目搞得太大了,让别人插不进话来。
    : 认识能力既有先天获得的,也有后天习得的。先天遗传获得的认识能力,可以认为与“智力”是同一个含义。
    : 智力具有累积性与遗传性。也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很聪明的话,那么他的后代就会受到遗传的影响,也很聪明;如果一个不太聪明的人,经过努力,获得了很高的认识能力,这种认识能力是可能会遗传的。
    :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phoenixon]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7

    发信人: phoenixon (不死鸟),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18:47:43 2006), 站内问题到了这个层次我只能说,苹果里有一条虫贯穿了苹果的每一个角落,人一刀把苹果切成左右两半,问虫子是在左边那半还是在右边那半。你说在左边那半,我说在右边那半,这是由于我们的信仰不同吗?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无法反对您的意见,问题到这个形而上学的层次,我能说的只有我们的信仰不同,站在实证主义者的角度,这两种“信仰”都是不可以被“实证”的。


    欢迎访问http://dingyi.blog.sohu.com 更新中

    逻辑而自由着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1.50.141.*]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8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21:10:33 2006), 站内哈哈,这个当然不是,如果咱俩个在这样的问题上也有“信仰”不同,别人一定会b4这两个“哲学家”的,哈哈;

    真是抱歉,真不该再拿哲学家这个词开玩笑了,已经被贬值的不像样了。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题到了这个层次我只能说,苹果里有一条虫贯穿了苹果的每一个角落,人一刀把苹果切成左右两半,问虫子是在左边那半还是在右边那半。你说在左边那半,我说在右边那半,这是由于我们的信仰不同吗?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2.14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gengjf]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19

    发信人: gengjf (rifle),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21:50:11 2006), 站内我在说:我们获取知识、认识世界的能力(智力),是通过遗传获得,并且可以改进,并把改进后的结果遗传给下一代。

    【 在 xexz (形而下者) 的大作中提到: 】
    : 恕我愚钝,老大的帖子,我看不太懂:(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21.19.*]

    [本篇全文]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作者:xexz]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20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Philosophy
    标  题: Re: 人类建立自然数概念“一”要前提性的其他抽象概念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23 23:55:38 2006), 站内

    不好意思,没有弄懂老大的意思,这回看明白了;

    您是支持我的立论的;你同意认识“能力”是能够以生物的进化过程作为物质载体获得“遗传”的,并“不完全”同意(如您所说‘可能’)“后天”获得的“知识”也是可以“遗传”的;


    的立论正是我们没有进化出专门负责“感觉”或者叫“理解”时空概念的物质器官或者生物机制(指特定于此作用的生化过程),也许将来会进化出这么个叫“第六
    感”的器官,他是专门负责理解或感知“本地性”(相对论性,哈哈天知道他还有什么性)的时间的,不过至少到目前,我还是愿意相信“时间空间”还是通过我们
    现有的感觉器官获得的感性认识抽象出的“概念”,他是一种后天的“知识”,而非先天的“感觉”。

    既然是“抽象”,那就的先有“象”然后“抽”,我说的正是现在的“象”更加复杂了,不光是经典和宏观的了,所以我们就有必要“抽”的深刻些,如此而已。

    【 在 gengjf (rifle)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在说:我们获取知识、认识世界的能力(智力),是通过遗传获得,并且可以改进,并把改进后的结果遗传给下一代。

    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02月 19th, 2006 by xexz

    那么朴素的常识性的时空概念从那里来的呢?

    我不太肯相信他是所谓先验的,道理很简单,牛x的时空概念和爱因斯坦的时空概念显然是通过后天学习而来的所谓理性“知识”,先天接受爱因斯坦的和常识有悖的时空概念的人,恐怕不能叫“天才”而是该叫“变态”的好。

    如果,我们同意自然数的概念有前提性的概念--“时空概念”,起码,我是不愿相信在没有“时空”概念的前提下,还能够区分“一个”和“两个”苹果的不同,举个极端的不那么合适的例子,你问个“瞎子”,你手里拿的是一个还是两个苹果,你这不是难为他么!他必须去“摸摸”才能告诉你,这同样是说,对他来说要先有“空间”才有“数量”;

    问题是:那么,我们该用常识的,牛x的,还是爱因斯坦的好呢,没有这个问题么?起码他们彼此是不完全同的呀?!

    我想,我们其实隐含的接受了这样一个回答:对自然数概念的形成,用那个都一样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真的没什么不同么?也许对所谓宏观和经典现象真的没什么不同吧,那么,能够不加限制的扩大么?用这三种时空观,我们在任何现象上都能区分出来正确的“数”么?哈哈,“超对称”,那还显然是不够的。

    再唠叨两句那一声咔塔和一下闪光.

    01月 12th, 2006 by xexz

    发信人: xexz (形而下者), 信区: TheoPhys
    标  题: 再唠叨两句那一声咔塔和一下闪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an 12 15:36:43 2006), 站内


    如费因曼先生所言,我们并没有听到过半声咔塔和看到半下闪光,但是我们就依此用数咔塔的”一”,数闪光的”一”,从而也是数苹果的一建立和”一”个电子的
    对应关系(尤其是我们认识到这种对应相当于”一”个苹果和”一”个梨子之间的”一”的对应关系的时候),是否真的有点想当然了?

    必定那是另外一个我们直到现在对他的了解还是相当凑合的世界.

    为了不使有人产生误解,我再换种说法:

    我们知道”一”个苹果的一和”一”个梨子的一抽象之后是完全等价;但是我们从微观现象抽象的”一”个电子的一就一定和”一”个苹果的一完全等价么?


    似乎真的是一个问题,我的观点是至少在形而上学的层面上,不该盲目的轻信它们完全等价,至少从哪个绕不开的i上面就多少可以猜出个大概,只是可能还不够
    好,我猜还有我们没有认识到的差异,这种差异不可能是用前提-推理的科学方法来认识的,他只能用形而上学的方法来认识,那就是”猜”;


    错了或者由于科学知识的缺乏去猜一个根本不存在的问题这都不会是形而上学的尴尬,因为那就是形而上学的进步方法,我们不可以缺少的只有批判的精神,这是不
    同于科学实证的方法的,这个道理也很显然的,有谁可以在现有前提下逻辑的推证出来我们为什么绕不开i么?(不要跟我提高介方程:-).

    对phoenixon网友关于”天顶星人”的回复

    12月 31st, 2005 by xexz

    哈哈,侬掉进额挖好的坑鸟,开个玩笑罢了,表当真,果真如您所说”地球人不存在自由意志”么?从事科学工作的大多数地球人好像并不对此发表肯定或否定的见解,恐怕也只有这一点能够获得大多数地球人的共识.


    是个如此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额把包括人类”自由意志”在内的一种”有机体的能动现象”(靠!没有更好的词鸟),也当作客观的物质现象,认为他是客观物质本
    身的某种”自然属性”导致的,再说白点,我”猜”他”可能”来自(继承自)分子,原子,夸克(?)…(天知道下面还有什么东东,地球人也刚长出脑袋不
    久)的某种自然属性;

    换句话说,额想找到一种,”自由意识”来源于”客观物质”的”自然机制”,额知道这无疑是一种堂吉珂德式的对人类”意识”的挑战,或者是因为我对现代科技的无知才有这样的胡思乱想和胡说八道,不管是那种情况,都把它当个玩笑看好了,表太认真了.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顶行人应该用牛顿力学或者相对论或者量子力学去研究地球上每一个小点儿的内部结构的运动规律,并且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话,他们可以得到更加决定论的结论。
    : 然后他们发现地球人实际上是没有自由意志的,他们不是选择而是被各种生理电波和化学反应所支配着。

    对phoenixon网友关于”天顶星人”的回复

    12月 31st, 2005 by xexz

    哈哈,侬掉进额挖好的坑鸟,开个玩笑罢了,表当真,果真如您所说”地球人不存在自由意志”么?从事科学工作的大多数地球人好像并不对此发表肯定或否定的见解,恐怕也只有这一点能够获得大多数地球人的共识.


    是个如此彻底的唯物主义者,额把包括人类”自由意志”在内的一种”有机体的能动现象”(靠!没有更好的词鸟),也当作客观的物质现象,认为他是客观物质本
    身的某种”自然属性”导致的,再说白点,我”猜”他”可能”来自(继承自)分子,原子,夸克(?)…(天知道下面还有什么东东,地球人也刚长出脑袋不
    久)的某种自然属性;

    换句话说,额想找到一种,”自由意识”来源于”客观物质”的”自然机制”,额知道这无疑是一种堂吉珂德式的对人类”意识”的挑战,或者是因为我对现代科技的无知才有这样的胡思乱想和胡说八道,不管是那种情况,都把它当个玩笑看好了,表太认真了.

    【 在 phoenixon (不死鸟)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顶行人应该用牛顿力学或者相对论或者量子力学去研究地球上每一个小点儿的内部结构的运动规律,并且如果他们足够聪明的话,他们可以得到更加决定论的结论。
    : 然后他们发现地球人实际上是没有自由意志的,他们不是选择而是被各种生理电波和化学反应所支配着。

    天顶星人作的思想试验。

    12月 29th, 2005 by xexz

    —————————–

    天顶星人作的思想试验。

    ——————————

    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有一个叫天顶星的地方,那里的有机物自N亿年前开始

    出现一种叫进化的化学现象,如今这些化合物已经进化得可以自称他们的各个部分

    为脑袋和躯干及四肢鸟,他们开始不满意这种叫做进化过程的速度,太慢了,这样

    下去,还得N亿年才能当上帝。

    于是他们开始注意浩瀚无垠。。。的宇宙,看看别的地方会不会有和自己相似之处

    ,其他地方的化合物是如何当上帝的。

    突然有一天,他们发现在浩瀚无垠。。。的宇宙中,一个叫银河系的地方有一个叫
    太阳系的恒星系统,这个系统里的一个叫地球的星球上有些不一样,那上面有密密
    麻麻的连在一起的线条和在这些线上会动的小点;他们很遗憾的不能再看得细致一
    些了,这种化合物毕竟刚进化出脑袋来,不过他们很满足了,毕竟这个地方和浩瀚
    无垠的宇宙中的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值得好好“思考”一下,于是他们开始了自己
    的思想试验;他们把地球上这些线条和小点其了个名字叫“地球表面的交通系统”,
    慢慢的他们经常发现那些在线上的小点会碰在一起(地球上叫车祸)然后互相分开,
    啊哈有点意思,经过最初的思考他们把这些线上的小点的碰撞叫做“弹性碰撞”,
    他们发现通过数数的办法他们就能够“决定”这个系统中小点的碰撞过程,即使它
    们没有碰到一起也能“决定”他们“如果”碰到一起会弹开多远,这是可以数出来的,
    高兴,他们通过数数就可以“决定”了,“碰撞”将会是个什么样子;哈哈,于是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和上帝差得不多鸟;还没发生的事,就可以通过数数知道鸟,这
    岂不是上帝的功能么?

    突然,有一天定星日,有人发现,不对了,那些碰在一起的小点,经过最初的“弹性
    碰撞“以后,再想通过数数看看那些小点去了那里(地球人都知道这是经过N妙以后,
    交警来了,车主把车各自开走了),却无论如何也数不对了,通过数数不再能“决定”
    那些小点的移动了,他们可以走任何“路径”,于是,一些比较聪明的天顶星人说,
    别数数了,反正也数不清了,咱们画“表格”吧,通过画“表格”的办法,他们发现
    了在这个系统中有一个叫“事故率”的数还是可以数得清的,于是聪明的天顶星人就
    和那些不太聪明的天顶星人争执起来了,不太聪明的天顶星人认为总有一天他们可以
    “决定性”地数出来那些小点都到哪里去了,聪明的天顶星人说,不对!想通过简单
    的数数,数出来那些小点到哪里去了是不可能的,是那些“事故率”“决定了”那些
    小点可能在什么时候碰撞,可能会碰到哪里去,天顶星人不可能再搞得更清楚了,承
    认这一点的天顶星人其实就已经可以叫上帝了。

    突然,又有一天定星日,有个天顶星人说这里可能搞错了,那些小点是自己“决定”
    了他们“想”去那里,他说这可以叫“选择”而不一定叫“决定”,他说这是由于小
    点自己的“能动性”决定的“选择”现象;但是所有天顶星人都不能接受,他们把
    这个天顶星人的思想试验过程起名叫做“疯狂”;于是,从那个天顶星日开始,天顶
    星上就开始有了“疯子”。

    ————————————————————–

    哈哈,全是胡说八道,希望地球人能够理智一些,表把偶叫疯子的好,侬千万记住,
    偶讲的可是天顶星人的故事,都不是地球人干的事,谢谢。

    “运动(即存在)”的多样性

    12月 13th, 2005 by xexz

    偶这里叙述的“运动”是指客体存在的方式,偶以为的认识能够达到的最深处。“运动”的存在方式也许是多种多样的,对其中一种形式的理解不能很好的不加修改的应用到其他“运动”方式的理解上,偶们现在遇到的情况可以简述为“宏观”和“微观”两种,但是这并不排除有其它“运动”方式的可能,偶们还没有遇到而已。可能的猜想是偶们对不同“运动”的方式不能用同一个“记数”系统加以描述和理解,因而宏观的“标量”也许就不可以应用到对微观“运动”的存在方式上,而“宏观时空”正是建立在偶们的“宏观记数”系统之上,因而也是需要修正的,原则上说相对论性的时空对微观现象的理解不起到正面作用,关于定域的困难也许来源于此,简单的说就是“数平果的一,不能用于数电子”,在那个数电子的一被偶们认识和了解以前偶们对“微观运动”的理解只能是困惑不已,因为那会导致一个修正过的“时空”概念,如果我们还叫它“时空”的话,偶是说那个概念和“宏观时空”在认识的深度(层次)是相对应的,起到我们对“宏观运动”认识相对应(相似)的作用。偶们的”认识序列“不该是-“时空”–>”运动“–>”  物质/场”而是”运动“—>|+—”宏观”:宏观记数—-宏观时空—-…|+—“微观”:微观记数—-微观时空等价概念—-…|+—-”??” :”??记数”—-….